山東德州市劉玉玲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德州市法輪功學員劉玉玲,今年五十二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之前是個脾氣很暴躁的人,成天和丈夫幹仗,曾患有心肌炎、胃病、膽結石、頸椎、關節炎、肩周炎、皮膚病、子宮下垂,神經性頭疼,等十幾種病。丈夫外遇與她離婚,三個孩子丈夫都帶走,不讓和她接觸。在承受著病痛的折磨和家庭的痛苦,走投無路時,經朋友介紹,劉玉玲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煉法輪功,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至今二十一年了,身心健康,化解了和丈夫的恩恩怨怨。現在孩子們已成家立業,劉玉玲無怨的伺候兒孫。這都是受益於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得到的。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以後,劉玉玲曾遭受過以下迫害:

一、天津上訪遭騷擾

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前中共政法委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辦的雜誌《青少年科技博覽》上面發表文章,捏造事實,惡毒攻擊、污衊法輪功。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反映情況,要求取消何祚庥的文章,結果遭到毆打和非法抓捕。劉玉玲和本地同修坐車也去了天津和平請願,親眼看到當局出動防暴警察毆打、拖拽法輪功學員。

回到德州後,車站派出所和東地派出所的警察經常打電話或上門,以查戶口等名義不斷騷擾,詢問修煉法輪功的情況,還做了詳細的記錄。劉玉玲在去天津之前,被統計過個人的身份信息。

二、進京上訪被關押、抄家、送洗腦班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瘋狂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劉玉玲和二個同修去北京上訪,走到天津北被攔截。她被劫持到天津一個禮堂裏住了一宿。第二天被德州東地派出所人員拉回關押,在派出所逼她看污衊法輪功的電視。後來被放回家,警察隨即上門抄家。當時劉玉玲在家裏,外面的大門是鎖著的,他們砸鎖破門而入,搶走了大法書、錄音帶、錄像帶、師父法像、香爐、法輪章、弘法材料等等。

面對如此不公,劉玉玲再次上北京上訪。當時進京坐車要身份證,還需要街道開證明,她只好徒步去,因為鞋子磨破了,實在無法成行,才不得不回來。回家當天下午,東地派出所警察上門,叫她到派出所寫個東西,去了之後把她留置一宿。東地辦事處書記於可來(音)受電視謊言欺騙,非法訊問她。第二天把她劫持到德州黨校的洗腦班。這裏關押了多名法輪功學員

洗腦班找了一群不三不四的人給法輪功學員做「轉化」逼迫放棄信仰。三天後又把她弄回東地辦事處,回家後監視居住,出入有人跟隨。當時她離婚帶著女兒租房子住,一夥不明身份的人直接在房間裏監視,因為實在不方便,他們撤到院子裏,再退到院門外監視。後來三天兩頭的打電話或直接上門騷擾,問劉玉玲在家幹甚麼,並命令她不能出門、不能上訪,並逼她寫東西、按手印。派出所甚至找到劉玉玲前夫向她施壓,還串通房東趕母女倆走,勞動局的一個張姓男子長期在大門外監視。

後來又把劉玉玲劫持到德州新湖飯店洗腦班非法關押二十多天,二十四小時不讓出房間門,被逼著看污衊法輪功的錄像、報紙,由東地辦事處的兩個女的全程陪護,吃飯上廁所都跟隨。他們還找到劉玉玲的前夫,勒索了一萬元錢,並威脅說不交錢就勞教,回家後劉玉玲被迫離開德州。

三、因訴江被非法拘留和多次騷擾

依據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說法,劉玉玲在六月份向最高檢、最高法郵寄了起訴元凶江澤民的控告書,講述了十六年來江澤民集團對自己的迫害和家人的承受,要求依法追究責任,將江澤民繩之以法,還法輪功清白,還法輪功師父清白,還公民信仰自由權利。可最高檢、最高法把控告狀退回到當地公安局,因此劉玉玲再次遭到迫害。

同年十一月十七日晚八點鐘,德城區車站街派出所四個警察(一個叫唐磊,一個警察號為083003)因劉玉玲訴江之事在劉玉玲租住處樓下把她圍住,並把她綁架到派出所。在審訊室,先是李姓警察審訊,其餘人員去抄家,在搶劫的物品清單上叫劉玉玲簽字,她不簽,直到半夜2點警察把她帶到樓下宿舍室,讓她坐在椅子上,把她的雙手銬在床腿上,四個警察每人一個床鋪睡大覺。

因劉玉玲不能動,又沒有睡意,她就背師父《洪吟》中的詩句和《論語》。四個警察睡不著,說劉玉玲念得他們腦袋疼,隨後把她帶到另一間屋裏,其中倆個警察按住她,強行在形如四方盒的小儀器上摁手印(十個手指都摁),簽字、照像、採血,一個牌子上還寫著她的名字等信息。劉玉玲抵制警察的非法行為,並正告他們起訴江澤民,符合《憲法》規定,沒有犯罪,卻被警察誣陷成打他們。

第二天早晨八點警察又去劉玉玲家抄家,搶走2袋《九評》、《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書,還有以前看病時的病歷等,並把房東兄弟倆帶到派出所逼問詳情。警察把劉玉玲又帶到審訊室,問她訴江之事和家庭情況,讓她在筆錄和物品清單上簽字,她不簽,並告訴他們這些東西是自己省吃儉用買來的,是在救人,沒有犯罪,是警察在執法違法。完後警察又把劉玉玲帶回宿舍樓,雙手銬在床腿上。

直到下午一點半,警察把劉玉玲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劉玉玲沒上過學,能背大法書。本是大好事,警察卻污衊說她走火入魔了、沒治了。不法人員先是搜身,鞋帶、腰帶等都扣留,讓穿號服。劉玉玲不穿,一個斜視獄警(週三、日值班)就不給飯吃,指著多人罵劉玉玲「別像狗一樣,不穿號服。」

因三頓不給飯吃,穿得單薄、又冷又餓,劉玉玲身體出現異常狀況:嘴唇發紫、臉色蒼白、心慌,走路無力。醫生說,心肌炎發作難受時,如摔倒,也許死在那裏,無法醫治。獄警衝著劉玉玲說:「明天早上穿號服去吃飯,不聽我的你就死路一條,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你活著對我沒壞處,你死了跟我無關。」獄警曾三次到劉玉玲1號獄室,罵髒話,不堪入耳。劉玉玲被非法拘留15天,於12月2日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傍晚,德州法輪功學員劉玉玲租住的房子有人敲門,她問是誰,來人回答說是「河西派出所的,回訪!」估計還是訴江的事回訪。劉玉玲沒有開門,走了。第二天上午,德州運河經濟開發區河西派出所警察又開警車,鳴著警笛去她家,他們設法打開了她的門,入室搜查。警察似乎並沒有抄走任何東西,走時又原樣將門鎖好。

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早八點多,車站街派出所倆個警察去敲劉玉玲家的門,沒敲開門,又去敲鄰居對門的門,警察問她家有人嗎?對門說沒人,只有一個老太太,給兒子看孩子去了,有甚麼事嗎?這兩個警察謊稱說:看她房子的布局,想買房,又問有沒有房東的電話?對門說沒有,而後走了。十一月份,車站派出所警察還曾跟蹤到濟南去給兒子看孩子的劉玉玲,說煉法輪功的跑到哪都知道。

二零一八年一月份,德城區鹽店口派出所給劉玉玲打電話問吳玉岺是誰?問是不是住在金湖城港5那裏,她說不是就掛了。五月三十日車站派出所給劉玉玲的前夫打電話,找她的三個孩子要錢,拿二十萬說不煉了,不拿錢就抓人,前夫說兩個兒子給我了,女兒結婚出國了。因派出所多次騷擾,搞的一家人都不得安寧,前夫要帶她去派出所簽字。六月二十四號鹽店口派出所的警察又去金湖城居住處去敲門,沒敲開,他們又敲鄰居的門問,看到有甚麼人去她家了嗎?

劉玉玲修煉法輪功是為了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道德高尚的好人,卻遭到如此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