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威海市徐海玲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山東省威海市經區泊於鎮屯侯家村今年57歲的徐海玲,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身心受益,孝敬父母,家庭和睦,村裏的老人都說她是好媳婦。一家人和和美美,健康平安。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這個人間敗類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迫害。徐海玲女士遭受種種迫害,三天兩頭被騷擾,在山東王村勞教所裏被迫害了兩年,手指傷殘。

下面是徐海玲女士自述她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我與本村一同修進京上訪,維護大法,為大法鳴冤,還師父清白,剛到北京就被當地駐京辦的警察綁架,一警察問我:你來北京幹甚麼?我說上訪,還沒說完就狠狠打我兩記耳光。到了住地,把我倆銬起來分開打,用鞋底沒頭沒臉的打,頭髮都被他們扯下好幾撮,整個臉都腫的變了形,然後又往我們身上澆涼水。

當時是二月份,天氣還很冷,我們的衣服澆濕了,駐京辦警察這樣折磨我們後,過了兩三天等我們臉消腫了才把我們綁架回了當地,在火車上還一直銬著我們,是乘警提醒他們這樣影響不好,才打開了手銬。他們是怕世人看到他們迫害好人的證據,所以在北京呆了幾天,我們鎮一個梁姓幹部把我們接回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我們十五天。

從此以後,我就成了他們監視的重點了,三天兩頭上家裏騷擾,想劫持我到洗腦班,我一直沒有配合,我說我沒幹壞事,為甚麼要去洗腦班?鎮幹部說:我們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們調查過了,但是你得配合共產黨的。我嚴厲的拒絕說:我是不會去的,我學真、善、忍做好人,不聽邪黨那一套!就這樣不了了之了,但是我們村的治保主任邵義時天天在我家和本村別的同修家後窗蹲坑,偷聽,這些都是後來鄰居們告訴我們的。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威海市環翠區公安局「六一零」頭子劉傑組織了一次對我鎮大面積綁架迫害事件,那天共綁架十一名大法弟子,我也是其中一個。那天早晨我在家煉功,一夥人突然砸門而入,好幾個人把我從炕上拖下來,一直拖到院子裏,因我不配合他們,衣服都拖爛了。門口的鄰居聞聲都趕過來,讓他們放手,可他們不聽,一氣把我拖到車上。

劉傑親自把我們劫持到山東省淄博市王村勞教所,當時勞教所不收,他們花錢把我們送進去的,我給劉傑講真相,我說你這樣做是做了缺德的事了!他陰陽怪氣的說:你可以去告我們呀!

在山東王村勞教所裏被關了兩年,頭一年幹一些加工活,很苦很累,手都磨掉皮了,每天天不亮就起來幹,一直到晚上九點才讓休息,加班到半夜也是常事。後來讓我到廚房做飯,二零零四年六月我在廚房清理絞面機時,左手拇指和食指被絞進去了,勞教所的警察帶我到濰坊去接,拇指接上了,但是已經變形,不靈活了,食指沒有接上。

當時我都懵了,無法面對著突如其來的殘酷事實,非常的傷心絕望。就是這樣他們還不放過我,又關了我四個月,一天同修與我交流:你應該脫離這個地方。我才如夢初醒,是呀,我怎麼能呆在這裏?於是我就給大隊長寫信,她收到後大約兩三天就通知我的家人接我回家。

二零零五年八月三日傍晚威海市公安局來了一夥警察,非法闖入我家,把家裏剛給兒子買的價值七千多元的電腦搶走,沒有任何手續,至今沒有歸還。同時把我劫持到泊於鎮派出所逼迫我承認是我上明慧網用的電腦,我沒有配合它們,他們圖謀把這作為勞教我的證據,強迫我交了五百元錢,又把我劫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了五天。後來得知這次綁架行動又是劉傑參與的,當時對很多法輪功學員非法抄家並綁架。

二零一一年七月我和另外兩名同修因講真相被惡人構陷,遭威海市經區鳳林派出所綁架,威海經區六一零惡警張威生和於金超非法審問我們,並把我們劫持到威海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五天,在家人的強烈要求和營救下才得以回家。

二零一七年大年前,我又因講真相被綁架,非法關押到拘留所十多天。

在共產邪黨的迫害下,好人不讓當,惡人橫行,在這裏我鄭重告誡劉傑及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不要參與迫害做邪黨的陪葬品,儘快了解真相,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