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樹市馬長青被長春鐵路法院非法庭審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長春鐵路法院非法對榆樹大法學員馬長青開庭審理,主審的法官朱姓法官和張姓法官。他親屬、嫂嫂和姪女參加了旁聽。

馬長青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去長春辦事,因為用身份證買的票,在長春站下火車走到出站口時,被倆警察劫持到火車站派出所,從馬長青包裏翻出10,178元真相幣,把馬長青送到鐵路公安處。馬長青一直給他們講真相。馬長青講自己是榆樹養路段職工,一九八一年十月在單位抬東西時,把頸椎壓折兩節,腰椎壓折四節。為了避免高位截癱,醫生給他穿上鋼背心。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穿了十多年的鋼背心脫掉了,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他還講自己家裏還有一個需要照顧的女兒。

後來鐵路警察真的到馬長青家裏了解情況,知道馬長青說的是實話。但是,10,178元錢被扣留。馬長青於第二天回到家中。但在釋放馬長青時給了一張監視居住的票子,意思是隨時傳換和綁架。

自二零一七年十一月至二零一八年四月,馬長青被非法傳喚兩次,後來馬長青就不配合他們了,所以就導致的五月九日上午又被綁架。據馬長青的鄰居說,是長春市法院來的人伙同榆樹派轄區出所的警察抓走的馬長青,其女兒被安置在一家托老所。

馬長青原本是一家三口的和睦之家,妻子穆春波是街道委主任,老實本份之人,女兒從小得的癲癇病,一旦驚嚇上火就犯病。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五日下午三點鐘,榆樹公安局國保大隊長范洪凱指使幾個警察,突然闖入馬長青家,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和法律文書,不由分說就開始翻箱倒櫃,除了酸菜缸水缸外,通通翻一遍,滿屋一片狼藉,最後搶劫走三萬三千五百多元錢和幾本法輪功書籍,並強行綁架馬長青到拘留所。後來國保大隊石海林又去馬長青家找穆春波簽字,穆春波即擔心女兒犯病,又擔心丈夫有個好歹,雙手哆哆嗦嗦地簽了字。

在馬長青被非法拘留的第十一天,國保大隊警察齊力、李笑把馬長青劫持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勞教所因馬長青的身體原因拒收,馬長青當天回到家裏。回來後要去公安局國保大隊要錢,親人害怕他再遭迫害,嚇得趕緊托人疏通,找到熟人幫忙,三萬三千五百多元錢只要回二萬四千元。

馬長青是家裏的頂樑柱,他被綁架,家裏像塌了天。在馬長青被綁架的當天,他的女兒就嚇得抽搐四次,穆春波既擔心女兒,又擔心馬長青身體遭迫害,整天提心吊膽。 經過這一番的折騰,擔驚受怕,讓警察搶去錢財無處說理憋氣上火,一下得了腦出血,住院治療昏迷不醒,花去五萬多元的醫療費。已經取借無門了,最後馬長青無錢給妻子醫治,只好將穆春波抬回家硬挺,穆春波躺在床上不省人事,靠吸管引流進食,還在用切開的喉管引流痰液,後背、臀部、雙腳褥瘡嚴重,昏迷不醒四個多月,終於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在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是週一,馬長青去國保大隊要剩下的九千多元錢給妻子治病,可是國保大隊長范紅凱卻說,那九千多元錢上交財政了,當馬長青要看上交財政的票據時,范紅凱又說沒有,在這期間范紅凱關了兩次門,顯然是怕別人聽到他們中飽私囊和搶劫的醜惡行徑。

霸佔人家錢財不給,不管人家死活,這就是今日的警察土匪,土匪警察。親戚鄰居都說邪黨警察太可恨了,草菅人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