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弟子:用了4900小時來實踐修煉中的誓言 【明慧網】

西人弟子:用了4900小時來實踐修煉中的誓言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西方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六月在紐約走入法輪大法修煉。最近我學會了流利地閱讀中文《轉法輪》,現在我可以參加全中文小組學法了。學法對我而言從英文的平淡無奇、膚淺,到現在用中文的完全專注、充滿能量和悟道。我的故事不是奇蹟,而是一個漫長而漸進的修煉過程。其中需要堅毅、探尋和去掉執著,走自己的路。

我剛開始修煉大法的時候,許多其他西方學員很快就學了中文,而我根本沒興趣。但這在二零零一年我到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時發生了改變。西方人說中文對在大陸的中國人講真相有很大的幫助。

由於我很忙,沒有時間上正式的中文課,我決定閱讀中文的《轉法輪》。我覺的這應該不難,因為我已經很熟悉英文版的《轉法輪》。但我一學《論語》後就覺的太困難了,很快放棄了。

一年後我拿到《轉法輪》的拼音版,決定再次嘗試。在學習了基本聲調後,我發現我可以學。又過了一年,大約在二零零四年,我已經可以在小組學法時讀拼音,還得到了一些中國學員的讚美,說我的聲調正確。

與此同時,我的英語學法狀況越來越糟。我經常感到睏倦,在讀法時我的頭腦裏可以同時思考三件事情!我覺的學法是一件我不得不做的苦差事。很顯然,這是個需糾正的錯誤。另一方面,當我讀中文拼音時,雖然我不太了解,但我可以完全專注。因此,我立誓要停止用英文讀法以便我儘快學會中文讀法。

我覺的一旦我完全專注於學中文,流利的閱讀漢字不會花我超過一年的時間。作為一名軟件開發人員,我很擅長自學各種問題。讀中文能有多難?《轉法輪》只有332頁,每天學不到一頁應該沒問題。

我完全錯了。

在二零零七年我購買了中文字典/閱讀器應用程式。這讓我可以學習漢字,快速查到正確發音以及英文翻譯。這對我日常的學法幫了大忙,可是同時它也是一個障礙,因它很容易查到我不認識的字,而不是記住它們。

從二零零七年到二零一三年,我的進步非常緩慢。我每天至少在手持設備上閱讀一小時。我從來沒有錯過一天的學習,但是當我拿起中文書時,不知道為甚麼我仍然無法讀超過一段!我嘗試了各種學習技巧,比如,將我不認識的字寫在隨身攜帶的小卡片上方便閱讀,但都沒有效果。

二零一四年左右,我不再從我的手持設備上閱讀。然而,每天讀書一個小時挑戰更大。這時,我認識書上大約百分之七十五的字。但我對於讀了不到兩句話就必須查一個字感到很沮喪。有時我覺的大腦快爆炸了而很難繼續。此外,我的閱讀速度非常緩慢,讀完九講需要六個月的時間。我懷疑我在浪費時間,會因為無法經常看完九講課而妨礙我的修煉。我感到很絕望,因為花了這麼長的時間只進步一點點。

這時師父幫了我一把。短時間內我周圍出現了三個方便的每週中文學法小組。

在集體學法中放棄執著進步神速

在中文小組學法,我們每個人閱讀一段的過程讓我經歷了不少魔難。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做,事後看來,是我內心深處對名的執著在妨礙我進步。在和年輕同修用中文學法時,我還能做到這一點,但與其他同修學法時則不行。

很幸運,我的辦公室有三名學員在午餐時間可以一起學法,一個中國人和兩個西方人。當只有我和中國學員學法時,我會用我的手持設備讀中文。他非常有耐心的幫助我慢慢學會每一句話。這個過程非常困難,我會開始出汗,頭腦一片空白,很多字記不住。如果其他西方學員加入學法,我會改用英文。有一天,我意識到我必須克服這一點。我問其他兩個西方學員我是否可用中文讀,他們同意。這兩位西方學員和我認識非常久,對我來說,求名的心、爭鬥心和嫉妒心在阻礙著我。輪到我讀時,我的心開始狂跳,呼吸急促。我的執著心正在全力發揮它們的力量來干擾我。當我讀到較長的段落時,我覺的很難過,擔心其他同修會認為我緩慢和笨拙的讀中文在妨礙他們學法。每次輪到我時,我都後悔為甚麼我要這樣折磨自己,這一切真的值得嗎?

由於我想炫耀,我想證實自己,我讀得很快,同時也犯了很多錯誤。其中一位西方學員中文相當不錯,他知道許多字的正確讀音。有一天,當我讀書時,他開始糾正我的發音。我不知道他為甚麼這樣做。那時我認為我的中文很不錯,無需擔心。學完法後,他說我的許多發音不正確,導致我讀出來的內容不正確。因為這是法,所以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我藉口說我正在學,最終我會改正自己的語調。在我內心深處,我卻向外看,認為他只是嫉妒我是學法小組中唯一以中文讀法的西方人。這些想法來自我對顯示、爭鬥和求名的執著。

我開始參加離我辦公室不遠的一個中文學法小組。星期一通常人很多,他們會一起閱讀,我小聲的跟著念,沒人會聽到我的錯誤。但在其它日子,這是一個小團體,每個人輪著念。一開始我很不想加入小組讀法,因為我讀的太慢。我決定試一天,並使用我的手持設備,這樣我可以快速找到字的發音。這再一次是一個令人心痛的經歷,想必是安排來讓我磨平我對名的執著的。當輪到我讀時,我的心跳加速,汗如雨下,我幾乎無法從嘴裏發出聲音。

這段時間還發生了另一件事。為了增加我的文法和說話的能力,使我可以更好地與中國遊客溝通,我找到了一個很好的手機課程軟體,可以在走路時聽。但是它是簡體中文。我在閱讀簡體字時遇到了很多麻煩,因此從一開始就一直在學繁體字。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決定換讀簡體《轉法輪》。我認為這也將幫助我閱讀我給遊客的傳單,以及當地學員用簡體中文打的電子郵件。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因為我知道簡化字是由中共發明。當我第一次打開《轉法輪》的簡體版時,我感到很難過,因為很多字都殘廢了。但師父明確表示可以閱讀任一版本,所以我知道這樣可以。我也知道因為我的動機是幫助救大陸遊客,所以沒有任何問題。

「弟子:西方學員學中文應該學簡體字還是繁體字?
師:簡體字、繁體字都不是大問題,學簡體字也行,學繁體字也行,都不是問題,因為學簡體字的人能夠看懂繁體,繁體字的人也能看懂簡體字。人的事是將來,我們現在就是救度眾生的事。但是很多中文簡體字是中共邪黨搞出來的,內涵不好,可是那麼多人,十幾億人都在用簡體字,這事將來再說。」[1]

在過去一年裏,我第一次在學法時感受到很多能量。無論我的頭腦是多麼模糊,無論我心情如何,一旦我拿起《轉法輪》開始閱讀,我立刻感到清醒和振奮。我不再睏倦,不想停下來。我想在學法時雙盤,我隨時想學《轉法輪》。

當我發正念時或煉功,尤其是在煉第二套功法時,我可以感受到能量。在前十七年的修煉中我總是感覺非常痛苦,從來沒有感受到能量,現在完全不同了。我仍感覺到一些痛苦,但痛苦隨後變成巨大的能量,足以使我失去意識,然後隨著能量的釋放,我瞬間融化成柔和的金色光芒。我的身體往往想飛,但我的腳上有鎖固定著。我可以感到學法與發正念的關係:當我學得很好時,我全身充滿著被用來消除邪惡的法力,就像《轉法輪》裏的字直接飛出了我的身體。我終於知道為甚麼師父那麼重視叫學員學法。

回顧整個修煉過程

這些年來我了解到,生活中發生的一切與我的修煉有直接相關。就我而言,每天學法的過程成為我過關的重要方式,過程中曝光我的執著並幫助我理解各層法理。

一些同修稱讚我用中文讀法,實際上,我的進步非常緩慢且笨拙。我花了大約十四年,每天至少一小時,共約4984小時來實現我的誓言。我經常想為甚麼我會進步這麼慢,為甚麼我記不住那些常見的字,為甚麼現在我終於能突破?我的直覺是這正是師父為我安排的,為了延長這個過程,使我在得法初期能規矩的學法,然後在正法快結束時可以對學法很有興趣。

這些年來最珍貴的正是這整個過程。每天,每一小步,每前進一點,緩慢的,總是有掙扎但同時能始終保持專注。如果我能夠在嘗試的第一年就能流利地閱讀中文,那它還算修煉嗎?我會在這個最重要的時刻對學法有神奇的感受嗎?可能不會。

當人們問我學習中文的技巧時,我不確定該說些甚麼。我目前的理解是,這僅僅是一種修煉的安排,而不是我使用了特殊的學習技巧。我從來沒想到這件事會這樣發生。我建議別人走自己的路,不要過分擔心結果,並相信師父已經為他的弟子都安排了最好的。

修煉中我們都有自己的路。在這條路上,往往自己有些事情對別人來說是沒有意義或作用的。你有時必須冒險和有強大的信心才能進步。有些事看起來好像在浪費時間,或造成的傷害遠遠大於好處。我曾在一些大法相關的項目中必須學習一些我從來沒有想到過我能學會的新技能。在學習過程中,我有時會犯錯,給項目造成麻煩。我堅持每次跌倒後爬起來,從錯誤中吸取教訓,最終變的精通那項技能進而做好我的工作。回想起來,我知道這是師父和法在指引我每一步。形式上通常是突然有其他同修奇蹟式的出現幫忙,或者是在學法後突然有好主意在我腦中出現。

多年來,我確實體會到只要我有心修煉,師父會安排好所有一切。就像師父所講的那樣:「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