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輪大法白血病痊癒 講真話屢遭中共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大連市婦女孫桂玲患白血病,二零零五年在醫治無望的情況下,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獲得健康。十年來,她卻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屢次遭受騷擾、綁架、關押迫害。

下面是孫桂玲訴述她遭受的迫害事實:

我叫孫桂玲,二零零五年因患白血病在醫治無望的情況下,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走進大法的,身體獲得健康,比自己二十多歲時身體還好,如今十三年沒吃一片藥。在此感謝師父救命之恩,叩拜師父。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中午我在金州區馬家村,告訴老百姓真相:我的命是法輪大法救的。可是馬家村有個不明真相的人,竟然打電話到金州站前派出所,使我遭綁架。派出所警察背著我從我丈夫手中勒索人民幣三千元,八個小時後回家。

同年十二月八日上午十點,又有四個警察開著警車、拿著錄像機到我家無理抄家,拍照、錄像,既不出示任何證件,也不報姓名。將不到十平方米的小屋和地下室翻的底朝天,在一無所獲的情況下,揚長而去,給我及家人精神上帶來極大傷害。

隨後,站前派出所上報了市局,市局下來人調查,一聽我的命是大法救的,這事也就不了了之。家屬多次去站前派出所要錢,一個月後派出所才歸還了錢。從此以後,我成了當地派出所的掛名的人物。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上午,大連灣派出所(大房身派出所)分管蘇家村的片警王文祥來到了我家,把正在做家務的我綁架到了大連灣派出所。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日,相同的劫難又落到了我頭上,大連灣派出所副所長馬坤帶領三個警察到我家將我綁架到派出所,傍晚送到撫順洗腦班。

二零一五年五月出台「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六月我真名實姓控告了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敘述過程中附上所有參與迫害我的我知道名字的警察。我丈夫也簽上他的名字支持,可是六月底莊河市政法委下達仙人洞鎮維穩辦宋軍(音)指使二道河村李方順(音)到我丈夫的老家上福城屯調查我丈夫。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六日,大連市法輪功學員袁曉曼,因二零一五年向中共最高法院和檢察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經歷了半年多的非法關押後,遭大連市中山區法院庭審。我在法院附近被綁架。

二零一七年十月中旬,莊河市仙人洞鎮派出所片警宋慶超(音)警號:217103,電話號碼:13364115958又到我丈夫的大哥家騷擾,找我丈夫,因我一家一直在外地居住,問我大伯哥我丈夫現在哪?幹甚麼?要走了我丈夫的電話號碼,並給我大伯哥家房子照相。

同年十一月六日下午二點多,老家片警給我丈夫打來了騷擾電話,非法詢問我丈夫現住址、幹甚麼。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十一點,有一王姓人自稱是莊河市仙人洞鎮派出所警察,打電話騷擾我丈夫,電話號碼:0411-88053103,問我們現住址。問他姓名、警號,他以告訴他我一家現住址為交換條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左右,同一個電話號碼:0411-88053103,又有一人稱自己是大連灣派出所警察姓陳,打電話騷擾我丈夫。

迫害十多年來給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只因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想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我們沒有要求給我辦低保、不用報銷醫藥費(因我煉法輪功十三年沒吃一片藥),只想過一個平靜的生活,屬於我們自己的自由的空間,我相信這一天不遠了。

中國的歷史巨變在即,法律必將回歸正義。每一位執法人員對自己的執法行為需要慎重思量,再思量!堅守自己的良知善念,為自己的法律行為負責,清醒智慧的做出自己正確的選擇。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