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錦州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遼寧省錦州監獄是遼寧省最大的監獄之一,隸屬遼寧省司法廳監獄管理局。錦州監獄非法關押刑期在十年以上的法輪功學員。

中共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錦州監獄不法人員跟隨中共賣力迫害法輪功,迫害法輪功的各項惡行走在全省乃至全國監獄系統的前列,多次受到部、廳、局及地方政府的所謂「表彰獎勵」。二零零八年錦州監獄被中共司法部樹為所謂的「部級現代化文明監獄」。殊不知這項所謂的殊榮是建立在對法輪功學員泯滅人性的殘酷迫害基礎之上的。

到目前為止,至少已有張立田、崔志林、辛敏鐸等法輪功學員被錦州監獄用各種酷刑迫害致死。數十人被各種酷刑折磨,致傷、致殘。參與迫害的獄警就有近百人,而且迫害還在繼續,那裏至今仍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遭受著殘忍的迫害。

僅以兩名法輪功學員在錦州監獄的遭遇為證。

一、遼寧省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張承傑在錦州監獄所遭受的殘酷迫害

今年五十二歲的張承傑原是葫蘆島市造船廠的一名優秀工人,在三個兄弟中最小,他為人善良,性格開朗豁達,是個出名的孝子,有著幸福美滿的家庭,妻子賢惠,女兒聰明可愛。

張承傑九六年喜聞法輪大法後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返本歸真,他處處按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身體健康,寬容大度,樂於助人,生命更加充滿了活力。知子莫若母,用他已九十一歲老母親的話說:「我老兒子的錢就是別人的錢」。那段時間他婚姻幸福,家庭和睦、沐浴在得法後身心健康的快樂幸福中。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全國性的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在這場傾全國的財力、物力、人力持續十八年的血腥迫害中,張承傑受到嚴重迫害,多次身陷囹圄,累計共達十二年之多,在外面的自由時間只有五年。張承傑在被非法關押迫害期間受到精神摧殘和酷刑折磨,度日如年、生不如死。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張承傑被綁架劫持到葫蘆島看守所, 在葫蘆島看守所,180多斤的張承傑被折磨得體重驟減到130多斤,並於二零一三年七月被非法冤判十二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一三年八月張承傑被劫持到錦州監獄,在第十一監區,獄政處以張承傑不轉化為由,對張承傑進行「嚴管」迫害,用坐老虎凳、不讓睡覺等手段摧殘張承傑。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大約十五點左右,錦州監獄主管嚴管隊的獄政科副科長楊金豐在嚴管隊辦公室對張承傑頭部拳打腳踢,致使張承傑頭暈目眩、牙齒鬆動,半年後牙齒開始脫落。當時,科員馮小在場,馮小沒有動手。楊金豐打完張承傑後又對其上刑,上刑名稱曰「抱凳」,就是把張承傑戴上手銬、腳鐐、環抱「凳」狀物體坐在地上,其中兩臂穿過「凳」上的兩個鐵環,使人與凳不能分離。張承傑被連續「抱凳」七十二小時。身體疲憊,出現心悸、幻覺,此後一段時間心跳時快時慢。停止「抱凳」後,楊金豐又強迫張承傑坐在大約直徑十八釐米左右的硬木樁子上,名曰「坐凳」。從早上5點30分坐到晚上20點30分。連續二十多天,致使張承傑腰肌勞損,雙腳浮腫,時常眼前發黑,曾經栽倒地上;臀部掉皮出血,有時形成的血痂和褲子粘在一起,稍動則將血痂扯掉,痛苦不堪,「抱凳」和「坐凳」過程中有十幾人在場,證據確鑿。

楊金豐現任錦州監獄第五監區教導員監管教副監區長;馮小現任第二十監區管教副監區長。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錦州監獄在監獄教育科,對堅修法輪大法的大法弟子又進行新一輪的強制轉化,手段陰狠,人稱「熬鷹」,方法是先把人固定在鐵椅子上,雙手被用鐵卡子固定在扶手上,雙腳被鐵環固定在鐵椅子腿上,前面一米處擺放一台電視,連續播放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強迫觀看,不許閉眼睛,一閉眼就有人捅他,看得很緊,甚至連眨眼睛都不行,每班由兩個警察和兩個犯人施刑,警察和犯人輪班更換,嚴密看管被迫害的法輪大法弟子,連續晝夜不許睡覺,直到精神恍惚,意志崩潰。張承傑在這一輪的強制轉化中是第二個受此刑罰的。連續5天5夜,張承傑極度痛苦,生不如死,在這種情況下,對警察說出一旦給他5秒鐘的機會就會去尋死的話,監獄警察見他真會做出來,也有點懼怕,就停止對張承傑的迫害,最後不了了之。

張承傑現在仍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監獄第十一監區承受著痛苦的煎熬。

在張承傑被迫害的這十幾年間,張承傑的家人也同張承傑一道經受著精神和身體上的沉重打擊,失去了自由平和的家庭生活環境。張承傑在家時多病的父母、妻女、兄長跟著他擔驚受怕,張承傑在監獄裏時家人擔心他遭罪。在他第一次被非法判刑時,多病的父親因承受不了打擊而離世,女兒剛上小學他無法撫養教育,葫蘆島造船廠又無理將張承傑開除廠籍,到現在扣發張承傑將近十六年工資四十多萬元。在這十幾年裏,張承傑自己遭受著無數的折磨迫害,加上不能孝敬父母,盡不了為夫的責任,無法撫養愛女,使他在無可奈何中痛苦的承受著苦難的煎熬。

張承傑及其家人所承受的所有這一切迫害,都只是源於中共江澤民那個跳梁小丑對「真、善、忍」的妒嫉和對善良人難以容忍的狹窄心胸,加之手裏掌握了政權,和信奉「假、惡、鬥」的共產邪黨一拍即合,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殘酷迫害。

附:張承傑歷次被迫害簡述:

1、二零零零年九月張承傑被綁架拘留十五天;

2、二零零零年底,只因進京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張承傑又被拘留一個多月,並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五日被判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葫蘆島教養院;

3、在葫蘆島教養院被非法關押迫害其間,教養院警察用高音喇叭折磨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制止不聽,開始絕食反迫害,張承傑等幾名法輪功學員因此被移送看守所;

4、二零零二年十月張承傑被非法判刑五年,劫持到瀋陽大北第三監獄四監區;

在四監區為強迫法輪大法弟子轉化、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隊長指使犯人毆打張承傑,張承傑制止他們,他們不聽,無奈張承傑拿起附近的一個啤酒瓶子摔碎,撿起一個瓶碴抹脖子以制止迫害,他們不但沒收斂,反而把張承傑送進了嚴管隊,強迫整天坐窄條板凳,臀部坐得疼痛難忍,在嚴管隊整整被折磨半年後,被送到二監區,直到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刑滿回家。

5、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五日,張承傑再次被綁架,並於二零一三年七月被非法冤判十二年。

目前,張承傑仍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監獄第十一監區承受痛苦的煎熬。

二、法輪功學員張立田被錦州監獄迫害致死經過

1、法輪功學員張立田被錦州監獄迫害致死事件還原

'張立田'
張立田

遼寧省朝陽市年僅三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張立田,被非法囚禁在錦州監獄才一個多月,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被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副監區長張寶志指使兩名犯人毒打致死。下面是知情人士講述的當時情況。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據知情人士證實,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號上午九點,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副監區長張寶志將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張立田叫到二樓犯人休息的一間小屋裏,又叫來犯人李勇和劉裴岩,對二人授意後,接著四個人一起動手,對張立田進行毒打,毒打了三、四次。

當天中午吃飯的時候,被關押在二十監區的其他刑事犯人沒有看到張立田下來吃飯,他們感到很奇怪,以為張被關進小號了。打手劉裴岩出來後還向大家炫耀:「法輪功(指張立田)被我打服了!」

當天下午二點多鐘,張立田最後一次被毒打後,偎在牆角一動不動了。惡警程軍、張寶志又指使李勇、劉裴岩「看著」張立田,他們還談笑說:「法輪功(指張立田)咋的了?耍賴不起來啦?」 他們兩個上前一拽,發現人已經死了,雙眼圓睜,張立田死不瞑目。

下午三點時,有人看見張立田被李敬剛等犯人從二樓抬了下來,用送飯的小推車推向犯人醫院,醫生看到後說:「人都死了,還推來幹甚麼?」

當時二十監區一百六十三名被關押人員都知道張立田是被活活打死的,但是監獄方面卻竭力掩蓋事實真相,謊稱張立田是心臟病突發致死。

張立田死後的第三天,錦州市城郊地區檢察院進入錦州監獄調查。程軍、張寶志對已安排好的犯人說:「檢察院來調查了,你們知道怎麼說不?會說不?」犯人們為了討好他倆,回答說:「會說」,結果檢察院調查時他們都說張是病死的,其他犯人都在背後罵作假證的犯人。

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是該監區的經濟承包人,他唯利是圖,經常勒索犯人,平日裏對犯人特別尖刻,沒有人性,經常迫使犯人加班加點幹活,即使通宵達旦地幹活,也不給飯吃,把犯人餓的都受不了、直罵。法輪功學員張立田認為自己沒有罪,抵制奴役勞動,程軍、張寶志二人氣急敗壞,經常體罰張立田,最後他們下毒手,活活將張立田打死。

張立田被毒打死亡後,錦州監獄當時的監獄長辛庭權將程軍叫去說:「自己大隊出的事自己處理好。」

十一月二十四日張立田家屬去火葬場見張立田的屍體時,錦州監獄一陪同的獄警對火葬場的工作人員說:「家屬見完就火化吧。」 對方說:「得家屬簽字。」十二月五日,錦州市檢察院讓家屬去監獄要死亡證明,張寶志不給。

2、張立田被毒打迫害致死佐證──一封從錦州監獄二十監區被送出的控告信

法輪功學員張立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被遼寧省錦州監獄迫害致死後,遼寧省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的多名在押人員,通過渠道送出一封控告書,揭露法輪功學員張立田是被二十監區惡警、惡犯活活打死的,惡徒手段十分殘酷。

以下是遼寧省錦州監獄二十監區在押人員的控告書:

被控告人: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副監區長張寶志、在押犯人李勇、劉裴岩

控告人:錦州監獄二十監區在押人員

請求事項:

1、立即追究打死法輪功學員張立田的兇手程軍、張寶志、劉裴岩和李勇的刑事責任;
2、立即停止對我們的任意毆打、謾罵;
3、立即停止逼迫我們做超負荷的奴役勞動,每天按時收工;
4、立即停止讓我們吃發霉變質的食品,以保證我們的身體健康;

案由:

我們是遼寧省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的勞改人員。這封信是代表我們監區所有在押人員的心聲:救救我們!錦州監獄一直聲稱是現代化的文明監獄,但是發生在我們周圍的暴行卻跟法西斯集中營沒甚麼兩樣,這裏的管理十分混亂,獄警非常狠毒、殘暴。二零零八年已經死了三個犯人了,兩人是被其他犯人打死的,另一個是被逼服毒自殺的。

我們都是勞動改造的犯人,但是我們罪不至死,我們雖然犯罪被關押,但是我們有活著的權利,我們都不想成為下一個被打死的人,所以我們必須向有關部門反映一下我們這裏的真實情況。

錦州監獄二十監區裏面太黑暗了,因監區長程軍是經濟承包人,他經常逼迫我們加班加點幹活,其實都是為了他自己的利益,別的監區下午四點半就收工,我們經常加班到晚上九點多甚至通宵,還不給我們一口飯吃,下午的飯也天天是玉米麵發糕,而且是發霉面做的。晚上幹完活我們餓的發暈,第二天接著幹。我們不是機器,就是機器也得加點油啊!稍微放鬆一點,就會招來副監區長張寶志的拳打腳踢,尤其外地的、刑期長的、家裏沒人管的、沒錢的、沒關係的,就更慘了。張寶志打人的手段相當殘忍,他手下還有兩個打手,就是李勇和劉裴岩,他們經常是在張寶志動手後再動手,出手跟張寶志等一樣狠毒。前幾天被打死的張立田就是這種情況,張寶志為人尖酸刻薄,人緣極差,好不容易請客送禮爬到二監區監區長位置,後因幾次受賄被貶到二十監區當副監區長,他有台上班開的破夏利車,經常逼迫我們擦洗。

下面簡單說一下前幾天被張寶志及其打手打死的張立田的情況。

張立田是因為煉法輪功進來的。他進來後,程軍、張寶志逼他幹活,還罰他站,他不服,就打他。程軍和張寶志於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早上九點多,叫人把張立田帶到二樓休息室,叫犯人李勇、劉裴岩毆打張立田,張寶志還親自動手打他。中午,我們沒見張立田下來吃飯。後來聽見劉裴岩向別人炫耀說:我把那個法輪功(指張立田)打服了,手還比劃他打人的姿勢。我們聽後嘴上沒說,但心裏都替張立田捏把汗。因張立田很老實,人也好,有甚麼東西都捨得給別人,三十多歲連一句髒話都不說,老實人、好人被打我們都很氣憤。

我們以為張立田被打後會被送去關小號,可下午一點聽中心崗的犯人說,張立田還在二樓,都打了好幾次了。午飯時,至少有四名犯人看見張立田要求喝水,卻沒有人敢給他水喝,因為李勇和劉裴岩在張的身邊,在看著他。還有人看見兇手把張立田拖到樓外,凍他,再打他。

到下午兩點多,就傳來了張立田被打死的消息,我們都震驚了。屍體被李敬剛、杜海濤、李俊來等犯人從二樓抬下來,聽他們說張立田偎在牆角死了,瞪著雙眼,死不瞑目。他們用小推車把屍體推去醫院。醫院的人還說:人死了還送醫院幹啥?最後就送監獄太平房了。

當晚開始,劉裴岩、李勇就蔫了,一句話也沒有了,大家都知道他倆很心虛。聽說張立田家屬來後,程軍、張寶志說張立田死於心臟病,我們都知道他倆是為了逃避責任。張立田才三十多歲,明明是被打死的還隱瞞。我們全監一百六十三名犯人,都知道張立田是被打死的。第三天市城郊檢察院的人來調查,但程軍、張寶志都是找平時巴結他們的犯人,事先暗示說:檢察院的人來調查了,知道怎麼說不?會說不?這幾個犯人連忙說:「會說。」聽說他們都說張立田是病死的,我們都在罵這幾個人是走狗,瞪眼說瞎話,人心被狗吃了。但我們也知道,這幾個人也是迫於無奈,怕說出實情,程、張報復他們。

人命關天,懇請有關部門能主持正義,徹底調查此事(請不要通過程軍、張寶志安排的犯人調查取證),嚴懲兇手程軍、張寶志及其打手劉裴岩和李勇,我們群情激憤,都想給張立田作證。如不懲兇手,指不定哪天我們還會有人被打死,我們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之中。請關注我們的服刑環境,讓我們有人身保障,希望期滿後能夠活著回家。

我們已經委託人冒著風險把信帶出去,打印後多多複印,向有關部門郵寄,我們期盼著這些請求早日得到解決。

錦州監獄二十監區在押人員

二零零九年二月

涉嫌迫害致死張立田的犯罪人員名單如下:

錦州監獄時任監獄長:辛廷權
政委:王亮
獄醫:閻飛(此人為兇手出假證,死亡證明上是他的簽名,他還與兇手一起哄騙家屬)
生活衛生處處長:王國棟(配合兇手欲將屍體強行火化)
錦州監獄二十監區監區長:程軍
副監區長:張寶志
在押犯人:李勇、劉裴岩

三、善惡到頭終有報

一說到「惡報」,很多中國人可能不屑一顧:哪有神啊,誰看見了?我做了那麼多好事,怎麼沒有善報,還有那麼多惡人活得逍遙自在呢?其實這都是中共多年灌輸無神論的結果。縱觀中國五千年歷史,中華大地被稱為神州,中國的傳統文化被稱為神傳文化,更有數不清的修煉得道成仙的故事,中國人在這種社會氛圍下敬天畏地,創造出了令人矚目的文明。

而在中共奪取政權後,為了維持其統治,在民眾中多角度、全方位灌輸無神論,從戲劇歌曲、書刊報紙、影視作品、再到學生用的教材,全面地摧毀中國神傳文化,造出一個黨文化,系統的替代了傳統文化,使中國文化失去了根。中共宣傳無神論,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讓人相信沒有天國地獄、沒有善惡報應,從而放棄良心的束縛,轉而看重現實的榮華與享樂。這樣一來對人性中的弱點才可利用,威逼、利誘才會充份發揮效力。被無神論洗腦的人被中共利用起來很順手,他們只顧眼前的利益,沒有任何顧忌,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甘當中共的打手和馬前卒,錦州監獄就是一例。

錦州監獄追隨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在歷任獄長辛庭權、馬振峰、王佔所的帶領下,獄政處、教育處及各監區獄警、部份刑事犯人相互勾結,對被非法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強迫放棄信仰。折磨手段五花八門,包括老虎凳、高壓電棍電擊、長時間剝奪睡眠、刑事犯圍攻毒打、殘酷體罰、抱凳、超負荷超強度勞役等等,許多我們在小說和電影中看到的酷刑在這裏一一上演,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傷、致殘,更有辛敏鐸、崔志林、張立田三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而監獄對積極參與迫害的惡警以提幹、重金、記功等手段給予獎勵,對犯人則以減刑進行誘惑。錦州監獄因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多次受到遼寧省司法廳監獄局的「嘉獎」。

錦州監獄還制定「轉化」指標迫害法輪功學員。他們把對監區、監區長、分監區長的考核與「轉化」指標掛鉤,細化考核的實施辦法,獎勵措施,並許諾「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二千元,讓那些見利忘義的人有利可圖。在權力和利益的驅使下,各監區的邪惡之徒採取酷刑、威逼利誘、偽善等手段企圖所謂「轉化」法輪功學員,逼迫放棄信仰。甚至採取車輪戰,二十四小時折磨法輪功學員,獄警叫囂:「必須百分之百『轉化』,不『轉化』就關小號。」

這些參與迫害者在喪失人性殘酷迫害民眾時,忘記了中共的一貫伎倆,當他們沒有了利用價值時,就會被以各種名義拋棄,每次運動後,中共都把罪惡轉嫁到一部份官員和民眾身上,拿他們的命換取民眾的擁護和繼續執政的合法性。

實際上,一個人無論做了任何壞事都要自己償還。善惡有報是天理,一個人幹了壞事,不僅有人間的懲罰,還有天地的報應。

時至今日,中國大陸因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者已逾二萬例。其中包括中央政治局常委、省委官員、市委官員、公安科長、學校校長、辦公室主任、「610」頭目、派出所所長、居委會主任等。有被車撞死的,有翻車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擊死的,有被電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無緣無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殺的,有因其它罪行敗露畏罪自殺的,還有因各種原因被判刑、被撤職,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癱瘓的,更有自己作惡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隨著法輪功真相傳播越來越廣,人們漸漸都知道了法輪功學員是一群按照「真、善、忍」原則修煉的好人,對社會百利無一害,與中共的打壓和抹黑完全不同。面對法輪功學員苦口婆心的講真相,那些參與迫害的人卻以執行上級的命令為藉口,盲目的幹著壞事。在此正告那些公檢法司人員,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報已經開始,如不醒悟,更多更大的惡報會隨之而來。趕快醒悟,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在善待自己。

錦州監獄惡報頻頻

1、張寶志:錦州監獄原二十監區獄警監區長張寶志,因受賄罪鋃鐺入獄。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錦州監獄一名毛姓犯人借出外看病脫逃,八天後,在武漢,被警方緝拿歸案。此人被捕後,交代出錦州監獄獄警一系列受賄、瀆職等違法犯罪行為,其中張寶志一人就受賄十幾萬元。隨後,錦州監獄張寶志等四名獄警以涉嫌受賄罪被刑事拘留,馬振峰、高文偉、王亮三名獄長被免職。張寶志等獄警淪為階下囚,表面上是因為犯人的脫逃,而更深層的原因則是善惡有報的天理在世間的一個真實體現。張寶志是將法輪功學員張立田迫害致死的主要兇手。

2、馬振峰、高文偉、王亮三名獄長被免職

馬振峰、高文偉、王亮三名獄長被免職,實質原因是因為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包庇殺人兇手張寶志。

馬振峰自二零零九年任錦州監獄獄長後,他和獄警獄長高文偉沆瀣一氣,制定了「轉化」指標,迫害法輪功學員,請來外地迫害法輪功的「積極分子」做報告。他把對監區、監區長、分監區長的考核與「轉化」指標掛鉤,並許諾「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兩千元,讓那些見利忘義的人有利可圖,如給被打死的法輪功學員張立田作偽證的犯人醫院獄醫閆飛記三等功,重獎兩千元。在權力和利益的驅使下,各監區的邪惡之徒採取酷刑、威逼利誘、偽善等手段企圖「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甚至採取車輪戰,二十四小時折磨法輪功學員,有獄警叫囂:「必須百分之百『轉化』,不『轉化』就關小號。」法輪功學員在出監前被要求必須『轉化』,否則獄方與當地派出所勾結,對其繼續進行迫害。馬振峰等緊緊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包庇殺人兇手張寶志,也不得不飲下自己釀的這杯苦酒。這就應了善惡有報終有時!

3、退休警察謝繼權暴斃

監獄退休警察謝繼權,負責看管離退休法輪功學員,多次出口辱罵法輪功創始人,謾罵老年法輪功學員。後來在一次買菜時突然倒地,經搶救無效死亡。

4、原刑罰執行處處長張慶肝癌離世

監獄原刑罰執行處處長張慶在配合迫害法輪功學員崔志林時,與五監區有關當事人統一口徑,一同謊稱崔是自殺。他對崔的家屬態度蠻橫,說崔的死亡與監獄沒有關係。後來張慶在負責調查某單位的一盜竊案時,在嫌疑人休息室的床鋪下翻到了法輪功傳單,他如獲至寶,趁機藉這一事件小題大做,致使該單位一修煉法輪功的職工受牽連,遭到了不公正對待。就在張打著如意算盤,做夢要當副獄長時卻得了肝癌,不久便離開了人世。

5、獄警(科長)李向陽車禍死亡

參與迫害錦州監獄被非法關押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二大隊獄警(科長)李向陽(32歲),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旅遊時,遭遇車禍,一家三口中,只有他因車禍而死亡。

6、原保衛處長孟凡傑被一撤到底

原保衛處長孟凡傑在迫害時為撈取政治資本充當急先鋒,後因業務問題被一撤到底。

7、錦州監獄副獄長王洪博上吊自殺

二零一五年,錦州監獄副獄長王洪博在自家地下室上吊自殺的消息在網絡上熱傳,官方給出的原因是「抑鬱」,而知情人士說他因為貪腐已被檢察機關多次約談,要求主動交代犯罪事實,他無法承受惡果,最終選擇畏罪自殺。

不管是官方掩人耳目的「抑鬱」,還是因為貪腐,都只是他自殺的表面原因,更深層是因為他任凌源第一監獄獄政科長和錦州監獄副獄長期間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8、原監獄長辛廷權、馬振峰被檢察機關多次約談

二零一五年十月,錦州監獄一刑滿釋放人員向檢察機關舉報監獄內多個警察貪污、受賄、瀆職、偽造減刑材料等犯罪行為,隨後陳學利、李東、崔鵬、李大健等六個監獄警察被盤錦市檢察機關刑拘,原監獄長辛廷權、馬振峰已被檢察機關多次約談。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惡報頻頻

中共監獄殘酷迫害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不講甚麼法律的。中共為了裝門面,雖然制訂了《監獄法》,但是《監獄法》中對在押人員最低限的權利保障,到了法輪功學員這裏,也蕩然無存。

在監獄中,殺人、搶劫、強姦、盜竊、販毒、貪污受賄等等所有罪犯不需要「轉化」,偏偏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無辜者,剛剛被投入監獄,就被施以各種殘酷手段強制「轉化」。如不轉化,就會被剝奪本已不多的基本權利:會見家屬、通信、打電話、購買牙膏牙刷手紙等基本生活用品權利等等。

中共這種邪惡的轉化要求,不是世間任何一個罪惡的政黨能夠做出來的,只有邪教式的政教合一的、流氓黑社會政權才能做出來。

中共迫害法輪功命令往往口頭傳達,不留文字,以防日後被追查清算。即使有,也往往秘而不宣。最近了解到,有遼寧省法輪功學員家屬去監獄要求接見親人時,就受到獄警刁難,警察還拿出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在二零零六年秘密制訂的第139號文件,其中包括「法輪功學員家屬如果也信仰法輪功,禁止會見」等拿不到台面的黑幫規定。

一個文件的通過、批准,有簽字批准的,有背後指使的、具體執行的,我們先從官方資料看一看二零零六年主管遼寧省監獄管理、可能與這份文件有關的都有哪些官員,以及他們目前的處境,遭到的報應。

1.陳泰寶:二零零六年時任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兼遼寧省司法廳副廳長。

官方公布的目前處境:二零一零年九月被雙規。

2.張家成:二零零六年時任遼寧省司法廳黨組書記、廳長,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

官方公布的目前處境: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被宣布調查,其子張源已因伙同其父受賄罪被判刑。

3.李峰:二零零六年時任省政法委書記、省公安廳廳長,省委常委。

官方公布的目前處境:而二零一六年九月,因涉嫌遼寧拉票賄選案,被免去遼寧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書記。

4.吳愛英:二零零六年時任任司法部部長、黨組書記。

官方公布的目前處境: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召開的中共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七次全體會議審議並通過了中央紀委關於吳愛英嚴重違紀問題的審查報告,確認了中共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給予吳愛英開除黨籍處分。

5.薄熙來:二零零六年雖已不在遼寧省任職,但其擔任省長親自主持興建的血債累累的「中國首座監獄城」,被官方吹捧為「中國監獄建設史上的一個里程碑」,是薄熙來的「重要政績」。

中共媒體二零零三年宣傳這個「全國首座監獄城」時,曾經這樣寫到:在二零零二年新年到來的前兩天,省長薄熙來親自主持召開了第334次省長辦公會議,研究遼寧監獄布局調整規劃行業實施方案。該方案經省長簽發後,以「遼政345」號文件正式向國務院上報。之後,這次監獄布局調整被列入遼寧「十五」計劃和國債重點支持項目,是省長工程,位居司法部重點支持的三個省份之首,規模最大,投資最多,影響最深,被譽為遼寧監獄徹底走出困境的「遼沈戰役」。

官方公布的目前處境: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二日,薄熙來被濟南市中級法院一審以受賄罪、貪污罪、濫用職權罪判處無期徒刑。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提出上訴。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山東省高級法院對薄熙來受賄、貪污、濫用職權案二審公開宣判,裁定駁回上訴,維持一審無期徒刑判決。

外界傳聞的目前處境:接近薄熙來家族的人士披露,被判處無期徒刑、正在北京秦城監獄服刑的中共前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因患肝癌,不久前申請保外就醫已獲當局批准,目前正在大連棒棰島治療及療養。不過,該消息目前無法獲得中國官方證實。

中共監獄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所有參與的各級官員都將受到法律和天理的嚴懲。

結語:

修煉真善忍沒有錯,做一個好人沒有錯。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背離道德良知,必會受到上天的嚴懲。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希望那些仍參與迫害的人懸崖勒馬,為自己更為家人的未來做出明智的選擇!也希望國內外有正義良知的人們對中共邪黨的這場迫害給予關注,匡扶正義,維護人類道德、良知,認清中共的邪教本質,遠離中共,退出中共,生命才有未來和保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