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陽市朱春秀在湖南女子監獄遭身心凌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岳陽市君山區六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朱春秀,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十八個月,在湖南女子監獄遭受迫害,身心受盡凌辱,現在身體還很差。

通過修煉無病一身輕的她,現在感到身體比原來沒修煉前還差,腳不能走稍遠的路、鑽心的痛;吃不得,睡不得,坐不能,站不穩,渾身上下都難受,最痛心的是在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

朱春秀是岳陽市君山區建設規劃局離休職工。她因堅持修煉「真、善、忍」,被中共惡人多次劫持、綁架、毒打、罰款、跟蹤等迫害:其中被非法拘留五次,劫持洗腦班迫害三次,抄家一次,勒索現金一萬多元,停發她一年的退休養老金。不法人員連朱春秀沒有修煉的丈夫也不放過,威脅要取消他的工資作抵押。她丈夫傷心痛哭,被迫與她協議離婚,於二零一五年離世。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朱春秀在岳陽市五里中學附近講真相救人,被人惡意舉報,隨即被岳陽市樓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唐建民、易三三綁架、非法審訊,非法關押在湖濱拘留所,十天後轉到雲溪看守所。

被只認錢不認法律的檢察院人員以三萬元錢要挾起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朱春秀被樓區法院非法庭審、冤判十八個月,二零一七年四月送湖南女子監獄迫害。

湖南女子監獄一直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直在辦洗腦班,不讓學員睡覺,強迫學員看污衊誹謗師父和大法的錄像,搞體罰等,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就一直在洗腦班被迫害。朱春秀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進入高戒監室所謂「學習」,逼迫她認罪。她說:「學法輪功的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罪。」她們就強迫她每天坐小板凳,屁股都坐爛了。

有一次,八個犯人圍著朱春秀,把她師父的照片塞在她的屁股底下,腳底下,嘴裏。並說:「這是國家的服刑機關,唯有服從」。她不屈服,八月份將她送進更嚴管監室去迫害,每天強迫她看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光碟,強迫她抄寫所謂的揭批法輪功的文章。她不配合,夾控就把李洪志師父的照片塞在她的身體的各個部位,她想:「不能讓師父替我受罪,這樣不敬師父。」就這一念被邪惡鑽了空子,她拿起筆只寫了一點點,就寧死也不寫了。她們就強迫她站在廁所裏,用刷廁所的刷子在她嘴裏刷,在她牙齒上刷。

隨後,每天二十四小時不讓她上廁所,從清早站到晚上十二點過後才能上床睡覺,還用桌子攔著她,屎尿只能拉在褲子裏。她們怕臭,就用冷水把她從頭淋到腳。她們還用師父的三張照片塞在她身上,她說:「這樣做對你們不好」。她們不聽,還是強迫她手舉過頭的站著。這樣堅持了十二天,最後她實在站不穩了,身體承受到了極限,最後違心妥協了。此時她頭髮全白了,站不穩,撐不住,整個人像散了架一樣,像一個行將就木的八、九十歲的老太太。

到了十月十五日又轉監房,她們認為她思想並沒有真正的「轉化」,就一直嚴管。每天叫她揭批法輪功;坐師父的照片、睡師父的照片。她對著照片說:「這照片上沒有師父的法身,是一張白紙」。她們又誣蔑她有精神病,說她會殺人、會自殺,用各種卑鄙手段威脅、恐嚇她,要讓她吃破壞中樞神經的藥,要送她去精神病醫院去治療。她不承認這一切,她們就逼著她天天口裏揭批,手裏一天到晚抄寫揭批文字,過著人不是人的日子。那種「對不起師父」的那種悔恨,使她的心臟一陣陣的刺痛。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朱春秀走出黑監獄。岳陽君山區「610」的人和她的女兒去接她。並告訴她,第二天去君山區「610」報到。她和女兒去了,她問了工資情況:從她被抓的那月起就停了她的工資,直至今日也沒給她。「610」人員要求她寫「三書」才給工資,並訓斥了她一番。三月二十三日「610」人員把怎麼寫的內容發到她女兒手機上,女兒按他們的要求寫了所謂的「三書」。

中共對法輪功不遺餘力的迫害,對善良民眾沒有底線的構陷、折磨、虐殺,逼迫他們變壞,令人痛心,這也是當今中國社會的莫大恥辱和悲哀。做好人怎麼錯了?做好人怎麼這樣難?!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導致中國社會道德全面崩潰、社會法制全面倒退,也更加體現出中共的邪教本質。

古語雲:「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就是說,迫害修煉人的罪業是太大了,甚至是生生世世都償還不清的。法輪功是真正佛家高德大法,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對法輪功迫害,是犯下如天重罪,是真正在迫害自己。

人不治天治,希望至今仍被中共謊言欺騙、被中共專制挾持的更多中國善良的公民了解真相,趕快跳出中共這趟死亡列車,停止迫害,悔過自新,擺脫邪靈,擺脫中共控制以及與中共共同覆滅的命運,走向光明和新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