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永珍在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遭上繩抻銬酷刑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吉林省遼源市法輪功學員呂永珍女士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中共迫害,曾被非法勞教三年,非法判刑九年,在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遭到上繩抻銬等酷刑折磨。

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

呂永珍,六十三歲,吉林省遼源市一位勤勞善良的普通婦女,修煉法輪功前由於家庭矛盾總覺著活得不開心很苦。

一九九九年呂永珍通過婆婆的保姆介紹,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當她拿起《轉法輪》時,不識幾個字的呂永珍只覺得這本書怎麼這麼好,自己有師父了,高興的渾身是勁,一天只睡幾個小時的覺都不覺得睏。

當她看到師父講的不失不得的法理時,一下放下了利益之心,不但身體健康了,也能理解別人,覺得自己活的快樂了。

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迫害開始,瘋狂的造謠污衊法輪大法,家裏人害怕每天看著她不讓她出門。

呂永珍想,這麼好的大法怎麼能被污衊呢?政府這不是在造謠嗎?自己得走出去把真相告訴給世人。

於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她去北京上訪,在天安門金水橋高喊「法輪大法好!」被警察綁架後送到前門派出所,因不報姓名而被警察毒打,後來又被劫持到前門看守所非法關押。

兩個月以後呂永珍被遼源市西寧派出所接回,送到遼源市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迫害,一個月之後被非法勞教三年,直接被送往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因身體檢查不合格拒收。

但是當地公安局並沒放呂永珍回家,而是又將呂永珍劫持到洗腦班非法關押進行所謂的洗腦迫害。因呂永珍不配合所謂的轉化,幾天之後放回。但是她的丈夫卻因此承受不了這巨大的精神壓力跟她離了婚。

二零零一年新年的一天,呂永珍給柳河縣一個從勞教所回來的學員送師父的經文,結果,這個人已經在迫害和壓力下邪悟,當場給當地派出所打了電話,在回家的路上呂永珍被柳河縣柳南鄉派出所三個警察綁架,搶走了師父的經文、大法真相條幅和真相資料,警察又將呂永珍劫持到柳河縣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在看守所呂絕食反迫害,在絕食的第九天,看守所警察和獄醫領著幾個在押人員開始給呂野蠻灌食,幾個犯人強行的將呂永珍按住,獄醫拿著粗號的塑料管子插進呂的鼻子裏,將玉米麵摻大量的食鹽灌進呂永珍的胃裏,直到灌不進為止,呂永珍因野蠻灌食嘔吐,吐出的東西全都是帶血的。

又一天看守所突然來了幾個滿臉兇氣的警察威逼恐嚇呂永珍,面對他們的流氓行為,呂永珍一律不配合。

一個月之後,呂永珍被迫害得心率加快,隨時有生命危險,在這種情況下警察不但不通知家人接回,看守所反而怕擔責任又將呂永珍轉回遼源市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迫害。

在送呂永珍回遼源的路上,他們怕呂永珍的身體出現危險才用專車。

被非法勞教三年

一個月後,遼源市公安局不顧呂永珍虛弱的身體,又將呂永珍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是全國迫害法輪功學員最邪惡的地方,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警察們利用各種酷刑折磨學員,每天早上惡警隊長拿著電棍領著勞教所的警察,對所有的監舍所謂的巡視一遍。

勞教所強迫法輪功學員做奴工,用帶毒的膠水粘小鳥、打頁子為他們牟取暴利。在做奴工的同時還派幫教散布污衊法輪大法和師父的歪理邪說,進行所謂的轉化。超負荷的勞動和巨大的精神壓力使法輪功學員身心備受摧殘。

剛一到這裏,呂永珍一律不配合所謂的洗腦轉化,因呂永珍不穿號服被幫教強行拖去隊長辦公室,惡警拿著電棍威脅呂永珍。

一次幫教逼著她承認煉法輪功的人自殺,呂永珍告訴她們那是謊言。他們強迫呂永珍聽污衊師父和大法的光碟,呂永珍不聽,惡警隊長王麗梅用手銬把呂永珍銬在了監舍的床上,拿起惡人王志剛寫的攻擊師父和大法的書,斷章取義的找師父的法念,強迫呂永珍聽,可是怎麼找也找不到。

因呂永珍不配合所謂的轉化,一個姓王的獄警把呂永珍叫到管教室,用電棍電呂永珍。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一次在做奴工時呂永珍立掌發正念,刑事犯發現後惡告到隊長王麗梅那裏,王麗梅將呂永珍強行拽回監舍,歇斯底里對著呂永珍喊,你煉吧!你煉吧!呂永珍雙盤結印坐在了地上,氣急敗壞的王麗梅抬起腿,一腳踢在了呂永珍的胸口上,呂永珍紋絲沒動,王麗梅上去又是一腳,見呂還是不動,拿來手銬強行搬開呂永珍的腿,把呂永珍的手和腳銬在了床上,兩個多小時不能上廁所,差點尿在褲子裏。

不論怎麼打罵,呂永珍對大法堅定的心誰也動不了,但是由於幫教歪理邪說的迷惑,使淳樸善良的呂永珍在不明法理的情況下被騙寫了所謂的保證書,寫完之後,呂永珍覺得怎麼也不對勁,第二天呂永珍就找幫教和隊長要,並嚴正聲明自己寫的那個東西是錯的。

呂永珍每天堅持背法發正念。但是由於夜裏時常聽到法輪功學員被惡警迫害撕心裂肺的喊叫聲,由於惡警經常以搜號為名搶走大法師父的經文製造恐怖,在這種長期壓抑和恐怖的環境中,在這種感同身受的迫害中,使呂永珍的精神和肉身都受到了極大的摧殘,經常是心率加快,走路緩慢。

歷經了三年的殘酷迫害,呂永珍才回到家裏。

被非法判刑九年,在黑嘴子女監遭上繩抻銬摧殘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呂永珍去集安市頭道村發真相資料,被頭道村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劫持到集安市看守所六個月,被非法判刑九年,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

呂永珍被直接送到教育監區五樓小黑屋。獄警劉明華,開始主要幫教為劉亞謙,包夾為張雪蓮、周柏鳳。幫教們輪番上陣洗腦,逼迫學習,呂永珍拒絕所謂的「學習」。

大約一個月時間,幫教換成劉雙會,呂永珍仍然拒絕所謂的「學習」。劉雙會就強迫呂永珍雙手抱輪,從晚上六點到十一點,手抬不起來包夾(殺人犯)就拿棍子打手,打一下就能打出一個黑紫的包。呂永珍仍然不屈服,劉雙會就開始用上繩酷刑折磨呂永珍。

酷刑示意圖:四肢上繩
酷刑示意圖:四肢上繩

在上繩酷刑中,呂永珍滿頭大汗,身體墜的疼痛難忍,包夾還用膠帶把書纏成卷敲打呂永珍的胳膊,有個包夾還趴在呂永珍身上用力向下壓,到後來,呂永珍臉都變色了,喘不過來氣,包夾才把繩放下來緩一緩,緩過來了就繼續抻上,就這樣反覆折磨。

在上繩過程中,劉雙會和包夾在旁邊還不斷的罵大法師父,說你的師父能不能救你,要是救不了你能是佛嗎等等話語不斷的刺激,逼迫呂永珍跟著她們罵師父。吊了兩天後,劉雙會把呂永珍放下來。

呂永珍仍然接受不了所謂的「學習「,劉雙會又將呂永珍上繩折磨,白天抻起來,晚上也不解開繩,上廁所也不讓下床,由包夾拿著盆接,每次包夾還連罵帶侮辱。

大約一個月時間,天氣冷了,五樓沒有暖氣,呂永珍才被放下來,被帶到四樓監舍,幫教改為趙桂鳳,包夾為馬小平。

趙桂鳳帶著呂永珍參加各種所謂的「學習」,呂永珍學不下去,寫的所謂的「體會「也不符合幫教的要求,呂永珍又被帶到三樓房間。幫教改為邵玲,包夾為李冬梅、姜鳳英。

包夾要給呂永珍上繩,胳膊剛被抻開呂永珍的胸腔就疼得受不了,睡不著覺,包夾就沒敢繼續上繩。

為了逼迫呂永珍,包夾逼迫呂永珍從早上四點半到晚上十一點用單腿蹲在地上,呂永珍蹲不住了倒在地上,包夾就踢她,讓她爬起來繼續蹲著。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撞頭

在四樓跟著學習大約一年時間,呂永珍又因表現不好被送到三樓,包夾為汪秀芳、馬妍。

包夾一起用力要把呂永珍的頭浸在水裏,呂永珍用力反抗才沒被按到水桶裏,包夾還拽著呂永珍的頭往牆上撞,捂在被子裏,跪在搓板上,側身躺在光床板上,讓呂永珍在床上雙盤,手綁在上床的床架上,好幾個小時無法動彈。

呂永珍沒有屈服,但被折騰的實在受不了了,就說不吃飯了,汪秀芳等人就往呂永珍嘴裏塞飯,在呂永珍躺倒在地,滿嘴飯粒的時候叫來隊長張淑玲,說呂永珍不聽話,隊長張淑玲同意再次給呂永珍上繩。

經過長期的折磨,呂永珍在上繩時能堅持的時間越來越短,很快就上不來氣,心臟揪心的疼痛。包夾為了能長時間抻,抻一次就在胳膊、腿上換個捆綁的地方再抻。

包夾還把呂永珍綁在兩張床之間用力拉。長時間不讓上廁所,尿在床上就挨罵,長時間跪在床上晾褲子。

期間還不斷的恐嚇,折磨得呂永珍感覺要控制不住自己,要瘋了一樣,想要大喊大叫。

汪秀芳等人不僅逼迫呂永珍罵大法師父,還把空海的《阿含解脫道次第》的內容寫在紙上,讓呂永珍背。

這次上繩大約有三個月時間,折磨得呂永珍下來繩後,上廁所時,經常是蹲下起來後就沒氣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才緩過來。汪秀芳等人還到處散布謠言,說呂永珍轉化了。

在四樓學習時,法輪功學員黃亞軍在課堂上說講課的老師不應該罵人(講課的幫教罵師父),惹惱了包夾,包夾要把黃亞軍送到三樓去迫害,呂永珍、於翠蘭都說不應該因為這麼一件事就要折磨人,呂永珍還去找隊長倪笑虹說不能這麼折磨人。

結果呂永珍被送到三樓,因法輪功學員陳淑琴在此期間被折磨致死,包夾沒敢對呂永珍用刑,在三樓單獨被包夾幾個月後,呂永珍被送到五樓,又開始被折磨。

中共監獄酷刑:上繩抻銬
中共監獄酷刑:上繩抻銬

包夾汪秀芳、姜秀英再一次將呂永珍綁上繩,反覆多次抻上繩後,呂永珍又喘不上來氣,身體已經承受不了抻繩,包夾不敢再用力抻繩,但仍然變換著方式折磨呂永珍,把呂永珍的兩腿綁在床柱上,讓呂永珍趴在床上,手支起來,或者趴在床上,頭抬起來不能碰床,頭抬不起來,就在下面放一個小凳子,頭還不能碰在小凳上。總之,各種各樣的折磨方式,持續了好幾個月的時間。

教育監區一度解散,呂永珍被調到八大隊幹活,八大隊隊長曹洪曾經在教育監區擔任隊長迫害法輪功學員。

有一次,曹洪在呂永珍衣服裏搜到寫有揭露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的紙張,曹洪生氣的說你們不是說轉化了嗎?淨說假話。呂永珍說是你們打著罵著我們逼我們說假話,你們不是就愛聽假話嗎?在很多犯人面前,曹洪無話可說。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飽受摧殘的呂永珍結束了九年冤獄,沒想到剛走出監獄大門,就被遼源610劫持意圖繼續迫害,正義的法輪功學員攔住遼源市610車輛接走呂永珍,善良的孫士英一家人收留了呂永珍,接走呂永珍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和孫士英一家人因此遭到迫害。

呂永珍回到家後,戶口所在地派出所不願接收,給呂永珍女兒施加壓力無理要求把戶口遷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