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深挖求名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我是在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與世無爭、淡泊名利的人,周圍認識我的人也是這樣認為的。但是在今年,我發現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就是求名的心,這個心掩藏的非常隱蔽,不能輕易的被別人發現,也矇蔽住了自己。

我在一所高中就職,在工作中,我非常用心,獲得了師生的認可,開始教文科重點班。三年一循環,我教了四屆重點班,在和學生的交往中,我的善良、真誠和學識讓學生覺的我是一個非常難得的老師。

教重點班也是許多教師都羨慕的事情,學校的教師也認為我教重點班是理所當然的,因為我曾經在學校舉行的三十二名教師參與的中青年教師講課大賽中,獲得了第一名;在幾次公開課的展示中,我都獲得好評;我成為學校的骨幹教師和學科帶頭人,我一直平淡、從容的工作,從不聲張,很低調,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和老師、學生關係融洽,學生認為我有親和力,同事認為我有業務水平。

這一切在三年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新來不久的校長在安排高一的教學工作時,把我從文科重點班撤了下去,讓我教理科中的會考科目。在教師大會上公布教師的安排時,大家都驚訝,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臉發燒、耳朵發熱,我知道,提高心性的機會來了,對於這種突如其來的安排,我的心不平靜,覺的臉面上掛不住。

開完會,回到辦公室,一個教師說:「學校怎麼安排的?太不可思議了。」另一個教師說:「現在看來,校長真是一屆不如一屆。」一個教師對我說:「上校長辦公室,和校長說道說道,今年高考,咱們學校出了第一名,你也是有功的。」為了不聽這些讓我鬧心的話,我來到走廊,一位老教師大步流星的走過來了,她生氣的對我說:「你怎麼這麼傻?你要是給校長送禮,他能把你拿下來嗎?……」我尷尬的站在那,渾身不自在。

如坐針氈的在辦公室待了一上午,下班了。在路上,一位年輕的同事對我說:「姐,你知道嗎?想教好班,得給校長送禮,誰、誰都給校長送禮了。」我心裏很驚訝,我上班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給領導送過禮。

我回家沒有和丈夫說單位的事,害怕丈夫問我單位裏的安排,我發現了,我很愛面子、有虛榮心、求名的心,我想:提高心性的機會來了,人心出來了。說實話,如果不出現這事,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這麼重的人心。以往,我不爭不搶不送禮,順理成章的教重點班,大家都認為很正常,我也就理所當然的自然而然的教著重點班,直到這次,我才發現,我已經滋養了嚴重的求名的心和愛面子心。

為了避免被同事干擾,我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可是,我發現心靜不下來。在走廊裏或樓梯上,其他教師看見我,就說:「哎,真不知道學校怎麼想的。」我覺的自己的表情很僵硬,笑容很勉強。有的老師讓我找校長要個說法,我心裏想:我找校長說甚麼?說自己勞苦功高,說自己如何出色,常人可以表功,對修煉人來說,這不是執著自我嗎?我不能去說。可是不知不覺中,我牙開始痛,臉開始腫。

我抓緊學法,看書時,我看見在右眼下邊有一個黑東西,細看,是一個黑色的花,在轉動,我立掌發正念清除不好的東西,清除名這種物質,緊接著我看見我臉上的骨頭是黑色的,在冒著黑色的黏稠的液體。我覺的我身上帶著的東西太不好了,我從心裏認為發生的事情是好事,是去我的求名的一顆心。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人心這麼重。壞事真的是好事啊,讓我有機會發現自己的人心。

可是,事情還沒有結束,在又一次開教師大會時,一位教師悄悄對我說:「有位簽約的老師沒來,你給校長送禮,去教那個班。」我說:「我不去,教理科班也挺好的。」當不止一個教師對我這樣說時,我發現了我的另一顆心,就是表面看起來不在乎,實質上有一顆自視清高的心。

在開課三天後,一位副校長給我打電話,說:「某某教師沒來,你去教那個班的課。」我說:「我教理科班挺好的,讓別人教吧。」副校長說:「你是骨幹教師,得聽從學校安排。」放下電話後,我心裏冒出一念:「我是骨幹教師,你們安排我教理科中的文科,毛病。」想完,我馬上發現自己強烈的爭鬥心、憤憤不平的心、怨恨心。我想:我的人心不少啊,快修吧。

就這樣,我教著一個很笨的文科班和幾個理科班,覺的自己的心漸漸平和了,不被人心帶動了。一位同修對我說:「這種安排是師父給安排的,是最好的安排,讓你有時間做好三件事。」我若有所思的表面對同修點頭,心裏卻想:「是師父安排的嗎?這好像不是師父的安排,是校長貪財。」

一個月後,一位班主任請科任老師吃飯,大家都到後,校長來了,校長落座後,不一會,我發現我突然生起了強烈的抱怨心,有一種衝動想和校長理論理論,告訴他:「我這麼多年辛苦為學校付出,現在學校的安排很不公」,如何如何。我一下警覺了,我使勁按住自己的心,清除怨恨心,心裏對自己說:你想幹甚麼?想為自己鳴不平,想爭一口氣嗎?滅掉愛面子心、爭鬥心、怨恨心,我不要這些心,請師尊加持我。終於,那股滔滔不絕的要決堤而出的指責、怨恨的心被清除了,代之以平靜、祥和的心態。

在酒桌上,大家都說著客套話,張羅著喝酒,一位老師提議讓我說幾句話,我說:「我不喝酒,我以水代酒,說幾句,有句話說『君子之交淡如水』,我感謝校長對我的照顧,感謝校長來學校後的舉措……」我很真誠的發自內心的對校長感謝,因為從修煉人角度來看,校長的確為我的心性提高起到了作用,所以我一定要感謝他。校長覺的很驚訝,其他教師有些發愣,估計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我說的竟是感謝的話。

過了一會,校長說話了,像是對大家說,眼睛卻不時的看著我:「某某教師上我辦公室,說工作安排不合理,舉一個例子,特意提到你。」這一瞬間,非常靜,大家都注意聽校長說話,校長說話很慢,字斟句酌,說的很費勁,他說:「我不太了解情況,但是我知道了,你很有才能,以後有機會。」大家樂了,校長也樂了。

有誰會把酒桌上的話當作真話呢,可是這話卻被我記住了,因為我還隱藏著一顆渴望被重用的心,我依然踏踏實實的在教課。有同事悄悄對我說:「那個教重點班的老師,學生對她不滿意。」我表面上很平靜,不打聽任何事情,心裏卻好像渴望知道學生是怎麼評價她的,我發現自己還是很好事、有一顆不安分的心。

雖然我不教重點班了,可是其他學年每逢考試,教務主任就一定安排我出考試題,他把月考、期中考試、期末考試的出題任務都給了我。一位老師說:「不給他們出題,都不重用你了,憑甚麼給他們出題。」我沒有說話,認真的準備考試卷。教重點班的那個老師很妒嫉我,說我是出題專業戶。

三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重新安排工作時,校長不召開大會了,只是發下一張紙,上面有具體的安排,我看到我依然教普通班,我表面上樂呵呵的說:「挺好的。」心裏卻隱約有些失落。我回到家,坐在沙發上,無意中看到了鏡子中的自己,表情落寞,我一下警覺了,我對自己說:「你還是在執著名,你的不開心已經從內心滲透到表面了,你為甚麼要這樣,你這不是還在執著那個名嗎,怎麼能這麼執著呢?」

在和自己對話的過程中,我恍然大悟般的明白了,我的根本執著就是求名之心。我回顧自己的人生之路, 對「名」這顆心進行了深入的分析和回顧,發現了在不同的階段,這顆心以不同的面貌出現。我在小學升初中的考試中,考了第一名,別人誇獎我,我不動聲色,別人就說我:「看,多樸實,一點不浮躁,肯定有出息。」在別人的誇獎中,我力求達到一種心境,從容、平靜。在大學四年級時,我參加了研究生考試,沒考上,我覺的臉面上掛不住,很難堪,我去自習廳,依舊認真學習,實際上是躲避別人的詢問。大學畢業後,我隨其自然的等待分配工作,心想:「就是把我分到小學,我也去教。」上班後,同事發現了我掌握的知識比較多,稱我為「才女」,喜歡問我問題,我表面很平靜,心裏還是有點小得意。

表面來看,我性格隨和,人緣挺好,隨遇而安。但是,我發現了,我的骨子裏有一股不服輸的勁,環境不好,我隱忍著、努力著,骨子裏渴望打拼,渴望衝出重圍,渴望開拓出一片天地,然後享受收穫的同時,也收穫讚譽。我經常認為自己沒有求名這顆心,現在我知道了,這顆心一直都有,很隱蔽的存在著。

我再次想起同修對我說過的話:「這種安排是師父給安排的,是最好的安排……」我非常確信,師尊在這件事上讓我發現人心,去掉它。

不教重點班後,我有更多的時間去做三件事,去寫文章,文章郵往明慧網或其他大法網站。在這個過程中,我同樣發現了自己求名的心。文章郵出去了,沒有發表,我心裏有期待;文章發表,我心裏高興,我靜靜的閱讀自己的文章,有時會微微一笑。但是,我卻不想讓同修知道文章是我寫的。

在幾年前,我寫的文章,被同修找過麻煩,給我造成一定的心理壓力,所以後來我寫文章,一點也不想讓同修知道,我害怕同修的人心會對我造成干擾,我換了筆名、或署名「大法弟子」,把文章郵出去。我知道自己有怕心、自我保護的心。正因為我有人心,所以有一位同修覺的某篇文章是我寫的,就大肆在同修中宣揚,我心裏非常苦惱,像做錯了事一樣,不想見同修,也很害怕同修們問我,心裏很忐忑。

我終於意識到了,我有一顆變相的求名的心。我想起前些年在單位講公開課時,老師都讚賞我講的好,後來教務主任在教師大會上,把我一頓表揚,把另一個老師一頓貶低,當時給我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現在我終於把這顆變相的求名的心剖析出來了:我可以靜靜的擁有名,但是這個名不要給我帶來麻煩;現在,我把它帶到寫文章中來,文章發表後,我有淡淡的喜悅,但是我希望文章不要被同修知道,不要給我造成干擾。說白了,我對名的追求是有尺度的、是很隱蔽的,是連帶著其它心的。修煉這麼多年,我慶幸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執著。

我還發現在自己的思想中有一些做人的理念,這些東西深刻的影響了我。我喜歡這樣一句話:「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我認為做人要低調,要積蓄力量,才能待勢而發,比如諸葛亮,滿腹才倫,隱居南陽,蓄勢待發,英雄終有用武之地。這樣的思想理念影響著我,我用這樣的理念有意無意的指導自己的人生,骨子裏有一種「不飛則已,一飛沖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的信條,這裏包含了強烈的求名之心。從修煉人角度看,長久的歷史輪迴中就在積澱和打造著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作為一個修煉人,修到今天,我還有這麼強烈的執著心,我修的真是很差勁。

師尊說:「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1]

我感謝師尊,讓我暴露隱藏很深的人心。我在寫交流稿中,進一步深入的發現自己的人心,找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真是可喜可賀。在以後的修煉中,我還要繼續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