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勞教所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昨天看到一篇文章中說:中國前總理「在拿下薄收拾周後以中國總理的身份參觀了波蘭境內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從而令冷眼看中國的西方人眼前一亮。」這件事喚起了我多年前的一段回憶。

幾年前,有事路過山東省淄博市周村區的女子勞教所時,遠遠地我瞅了一眼(因為遭其迫害,不願再看到它的存在),那個大門緊閉的五層建築,外界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藍天下那座表面上看起來窗明牆淨的新建築竟是「中國式的奧斯威辛集中營」──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勞教所。那一刻我想到了高中語文課本中學過的:面對陽光下門前盛開著雛菊的奧斯威辛集中營,作者說「奧斯威辛不應該有陽光」。當時我對這句話感覺很費解,想不明白作者為甚麼會這麼說,而就在這一刻,我深深地理解了這句話的分量,體會到了作者內心的震驚和痛楚。

在那個「中國式的奧斯威辛集中營」裏,每天都上演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醜劇或慘劇。一般的,法輪功學員剛入勞教所的時候,獄警們首先是「哄」,裝著很和善很友好的樣子「開導」她們要面對現實,放棄修煉法輪功,甚至還「殷勤」地為「新來的」熬稀飯、切西瓜……裝著自己很無辜的樣子,但這一輪,法輪功學員們通常沒有上當的;接下來獄警就是「藏」,他們躲在幕後,指使「幫教」們去「煽」,煽出他們那套「猶大」的邪悟歪論;如果不奏效,那接著就是「逼」,最常用的手段就是罰站、熬夜,有時是逼著「幫教」們一塊兒陪著,這樣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不僅造成身體上的摧殘,而且心理上也會造成很大的壓力,因為獄警們會一直數落她們,硬說那些「幫教」們的痛苦是因為她們不轉化造成的;再行不通,那就是熬鷹、灌食、吊掛、關禁閉、蹲小號……

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大約六十多歲,堅定地挺過了一個月的熬鷹,沒有「轉化」,最後獄警們放棄了對她的「轉化」,但是勞教、勞動迫害並沒有終止。

有一個幼兒園老師,被送進勞教所的時候,腰椎是向一側彎的,腳踝骨斷後沒接好,往外伸出來一截,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被迫害成這樣了,當地610還大言不慚地說她危害社會。對她,勞教所一樣進行各種迫害:熬鷹,熬得臉蠟黃蠟黃的;勞動,做手工活,她的勞動任務和別人都是一樣的,她腰疼得坐不住,還得幹,看著就讓人揪心;灌食,獄警們恐嚇她,買了一堆皮管子,一直要灌到她屈服為止,但是她沒有屈服;再後來就是封閉式轉化,至於在被封閉轉化期間到底發生了甚麼,外人不得而知,據說最後是醫院化驗說她尿蛋白,才返回當地610的……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銬

還有一位大約四十歲,因為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獄警們帶到禁閉室,雙手被吊銬在窗稜上,腳尖剛剛夠著地,但使不上勁,一直銬了半個月,直至她神智不清,出現幻覺。當她被送回大隊的時候,雙腳腫得如同兩個「大紅袍」茄子,走路一瘸一瘸的。

還有一個大約五、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她耳朵不太好,可獄警們都誣蔑她是裝的。有一天早晨在打掃廁所的時候,同伴們看著她倚著牆很難受的樣子,就問她怎麼了,她揮揮手有氣無力地說:「歇會兒,歇會兒……」然後就慢慢地溜下去,倒在了地上,再後來,據值班人員說,她像是死了,被獄警們背出去了……那幾天氣氛特別緊張,每天都有邪警在大廳裏值班,無論是誰上廁所,獄警們都會跟在後面看著。

其實這些也只是「中國式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冰山一角,將來,相信會有更多的迫害事實被曝光。

納粹奧斯威辛已離我們遠去,面對正與邪、善與惡,人們在心中都會有自己的選擇。「真、善、忍」是人類普世的價值,他超越了一切國家、種族、膚色、語言及信仰。願世人都能記住「奧斯威辛集中營」留給歷史的教訓,一起來解體江氏集團和中共相互利用對法輪功長達十九年的殘酷迫害,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