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樺甸市吳淑芹女士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市樺甸市今年67歲的吳淑芹有幸修煉法輪功後,所有的疾病都好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迫害後,她多次被非法關押,不斷地被騷擾,曾經被非法勞教一年。

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勞教時,大女兒在外地生活,每月要回樺甸照看父親,再去黑嘴子勞教所看她,還照管自家,因奔波、勞累、精神壓力過重,婚後懷第一胎流產後一直不孕,導致婚姻破裂。當時小女兒剛上初一,幼小心靈經不起媽媽被非法勞教的打擊而輟學。

下面是吳淑芹與家人這些年的遭遇:

吳淑芹以前全身是病,從頭到腳沒有好地方。整天痛不欲生的活著,最頑固的是後背和腿風濕30多年,頸椎、乙肝、胃下垂、苦不堪言的尿道炎長年犯,從左側腰部到左腳跟神經痛、身體整天沉重。自從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不長時間,所有的疾病都不翼而飛,真是無病一身輕,心情無比愉悅。她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事為別人著想,二零零五年她公爹年邁臥床,其他四姐弟都有不同的因由拒絕伺俸老人,她主功接來盡心盡力伺俸到壽終。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抹黑大法和大法師父,吳淑芹在大法中受益匪淺,憑良心說真話,三次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第一次進京,在北京路邊歇涼,被巡警綁架到附近派出所,非法審訊後劫回當地。

吳淑芹第二次去北京上訪,在市郊區租房的當晚被綁架到太平派出所,被關在鐵籠子裏,在水泥地上坐了二天後又轉押到豐台體育場,由駐京辦和吉林市公安局劫回。回家的當天晚上,勝利街派出所一警察 ,晚八點突然闖入她家騷擾,同家屬僵持到十一點離開。第二天一大早五點左右,勝利派出所五、六個警察又突然闖入她家騷擾,預謀綁架未遂。此前,勝利街派出所片警劉志同另一警察向她家屬勒索五千元現金,沒給收據,以接她為名,到吉林買一部照相機,去北京遊玩,沒等警察到北京她已回到當地。

吳淑芹第三次去北京上訪被綁架到宣武區拘留所,多人被關在一個屋內,便桶在眼皮下,吃、睡、拉全在內,大熱天臭味可想而知。後被劫回當地,被樺甸公安局政保科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十五天轉到看守所四十多天,被銬腳鐐半個月,被非法勞教一年。

在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吳淑芹被強制做奴工,每天勞動十六 、七個小時,很多產品是有毒的,對身體危害很大,一般不良反應是嘔吐、噁心、頭暈症狀。勞教所根本不管她們的身體健康狀況如何,只為賺錢為目的,強迫被關押人員幹活。

二零零零年末,勝利街派出所轄區片警高軍突闖她家,欺騙她丈夫說,讓她隨他去一趟派出所,沒啥事,一會兒就回來,丈夫對高警察的話信以為真,讓她去了派出所,警察高軍把她關在一個屋,然後,返回她家抄家,沒找到所謂的證據,又來第二次,還沒找到,不肯善罷甘休,緊接著又來第三次,把家裏帶鎖的倉房和抽屜損壞。三次甚麼也沒找到,仍不甘心,亂用職權,把她非法拘留了,大年二十九才被大姑爺接回,公安局政保科扣押二千五百元錢也沒給收據。

二零零一年後,片警以檢查工作為藉口不斷騷擾。大年三十晚上,前任社區主任以了解鄰居為名目實施監視。

二零零五年,勝利街派出所孫岩同另兩個警察突闖她家中,強迫簽字,否則抄家,當時家中有年邁公爹臥病在床。

二零零七年,遠方的哥嫂來串門,正當五月節,她們興致地忙著過傳統節日,片警高軍同另一警察突闖家中騷擾,把節日氣氛破壞,哥嫂帶著沉重的心情離去。

二零一一年四月份,三,四個警察白天來她家騷擾。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樺甸六一零辦洗腦班,勝利街派出所片警韓金生同另兩警察早六點突闖她家,預謀綁架未成,第三天又突闖她家進行騷擾,第四天又一女士來騷擾。

二零一四年九月末,六一零辦洗腦班,轄區片警韓金生同另一警察到她家騷擾。

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前,片警韓金生給在單位上班的女兒多次打電話騷擾,後又換一警察騷擾,干擾了女兒的正常工作,被私企老闆停職。

一九九九年第二次上訪期間,文化局緊追江氏集團邪惡指示,不許她丈夫上班,並停發工資,從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二年單位解體,這段時間沒有分文收入。因警察多次騷擾、恐嚇,給丈夫的身體和精神造成巨大的傷害,導致心臟病、失眠、抑鬱症,喪失勞動能力,直到二零零九年滿六十週歲退休才在社保開資,十年沒有經濟收入,給她們家庭生活造成困難,至今身體不佳。

十九年的時光,是漫長的。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他們的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法輪功學員所做的、所遭受的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希望能喚醒世人的正義與良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