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血雨腥風 內蒙古趙桂春再遭冤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內蒙古赤峰市法輪功學員趙桂春,現年五十二歲。十九年來,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中,她受盡了苦難。趙桂春曾經在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被非法監禁兩年;流離失所五年;二零一零年九月和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兩次被劫持到赤峰喀喇沁旗看守所關押;被非法通緝七年。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趙桂春被投入到內蒙古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上午八點多,位於赤峰元寶山區平莊火車站的元寶山區公安分局社區警務大隊的楊磊等四個警察(其中有一女警),以查房為藉口,闖入趙桂春經營的旅館。

當時趙桂春正在旅館,警察開著警車停在旅館門前,警察們很快闖入室內,控制了趙桂春。趙桂春機智走脫,從前門跑出旅館,有好心人已接納了她。楊磊拼命追趕,瘋了似的闖入另一個民宅,上前一把揪住趙桂春的長髮,把趙桂春的雙手強硬扭到後背,隨後警察們一起動手對付趙桂春,拖拽趙桂春。過程中,趙桂春頭髮被拽的凌亂不堪,腿部受傷,多處被劃破出血,傷痕累累。

目擊者稱,看到警察們在追趕綁架趙桂春時的過程非常可怕。楊磊在揪住趙桂春的長髮暴力行惡時,在場的善良人上前解勸,楊磊根本不聽。

楊磊等警察強行把趙桂春塞入警車,揚長而去,綁架到了元寶山區公安分局社區警務大隊。

在這突如其來的綁架迫害中,趙桂春身心受極大的刺激,心律過速,立時身體出現不良症狀。於當日上午,趙桂春被送入元寶山區醫院急診室。上午趙桂春的家人匆忙趕往醫院,還能見到趙桂春,下午由四個警察把守監管,不許家人靠前。

約在下午四、五點左右,赤峰喀喇沁旗看守所兩個警察,一名喀喇沁旗法院人員及司機,專車從喀喇沁旗錦山來到平莊,把趙桂春劫持到錦山。

當晚八點多,趙桂春被劫持到內蒙古女子監獄。警察提供的內部信息是:赤峰喀喇沁旗公檢法下令,只要抓到趙桂春就直接送入監獄。

起因是大約在八年前,二零一零年九月中旬,趙桂春在去往錦山的客車上,跟喀喇沁某鄉鎮的一個官員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以及中共為何迫害法輪功的原因。該人惡意舉報,趙桂春因此被抓入錦山看守所關押,絕食七天後闖出黑窩。回到家後不久,喀喇沁旗警察預謀再次抓捕趙桂春。趙桂春從此流離失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趙桂春在外地被綁架後被劫持到喀喇沁旗錦山看守所。趙桂春絕食一個多月後,出現極其危險的症狀:便血、吐血、不省人事等。看守所懼怕擔責任,以保外就醫的形式放她回家。

趙桂春恢復健康後,警察企圖再次把她抓回看守所,趙桂春躲避。赤峰喀喇沁旗公安局非法在全國內下達通緝令。七年後趙桂春被綁架,被直接送往了內蒙古女子監獄迫害。整個過程凸顯赤峰市喀喇沁旗公檢法合謀製造的這場冤案。

趙桂春的家人想去探視,監獄方面放聲說:現在不能見,得半個月以後才能見面,家人得不到任何消息。


趙桂春

在這近十九年的時間裏,趙桂春所承受的艱難困苦非言語所能表達。但願善良的人們,從這慘烈的迫害中,看看中共的邪惡,看看法輪功修煉者的大善大忍的胸懷。

巨難中得法

九八年初,在生意場上,趙桂春被人詐騙了幾十萬元,辛辛苦苦經營的廠子癱瘓了,隨之她的精神也崩潰了。巨大的經濟損失把她置於極度的痛苦絕望中,眼淚已經哭乾了,理性的最後一道防線也坍塌了,瘋了似的她,萌生了報復的念頭,她要報復騙走她幾十萬元的人。親朋好友全都來勸解,想讓趙桂春從痛苦中解脫出來,然而無濟於事。她越來越不能承受所發生的一切,報復之念充滿了趙桂春的大腦。在她即將精神失常的那一刻,趙桂春的媽媽手捧著一個小錄音機,喚著她的乳名,就像求她一樣:快、快、快聽聽師父講甚麼呢……(當時趙桂春的媽媽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趙桂春清楚的記得師父在講有關失與得的法,師父「不失不得」的這句話,牢牢的打入了她的大腦,她的心為之一震,馬上想到了她目前的處境。她想:我失去了這麼多,我要得到甚麼?我要尋找答案。這樣趙桂春開始讀法輪大法書,博大的法理讓她懂得了人世中所發生的一切都有前因後果,以及生命存在的真實意義。報復之歹念被化解了,趙桂春從新開始了新的人生,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那種來自生命深處的感恩,無法表達,她發願無論發生甚麼情況,都會堅修大法。她把附近學法的人都找到她家裏來,成立了學法點,每天都有十幾人、二十幾人,共同學法煉功,洪揚大法。可是平靜的環境並沒有多長時間。不久,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風暴席捲了全國各地。

那時趙桂春的女兒九歲,在那血腥的恐怖氣氛中,家人預料到她去北京凶多吉少,百般阻撓她。她跟她的家人說:「如果我沒有得法,在沉重的打擊下,我或許得了精神病,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我的生命與師父同在,與大法同在。」家人見她主意已定,就同意她去北京了。走時,她的女兒抱著她慟哭,姐妹們也哭個不停。趙桂春在親人的悲泣聲中,告別家人,告別家鄉,踏上了進京的行程。

遭受酷刑折磨

趙桂春三十五歲那年,被中共綁架到內蒙古圖牧吉勞教所,那時正值人生最好的年齡。然而中共邪黨剝奪了她所有的權利,趙桂春失去了自由,被剝奪了撫養女兒的權利和贍養父母的權利。

趙桂春於二零零零年十月末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惡警綁架,十一月中旬被投入內蒙圖牧吉勞教所迫害。她在那裏遭受的酷刑折磨,讓每個聆聽者不寒而慄。

圖牧吉四季都颳風沙。夏天,更是乾旱少雨,異常炎熱,太陽像火爐一樣炙烤著大地。惡警強迫趙桂春等法輪功學員挖壕溝,因土質堅硬,她們得用鉗子撬。烈日下天天幹苦工,吃力費勁。中午十二點收工,下午兩點出工。中午吃飯時,沒有像樣的地方就餐,一般都是在雇主的羊圈裏吃飯。來一陣風,羊糞末兒就刮到飯菜盆裏,漂上一層。如果遇到下雨,也只能到羊圈裏避雨,一邊是羊群,一邊是趙桂春等法輪功學員。

一次收工時,趙桂春等法輪功學員因不喊收工口號,被惡警強行拽到操場上罰站,並遭羅進芳等惡警毒打。惡警不讓法輪功學員吃飯就讓趙桂春等去掏廁所,兩個小時後叫回來,又挨個兒打。惡警武紅霞、周國玲、羅進芳叫趙桂春到辦公室,趙桂春未喊報告走進辦公室,被惡警踹出來,叫罵著說:「這是你隨便進的地方嗎?」再進來時,武紅霞掄起浸泡在水裏的鞭子,開始抽打趙桂春。這種要為「教訓人」而特意準備的鞭子,打起人來疼痛無比,每抽打一鞭,身體都會本能的顫抖。毒打了一頓,他們看趙桂春不屈服,就開始掐趙桂春的乳房,捏住一點肉,一點兒一點兒的掐,掐得鑽心的疼,還猛勁捶打趙桂春的胸部,一直折磨她到半夜。

俗稱「北大荒」的圖牧吉,冬天是乾冷乾冷的,寒風刮到臉上就像刀割、針扎一樣疼痛。即使是大雪封天,惡警們都要把法輪功學員驅趕到地裏拔苞米。除了幹勞教所的奴活,趙桂春等人經常被當地的農民雇用,農家雇主按每人每天十五元工錢計算付給勞教所,實際上是勞教所在出賣勞動力從中賺錢。趙桂春等法輪功學員在冰天雪地裏長時間幹活,很晚才收工。一天,趙桂春等四十多人(其中有犯人),照常被驅趕到很遠的地方幹苦工。積雪深,路上結了冰,步行或開車都不方便。那天收工很晚,農用四輪拖拉機上滿滿的裝了四十多人,嚴重超載。結果途中翻車,把四十多人都甩出去了,那一刻哭聲震天。有的人被嚇得尿了褲子。法輪功學員白素珍的牙齒全部鬆動;趙桂春、胡素敏受重傷,趙桂春的鞋子都丟掉了。那地方偏僻落後,通訊不方便,無法與勞教所取得聯繫,也未能及時施救,等了很長時間,才來車把她們接回勞教所。趙桂春受重傷,被人背回去。事故後,勞教所不僅沒有把這些人送往醫院檢查治療,反而第二天強令全部照常出工。扭腰崴腳的,摔成重傷的,無論受傷輕重一律出工。當時勞教所裏哭聲一片,范曉麗就是被拖出去的。

中共邪黨草菅人命,趙桂春受重傷不能行走,被強迫戴上手銬。身體受了重傷又遭加重迫害,勞教所太沒人性了,趙桂春開始絕食反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絕食的第九天,管教科來了很多人,惡警開始給他們的上級告狀,說趙桂春不出工。勞教所上下惡警們都是狼狽為奸、沆瀣一氣,管教科的人員質問趙桂春:「人家出工,你怎麼不出工?」並威脅恐嚇趙桂春。趙桂春說:「我被強行送到這裏時,你們給我做過身體檢查,我是健健康康的,現在被糟蹋成這樣,你們還不罷休?馬上放我回家。」勞教所派車把趙桂春送到醫院檢查,檢查結果是便血、心缺血。惡警們不管檢查結果如何,把身體極度虛弱的趙桂春隨著出工隊伍拖到野地裏凍,讓她順著壟溝躺著,身上給蓋上苞米樹秸。惡警從老遠盯著她,見她一動不動,走過來踢開樹秸,用腳踢踹趙桂春,趙桂春睜開了眼,惡警說:「還以為你凍死了。」

趙桂春在出工時被拖到地裏凍,收工後,姓李的一個勞教所醫生,開始對趙桂春進行灌食迫害,每天兩次。惡警令幾個犯人把趙桂春強行拖到灌食的地方,幾個人把她按倒在地,掰開她的嘴,用鐵勺子在口腔裏亂攪,勺子把兒都被攪歪了。有時用很粗的、大約筷子長的鋼筋,橫插在上下牙齒間,兩端繫上繩子,再把繩子拽到腦後繫緊,把鋼筋固定在牙齒間。有時把插管從鼻子插進去,從嘴裏拽出來,再插再往外拽,反覆折磨,嗓子裏出血,嘴裏流血,疼痛無比,無法用語言形容那非人的折磨帶來的痛苦。姓李的那個醫生,用針管往插管裏注入玉米糊,一次插管迫害中,中途停止,姓李的出去打電話,管子就插著,打完電話回來再接著迫害。百般的肆意折磨中,趙桂春一分一秒的煎熬著,這樣的迫害大約持續一年。

非法勞教的兩年時間過去了,惡警因為趙桂春不「轉化」,加期迫害一個月,趙桂春絕食反迫害,同樣遭受了野蠻的灌食。此時趙桂春的身體被迫害的已非常虛弱,趙桂春的姐姐去接她,惡警不放人,看到妹妹的生命安危已經受到了威脅,勞教所還不放人,急得捶頭頓足,又聽到趙桂春囑咐姐姐,告訴說「如果我不能活著出去,你們一定要為我申冤,是他們迫害死我的,我不會自殺。」趙桂春的姐姐真以為是和妹妹的最後一面,在接待處放聲慟哭。被非法加期迫害一個月後,趙桂春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勞教所才把她放回家。

五年的流亡歲月

趙桂春從圖牧吉勞教所回來後,發現家裏值錢的物品被小偷全部偷走。不久趙桂春又被元寶山區劉偉民等公安惡徒們騷擾,以致被迫流落他鄉。

二零零三年初,一次趙桂春騎摩托車帶著同修去外地,被原元寶山區國保大隊大隊長劉偉民等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當時她從勞教所出來不久,酷刑折磨的陰影還籠罩著她,但她沒有因此而退縮,多難多苦她也決心一定要廣傳真相,儘快喚醒被謊言欺騙的世人,包括參與迫害的警察。在派出所,她耐心的給他們講述真相,並講給他們她在魔窟中所受的酷刑折磨,以此來揭露江氏集團的罪惡。之後她正念闖了出來。

時隔不久,當地惡警再一次開了幾輛車,帶了很多人來她家非法抓捕她,把她困在家裏整整一天。在好心人的幫助下,她正念脫險。途經遼寧、內蒙、河北,在異地他鄉,舉目無親,她身上沒有帶多少錢,省吃儉用,每日吃幾口方便麵充飢,後輾轉到了東北的一個城市,開始了五年的流離失所。

趙桂春過了很長時間用公用電話給家人打了電話,家人喜出望外,但更痛心的事正在發生,父親重病在搶救治療,醫院已發出病危通知,家人問她能否回來見最後一面。趙桂春決定回來見父親一面,但因為惡警們盯梢、監視家人很緊,趙桂春回來也沒能去醫院看父親最後一眼。父親的遺體送到了火葬場,家人克服很多困難,幫著趙桂春到火葬場看了父親的遺容。父親的喪事辦完的當晚,趙桂春的弟弟叫她回來吃一頓晚飯。回到家,剛坐到飯桌前,碗還沒有端起來,惡警們就追來了,趙桂春迅速離開家,帶著失去親人的悲痛,再次遠離家鄉。

又遭綁架

趙桂春的父親過世後,母親就到了趙桂春的家,幫助照管趙桂春的女兒。二零零九年,趙桂春的母親癱瘓在床,需要照顧。趙桂春結束了五年的流亡生活,回到家精心伺候患病的母親,不嫌棄屎尿髒臭,用心照料,姐妹們都很佩服。伺候母親一年多,母親離開了人世。

二零一零年九月中旬,趙桂春與楊翠玲老人在去往錦山的途中,被赤峰喀啦沁旗公安國保大隊長劉振庭和副隊長王會龍等人非法抓捕。在非法審訊時,劉振庭等惡警把趙桂春手腳都銬在鐵椅上。非法審訊的同時,電話通知元寶山區公安國保大隊去非法抄家。惡徒馮小虎一幫入室搶劫,搶走趙桂春家中的三萬多元。晚上綁架了趙桂春的二姐,並去她二姐家非法抄家,關了一宿。馮小虎恐嚇趙桂春的二姐,一無所獲時,對趙桂春的二姐又打耳光、又是謾罵。

趙桂春與楊翠玲老人被非法關入看守所後,一直絕食。絕食的第六天,趙桂春心律不齊,左腿發麻、軟弱無力,走路都很費勁了。即使如此,劉振庭和王會龍還去非法提審,威脅、詐騙趙桂春,騙她說趙桂春的全家人都被抓捕了,抓捕元寶山區的法輪功學員就用了一宿時間,逼迫趙桂春說出惡警想要了解的情況。還說,只有趙桂春交代了情況,才能把她的家人放出來,讓家人來看趙桂春。趙桂春以為家人和同修真的被迫害了,痛苦悲傷中,趙桂春一下子不能說話了。第七天,趙桂春與楊翠玲老人出現昏迷狀態。惡警怕擔責任,把她倆送到了錦山醫院。

此時海外營救電話不斷的打到黑窩裏,呼籲無條件釋放趙桂春與楊翠玲老人。當地法輪功學員也極力營救,這樣趙桂春和楊翠玲老人的家人在她倆被迫害的第七天,於中秋節的前一天,趙桂春與楊翠玲老人才回到了家。回到家後不久,喀喇沁旗警察預謀再次抓捕趙桂春。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趙桂春在外地被綁架後被劫持到喀喇沁旗錦山看守所。趙桂春絕食一個多月後,出現極其危險的症狀:便血、吐血、不省人事等。看守所懼怕擔責任,以保外就醫的形式放她回家。

趙桂春恢復健康後,他們企圖再次把她抓回看守所,趙桂春躲避不配合。赤峰喀喇沁旗公安局非法在全國內下達通緝令。七年後趙桂春被綁架,被直接送往了內蒙古女子監獄迫害。

趙桂春的女兒、丈夫所承受的苦難

二零零零年,趙桂春的女兒僅僅九歲,趙桂春被非法關入監牢後,女兒沒人照料,連一日三餐都沒有保障,餓一頓飽一頓的,小臉蠟黃蠟黃的,臉上厚厚的污垢,還經常掛有淚痕,衣服髒兮兮。冰凍的屋子裏,時常是一個人守著,又冷又怕。夜晚經常在夢中哭喊著媽媽,臉上流滿了淚水。哭醒後的現實,比夢中的還要淒涼、冷酷。小小的孩子,一天一天的盼著,苦等了兩年多的時間,終於盼回了媽媽。

可是,趙桂春回家不久,一次成群的惡警就把趙桂春的家團團圍住。那天大早,趙桂春的女兒還沒來得及上學,就有一幫惡警氣勢洶洶的破門而入。小女孩被嚇得又哭又喊,用稚嫩的童聲一邊斥責著惡警,一邊用纖細的雙手和瘦弱的身體攔截著惡警,不讓他們靠近她的媽媽。惡警推搡著她,辱罵著她。

那次,惡警們圍困了近一天的時間,趙桂春在好心人的幫助下,脫離魔爪,離開了家鄉。從此開始了五年的流亡他鄉的苦日子,輾轉遼寧、吉林等地。趙桂春的女兒隨之也開始過起了那孤零零的、漫長的苦難日子。

二零零八年,邪黨奧運期間,惡徒企圖再實施暴力綁架,去騷擾趙桂春的姐妹。姐妹們也無從知道趙桂春的下落,惡徒便去趙桂春女兒的學校,對其女兒威脅恐嚇,她的女兒當時正準備高考,精神上再次受到打擊。在邪黨的迫害下,她女兒從小學到大學,沒有媽媽在身邊精心照顧。一次,惡徒們又去恐嚇家人,孩子的承受力達到了極限,失聲痛哭,自語著:我甚麼時候才能結束這痛苦的日子?我甚麼時候也能像別人一樣喊著「媽媽」,我連在電話裏都叫不了媽媽,十多年來隱忍的痛苦一下子全壓過來了,孩子哭昏過去。

趙桂春的丈夫,在這十九年來,承受的苦難如同趙桂春一樣沉重。綁架、抄家、非法通緝帶來的恐懼如影隨形。每次的身心劇痛給他帶來的打擊都是痛徹心肺,曾經即當爹又當媽的艱難歷歷在目。他呼籲正義人士幫助趙桂春早日闖出監獄。

趙桂春的父母、姐妹們的巨大承受

二零零三年左右,趙桂春為了躲避赤峰元寶山區劉偉民等惡警的非法追捕,開始流落他鄉,一走杳無音信。年邁的父母經常坐在門口,盼望著女兒平安回來。

趙桂春在外流亡五年,五個年頭啊,顛沛流離的一千八百多個日子,趙桂春的雙親及姐妹們,也同樣是在淚水與擔憂中度過。中共的這些惡警們為了抓捕趙桂春,每次非法搜查完趙桂春的家,隨後就到趙桂春的婆家、娘家及其他親人家,進行大搜查。

趙桂春被迫流亡後,她年邁的父母,時常坐在大門口翹首遙望,盼著女兒能突然出現在他們的面前。碰到熟人就打探女兒的下落,口口聲聲地詢問著:「你見到過我的女兒嗎?」那揪心的等待,那一次次的失落,怎能不令人心酸?趙桂春的父親在痛苦與驚嚇中離世了,趙桂春匆忙趕到火葬場,只看了一眼父親的遺容,當晚再次背井離鄉。

但願世人沉思 快從謊言中清醒

誰沒有父母子女?誰沒有親朋好友?中共邪黨活生生的撕裂了原本和諧的一切,卻硬是給法輪功修煉者扣上「沒有人情」,「不過日子」的大帽子,污衊、誹謗法輪功學員,煽動不明真相的民眾仇恨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

趙桂春被中共邪黨無端囚睏了兩年多,流亡五年後,又被非法通緝七年。趙桂春躲避七年後,這次被投入內蒙古女子監獄迫害。期間趙桂春備受惡警的摧殘,穿越了生死才走了過來。她那辛酸的經歷怎能不引起世人的沉思?

在監獄中,惡警指使多名犯人把趙桂春按倒在地暴力灌食。她們把管子插進她的鼻子,再從嘴裏拽出來,再插進去,再拽出來,反覆折磨她。趙桂春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還在大冬天被拖到野地裏長時間凍著。趙桂春,被迫害得幾度生命垂危,三次從魔窟裏闖出,都是在生命奄奄一息時,惡警們怕承擔責任才把她放回家。

趙桂春遭受的魔難,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的。那是修煉法輪大法,了悟真理後的無畏。在邪黨的殘酷迫害下,趙桂春縱是沒有了正常的生存環境,也沒有放棄對真善忍的堅信,因為她明白自己修的是真理大法,真、善、忍在何時何地都是永恆的真理,只有最邪惡的中共才以真、善、忍為敵。一次惡警譏諷她,說:「你一個人能改變社會和國家嗎?」趙桂春義正詞嚴的回答:「面對整個國家,我一個人的力量的確很弱,但是只要我的生命存在,我就要讓所有的人知道,真善忍好!法輪功沒有錯!法輪功學員無罪!」

善良的鄉親們,趙桂春等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是為戳穿中共邪黨的謊言,把法輪大法的真相講給世人,幫助好人躲過「天滅中共」的大劫,才遭如此大難。誠望正義人士都來關注趙桂春的遭遇,讓她早日獲得平安和自由!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