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誠信大法 父親起死回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父親是一名環衛工人,每天跟車到各小區、村莊清理生活垃圾。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早晨七點左右,父親乘坐的清運垃圾車出現故障,剎車失靈,司機把車熄火後,汽車自行跑出二十多米撞在公路右邊的一棵大樹上,車頭撞毀,坐在副駕駛座上的父親被擠壓在車頭裏,鮮血嘩嘩的流,兩條腿被車頭擠住無法挪動,一直等到九點四十才被救護車送往中醫院。

來到中醫院,父親因失血過多已昏迷不醒。在醫生的奮力搶救下,父親甦醒過來。醫生說需要馬上輸血,否則有生命危險。可是醫院沒有血,需要從外地往裏進,過程中還需要幾小時,一直等到下午一點多血終於來了,醫生迅速給父親輸血,可是卻發現父親因失血時間太長身體各器官已衰竭,沒有凝血功能,血剛輸進去,就從受傷的兩腿嘩嘩流出來。而且父親此時呼吸急促,兩眼瞳孔散大,給父親醫治的醫生說父親生還的希望不大,建議給父親的兩條腿趕快截肢,或許還能有一點希望,否則很快就命不能保。

此時的我、姐姐和母親簡直如被五雷轟頂,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姐姐因無法接受這一事實放聲痛哭,母親因驚嚇也變得神情呆滯。

聽到父親消息的三姨二姨趕來,看到這種情況後,連忙對我們說,趕快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保護。

從我小時候,姥姥一家人都修煉大法,母親雖然不太精進,也經常給我們講大法的美好,二姨三姨更是見面就給我們講大法的真相。所以我和姐姐雖然不修煉,但從內心敬重大法,特別是從姥姥身上我們更能看到大法的超常。姥姥已是近九十歲的人,自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健康,紅光滿面,二十多年沒吃一片藥。

二姨三姨的話使我們如夢初醒,我和姐姐立即真誠的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三姨和母親也走進重症監護室,對著昏迷的父親念,二姨在一邊發正念。同時,我們也根據醫生的建議決定給父親截肢,因中醫院醫療條件差一點,下午四、五點鐘我們把父親轉到了人民醫院。來到人民醫院,醫生一檢查和中醫院論調一致,說父親幾乎沒有生還的希望。醫生說先輸著血,等情況穩定就做截肢手術。

六點多鐘後,醫生說情況暫時穩定,專家研究決定立即做截肢手術,而且手術很複雜至少需要五個多小時,讓我在手術報告上簽字,並對我說:你父親能不能挺過手術很難說,你們要有心裏準備。我拿起筆用顫抖的手簽上字,並強裝鎮定的把母親勸回家休息,我和姐姐、姐夫守在手術室外。

十一點半多鐘,手術醫生打開重症監護室的門對我們說:你們趕快把家裏的人都叫來吧,見父親最後一面,因為父親的心跳已經停止。

醫生邊對我們說邊不停的給父親做心肺復甦,我和姐姐大聲呼喊著父親,姐夫連忙打電話讓大伯家的哥哥把母親送來醫院,母親看此情景放聲大哭,並對姐姐說:趕快把三姨叫來。

三姨來到後,又一次囑咐我們趕快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和姐姐、母親不停地發正念請師父幫助。半小時左右手術醫生從重症監護室出來,我們連忙上前詢問情況,醫生說:沒有叫你們,就是好消息,說明病情穩定。我們更加有信心的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三天父親醒過來了,原來醫生說即使父親能醒過來,他的各個器官及大腦因失血時間過長也會受到損傷,可是出乎意外的是父親醒來後做的各項檢查:CT、彩超、核磁共振所有結果都很正常。

母親害怕父親失去記憶,就詢問父親車禍發生時的情景,結果父親都記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主治醫生一直不停的說:真是奇蹟,有福。

我們全家人更是激動不已,我們深知是師父給予了父親第二次生命,我們全家對師父對大法充滿了無限的感激,而父親更是從原來的半信半疑到現在的堅定不移的信。現在,父親每天都在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而且已經完全康復,紅光滿面。

在此,我代表我們全家向慈悲偉大的師父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