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新疆的邪惡形勢 【明慧網】

再談新疆的邪惡形勢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九日】新疆五月飛雪、天氣奇寒、盛夏遲遲不來,彷彿向世人傾訴著難以言狀的冤情!

新疆的惡黨政府打著所謂「維護穩定」的幌子,肆無忌憚的無視憲法和法律,無所顧忌的不經任何手續和程序,隨意抓捕大法弟子、維權人士、宗教人員和少數民族,現今新疆各市縣都有大量的關押以上人員的場所,美其名曰為「教育再培訓中心」。被非法關押的人,遭受了肉體酷刑和精神摧殘的雙重折磨,還讓你求死不能,同時嚴密的封鎖消息,製造假相。據內部消息:各種被非法關押的人員在一百萬人左右,而且每天還在不停的抓人!

新疆自陳全國主政以來,逐步變成了一所大監獄,大法弟子遭受了自7.20後最嚴重的迫害,新疆如今已經倒退到了文革時期,大法弟子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不配合迫害的大法弟子如今都已寸步難行。因為邪惡搞所謂網格化的信息迫害,讓那些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已經無法正常工作、生活,無法乘坐交通工具,無法到異地出差、學習!筆者想通過此報導結合前期寫過的文章再回顧和分析一下新疆的當前情況,以此曝光邪惡,制止迫害,同時警醒世人和還在迷茫的同修:

一、新疆殘酷迫害下的現狀

1.去年邪黨的十九大前後,新疆各級政府、政法系統對所有的大法弟子,其中包括只要是曾經修煉過(不管你是否放棄)全部都由各居住地派出所進行了一次是否還煉、是否上訪的過關談話,對堅定者要不送去了集中營,要不掛到網上通緝,要不交由社區監視,要不在所謂的警綜平台上標注身份證,讓堅定者寸步難行。現在新疆每個市縣的進出口,每個政府部門、公檢法單位、市場、商場、酒店的大門,每個廠礦單位全部設置了最先進的安檢通道,要求每個進出的人員必須刷身份證,那些被標注的大法弟子一旦出入這些安檢通道,馬上就會報警被綁架到就近警局,現已發生了幾起此類迫害案件;

2.現在邪黨政府賦予了社區無限權力,可管理轄區內任何人、任何事,可以行使偵查、行政刑事拘留、羈押、抓捕權;可以行使工商行政、城市行政管理權,可以隨意驅離住戶、商戶、封門封貨;在這種無須任何程序和法律手續的背景下,大法弟子就成了隨意騷擾、監控、被抓的對像。尤其是在地方和兵團被騷擾和抓捕的大法弟子人數很多,只是由於當地可能沒有人能上網,沒能及時報導出來,其實實際情況非常嚴峻;同時邪惡把新疆搞得百業凋零、民不聊生,人口大量流失;

3.邪惡不僅對現在疆內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還對已經在外地生活的大法弟子進行綁架迫害。幾個在外地的大法弟子就是在乘坐飛機、火車過安檢時被綁架的;

4.邪惡不僅迫害大法弟子同時殘酷的迫害各族群眾,目前新疆每個市縣都設有專門迫害少數民族群眾的集中營(邪惡美化為教育培訓班),抓捕了近百萬人,僅在烏魯木齊市就有33個集中營;同時加大對各民族的脅迫和迫害,尤其是地方農村各社區要求轄區的居民每天升國旗、唱紅歌,每天晚上集中學習,對有抵抗行為和情緒的人,馬上非法抓捕送往集中營,僅沙灣一縣城的某村就這樣被抓了十幾個漢族群眾,而且被非法關押的人沒有關押期限,讓新疆人民在恐怖高壓下震驚和屈服,新疆已經回到了文革時期;

4.以陳全國為首的流氓政府對各級公務員、公檢法工作人員、企事業單位的人員進行威逼利誘、強迫洗腦,對現行政策有看法的公務人員馬上送往集中營進行所謂的教育,讓公務員們從反感到順從,直至到參與迫害,以至成為罪惡的急先鋒;

二、大法弟子的誤區

1.此次迫害範圍之廣、時間之長、牽扯人員之多是自7.20後最嚴重的,此次迫害涉及到了每個曾經修煉過的大法弟子,很多人誤解為只簽個不去上訪的字沒有甚麼,表明敷衍邪惡不再修煉的承諾只不過是權宜之計,殊不知這是邪惡要達到讓你走向反面,放棄修煉的目地。歷史上基督徒、佛教徒不都經歷過類似的事嗎!一句不信了就可回家,就可赦免,不正是今天的寫照嗎!我們一定要清醒;

2.許多大法弟子思想深處認為邪惡迫害少數民族也許有防範暴恐的合理理由,也從一定方面加強了此次迫害。邪惡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要將眾生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它所做的一切都是醜事、壞事,我們一定要清醒,不能理智不清;另一方面,我們才是今天的主角,少數民族群眾因為我們今天的不精進才遭受了迫害,邪惡在製造民族矛盾、民族仇恨,我們剛好利用同樣的境遇機會,積極向他們講真相,讓他們認清這個邪黨;

3.每個新疆大法弟子其實都遭受了迫害,可是大部份人都沒有將自己的被迫害經歷曝光出來,據我知道的烏魯木齊大法弟子劉紅等四人被迫害的流離失所,卻一直沒有報導;尤其是在集中營、轉化班被迫害過現已回家的大法弟子也許是怕曝光後遭到報復,都沒有揭露迫害,沒有曝光邪惡使用的卑鄙手段及集中營和轉化班裏面的情況,沒有曝光新疆的瘋狂迫害,這一定程度上讓邪惡更加猖狂、為所欲為;

4.同修中有一種普遍的錯誤傾向:就是對邪惡的瘋狂迫害、同修的悲慘遭遇噤若寒蟬、保持沉默,好像這樣邪惡就不會迫害自己了,其實曝光邪惡,一對邪惡能起到抑制和震懾作用,減少迫害,結束迫害。師父告訴我們:「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1]「大法弟子在這場迫害中都被打的不吱聲了、蔫蔫的都沒了,那邪惡它怕啥?它沒有顧忌了嘛。你們做的這些事情能夠使今天邪惡受到震懾,能夠使邪惡大量的減少、抑制住它們,使邪惡害怕、迫害不起來,最後使這場邪惡的迫害不得不結束。這就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間之前做出來的,了不起。」[2]二是曝光邪惡,能讓世人知曉邪惡迫害大法的瘋狂、殘忍、無道,知道迫害真相並能夠明辨善惡,從而得救;有的還會聲援大法,幫助制止迫害。其實都是在救度眾生。三是曝光邪惡,能清除邪惡在你身體、思想和自身空間場裏面灌輸的不好的東西,包括有效去除怕心,真正在法上提高。

5.此次迫害最為可憐的是那些被裹脅的公務員們,其實他們大部份人都對以陳全國為首的邪惡非常反感,可又都在法西斯式的暴政下噤若寒蟬、唯唯諾諾,從一個被迫害者轉變成了一個迫害者,淪為了幫兇,我們是不是應該清醒的認識這一問題,不將他們視為敵人,而應該積極向他們講真相,也在此呼籲國際社會向這部份人加大電話講真相的力度;

三、建議

1.最好是找回曾經的同修組成學法小組,靜心學法,清醒認識這場迫害的實質,加強發正念的次數和時間,集中力量清除背後的邪惡。最終解體邪惡,制止迫害的主要重擔還在新疆大法弟子的肩上。還有許多曾經學過大法,最後在嚴峻局勢下放棄或偷偷學的人不在少數,尤其是在這次人人過關的殘酷迫害形勢下,很大一部份人又向社區、派出所做了妥協。找回他們,喚醒他們是我們的責任,更是師父的期盼,否則這一部份人千百年的等待,都將付諸東流;

2.在這場新疆人民被文革式迫害的大浩劫中,很多人真的被邪惡給嚇住了,他們不敢聽真相,有的不明真相的人還會舉報講真相的大法弟子。在這種形勢下,新疆的大法弟子要更加用心學法,在加強了自己的正念,清除了自己空間場的邪惡後,要積極向世人講真相,講清邪惡迫害新疆人民的本質,迫害少數民族、法輪功的真相。

3.直接起訴人權惡棍陳全國。自陳全國主政新疆以後,他和邪靈互相利用,仇視大法,無視法律、法規,恢復發明了不經司法、行政程序,採用文革手段,直接將被迫害對像送進「學習班」進行肉體、精神雙重折磨,而且非法關押是沒有期限的。他讓多少家庭分崩離析,讓多少骨肉分離,製造了難以計量的人間慘劇,不斷的讓世風日下、道德敗壞,讓新疆成了無法無天、胡作非為的人間地獄!我們不能再任由以陳全國為首的邪惡如此猖狂作惡下去,我們要運用法律起訴他,把他曝光在光天化日之下,由此制止迫害、清除邪惡!

4.也請全世界的大法弟子發正念幫助新疆的大法弟子,共同制止這場新疆的浩劫!

註﹕
[1] 李洪志 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建議〉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