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德惠市曲廣義被非法關押迫害共十年 【明慧網】

吉林德惠市曲廣義被非法關押迫害共十年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鎮今年五十七歲的曲廣義先生,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原來的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低血糖等很多病都不翼而飛,體會到無病一身輕,整天都樂呵呵的。原來家裏的農活都由妻子幹,學大法後幾乎都由曲廣義幹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曲廣義先後五次被非法拘留,兩次被非法勞教共五年,一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與迫害。

四次被非法拘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大房身鎮派出所所長李宏毅和幾個警察把曲廣義騙到派出所,問曲廣義是否還煉,如果煉就拘留,就這樣曲廣義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非法拘留十三天。拘留的名義竟然是擾亂公共秩序,也不知道一個人在家裏是怎樣擾亂公共秩序的!並讓曲廣義保證不去北京,不與別人聯繫。

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由於中共邪黨要開會,曲廣義被大房鎮派出所所長李宏毅和幾個警察騙到派出所,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名義竟然又是擾亂公共秩序!家屬被勒索一千元錢,並強迫曲廣義簽字。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曲廣義被大房鎮派出所所長李宏毅等人騙到派出所,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又一個可笑的擾亂公共秩序的名義。冬天天氣很冷,只有十四歲的兒子騎著摩托車帶著母親去拘留所看望曲廣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曲廣義等八個人去北京證實法,去了天安門廣場,打開橫幅,並理智的離開。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曲廣義在家中被李宏毅幾人強行帶到派出所,李宏毅打了曲廣義幾個嘴巴。曲廣義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絕食反迫害,被幾個警察強制灌食,在這樣身體虛弱的情況下,還被強迫上街掃雪。後來曲廣義灌食就嘔吐,德惠市醫院去拘留所檢查,說有生命危險,由於拘留所怕承擔責任,把曲廣義推到派出所,派出所又把曲廣義推給家屬,這樣曲廣義經過十一天絕食反迫害走出牢籠。從這以後派出所多次去曲廣義家騷擾,他被迫流離失所。

二次被非法勞教迫害共五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曲廣義在長春市寬平大橋附近租住屋被公主嶺河北派出所綁架到公主嶺,被強制坐二十四小時老虎凳,多次上大掛,不給食物和水,持續迫害近三天時間,後被送到公主嶺看守所,曲廣義絕食反迫害,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迫害曲廣義,把他綁架到死人床上,利用犯人折磨他,曲廣義被五、六個犯人捏鼻子,用腳踩手銬灌食鹽水。

曲廣義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非常嚴重,現在身上還有當時留下的疤痕。曲廣義在公主嶺看守所絕食七天。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晚上,曲廣義又被長春市建設街派出所綁架到朝陽區刑警隊,上老虎凳、用電棍電、不允許上廁所,被整整折磨一晚上,第二天他又被送到長春市大廣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這期間曲廣義繼續絕食反迫害,幾次被送到附近醫院檢查。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曲廣義被送到長春市朝陽溝勞教所五大隊迫害。

曲廣義一直絕食反迫害,在那裏他被兩個水管子的深井水澆,澆了半個多小時, 然後開窗戶通風凍,凍得他渾身發抖,當時有一個副隊長虞鐵參與迫害。曲廣義被強迫坐小板凳,在他身體極其虛弱的情況下還被強迫勞動,背土,後來曲廣義找到大隊長, 說自己勞動不了,大隊長就讓曲廣義蹲在太陽底下暴曬。由於曲廣義當時絕食,吃飯時被犯人架到餐廳,犯人還用拳頭猛打他胸口。

二零零二年七月六日 ,曲廣義被長春市綠園區正陽街派出所從勞教所綁架到正陽街派出所迫害,他被上大掛、上綁繩、把頭插進胯下、用電棍電、用塑料袋套頭,被折磨兩天。 二零零二年七月八日,曲廣義又被綁架到長春市第一看守所,他被強迫坐板,後來由於沒有證據,檢察院一個人告訴曲廣義說,只要說沒有意識到犯法就放他回家,曲廣義說自己根本就沒犯法,沒有妥協,由於證據不足,檢察院開了一個證據不足釋放,但曲廣義被派出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九月十五日,曲廣義被非法送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五大隊,長時間的被強迫坐小塑料凳,而且要求坐直,坐不直就遭到犯人毆打,有時還被犯人無故毆打、謾罵。由於長時間坐,屁股尖都坐爛了,化膿,爛出兩個坑,然後又往出長肉,承受著非人的痛苦。二零零四年四月,他又被綁架到三大隊,他不配合邪惡,被用電棍電,由於師父加持、自己正念強,電棍根本不起作用。二零零四年六月,曲廣義又被綁架到六大隊,由於他不配合,不參加勞動,曲廣義被要求到醫院檢查,被要求吃藥並簽字,被曲廣義拒絕。他絕食反迫害,被強迫灌食,現在的牙還鬆動。

二零零五年三月,朝陽溝各個大隊被非法關押迫害的大法弟子絕食反迫害。曲廣義又被非法送到長春葦子溝勞教所二大隊,他不參加勞動,不穿區別服,絕食反迫害,大隊長和所長王宏偉分別找曲廣義談話,曲廣義沒妥協。一天半夜曲廣義被帶到管教室,當警察要用電棍電曲廣義時,曲廣義跑出管教室,並高喊「法輪大法好」抵制了邪惡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三日曲廣義從勞教所回家。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四日,曲廣義被德惠國保大隊綁架到一個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的賓館,非法拘留十五天,後被送到九台勞教所二大隊,冬天挑瓜子,夏天做空心磚, 強迫坐光板,利用犯人打罵他,坐了一個多月,強迫他超勞動體力幹活,還不讓他睡覺。曲廣義被折磨得脫相,獄方不予治療,曲廣義被迫害得身體十分虛弱,患有腎結石、皮膚病等病症,但仍被惡警和包夾的犯人強迫勞動和寫所謂的「五書」,手段十分卑鄙和邪惡。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回家。

一次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三日,曲廣義被長春市二道分局綁架,他的妹夫和妻子也被綁架,妹夫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妻子被綁架到長春第三看守所。非法搶走電腦、手機、別人寄存的切刀和存摺等物品,存摺後來歸還。曲廣義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八日,曲廣義被非法送到吉林監獄,王元春長時間強迫他坐板體罰虐待,從早晨五點起床坐到晚上九點。還不讓購物,幾個月不讓買手紙等生活用品,長期製造恐怖氣氛。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又利用劉偉明等邪悟的人對曲廣義進行所謂的轉化,散布他們邪惡的四十二條,被曲廣義正念抵制。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回家。回家時王元春又通知德惠六一零來綁架曲廣義,當時德惠六一零、大房身派出所、司法所,來到吉林監獄要綁架曲廣義,被曲廣義正念抵制。

第五次被非法拘留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曲廣義從長春火車站下車時,被長春鐵路派出所、站北派出所和瀋陽鐵路局駐長春辦事處聯合綁架,搶走電子書和MP3,在沒有任何理由的情況下,被送到葦子溝非法拘留十五天。

這些是曲廣義這些年遭到中共邪黨的非法折磨與迫害,這只是這些年來法輪功學員遭到迫害的冰山一角。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含冤離世、家破人亡。很多法輪功學員都遭到經濟、肉體、精神上的非法折磨與迫害,甚至活體摘取器官。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2/吉林德惠市曲廣義被非法關押迫害共十年-3686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