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不是喊口號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師父講給弟子們遇到問題向內找的法,可是,長久以來,我把這當成了口號,嘴上喊向內找,遇到問題還是找別人的不是,修別人,幫別人修,卻沒有真正的面對自己的問題,最近一段時間才有了轉機 ,也體會到了向內找的奧妙。

一、被同修誤會了向內找

有兩張三退名單上面的多個名字是重複的,又是一個筆體,有可能其中的小點的紙上的名字是底稿,但又不敢斷定(通常如果重抄了底稿就不給了),將正規的那張單上的名字發出後我一直留著這兩張單,註明瞭情況,想找到提供名單的同修問問是咋回事。問過多個同修都說不知道。

一次同修A上我這來,我把這兩張單給她,讓她帶給她們學法小組的B同修看看是不是她的,之所以有這個想法,是因為B曾經給過我一張單,字寫的非常好看,這兩張需要核實的單,字寫的也不錯。下次A上我這來說單給B同修看了,B生氣了,說不是她的,情緒很激動,B說:「她(指我)找我幹啥?我也沒給過她啥東西,我跟她也沒聯繫,找不著人了找我來!」然後又說起以前有人發資料被扔掉後,也有同修找她問等等。聽到這些我還是動心了,當著A埋怨同修B怎麼這樣不可理喻!啥都是個事,只是找她問問,並沒說就是她的。

同修A離開後,我還心裏堵得慌。突然間我轉過彎來了,意識到自己錯了,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是修煉人,師父早就告訴了弟子遇事向內找的法,我怎麼就忘了找自己?這事讓我遇上了肯定是有我要修的。

(一)表面上是同修B誤會我了,可是我第一念卻不是正念對待,而是怨,是不愛聽,還是用人的理衡量,認為自己沒錯,聽不了別人說自己不好,忘記了修煉的理,我的這種表現恰恰說明自己修的不紮實,境界還在人這,真是汗顏!

(二)同修B用負面思維理解這件事,認為找她問就是怪她。為甚麼讓我看到同修的這種反映?我想到,她的負面思維不正好對著我的負面思維嗎?我一直以來都是啥都愛往壞處想,這次是同修誤會我了,可我也有過誤會同修啊,也誤會過常人,我曾經有過用不好的心去想同修,想他人,人家沒有那個意思,卻想人家那樣,啥事愛想多了,愛想複雜了,而出發點是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沒有給眾生加正念。缺少大法弟子應有的善念,此時當別人用負面思維想我時,我才真正的意識到,我一定要修去負面思維,它不是真我,大法弟子是帶能量的,用負面思維想人、想事情,害人害己,負面思維是修煉路上的絆腳石,當它再妄圖控制我時,我要認清它、抓住它、解體它、清除它,讓自己心裏充滿光明和正念。

(三)同修B「激動」的背後,可能她感受到過來自同修內部的傷害。發資料扔,不珍惜大法資源,哪個大法弟子也不願背負這樣的名聲,如果她沒那樣,或者只是在特殊情況下那樣做過,別人來問她,她難以接受,就像這次一樣,跟同修B本沒有關係,再次「被懷疑」,讓同修B「激動」,畢竟同修還是修煉中的人,還有沒修去的人心,不能用神的標準要求同修必須達到多高多高,師父告誡弟子的是嚴格要求自己。

同修B「被傷害」,讓我遇上了,我的問題在哪?

我想到,我也曾私下裏在背後議論過同修,也拐著彎說過同修B的「壞話」,背後議論同修,容易造成同修間的間隔,指責議論更如利劍傷人,從沒想過自己是背後嚼舌頭的人,我真的要從新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怎樣才是達到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的標準。

拋開這件事,我想到同修間相處,要多為對方考慮,一定要善,給別人的是溫暖,而不是中傷,大法弟子身擔重任,在此助師正法的重要時刻,不要在同修內部造成內耗,更不要叫舊勢力間隔同修的陰謀得逞。

(四)同修把三退單傳遞給我時,我沒有當面檢查好,看有沒有啥情況,也沒有記住是誰給的,是自己的失誤導致了給同修們添了麻煩,說明自己還有不負責任的心,敷衍的心等等。

當我找到這些,我心中的不快一掃而光,再也不感覺堵得慌了,都是我的錯,難怪同修B發火呢,是幫我提高的,我的心裏沒有了一丁點的怨,覺的同修B很可愛,她是那樣虔誠的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她努力的想做好,我怎麼可以膽大妄為,敢對師父的弟子去挑毛病呢?想明白了,一切都豁然開朗,我感受到了向內找的玄妙,感恩師父賜予弟子向內找的機緣。當時寫下了這樣一句話:「讓我生命的每一天都是修煉的一天,讓我生命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為他的。」

警醒自己,永永遠遠善待同修和他人,用最最真誠的心去對待他人。

二、和同修D發生爭吵之後向內找

同修C面臨非法庭審,D和家屬協商幫忙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由於律師請的晚,從知道消息要開庭到開庭只有很短的時間,當地是第一次請律師,我們知道庭上可以有同修的自辯及家屬的辯護,由於是D在操持此事,我就和D商量我來寫辯護詞,D說她寫就行了,你可以去幹好多事來配合,比如貼不乾膠,寫真相信,發資料、發正念等,我又去找她看用不用我寫,她正寫著呢,那天晚上我翻來覆去睡不著,想寫一份給D參看又感覺壓力太大就沒寫,D寫好後念給同修及C的家屬聽,大家都不滿意,太長,沒有說服力,C的家屬當即表示他不帶稿念,隨機說就行了。

後來,律師來也沒太支持家屬去說,律師的意思不太看好家屬,說由他辯護就行了。我跟D同修說我替C寫個無罪辯護,D說帶不進去,結果律師在開庭前去了看守所,見了同修,帶了一個D同修替C寫的無罪辯護,然後在庭上C在自己無罪辯護環節,一個字都沒說,放棄了。當地第一次的正義律師的到庭及辯護,震懾了邪惡,但是C沒有替自己做無罪辯護,也是一個遺憾。

在學法小組,我和同修D說起辯護詞的事,激動了,她也激動了,吵了起來,我怨她不讓我寫辯護詞,因為我比她文筆好,然後她說她的理由。

回家後,站在師父的法像前,我已經知道自己錯了。修煉人爭吵肯定是不對的。我感到師父告訴了我答案:整個過程中,我太執著自我了。就像同修D說我的,眼睛就盯著辯護詞,因為我感覺自己能比她寫的好,我還要證實我寫的好。我非得要寫的出發點不是為了營救同修,不是為了救度公檢法人員及所有旁聽的人,我是想證明我自己寫的多麼好,我想證實自我,我想被肯定,我沒有修去的顯示心,總想冒出來,不讓我寫的怨,我卻把執著當成自己。強烈的人心使我在家也寫不下去,其實我可以寫一個拿給同修,同修如果看到我寫的更合適就用我的了,我沒有那樣做,我沒有能突破舊勢力的阻擋,再加上其它的一些因素,結果不太盡人意。

其實,當自己非得想幹甚麼時就已經不對勁了,就應該警醒了,自己當時陷在執著中出不來,老想同修D的不是,老是往前頂,內心已經不平和了,不是修煉人的狀態了。 我忘記了我的一切能力來自於師父,來自於大法,我不可以貪天之功,我如果用師父賜予我的能力來證實自己多麼了不起,那我只能處處碰壁。

找到了人心,我在師父的法像前向師父認錯:「弟子錯了,太自以為是了,太證實自我了,我不能顯示,我一定要處理好和同修的關係,默默的去圓容,放下自我。」「我要聽師父的話,站在師父一邊,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我願每個同修都能成就自己,不妒嫉。」

第二天,在學法點,我找D同修道歉,發自內心的告訴她,是我錯了,我太堅持自我了,間隔消除了。

三、被同修「質疑」後向內找

一個多年來常在一起的同修M修煉中遇到了大的關,在闖關中她感覺很艱難,向我及另外兩個同修求助,希望幫她發正念。我答應了,但答應的不是很乾脆,後來有好幾次M同修問到我,你沒幫我發正念吧,還說誰誰幫她發了,她感覺很起作用。為甚麼我會被質疑呢?我們倆的關係應該是最好的,甚麼原因導致她會質疑我呢?我意識到她是從我的修煉狀態上感覺到的。

向內找自己,在許多事上我的用心程度達不到,這就是我目前的修煉狀態,就像我對待修煉,我想好好修,可給人的感覺是不用心,別人爭分奪秒搶人救人修自己,我表現的很隨意,幹甚麼都沒有一個好的狀態。

比如,和同修一起往自封袋裏裝真相冊子,我比同修慢很多,同修說我怎麼不像幹活的,像比劃著玩的;和同修一起去農村,我走路的速度也比同修慢,同修一會要停下來等等我;家裏沒有多少人,我卻家務活堆著;學法多長時間也學不了一遍;對甚麼都冷漠、麻木,反應遲鈍,打不起精神,沒有精氣神,為甚麼會這樣呢?我很茫然,我也很無奈,我知道這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可是我不知道我的障礙在哪,我該如何改變。

我首先想到的是這裏有舊勢力對我的迫害,而我沒有注意去否定,因為「懶惰」,不愛發正念,滋養了邪魔。

由於在前些年雖沒有被迫害到邪惡的監獄,但處於許多「牢籠」,衝不出來,一直是不好的狀態,自己麻木了。

沒有學好法,最近剛剛發現自己一直帶著強烈的執著學法,想從法中領悟到高層法理的有求之心太強,阻礙了自己真正的得到大法。

把做事當成了修煉,當地同修少,能走出來的同修更少,自己能做一些證實法的事,滋養了幹事心、顯示心,人心更是使舊勢力找到迫害的藉口,我現在明確的認識到,我的修煉跟舊勢力沒有關係,我只歸我師父管,我的不足會在我的實修過程中按照法去歸正,其它生命不配安排和參與。

我也看到了我的行為背後的一顆私心,我只關心我自己,缺少慈悲。

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後,我那天想去跟M同修一起學學法、發發正念,我幹完我的活正要去找她的當口瓢潑大雨傾盆而下,因為想著要去那個私,因為同修需要有人跟她一起學法,我沒有考慮自己的感受,衝進雨中,渾身濕透,卻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大雨彷彿跟我沒關係,我體會到了無私的美妙。

當我裝小冊子慢時,同修提醒我是不是我的思想太龐雜,我發現還真是,我表面在裝冊子,可思想裏啥都想,不閒著,當我抑制那些龐雜的思想,專注於裝冊子,又虛心的看了同修幹活的步驟,我真的快了很多,同修不說我慢了,我發現我真的也可以不慢啊。

在村裏發資料時,配合的同修囑咐我,要快點,別讓別人等咱,我心裏想著要快,然後我真的很快很快,一直是同修在前邊等我變成了我等同修,她吃驚的說,你還是能這麼快呀!我知道這個「快」是師父給的。我現在知道了,只需我做正了,師父甚麼都可以給弟子。

四、同修夢到我們小組同修太偏激之後向內找

有熟識的同修夢到我們小組的同修跪在地上放聲大哭,哭自己太偏激了。驚醒於同修的提醒,意識到自己修煉的路走偏了,就是有點脫離常人社會,哪裏走偏了都不行,修煉沒有捷徑,我卻總想走小路,只有按照師父安排的通天的大路去走,才能跟師父回家。我們幾個人各有各的偏激之處,表現上修煉和生活脫節,不怎麼和常人社會接觸了,讓人不理解,好像是「精進」,但是不被常人社會理解,恰恰是修的不好的表現,讓人不理解大法,給大法抹黑,給講真相造成障礙,同學朋友都沒有往來了,社會上的甚麼事都不知道了,也不修邊幅了,師父沒有讓我們這樣修,我卻總為自己的行為找藉口,脫離常人社會又怎麼能去當主角,師父讓我們當主角,我卻「與世隔絕」。

讓自己回歸到社會中去,同修告訴我不是脫離常人社會,而是超脫出來,今後我真的在這方面要多去彌補。

以前的修煉中習慣於向外看,耽誤了大好的時間,剛剛知道了向內找不是喊口號,可是發現自己積存的問題還很多,得法初期就該面對的、解決的,自己一直藏著,滋養著執著。

不能僅僅停留在找到執著這一步,重要的是一定要修去執著,有同修說我:太慢了!慈悲的師父太著急弟子的狀態,借同修的口在催促弟子:修煉路上要勇猛精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2/向內找不是喊口號-368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