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加利亞海員走上修煉法輪大法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名海員,來自保加利亞,大約兩年前,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在我遇到大法之前,我的脖子和背部都有問題。多年前,我的後背開始疼痛,然後慢慢擴展到我的脖子,並演變成嚴重的頭痛。 我不得不經常服用止痛藥。我嘗試了許多治療方法,包括在我的頸椎中注入臭氧,但沒有多大幫助。 醫生告訴我,我的這個問題不能完全治好,會影響到我的下半輩子。我的視力也有小問題,開車時需戴眼鏡。但是,所有這些問題在我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後都消失了。

一、多年尋覓 緣歸大法

在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一直在尋找生命的意義,經常問自己我來在這個世上為了甚麼。在尋求的過程中,我讀了各種書籍,其中包括佛教方面的書籍。但我覺的應該還有更多的東西,我就繼續再尋找。

多年來,我有一種感覺:我必須開始做些甚麼以提高自己。其實那時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也不知道甚麼是修煉。

我哥哥和我有同樣的感覺。有一天,我們決定做點甚麼。我們認為瑜珈可以幫助我們提升自己,我們就開始上瑜珈課程。就在那時,我哥哥告訴我,他在電視上觀看了一個節目,介紹中國古代修煉方法──法輪大法。他說這種功法很好,我們應該更多地了解它。

幾天後,我哥哥遇到了一位老朋友,他告訴我哥哥他正在修煉法輪大法,並且參加在當地公園的集體煉功。我和哥哥決定練瑜珈的同時一起煉大法。

當我第一次讀《轉法輪》時,我覺的這就是我要尋找的東西。幾個月後,我和哥哥停止練瑜珈,專心修煉法輪大法。

二、執著心之戰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次意外事故,這件事幫助我認清了自己對「失與得」的執著。

那是二零一六年的冬天,我正在出海。一天早上,當我打開電子郵件時,我看到我太太的郵件說:「我們的公寓被淹了。儘快給我打電話。」我馬上給妻子打過去電話,想問她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同時,我清楚的認識到這是我的一次考驗。在晚上,我終於和太太通上了電話,得知我們家樓上的公寓裏水管爆了,很多水流到了我家。因為我家剛剛做完一次大的裝修,所以我聽到這個事後非常沮喪。

第二天早上當我學習《轉法輪》時,這些話出現在我腦海中:「在個人的利益上,在人與人之間的矛盾當中,能不能把這些問題看淡看輕,這是關鍵問題。」[1]

然後,我向內找,看到了我的一些不好的想法,諸如:我不應該遭受這個魔難,這發生在我身上是不公平的;這不是我的錯,我必須從我的鄰居那裏索求賠償,他們的水管出事造成我家被淹;我也擔心修理費用會非常昂貴等等。

此外,在接下來的幾天,當我與我太太和我的父母通話時,他們堅持要我去討公道,跟鄰居爭取賠償。我知道作為一名修煉人,無論如何我不能以這種方式處理。

師父說:「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樣去爭去鬥,你心裏頭還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動了氣嗎?你就沒做到忍。我們講真、善、忍,你的善就更無從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樣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氣,別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頭來。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氣,你心裏頭還得謝謝他,真得謝謝他。」[1]所以我抑制了我所有的不好的想法和懷疑,決定真心接受這一損失。我讓太太去看看樓上的鄰居是否需要幫助,因為他們的公寓也被淹了。從那一刻起,我感覺自己心中的一塊石頭落地了。

後來發現,公寓被淹的情況並沒有我最初想像的那麼嚴重,我們很快修復了一切。

三、講真相的經歷

對第一次參加講真相活動時的情景,我現在還記憶猶新,那是在我開始修煉後六個月。

那天,一位同修告訴我將在布爾加斯市有講真相的活動,該活動離我家約一百三十公里。他告訴我他會去,並邀請我加入。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然後,魔難就開始了。

首先,當我告訴太太我計劃去參加這個大法活動時,她生氣了,因為在活動前一天晚上,我們被邀請參加我們婚禮伴娘的生日派對。我太太擔心我會因為活動不想參加聚會,因為我必須在第二天早上很早起床,那樣晚上要早睡。我試圖說服她,大法活動不會影響我參加生日派對,但沒用。在聚會期間,我太太和其他朋友要求我喝一杯酒,這樣會更享受派對。那個時候我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喝酒了。我很堅定,抵制了誘惑。派對到清晨才結束,我幾乎沒有時間睡覺。但我清楚的認識到,這是對我和我的決心的考驗,我非常渴望通過這個考驗。這就是為甚麼我告訴自己,在任何情況下我都要去參加這次活動。

在第二天,哥哥,我和前面提到的同修一起去了布爾加斯。當我們到達那裏時,當地的協調同修非常高興見到我們,因為最初計劃來參加這次活動的同修遇到了一些困難而無法前來。所以我們的到來幫了大忙。她相信是師父安排我們去幫助她的。我悟到我們必須相互配合,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很好地做好我們要做的事。

在講真相過程中,我的正念很強。我記的有一位老太太路過,我開始和她談論法輪大法在中國的迫害。她等我說完後,然後用俄語告訴我:「我來自俄羅斯,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但我感到你是一個好人,使我想知道你在說甚麼。」然後,我給了她一些俄語材料。這件事給了我更多的勇氣,也在告訴我,當我有正念時,甚麼都不能阻止我。

我想分享一下另外一個講真相活動。

二零一七年七月,卡瓦爾納市的一名老弟子想要組織「七﹒二零」的講真相活動。卡瓦爾納距離我居住的瓦爾納市六十公里。因為當地只有他一個學員,他需要一些幫助。我們這的同修,包括我自己,決定幫助他。但離活動還有兩週時,我開始有一些病業干擾。咳嗽很多,並不停的吐痰,喉嚨也疼。第二天,症狀更嚴重。我想讓自己冷靜下來,不斷提醒自己,這是舊勢力的干擾,我必須用正念破除他們的安排。

在接下來的幾天裏,我在全球發正念時更認真,學法更精進。師父說:「其實,如果你們念很正,走在街上、生活在你的城市裏,周圍一切的環境都會被清理。你的存在就是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但是,作為你個人修煉還會碰到魔難,儘管你有那麼大的本事,是因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修煉中要走的路;同時在證實法中舊勢力也給你們設了許許多多的干擾,這種干擾一般情況下正念不足是很難清理掉的。」[2]

離活動只有三天了,我還是感覺不舒服,但我決定參加公園裏的集體煉功。 在煉功過程中,我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熱。煉功後我的咳嗽和吐痰幾乎沒有了,喉嚨疼幾乎消失了。這增強了我的決心,我對自己說,甚麼也不能阻止我去參加卡瓦爾納的活動。

在活動當天,我感覺好多了,一切都很順利,我和同修們向許多人講了真相。

以上交流如有不當之處,請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