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77歲勞模曹紅如面臨非法審判(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上海報導)上海市長寧區法輪大法學員曹紅如先生,現年77歲。因給鄰居發真相台曆,2017年12月4日被長寧分局國保綁架,被關進長寧區看守所。在看守所曹紅如絕食抗議,警察對他採取野蠻灌食,使他在精神和肉體上遭受到極大的傷害。12月25日曹紅如被取保候審。2018年3月5日案卷被移送到長寧區檢察院,4月20日被移送到上海市奉賢區法院。

一、連續五年勞模 平凡中的不平凡

學生時代的曹紅如,成績優異,畢業時被上海紡織軸承廠總工程師看中,點名將他要去。進廠後,曹紅如工作認真踏實,勤於思考,為廠裏搞了許多發明創造和技術革新。其中他創造發明的「VA型接地電阻測試儀」,曾獲得全國「星火杯」創造發明競賽三等獎。他歷年的技術革新成果,至今還在全國紡織機械廠廣泛應用。由於他每年都有技術創新成果,從1980年至1984年,曹紅如連續五年被評為上海市紡織局勞動模範。

他工作特別勤奮,把工廠當成了自己的家,除了吃飯、睡覺,他把一切時間都用在了工作上。有時為了廠裏急需項目的上馬,曹紅如每天睡眠很少,幾次昏倒在工作場所。

文革後,經過層層選拔,專家評審,曹紅如第一批被國務院授予「中華人民共和國工程師」證書,這在當時上海整個紡織局都可謂是鳳毛麟角。由於貢獻突出,曹紅如曾應邀參加「上海市科技人員為四化立功表彰大會」,並受到嘉獎。

二、工作積勞成疾 修法輪大法身心受益

1989年「六四」後,各國政府對中國實行經濟制裁,曹紅如被上海紡織局派往南美洲開廠,一行三人,他負責技術工作。1990年9月,他們先到美國聯繫客戶。最後選中在哥斯達黎加經濟開發區開廠,用中國的布匹製成成衣,向美國銷售。

曹紅如在美國國會山莊留影'
1990年曹紅如在美國國會山莊留影

在哥斯達黎加開廠期間,日以繼夜的工作,使曹紅如健康每況愈下,多種疾病纏身,只好申請回國治病。回國後四處投醫,也沒有能治好他的病。

1995年11月曹紅如開始修煉法輪功,困擾他十幾年的各種疾病:如嚴重的胃潰瘍;腰部骨質增生;復發性口腔潰瘍;長期失眠症;風濕病等,在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天後,不知不覺中全部消失。過去走路兩腿像灌了鉛似的沉重吃力,現在走路輕鬆有力,踏自行車像後邊有人推一樣,真正感受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平時他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標準做人做事。那時他在涉外辦公樓負責工程管理工作,外包工程他拒收承包單位一分一釐的好處。有時實在拒絕不了的禮物,他就交給總經理處理。他的為人得到單位和社會的一致好評。從1996年至1999年7月20日以前,他和他的家庭分別獲得上海市五好市民、區五好家庭等榮譽稱號。長寧區電視台來採訪過他,他的事蹟在電視上播放,廣為流傳。

三、血雨腥風 慘遭迫害

1999年7月20號,中共邪黨江氏流氓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這個善良的群體鋪天蓋地的瘋狂打壓迫害。

1、信訪辦上訪 被非法圍攻

1999年7月21號,曹紅如為了給法輪功討個公道;為了還師父清白;為了公民的信仰自由;為了有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他到市政府信訪辦上訪,要求給一個答覆。大約在下午四時許,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廣場上遭到大批警察和便衣的圍攻和驅逐。曹紅如被警察抓入警車押送回家。到了家裏,他們叫來里委、街道、單位領導、他女婿和懷孕的女兒,威逼他簽字畫押放棄修煉法輪功,不然,就要把他抓起來。他們圍攻、恐嚇一直延續到深夜十二點多鐘。單位領導和女婿為了他的安全,給他下跪。他強忍著淚水,心一橫:我不能背叛對真、善、忍的信仰,我不能背叛給我第二次生命的師父。於是他伸出雙手扶起領導和女婿,理直氣壯地對警察說:「不要干擾我的家人(當時女兒有4、5個月的身孕也一直站在那裏),讓他們得不到休息。」半夜一點左右警察終於散去。

2、天安門廣場打橫幅 被非法拘留1個月

1999年8月初,曹紅如隻身一人去北京上訪,在火車上遇到兩位青年同修。在天安門廣場他們三人共同打出橫幅「法輪大法好!」表達出他們共同的心聲。不一會兒,他們遭到抓捕。在警車上他們遭到兩個彪形大漢的毆打,開始他們先打兩位青年同修,曹紅如看著心痛,大聲地對打手們說:「不要打他們!要打,你們打我!」打手們看了一下說:「老不死的!打你就打你!」拳打腳踢沒幾下,就停住了。打手們在他身上摸了摸,好像他身上、臉上長刺一般。曹紅如看得出他們自己手腳在疼痛,於是再也不打了。曹紅如他們先被非法押送到北京市郊的一個拘留所。沒過幾天,他們又被押送到集中關押上海法輪功學員的一個地下室。最後,曹紅如被上海市所在轄區片警押送回上海。

曹紅如先被非法押送到所在轄區派出所,所長逼曹紅如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才能放他,他就是不寫。到半夜12點,曹紅如被非法押送到長寧區拘留所。曹紅如不配合他們,拘留所警察就把他吊銬在一間黑屋子裏,雙腳用連環銬連在牆上,雙手臂分開吊銬在牆上。時間一長,疼痛難忍。從夜裏1點一直吊銬到第二天下午3、4點鐘,才把他放下。一個月後被釋放。

3、堅持信仰 長期被迫害

2000年10月17日,曹紅如因發放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資料,被閔行區「610」人員非法抓捕,被非法關進閔行區拘留所。

他們採用車輪戰術,不讓睡覺,輪番調換人員逼曹紅如說出真相資料來源。長時間站立,腿受不了,稍有不穩,便遭到拳打腳踢。曹紅如在閔行區拘留所關押一個月後,直接被他們用警車押往上海市精神病總院進行迫害。

在這裏,他們每天逼迫曹紅如吞服傷害中樞神經的藥物,如果不服藥,他們就指使一些精神病壯漢將他手腳綁起來,打上一針,讓他軟綿綿地躺上一天。曹紅如想儘快離開這裏。一天,他妻子來看望他,他對妻子說:「等將來他們放我出去,我已變成一個癡痴呆呆的廢人,你會有幸福嗎?看在我倆幾十年夫妻份上,你到院長室簽字讓他們放我出去。」曹紅如妻子流著淚到院長室要求放他回家。結果院長室人員回答:「沒有公安部門簽字永遠也不可能放你丈夫回家。」精神病院一位女主任醫師在病歷卡上寫下:此人不可能放棄修煉法輪功。她明知道曹紅如是正常人,但還是給他服那些藥。

曹紅如的姐姐知道了,她來到院長室跟院長說:「我弟弟是正常人被你們抓進來,如果你們將他折磨成廢人或者精神失常,我死也不會放過你們。我三個兒子都在外國人辦的公司工作,如果我弟弟遭遇不測,我會叫他們將你們幹的醜事曝光到全世界。」在他姐姐多次交涉下,他們給曹紅如服用的藥,藥量明顯減少。他姐姐又在裏委、街道、派出所、「610」的聯席會議上,公開揭露「610」把曹紅如關進精神病院的真相,並叫曹紅如妻子當面說出「610」人員如何恐嚇、利誘、威逼她簽字的經過。這讓「610」人員丟了醜,他們懷恨在心,企圖設計陷害曹紅如姐姐。他們派人到曹紅如姐姐原來工作過的單位及住地裏委調查,叫她單位、裏委提供她存在的問題,便於他們羅列罪狀,結果單位、裏委一致對她進行了好評。他們只好不了了之 。

他們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一次,醫生給曹紅如檢查身體,強迫他吞下白色糊狀物,服下後不久,他就感到渾身難過,躺在床上不能起來。他叫醫生,周圍沒人,連精神病人都走光了。下午他姐姐突然來看他,看見他昏睡在床上,一摸他頭,前額滾燙。她叫來護士給他量體溫,一量40多度。她聽曹紅如講了事情經過,立即感到事情不妙。她馬上跑到院長室找到院長說:「你們要害死我弟弟,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趕快把我弟弟搶救過來我們大家才可能相安無事。」他們立即派了幾位醫生進行搶救,在曹紅如頭部、胸部放了冰袋進行降溫,同時進行吊針,一直搶救到第二天凌晨,曹紅如才脫離危險。在他姐姐的營救下,曹紅如於2001年4月被釋放回家。

2001年曹紅如被兩次非法押送市洗腦班進行洗腦,每天逼迫他看誣蔑法輪功的電視,然後強迫按他們的要求寫觀感和認識。曹紅如堅決不寫,他們就每天罰他對著牆壁站立,不許走動,到半夜十二點才允許睡覺。還經常被叫到隊長辦公室訓話,頭部、胸部常常遭到他們的擊打,受盡折磨和凌辱。

2004年曹紅如因發送真相資料,被長寧區「610」王玨等人非法抄家,抄走了製作真相資料的設備和法輪大法書籍。曹紅如被非法判刑三年,關進提籃橋監獄。在獄中,他們企圖通過強制體罰逼迫曹紅如違心寫認罪書,曹紅如絕食抗議。獄警強制插管灌食。有時故意灌很多,脹得他肚子非常難受;有時又故意灌很少,讓他餓得不行;有時他們野蠻插管,弄得曹紅如口吐鮮血。這樣持續了三個月的時間,一次曹紅如被大隊長(馬達)叫到辦公室訓話,那個大隊長問他:「有甚麼要求能夠不絕食?」曹紅如說:「不允許用強制辦法逼我寫甚麼認罪書,不允許迫害你管轄範圍內的大法弟子。」他一口答應,曹紅如也停止了絕食。2007年曹紅如被釋放,釋放時他們叫他在釋放書上簽字,他堅決拒絕簽字。

2010年3月27日,曹紅如因發放真相光盤,被長寧區「610」王玨等人抄家。他們非常囂張,明目張膽的在曹紅如家裏對他用刑,當時就使曹紅如的一條腿遭受重創,一個月以後才稍許好轉。這次曹紅如被非法判刑4年,再次被關進提籃橋監獄。

在這座暗無天日的人間地獄,曹紅如遭受到了慘烈的摧殘。獄警陸某叫他寫認罪書,曹紅如說:「法輪功弟子無罪,有罪的是江澤民一夥。」在「610」指使下,他們將曹紅如關進「嚴管區」的一個監室,室內還關著一個隨時可能對人動武的重型精神病犯人。在那裏,曹紅如每天只有三杯水用於洗漱,另加少量飲用水。別的嚴管犯有的自由,如:可買有限日用品和食品;晚上分批出監室洗臉、洗衣服等,對曹紅如全部取消。每天罰他坐在一只有突出洞眼的小線盤上,如果他坐不住了,立起來一會兒, 馬上就會遭到負責巡邏的看管犯(大多數是重刑犯)的拳打腳踢。曹紅如每天要在那個小線盤上坐十幾個小時,臀部長出膿瘡,疼痛難忍,苦不堪言。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十多點鐘,該睡覺了。獄警要求曹紅如的頭必須睡在探頭能夠看得見的鐵門邊上。每隔1刻鐘就有看管犯用腳往他頭上踢一下,就是不讓他睡著。個別有良心的看管犯,有時輕聲地對他說:「你這麼大歲數了,我們看到你被折磨成這個樣子,心裏也可憐你,但是我們不踢你又不行,監控探頭對著你,我們不踢你,自己就要倒楣,我們每隔1刻鐘還要寫下你的情況記錄。」獄警陸某為了搶功,經常買生煎給看管犯吃,叫他們對曹紅如要特別用心,目的就是要他轉化。那個與曹紅如關在一起的精神病犯人,一開始也欺負他,後來看他被折磨得太可憐,有時也將有限的食品偷偷的給他吃一些。看曹紅如冬天坐那凍得可憐,偷偷的將自己一條保存在那的棉褲給他穿上。在「嚴管區」,不讓曹紅如洗澡,身上發臭。不讓他理髮,頭髮和鬍子都長得很長。三個月的摧殘,讓曹紅如站立不穩,手臂發顫。監獄醫院檢查結果鑑定為:腔隙性腦梗塞、高血壓3級(極高危)、右上肢振顫等疾病。他們怕曹紅如死在監獄裏,才把家屬叫來,催促家屬將曹紅如保外就醫。 2014年3月26日,曹紅如結束了4年的冤獄,回到家中。

2017年12月4日,曹紅如被長寧分局國保綁架,關進長寧區看守所。12月25日曹紅如被取保候審。2018年4月20日案卷被移送到上海市奉賢區法院,古稀老人曹紅如而今又面臨非法審判。

在長寧看守所,曹紅如絕食抗議,警察採用特別殘酷的灌食手段,直接導致他頭頸僵硬,頭痛頭脹。每天要長時間躺在床上,才能得到些許緩解。

2018年5月31日開始,他嘔吐伴著腹瀉,4天沒辦法進食,喝水都吐,大小便失禁,每天要墊尿不濕,體重從73公斤降到66公斤。6月5日,經醫院 CT檢查診斷為「雙側基底節區腔隙灶伴腦萎縮、大腦鐮鈣化」;4項血液檢查報告鑑定為腎功能不全。現在走路困難,外出不認得回家,頭痛頭脹,每天躺在床上。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知道。現在有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書籍已被譯成40種語言。僅台灣一地從1999年7月20日以前的上百人修煉,現在猛增到幾十萬人修煉,修煉人群遍及台灣社會各個階層。法輪大法獲得世界各國嘉獎、支持議案和信函三千多項,其中也包括1999年7月20日以前國內的各項嘉獎。正如1989年人大離休幹部對全國法輪功修煉者進行調研中,得出的結論那樣:「法輪功修煉對國家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一位律師說:「法輪功所倡導的真善忍決定了法輪功群體是一個和平的群體,不應該被作為犯罪,相反,他們的存在,對個人、對家庭乃至對社會都會起到穩定器和減壓閥的作用,請你院慎重考慮,在全世界都允許法輪功合法存在的背景下,依據法律和事實做出正確的選擇!如果明知違法仍然一意孤行,我相信錯案責任追究制終有一天也會長出牙齒。」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天理。神目如電,注視著每個人的行為。法律必將回歸正義!希望所有參與迫害者,能明辨是非,理智做出正確的抉擇!立即無條件釋放法輪功學員曹紅如。

相關責任人:
新華路派出所
地址:法華鎮路475號
聯繫電話:23030008,23020013
治安聯繫電話:23030010
所長談欣(警號024506)
教導員沈佩瑛(警號024453)
所領導手機:15601991082
承辦警察:
錢衝
卓筠 13061996462
沈悅
邵瑋
副所長:徐軼(警號025601)、張明琪(警號024775)

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
地址:威寧路201號
郵編:200336
電話:02162906290
電話:02123039000
副局長趙立儉

上海市公安局長寧分局法制辦公室
地址:威寧路201號
郵編:200336
電話:02162294819
電話:02162906290*39253
法制辦公室主任

上海市長寧區檢察院
地址:安順路160號
郵編200051
電話:02162081100、02162521100
承辦檢察官:史曉俊

上海市奉賢區法院
地址:奉賢區南橋鎮解放東路199號
郵編 :201400
總機 :02137190666
傳真 :02157426694
承辦法官陳士龍(刑庭庭長) 電話:37190666轉26051
書記員:盛晨 電話:37190666轉26013,手機 18001682371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12/上海77歲勞模曹紅如面臨非法審判(圖)-3687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