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真善忍」 讓青春在大法修煉中生輝(圖)

2018法輪功反迫害華盛頓DC集會遊行活動小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匯聚在美國首府華盛頓DC,舉行反迫害集會遊行;二十一日召開「2018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二十二日上午排出莊嚴的法輪圖形,晚上舉辦燭光夜悼。在每一次的活動中,不乏見到一群群、一簇簇青年修煉者的身影,下面記述的是其中幾位大學生的修煉故事與他們參加活動的感受。

'圖1~2: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府華盛頓DC,舉行反迫害遊行。'
圖1~2: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來自世界各地的部份法輪功學員在美國首府華盛頓DC,舉行反迫害遊行。

渴望大法洗刷冤屈的一天

'圖3:前來參加遊行的法輪功學員中不乏年輕大法弟子,林雨杉(後排左二)、佳寧(後排右二)、欒軍政(後排右一)和劉禹辰(前排左一)、馮嘉懿(前排中)、趙一煉(前排右一)。'
圖3:前來參加遊行的法輪功學員中不乏年輕大法弟子,林雨杉(後排左二)、佳寧(後排右二)、欒軍政(後排右一)和劉禹辰(前排左一)、馮嘉懿(前排中)、趙一煉(前排右一)。

今年二十二歲的佳寧在以擁有美國頂級計算機專業教育聞名的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簡稱:CMU)學習IT專業,他於一九九七年當時只有二歲的時候就跟隨著媽媽一起修煉。他說:「媽媽年輕時身體不好,後來偶然集會獲悉大法,開始煉功後身體獲得康復,從此走上修煉之路。」

佳寧談到參加華盛頓DC法輪功反迫害活動的感受時,說:從小到大為了躲避中共對媽媽的抓捕,我小學每年就要轉一次學校,因為惡人到學校通過找到我去跟蹤媽媽。由於不停地轉學,還有來自外面的壓力,導致我小時候不是很開朗,性格很內向。那時候不是很懂,只覺得為甚麼我的家庭跟別人不一樣,別的小朋友從來不需要躲躲閃閃地生活。但是媽媽跟我說,大法給了我們家新的生命,現在大法蒙冤,如果我們不出來證實大法,別說是修煉人了,就即使是在常人中也不算是好人。

他說:現在我明白了,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流離失所,被迫害致殘、致死,他們都是為了自己嗎?不是,他們都是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為證實大法的美好。我明白了媽媽的用意,也堅定了修煉大法的念頭。

他並說:法輪大法告訴我如何做一個好人,秉承真、善、忍的原則,做任何事要真實,做人要善良,學會忍耐。這次看到那麼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紛紛聚集到華盛頓來參加反迫害活動,感觸良多,這些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法弟子哪一個的背後都有著不同尋常的經歷,其中不少來自中國大陸,曾受到過殘酷迫害的,有因為修煉失去工作、失去家人的,有因為修煉流離失所的……看到這群修煉者這麼多年面對殘酷迫害依然沒有放棄修煉,堅定地向世人證實大法,我非常感動。

他最後說:感恩師尊一路對我的教誨與救度,修煉中我的期待就是希望大法能洗刷冤屈,讓更多的世人知道真相,得到救度,同時我也要更加努力修煉。

一生中不會忘記的那一幕

'圖4:六月二十二日晚,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前舉辦燭光夜悼活動'
圖4:六月二十二日晚,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前舉辦燭光夜悼活動

目前就讀於藝術項目在全世界享有盛名的紐約州立大學帕切斯學院的趙一煉,是一九九六年跟隨媽媽一起開始修煉的。六月二十二日晚,她與其他來自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一起在華盛頓紀念碑前,參加燭光夜悼,悼念為堅持真、善、忍原則而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圖5:趙一煉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燭光夜悼現場。

來自中國大陸的一煉和母親也曾經歷過遭到中共的迫害,她回憶:我媽媽多次被中共抓捕抄家,那時候我五歲多,每一次媽媽被抓走,我都是天天哭著向姥姥要「媽媽回來」。我一生中不會忘記那一幕:我見到媽媽時,她被關押在通過一道道鐵柵欄才能進入的屋子裏,我撲入媽媽的懷裏……媽媽濃密的頭髮被剪得亂七八糟,面容憔悴,眼神呆板,瘦弱得不行,握著我的手的手指是硬硬的、涼涼的,嚴寒的冬天她穿著薄薄的單衣服,腳上穿的是露腳的拖鞋。我當時沒有哭,小小年齡的我被這一切嚇住了,心裏只想問媽媽:你為甚麼變成了這個樣子?是他們打你了嗎?幾分鐘後,儘管我死死地拽著媽媽的衣服,媽媽還是被他們押走了。那一幕,小小的我似乎也明白發生了甚麼。

她說: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我從來不參加學校每週一的升旗儀式,退出了少先隊。那時我知道大法弟子他們做的是對的,我要和他們一樣,在一次高中考試的作文中,我全篇寫的都是「迫害法輪功是錯的」、「天安門自焚是如何造假騙人」。

二零一三年來美之後,趙一煉每年都參加法輪功反迫害的大型集會遊行活動,她說:「當然啦,能見到師父、聽師父講法是我最幸福的時刻。」

母親面臨非法庭審 兒子海外反迫害

來自中國新疆庫爾勒市的林雨杉,目前就讀於以貼近實際應用的課程著稱的密爾沃基工程學院(Milwaukee School of Engineering),主修電氣工程專業。

林雨杉於二零零七年開始跟隨母親周丕文一起學法煉功。「通過煉功,我由體弱多病變得身強力壯。」他說:「得法前,我經常會在週末腹瀉不止,上課時也會因腹痛而無法集中注意力;每逢冬季,掛吊瓶更成了家常便飯;但煉功大約一年後,這些症狀全都消失了,我也從那時起成功甩掉了藥罐子。」

林雨杉表示:「大法不僅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還使我的品行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上小學時,我的脾氣非常倔強而且暴躁。長輩們在對我的錯誤進行教育時,我心中總是充滿怨恨,有時甚至和他們發生口角,在與朋友玩耍時也會偶爾出重手誤傷他們,班裏的大部份同學都因為我冷漠的性格而對我敬而遠之。通過不斷地學法之後,我認識到作為一個修煉人,要時時刻刻以善念對待身邊的所有人。因此在上初中後,我的性格逐漸變得溫和可親,也慢慢獲得了更多同學與老師的認可。不過,隨著年齡的逐漸增長,生活的環境也變得越來越複雜。初中畢業後,大大小小的同學聚會在之後的各種假期裏便成了家常便飯。我參加的每一場聚會裏,都會有同學向我勸酒或教我吸煙。我心中時刻牢記著大法教導我們修煉人不能抽煙喝酒,並且以非常堅決的態度拒絕同學的要求,漸漸地,同學們也就不再勸了。」


圖6:6月20日,華盛頓DC國會前幾千人的集體大煉功。

今年六月二十日,是林雨杉第一次在華盛頓DC參加法輪功學員大型反迫害活動以及修煉心得交流會。他說:「當我一早來到大煉功的場地時,我被眼前壯觀的場面所震撼,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數千名大法弟子聚在一起煉功,我的心中充滿了激動與幸福感。在打坐時,我能夠感受到周圍許多股能量都在激勵著我。我在舉著大橫幅遊行時,面對路邊駐足觀望的行人,我感受到一種神聖的使命感──一份將大法的美好傳遞給世人、救度眾生的責任。

「在第二天的心得交流會上,我第一次在現場聆聽了師父的講法和答疑。當師父步入會場時,我的內心激動無比,淚水在眼眶裏直打轉。聽完師父的講法和答疑後,我要勇猛精進的決心變得更加堅定。希望今後能夠修好自己,並且盡最大的努力助師正法,讓世人明白『法輪大法好』。」


圖7:林雨杉在活動結束後拍照留念。

與此同時,林雨杉也想到了在中國大陸仍被關押在牢獄中的母親和其他大陸法輪功學員,他說:「二零零零年六月,母親因為去天安門為法輪功上訪,被關進了庫爾勒市看守所。在與母親分離近五個月之後的一天,外婆帶著我去了公安局。在一間大辦公室裏,幾個五大三粗的警察逼迫著母親在一張紙上簽了字。就在母親簽完字的一瞬間,她放聲大哭,我也被嚇得嚎啕大哭。隨後母親將那張放棄法輪功修煉的『決裂書』撕個粉碎,母親痛哭不止,我也痛哭不止。之後的多年,國保警察開始不定期地到媽媽的工作單位對她進行騷擾。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國保警察以訴江的名義再次將母親關押到庫爾勒市看守所至今,並於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對母親進行非法庭審。」

大法提升了我的品行和在做人中對自我的要求

'圖8:六月二十二日上午,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的廣場排出莊嚴的法輪圖形。'
圖8:六月二十二日上午,部份法輪功學員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的廣場排出莊嚴的法輪圖形。

就讀於美國最著名的服裝設計學院──帕森斯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的馮嘉懿,所學專業是服裝設計。

'圖9:六月二十二日上午,馮嘉懿在雨天參加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煉功排字。'
圖9:六月二十二日上午,馮嘉懿在雨天參加在華盛頓紀念碑前煉功排字。

馮嘉懿表示:「大法給了我做人的準則,懂得了甚麼該做和甚麼不該做。她舉例:比方說我的學校幾乎每個人都在追求時尚名牌和錢,身邊的同學都抽煙,甚至有些抽大麻、吸毒。我看到這些行為以後,一點也不想和他們一樣,因為我清楚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我有一個朋友跟我說,我大概是我們學校惟一一個不抽煙,不跟他們一起去夜店的學生了。」

她說:「今天數千名身著黃色,藍色和白色服裝的人們組成了一個巨大的,色彩鮮明的圖案。參加這場活動中,我感受到這裏有一個很正的場。雖然天下著雨,但是所有人沒有人退卻的,心裏都萬分珍惜這個能對師尊對大法表達感恩的機會。」

大法讓我在社會道德的下滑中沒有迷失

就讀於著名商學院──巴魯克學院的劉禹辰也是一位年輕的老學員,幾天的活動令她深有感觸:

我能夠得到大法真的非常幸運,每次看到同齡人為了利益、社會地位而苦苦拼搏的時候。我就會感覺到,因為大法讓我一身輕鬆。因為我讀的是商學院,所見同學中的勾心鬥角,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傷害別人,就更加慶幸大法歸正了我。

因為從小得法,所以一直用「真善忍」來衡量自己,要求自己,遇到矛盾的時候都先思考自己是哪裏做的不好,不會先去怨恨別人。感謝師父教導我,沒有在滾滾洪流的道德下滑中迷失。

新學員:真、善、忍是生命渴望的夢想之地

'圖10:剛剛得法的孫東醒慶幸自己是法輪功遊行隊伍中的一員。'
圖10:剛剛得法的孫東醒慶幸自己是法輪功遊行隊伍中的一員。

在加州大學學習語言學和人類學專業的孫東醒,今年才剛剛得法的她第一次來到華盛頓DC參加法會和反迫害活動。她表示,數千人的大遊行的場面著實壯觀,這裏沒有任何金錢利益,大家來自天南海北聚集在國會山莊前,為了洪揚大法的真、善、忍,頂著烈日,遊行於漫漫長途中。

她說:遊行中我感受到了我靈魂深處的那些曾經失去的美好的東西在慢慢回來並漸漸飽滿,而且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我渴望重生,渴望夢想之地──這片真、善、忍的土地。

她告訴筆者,舅舅被中共迫害的事實伴隨著她自小的成長,這讓她對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一事和中共惡毒的行徑有所了解。她說:中共屠殺的歷史人人盡知,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血洗天安門……可是共產黨竟殘忍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對比修煉人信守的真、善、忍,我一次次感受到了內心的震撼。

新學員:修煉中怨恨心和妒嫉心被減弱到消失

'圖11:六月二十日,欒軍政在集會遊行活動現場一角領取遊行展板。'
圖11:六月二十日,欒軍政在集會遊行活動現場一角領取遊行展板。

就讀於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的欒軍政,所學專業是機械工程。他談到:我是二零一五年一月得法的新學員。當時正值寒假放假在家,無所事事之際,注意到了母親放在書桌上的《轉法輪》,於是拿起書讀了起來,當天下午就把書的前八講(一共九講)讀完了。書中的文字深入淺出,讓我明白了按照真、善、忍為人處世的原則和積德行善的重要性,也對於人生的目的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在讀完書之後,我就覺得,我應該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他並談到自己在讀《轉法輪》後的神奇變化:而且我發現當我真的按照書中所闡述的真、善、忍的原則在方方面面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的時候,奇蹟就會發生。我在得法之前精力渙散,無法集中精力學習,往往是看一會兒書就開始玩手機或者打遊戲,而且對於考試感到極大的壓力,心態不穩定。在我得法之後,隨著我不斷看書,聽師父講法,我不僅很自然的戒掉了玩了將近十年的電腦遊戲,而且我逐漸發現自己的雜念越來越少,思想變的清淨,所以更能夠集中精力來做手頭的事情,並且效率很高。

他說:在看書的時候,感到自己的身心在被淨化,那種純淨和祥和的感覺無以言表。隨著修煉的深入,自己的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得法之前的自己有很強的怨恨心和妒嫉心,對周圍的人和事物總是持有一種懷疑和敵意的態度,這其實是二十多年來生活在國內充滿「鬥爭」性的黨文化中造成的。但是在不斷學法、不斷修煉中,自己的這些不好的東西在一點點被減弱到消失,慢慢的能夠用善心去對待周圍的人和事。

他並說:《轉法輪》書中高深的法理也為我開智開慧,從此我在學習上感覺非常的輕鬆。在我得法之後的那一個學期期末考試中,我的成績名列年級第一。而且獲得了全校最高榮譽獎學金。

欒軍政表示:今天參加集體煉功和集會,感到了一種很強大的祥和慈悲的氛圍,和自己在平常學習工作中所交往的氛圍截然不同。這種氛圍也在促使我更加精進,去把大法的福音傳遞給更多的人,同時也讓更多的人認識到這場史無前例的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