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低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我說的這個「低迷」有下降、消沉、消極、迷失的意思。這是我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在一定成度修煉狀態的反映,至少是我自己的感覺。這種狀態、這種感覺讓我很難受、很沉重。我知道這對一個修煉人來說很危險。

實修的幸福

我是在學校工作的。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份之前,我一直做著打真相電話救人這個項目(有時也面對面講真相)。在這期間,無論春夏秋冬、嚴寒酷暑,雖然辛苦,我也感到很充實、很幸福,即使再累也覺的勁頭十足,學法、煉功也不落。因為我覺的我找到了真正的人生目標──修煉大法、回歸真正的家園;我也覺的我是聽了師父的話,走在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修煉之路上,世間的名、利、情、怨再也帶動不了我、誘惑不了我。雖然也時常有各種人心返出來,但很少有懈怠、低迷的感覺,擁有的只是得到大法的榮幸、感恩。

可是最近這一段時間以來,我的狀態發生了一些變化。

在干擾、魔難中迷失

由於邪惡封卡,同時又和供卡同修失去了聯繫,自己好幾次獨自想辦法買卡都沒成功(賣卡的商販都說必須要自己身份證實名辦卡,且不能多辦)。我悟到這是要去我的依賴心、幹事心,要走出自己的路了。就想:我應該去做我可以做的救人的事。

想是這樣想了,可是真正做起來困難很多。可我還是盡力利用親戚、朋友聚會適時講真相救人,有時發真相資料、貼真相粘貼,偶爾在商場購物時講真相或者看望病人時找機會給病者同病室的病友講真相。但是這些救人的事,不是經常性的,因而慢慢有了鬆懈的心,各種怕心也漸漸返出來,求安逸心、懶惰心也出來了,學法時間也不如以前多了,並且學法有時思想溜號,煉功偶爾也落下了,發正念有時溜號、倒掌。我也及時發現了這些不正確狀態,告訴自己趕緊歸正,給自己棒喝,警醒自己,可有時效果不好,我就著急,責備自己,怪自己不爭氣,但又時常再犯。

特別是二零一七年暑假期間,按理說,我有更多的時間多學法、加強發正念、去做救人的事。但是事與願違,各種干擾來了,比如放假不久就遇上我姪女結婚,我跟著一起瞎忙活,耽誤了好幾天時間,那幾天三件事基本落下了。接著我的一歲半的小外孫幾次生病,我幫著女兒照看孩子(女兒辭職在家)、做飯等,成天擔心、牽掛著外孫,弄的每天抽不出多少時間來做三件事,即使有點時間學法、發正念,但是孩子哭鬧、大人煩悶的說話,使我靜不下心,尤其是看到女婿有時沉迷於手機遊戲、電腦遊戲而不顧及家務事時,我對他的怨恨心又油然而生,怨他不顧我女兒的操勞、怨他邋遢懶惰不講衛生,衣褲、鞋襪亂扔、亂放,多長時間都不清洗,更別說幫我分擔家務了,怨他不但不賺錢給我女兒用,還讓女兒向我開口想用我的房子給他貸款擔保,也怨女兒、外孫影響了我做三件事。

同時,為了讓外孫病快點好,因為我認為孩子是常人嘛,生病了還得吃藥,其實這個觀念不對,其實連我女兒、女婿都不同意給孩子吃藥,這時我連一個常人都不如了。常人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能好病,這個例子很多,我怎麼這時就忘了呢?當然後來我也沒再堅持,就背著女兒、女婿對外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外孫很快就好起來了。

這期間,我妹妹又生病住院了,我去看她又耽誤好幾天時間(幸而我看她時給她同病房的夫婦倆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妹妹也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了,後來還開始煉功了,身體也在好轉中)。

這一系列的事情,讓我煩躁、焦慮、自責卻又感到無可奈何。我也知道遇到這些矛盾不是偶然的,是針對我的執著心來的,我是個修煉人,應該向內找,不能向外看,要提高心性,不應怨他們。可當時就是做不到,心裏鬧的慌。

這裏還說一件事:由於對女婿的不滿、埋怨,我好幾次不修口,在部份親人和幾個好友面前講我女婿如何如何不好。當時我也知道作為一個修煉人應該修口,可還是忍不住說了那些不該說的話,每次事後又後悔,沒有把他作為一個該救度的眾生。我曾經給他講真相,可是他不信,也不三退,可能也由此我對他產生了最初的怨恨。總之在這件事情上,我真的很對不起女婿,太不像個修煉人了。

後來又來了一個更大的魔難:我地派出所的幾個警察受邪黨「敲門行動」指使找到我,給我錄音、錄視頻,並問了一些問題。我雖然也給他們講了一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對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也沒做違法的事,叫他們不要再做參與迫害好人,也告訴他們周永康、薄熙來之流迫害法輪功遭報的事,但是我感到真相講的很不到位,還回答了他們的部份問題(那幾個問題一個都不應該回答的),讓他們錄了視頻。其實在他們來之前給我打了電話,當時我就在心裏說:一定不能配合他們,一定要正念強,請師父給我加持、給我智慧,我一定要經受住這個考驗,一定要過好這一關。可是當我面對他們的時候,怕被迫害的心出來了,腦子像被甚麼蒙住了,智慧也好像枯竭了,正念也不強了,師父講的法也想不起來了,不知如何才能讓他們真正明白真相、不再參與迫害從而得救了。

這幾個警察一走,我似乎清醒了。冷靜回想整個過程,感到這一步沒走好,這一關過的太差了。這時,師父關於不配合邪惡、加強正念的法一句一句打入我的腦中。自責、自卑和羞愧一下籠罩了我,我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眾生!感到好像自己一下掉下來了,站不起來了!

魔難後的反思

這一連串的干擾、魔難讓我崩潰,讓我陷入消沉甚至絕望狀態,感覺修煉太苦、太難,感覺自己無法提高了、無法修煉了、陷入常人不能自拔了。

常看明慧網上同修交流文章介紹,同修們在遇到各種干擾、邪惡迫害時是如何正念十足、堂堂正正的走好每一步修煉路!還有那麼多大法弟子冒著被邪惡迫害的危險每天出去講法輪功真相、破除世人被邪黨謊言矇蔽從而救下那麼多世人的感人事例!他們是那樣的智慧如湧、堂堂正正。「大法弟子」這個稱號對他們來說當之無愧!

比起他們,我覺的自己配不上這個稱號。修煉好幾年了,對照他們,我差的太遠了!我還有那麼多的怕心、那麼多的執著、那麼多的常人心!我為甚麼就做不到像他們那樣?為甚麼在關鍵時刻就放不下那些常人心、那些執著?我還能修嗎?我能修成嗎?我還要繼續修煉嗎?

回想修煉前和曾經放棄修煉的那些日子,自己陷在常人中為了名、利、情所經受的痛苦和煎熬,想起在修煉後獲得的身心健康、祥和寧靜,一個聲音反覆在我心中說:絕不能放棄!你再也回不到常人了!那個聲音一定是師父的慈悲呼喚!我的眼睛潮濕了!我的心中哽咽了!是,我捫心自問,我再也不願做一個常人,即使修煉再苦、再難,即使我做的不好,我也是得法了,相比沒修煉前,我的心性還是提高了不少啊,那些人心執著也去掉了很多呀,這千古難遇的機緣我怎能失去?怎麼能一再讓師父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心呢?

這時,我一下驚醒了:那一切的干擾、魔難不就是舊勢力利用我沒做好、沒去掉的執著想毀掉我嗎?它們想利用那些我還沒去掉的執著加強我的自責、自卑,使我失去修煉的信心,想摧毀我修煉的意志,把我往下拖從而毀掉我,我這不是上了舊勢力的當嗎?可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不聽你舊勢力的,我沒做好、有漏我只在大法中歸正,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那些干擾、魔難看起來是壞事,其實不是好事嗎?不正是讓我提高的機會嗎?可是我卻把它單純的當成了魔難,甚至沒有把那些個警察當成應該救度的對像。我怎麼就沒修出慈悲心呢?

想起師父說:「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1]。

靜下心來向內找,這一找嚇我一跳:自私心、怕心、利益心、親情心、顯示心、歡喜心、分別心、瞧不起人的心、不修口的心、怨恨心、依賴心、求安逸心、懶惰心、怕麻煩心、色慾心、妒嫉心、缺少慈悲的心等等一大堆。這些心其實都源自於私心。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我這是沒聽師父的話呀。這些心雖然已經去掉了很多,但還有很多沒去乾淨,在受到觸及的時候還會表現出來,有時甚至很嚴重。這些心導致自己做不好三件事,慢慢放鬆了修煉,最後直接導致了前次被邪惡騷擾。(我自兩年前實名訴江後,曾多次遭到當地國保、「六一零」、派出所、行政主管部門等人員的騷擾、威脅。)

走出低迷

雖然進行了反思,找到了那些執著,可是我並沒有感到輕鬆,心中仍然被一層厚厚的物質壓的喘不過氣,身體也好像被甚麼東西裹住,感到非常的沉重,感到舉步維艱。

迷濛間,師父點悟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是,師父不是甚麼都告訴我了嗎?一切不都在法中嗎?好長時間沒有靜心學法了。脫離了法,忘記了師父的諄諄教誨,我就像一個迷途的孩子走錯路了。於是,我離開女兒她們,一個人來到另一個地方,開始踏踏實實的學法、背法,並時時刻刻用法對照自己、歸正自己。主要學《轉法輪》,配合之前學法進度,學師父其他講法。

當看到師父說:「是,大家在迷中修煉,所以表現出來的狀態有的時候會比較懈怠,有的時候會被干擾,有的時候還表現的很常人化。當然了,這也都是在修煉過程中的狀態表現。如果不是這樣那也就不是修煉了,也不是人在修煉了,那是神在修煉。當然神修煉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說,不管怎麼樣,大家面對問題認識的好還是認識的不好,關過的好與不好,執著心去的多少,其實也都是修煉的實踐,也都是過程中的表現。關過的好與不好也都是正常的,也不會因為某個學員因為一時糊塗做錯了,也不能因為某些學員在一段時間中不精進或者是在一段時間走不過來了、甚至於做了錯事,就說他不是修煉了,或者說他不行了。其實這不都是在修煉中的表現嗎?」[4]

我感到了師父洪大的慈悲,對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再鼓勵,一再給機會,一再的拉著我的手,讓我從跌倒的地方爬起來,走出低迷,從新走好修煉的路。

隨著這一週多時間紮實學法和長時間發正念,當我真正用一個修煉人的標準、按照師父講的法來要求自己的時候,我發現籠罩著我的那些不好的物質在漸漸散去、解體,心中漸漸明亮、祥和,那種修煉人特有的幸福感又從新溶入我的心田,煉功中那種只有修煉人才能體會的美妙、殊勝感時有出現;而且我發現,當我逐漸放下親情執著、真正在這顆心上修的時候,我的外孫身體也好了,我不在家他們照樣生活的很好,相應的干擾也不存在了,我感到自己基本走出了低迷狀態。

無論今後的修煉路還有多長,有沒有魔難,我都要紮實學好法、加強發正念、多救人,只有三件事都做好、不放鬆修煉,才可能在干擾面前、在邪惡迫害面前經受住考驗,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個人修煉狀態所限,切盼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