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系統法輪功學員遭受的殘酷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十九年來,法輪功學員無論身在何處,從事何種職業,擔任何種職務都是中共殘酷迫害的對像。據明慧資料記載,在中共政法委及公檢法司、國安體系內,至少有二十名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致死或在迫害中含冤去世。在此僅舉幾例:

案例1:遼寧營口市國家安全局紀檢書記、政治處主任,一級警督馬天庸全家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份,馬天庸同妻子魯桂芳,兒子馬旭輝一家三口去大連,被營口安全局特務一路跟蹤,並聯絡大連市國安特務將一家三口在大連綁架。馬天庸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押在大連姚家看守所;他妻子魯桂芳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到臭名昭著的瀋陽馬三家教養院非法關押;兒子馬旭輝被非法勞教一年,關在大連教養院。

營口市國家安全局局長謝洪軍為撈取政治資本,將退休多年並已喪失勞動能力的馬天庸非法開除公職,終止一切退休待遇,企圖剝奪他生存權,並長期監控,盯梢。馬旭輝被解教後,他工作單位──營口市地稅局對他撤銷職務,取消公務員資格,停發工資四年。

馬天庸八年來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遭到該局以局長、局黨委書記謝洪軍為首等不法之徒對他全家實施的嚴重迫害。馬天庸被非法開除公職、停發工資,綁架、非法勞教,致使他身心受到傷害,於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在家中含冤離世。

馬天庸的妻子魯桂芳,原遼寧營口捲煙廠總會計師。修煉法輪功前,曾患有十幾種嚴重疾病:心臟病、貧血、甲狀腺瘤、風濕病、長期浮腫、婦科病、頸椎、腰椎骨質增生壓迫神經曾造成昏迷,脫肛、內外痔等等。長年服大劑量的中西藥,幾次住院,每次藥費近萬元,多次在工作崗位突然病情發作,昏迷被送到醫院搶救。

一九九五年九月魯桂芳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各種疾病消失,六年來沒吃一粒藥。

二零零二年,她被關押到馬三家教養院,不久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最終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離開人世。

案例2:江西省南昌市法輪功學員、原江西省高級法院處長胡慶雲。他在一九九七年患急性白血病,當時經江西、上海等地五大醫院多次會診和治療,最後被眾多專家斷言最多活三個月。一九九八年二月,江西醫學院一附院的專家告知家屬,說胡慶雲最多還有三天的生命,請家屬做好辦理後事的準備。

而在此時胡慶雲開始修煉法輪功,兩個月後,他的身體逐漸好起來。

當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被中共江氏犯罪集團迫害後,胡慶雲曾先後數次給當權者寫信,說明煉法輪功使自己從絕症患者成為健康人的事實。中共因此於一九九九年七月將他逮捕。

據悉,胡慶雲在第一次被捕時,聲明自己曾是一個白血病患者,不煉法輪功會死亡。但在場的公安機關負責人說:「你用這個(指白血病)威脅不了我們。」仍將胡關進了監獄,並不許煉功學法。結果胡在獄中全身出血,當局不得不將他放出,胡在恢復煉法輪功後,得以再次迅速康復。

隨後,一九九九年十月在沒有任何憑據下胡慶雲再次被強行拘捕。在被拘押了一年半後,於二零零一年一月十日被江西省首府南昌的地區法庭非法判刑七年。

其間,胡曾運用他的法律知識使一些指控不成立,但最後仍被非法判七年。二月六日,美聯社、路透社和中央社等主流媒體對此作了報導。

胡慶雲於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二日被中共迫害致死。胡慶雲的親友已證實,胡是因白血病復發,三月二十二日死於江西監獄醫院。據該親友稱,胡慶雲的白血病是因煉法輪功煉好了,但他又因煉法輪功被當局判刑,無法煉功,導致後來就不行了。

案例3:四川攀枝花市警察徐浪舟,男,39歲。一九九四年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後,年年被評為優秀警察,攀枝花市電視台還為徐浪舟做過報導。在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徐浪舟曾遭二年勞教迫害,隨後不久被非法判刑八年半,在多個監獄遭受迫害,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僅三十九歲。

徐浪舟,身高一米七八左右,出生於一九七三年,是攀枝花市交警一大隊優秀警察,專職處理交通事故。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思想行為,在煉功後的短短時間內,身患的疾病消失,身體健康。徐浪舟以前抽煙、喝酒,對事故逃逸司機,抓著就打,請吃也去,送錢送禮也要,而在煉法輪功後去掉了所有惡習,而且工作更加認真負責,踏實敬業,處理交通事故又快又好又公正,年年被評為優秀警察。

然而迫害發生後,就是這樣一個好警察卻遭強行綁架四次,被非法勞教一次二年,被非法開除工作,妻子被迫離婚。後被非法判刑八年零六個月,在監獄非法關押期間遭受酷刑迫害致死。

案例4:韓慶財,男,62歲,遼寧遼中縣公安局政治處主任。迫害發生後,遭多次綁架非法關押迫害。二零零一年因進京上訪,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遼中縣監獄中。韓慶財在關押期間受到嚴重摧殘折磨,直至奄奄一息時,才在二零零三年八月八日被放回家,韓慶財回家後僅十一天,便於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九日死亡。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七日夜晚,遼中縣九位法輪功學員坐車去北京證實大法,在中途被早已等候的警察綁架到縣公安局。韓慶財和幾位法輪功學員正念走出,妻子劉玉英和另外幾人被送到沈新教養院。

遼中縣公安局以秦夢植為首的幾名警察,出動幾十個警察當天闖入韓慶財家,非法抄家。因找不著韓慶財,詢問他的大兒子韓成,逼他說出父親的下落,孩子不說,幾個人就一起恐嚇他,使孩子的身心受到傷害,於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八日離世。

二零零二年六月末,當地六一零扣個帽子稱韓慶財帶頭「去北京鬧事」,把韓慶財非法判刑四年,並非法開除公職,這就是所謂「一二七大案」。此案成了東街派出所所長石長彥等惡警立功受獎撈取政治資本的籌碼。(二零零三年秋,石長彥罹患胰腺癌,於二零零四年三月遭惡報身亡)。

被非法關押在遼中縣看守所期間,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經醫院大夫檢查後,主治大夫讓韓慶財住院,可看守所不同意。在醫院和韓慶財的共同努力下,終於答應讓住院,可是必須得每天用車拉回看守所,並派兩個警察輪流看守。在這監控迫害下,近一個月期間,韓慶財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看守所和中法之間互相推諉,想把他送到公安醫院一推了事。後來人實在不行了才被釋放回家。僅幾天後,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九日,韓慶財在家中含冤離世。

案例5:劉文偉,男,51歲,黑龍江省哈爾濱鐵路檢察院幹部。劉文偉一九九九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曾被三次非法拘留、一次非法勞教三年、兩次被綁架進洗腦班、四次被非法抄家,被迫轉單位、長期遭監控,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在被強制洗腦出來後不久就含冤離世。

劉文偉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力爭做一個高尚的人,這沒有錯,他沒有做違法的事情,他沒有貪贓枉法,沒有欺騙他人,沒有殺人放火,沒有吃喝嫖賭等一切違法行為。他曾寫下過這樣的話:我愛我的祖國,愛生我養我的這片土地,我希望我的祖國繁榮昌盛、人人道德回升、天災人禍減少、社會穩定,人人都過上幸福祥和的生活,再沒有陷害、沒有誹謗、沒有恐怖、沒有侮辱、人人都真正的身心健康、人人都生活在美好的、祥和的環境中!

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一日早晨,劉文偉身心極度疲憊,人格尊嚴受到嚴重毀損的情況下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一歲。

政法系統作為中共的所謂國家專政機器和維護中共邪惡統治的工具,在長達十九年的對法輪功的血腥迫害中,犯下了累累罪惡。明慧網所報導的二十例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僅是其中的一部份。通過上述案例我們得知,身在政法系統內的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是何等的殘酷,堅守自己的信仰是何等的艱難,付出的生命代價是何等的巨大!

如今法輪功已經洪傳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的主要著作《轉法輪》已經翻譯成三十九種文字在全世界傳播,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二百多萬國際社會正義人士聯署舉報江澤民,要求將迫害元凶江澤民繩之以法。

在《九評共產黨》發表13週年之際,《九評》編輯部發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已經面世,《九評》編輯部即將推出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共產黨的幽靈並沒有隨著東歐共產黨的解體而消失》,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圍剿共產黨的號角已經在全世界吹響,共產黨的末日就要到了,一個沒有共產黨的人類社會很快會到來!

奉勸那些仍在追隨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的人,不要再執迷不悟,趕快清醒,停止迫害,悔過自新,給自己及家人留一條後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