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公主嶺市七十歲王勝曾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三日】吉林省公主嶺市今年七十歲的王勝老人,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去掉了吃、喝、嫖、賭、抽等惡習,身體上的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家庭變得和睦、幸福。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後,就開始遭受騷擾、迫害,多年流離失所,親友也被騷擾;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姪女家被警察包圍、綁架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再次被綁架、折磨,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一、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後遭受多次騷擾、迫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以後,有便衣混進煉功點調查情況。有一天全市有七八百人集體煉功,隨後法輪功義務輔導站站長和輔導員突然被找去公安局進行所謂談話,實際就是不讓隨便煉了。公安局局長孫立影告訴王勝,以後法輪功有甚麼情況要告訴他。

六月份法輪功學員分批上吉林省信訪局上訪,要求給一個正常修煉環境,合理出版法輪功書籍。大家同時講了修大法做好人,對社會、對家庭、對人身體健康有好處。第二天派出所來兩個人,非法把王勝帶走,帶到公安局政保科(現在的國保大隊)。政保科的四五個人把王勝圍住,非法詢問王勝這幾天都幹甚麼了,王勝當時不知道他們的用意,沒有回答他們,這時局長從外面進來,怒氣沖沖用手指著王勝,讓王勝站起來,王勝沒有動,局長就上來拽他的衣領,把他拉起來,怒問王勝,為甚麼有情況不告訴他,還帶頭去上訪。王勝正告他,上訪是公民的權利,法律沒有規定上訪要經過公安局批准,上訪沒有違法,局長說不出甚麼來,最後告訴科長今天不讓王勝回去,轉身就走了。下午一點多,又把王勝帶到副局長辦公室,副局長又告訴王勝不要煉了,手裏拿著一個文件朝王勝晃了晃,說上級下達命令再煉就違法,還詆毀法輪功師父,王勝當時就制止他,不要胡說,那個副局長氣得拍桌子,把王勝趕走,這樣王勝才被放回家。

六月份王勝同二十多同修要去北京反映情況,在公主嶺火車站就被警察攔截、綁架到公安局,折騰了一夜,有的被打,有的被用手銬銬住,一個一個的被非法審問。最後這件事情驚動了四平市公安局,他們最怕這麼多人去北京。由於王勝是先去的,他們認為是王勝組織的,就到王勝家裏去綁架他,由於王勝不在,他們就多次到王勝家裏騷擾。有一天他們綁架王勝到公主嶺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幾個人把王勝圍住,詢問王勝法輪功是怎麼回事,為甚麼要煉法輪功。王勝正告他們,不要違背良心做壞事,這樣對他們將來不好,這時局長進來,把王勝帶到另一個辦公室,房間裏有兩個四平市公安局的人,威逼、利誘王勝給他們做內線,王勝沒有屈服,最後把王勝放回家。

還有一天,王勝家裏來了兩個人,自稱是信訪局的,他們說關於法輪功事情來的,法輪功有甚麼好處,王勝就給他們講法輪大法對個人、家庭、社會的好處。其實這兩個人是四平市安全局的,他們是有目的來的,後來公主嶺公安局又把王勝找去,欲栽贓陷害王勝,王勝沒有上當。派出所也先後幾次找王勝,想要王勝放棄修煉。王勝都智慧的避開他們的陷阱,制止了他們的迫害。

二、五年流離失所、親友被騷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王勝去長春證實大法,目睹了部隊軍官下令驅散上訪人群,警察便衣毆打同修,便衣用拳頭打同修的胸部,用膝蓋頂胸部,打耳光,同修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王勝上前制止便衣行惡。後來把王勝和很多法輪功學員強行拽上大客車,拉到郊區的學校,教室裏裝滿了人,每個教室門口站三、四個警察看著,院子裏還有很多警察。

二零零零年十月末,王勝去北京在天安門廣場遭到了警察暴力毆打,臉上、嘴角都被打出血。王勝從北京回家後得知,公安局白天、夜裏,幾次來要綁架他,公安局安排人非法監視他家,王勝被迫流離失所。那幾天當地二三十法輪功學員在家中被綁架,後劫持到看守所、拘留所,非法關押,搞株連威脅家屬,有工作的要開除公職,孩子不能考學,不能當兵,停發工資等等。本應該發給王勝的錢被非法扣發,連王勝家屬的錢都不給。

有一次冬天深夜十一點多,零下二十多度,王勝還沒有住處,有家不敢回,旅店不敢住,就在大街上走動,看見汽車燈光還得躲開,為了做好人被迫害到如此地步。有時王勝偶爾回家,警察剛剛來過,不得不又離開家,冬天頂風冒雪,離開城市去農村,一天沒能吃東西,身上沒有禦寒的衣服,帽子,親屬收留一晚上,王勝把真相告訴他們,王勝擔心親屬害怕,第二天早上就得離開,那時親屬都不敢收留。

五年的流離失所,想不到的苦王勝都吃了,過年過節不能回家團圓,不能和家裏聯繫。家裏惦記王勝有沒有意外事情,王勝也不知道家裏情況。有一次半夜,楊大城子鄉、610、派出所、協警,二十多人非法闖進王勝親屬家,前後門都堵住,突然來這麼多人把孩子、大人都嚇壞了,問他們也不說,把女孩嚇得直哭。第二天親屬找到派出所,告訴他們把孩子嚇出病了,派出所把親屬打了出來。

有時王勝剛離開家,警察就來了,有時剛到親屬家,警察又找上門。因為家裏電話都被監控,家屬為王勝提心吊膽,不能正常生活。警察經常騷擾王勝家,白天、黑夜、半夜二三點也去,把王勝妻子嚇出心臟病,一聽見打門聲,心跳就加速,兩條腿直突突,站不住。妻子和孩子都吃了很多苦,精神壓力都很大,有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他們,有的親屬指責她們,說甚麼的都有,妻子和孩子甚麼都跟著承受。

三、被迫害致命危

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王勝在姪女家。下午一點多鐘,來了三輛警車,把整個樓房圍住,大門口也有二三十警察、便衣,四平市也來了警察,由公主嶺市公安局長帶隊,局長下令帶槍,這是派出所所長和王勝講的,他們從外面把門撬開,進來十幾個人把王勝圍住,上來五六個人強行把王勝按住了,非法戴上手銬,把褲腰帶拿下去,把王勝推出樓房,他們把王勝姪女家翻得亂七八糟,非法搶走王勝姪女一張四千元存摺、全部金銀首飾,搶走王勝手機一部、八百元現金。外面警察和看熱鬧的有一百人左右。

王勝被強行推上車,一個警察勒住王勝的脖子,使他臉全紅,喘不過氣,腿卡住,手也被扣上,根本動不了。晚上七八點鐘被劫持到拘留所,單獨一個屋,也是被扣在鐵凳子上,三天三夜不讓吃飯喝水,不讓睡覺,一個叫王海波的警察帶頭。當時在拘留所有二三十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

王勝為了反迫害,開始絕食,到了第十三天,王勝感到頭昏得不行,還便血,旁邊的犯人發現王勝已經不行了,脈都不跳動了,就叫來警察,這時才把王勝用救護車送到公主嶺市醫院,在檢查身體時,警察樓上樓下的拖著王勝,王勝感覺隨時都有斷氣的可能,經過多方面檢查,又把王勝帶 回拘留所。第二天又把王勝拉到公主嶺市中心醫院,拘留所找了一個醫生,那時王勝便血,這個醫生檢查完胡說沒事,是痔瘡。王勝拉住醫生說,你要良心擺正,我根本沒有得痔瘡,你要負責的。最後做腸鏡檢查出來是腸癌,這時又有一個醫生過來,用手扒開王勝的眼睛,告訴警察,這個人隨時都有危險,又把王勝拉回拘留所,那個說王勝得痔瘡的醫生,到車前扒開王勝的眼睛看了看,告訴警察這人真不行了。

第二天,警察把王勝家屬找來,家屬一看王勝已經這樣了,質問警察人抓來時身體好好的,現在給搞成這樣?誰也不回答,和王勝家屬一起把王勝送到公主嶺中心醫院,警察怕擔責任,就把王勝放到醫院就不管了,醫院告訴王勝家屬準備後事吧,家屬不甘心,又把王勝送到長春中日聯醫院做了全面檢查,肝病、腎病、糖尿病、膽囊炎、直腸癌,根本治不了,讓回家準備後事。王勝原來體重一百六十斤,當時不到一百斤。

即使這樣還非法判王勝三年勞動教養,王勝不簽字,背著王勝,威脅王勝家屬簽字,在王勝家中最困難時,又花了二萬給王勝看病。

四、王勝在看守所、勞改醫院、公主嶺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王勝參加完親屬孩子的婚禮,從長春回來,剛下客車,從後面來了幾個人,突然從背後把王勝架住,前面的人伸手就打,是甚麼人,沒人回答,就是打,用腳踹,在光天化日下,在公路旁眾多人圍觀下,將王勝這個六十歲老人的腿踹斷,還不住手。

王勝當時疼的眼冒金星,昏了過去,後強行給王勝戴上手銬,抬到車上,拉到公安局。到公安局兩個特警把王勝拽下車,折了的腿在地上拖著,疼得撕心裂肺,沒法形容,後把王勝拖到鐵籠子裏,往地上一摔,罵著說王勝裝。打王勝是公主嶺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李建奇,特警大隊長楊威派的特警,手銬都扣到肉裏,加上腿疼,讓他們給鬆一鬆,他們卻讓王勝在地上爬,不爬就不給鬆,他們四五個人在那大笑,也沒給松就揚長而去。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王勝凍得渾身發抖,發著高燒,一夜沒給飯吃,沒給水喝,尿也只能尿在褲子裏,疼得王勝一夜沒睡,動都疼得不敢動。

第二天早上,王勝要求檢查腿,李建奇不但不給檢查,還威脅王勝不好好配合提審,要給嚴重懲罰,叫兩個特警,把王勝拖到另一個屋裏,拖到鐵椅子上,疼得王勝根本坐不了,王勝說坐不了,李建奇卻說,坐不了也得坐,從早晨八點到下午二點多,王勝疼得受不了要求下地躺著,看著王勝的一個矮胖警察大聲說,坐著別動。

二十七日晚上八點多,來了四五個人,把王勝從鐵籠子裏拖出來,折的腿在地上拖著,疼得王勝直叫,拉到陽光醫院做送看守所前的檢查,王勝要求拍片,他們說沒錢,堅持半天才給拍片,結果是左側坐骨骨折,把王勝留在醫院裏,扣在走廊的床上,因為在鐵椅子上坐了一天,骨頭刺到肉裏,致使大腿、屁股、小便都充血腫的很大很粗,護士、警察還不讓叫。

二十八日上午十一點多,警察把王勝用擔架抬到救護車上,送到長春公安醫院,在醫院躺了三個多月,不能動,在床上吃、拉、尿,二個多月不能洗臉、刷牙,都是犯人護理。每天拉屎尿尿都在罵聲中進行,大便還規定時間,不到時間拉在床上還不行。犯人一個叫王明,公主嶺大嶺鄉三合大隊四隊的,一個姓張,榆樹市的,一個姓韓,松原市的,王明帶頭迫害。當時王勝住院時,要求國保大隊李建奇存生活費,用來買手紙、牙膏、等日用品,存了三百元,這三百元王勝就得到一個褲頭,剩下的錢都讓三個犯人買東西吃了,後來還讓王勝叫家裏存錢,王勝不叫存,他們就開始刁難、迫害王勝,王明說,你頭上有監控,要不就折磨死你。

三個月後王勝一百六十斤瘦到一百斤,王勝拄著雙拐試著下地,那條傷腿還是不能著地,看王勝能下地,王明就叫王勝拄單拐,後來讓王勝不能拄拐站著,犯人怕摔倒負責任,才放過王勝。

有一次王勝上廁所,沒有手紙,王明不讓犯人給,讓王勝用水洗,王勝說手紙都在醫療費裏,王明就讓王勝站到半夜。在律師接見王勝時,一個姓韓的犯人在旁邊一直讓王勝家存錢,王勝沒讓,韓回來就迫害王勝,往王勝肚子上扎針,王不讓家屬存錢,韓就不給他飯吃,不給水喝,王被扎完針後肚子疼了好幾天,喘氣都疼。在醫院期間每次非法審問時,王勝都是被擔架抬去,放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凍得王勝渾身發抖。後王勝家屬打聽到他被打壞送到公安醫院,家屬告到檢察院,李建奇威脅王勝,你們告我,那就等著瞧吧。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五日來了一男一女,自稱是檢察院的,也不給證件看,問王勝甚麼,王勝都拒絕回答,女的就自己寫,寫完讓王勝簽字,王勝拒絕簽字,女的就大發雷霆,走到外面罵王勝。六月二十二日律師來見王勝,說他的案卷還在公安局,檢察院怎麼能來提審。因為他們想向檢察院非法起訴王勝,得有看守所或醫院的提審材料,後來公安局就做了一個在看守所的假材料。上面日期是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八日十一點多。後來檢察院拿這份假材料非法提審王勝時,王勝不承認這份材料,王勝說,我是二十八日十點多從陽光醫院被送到公安醫院的,根本就沒進看守所,最後經過檢察院核實材料是國保大隊編造的。

後來檢察院事故科長,姓張,因為王勝家屬起訴李建奇打傷王勝,又拿出那份假材料,恐嚇、威脅王勝承認是真的,王勝正告他如果是真的你可以調監控,他們不說話,拿著材料就走了。後來王勝被非法判三年六個月,王勝上訴,被四平中法非法維持枉判。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王勝被送到公主嶺監獄迫害,送到監獄前,看守所教導員王大偉還從王勝家屬那裏索要二千元錢,說是去公主嶺監獄的人情錢。

王勝在公主嶺監獄入監隊被迫害了五個月,整天強迫坐板,從早上坐到晚上八點,監察科強迫背監規背不下來就叫靠牆站著,在教育科整天洗腦,教育科王姓科長,領著邪悟的猶大,利用各種方法迫害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嚴管迫害,每天坐五寸寬板凳,有的把屁股坐爛了,坐不直要被打被罵,每頓一小碗玉米糊,一點點水,有的被迫害死。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王勝才出獄回到家中。

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被中共利用的公檢法司和警察迫害的幾乎奄奄一息,十八年來,王勝的經歷事實也只是中共迫害的冰山一角。天理昭昭,善惡必報。九九年後,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和惡人不斷惡報連連,希望那些被中共利用的警察能懸崖勒馬,回頭是岸,給自己留個退路,善待大法與法輪功學員才會有光明和未來。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