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家屬的自述 【明慧網】

【慶祝513】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家屬的自述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我的妻子是一個虔誠的法輪功修煉者。在妻子被迫害時我也曾經不理解她。在妻子的耐心幫助下,我終於明白了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我和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下面談談我家被迫害的辛酸經歷和在大法中受益的情況。

幸福的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我妻子是一名小學教師,今年五十七歲。她性格內向,一九九六年在同事的引導下修煉了法輪大法。從那之後,她心態平和,性格變的開朗豁達,工作勤勤懇懇、任勞任怨,她帶的班級教學成績一直是年級的優秀班。連續三年她被評為局級優秀教師和教學骨幹。教學論文先後在省裏評為一等獎和三等獎,是大家公認的好班主任、好老師。

在家裏她也把家務都承擔起來,侍奉老人帶好孩子,洗衣服做飯和打掃衛生,我不願做這些家務,她也不和我計較,是個賢妻良母。所以我們的家很和睦,很溫馨,也很幸福。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和誹謗,大氣候一下反過來了,各方面的壓力一下子壓了下來。從此我家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個被眾人羨慕的家庭變成了一個支離破碎的家。

開始時,學校想「轉化」妻子,校長帶著她丈夫(局長),親自登門來我家勸說我妻子放棄大法修煉,兩位領導都是能說會道的人,從各個方面來勸說。妻子就講法輪功的美好和她悟到的法理,三個小時過去了,他們沒能說服她,失望的走了,但也知道了法輪功是好的。

二零零零年的第一天,妻子獨自去北京上訪,在北京天安門被綁架,由我們當地的公安警察劫持回來繼續關押。因她去北京上訪,株連到局領導、教育部門領導、學校的領導、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領導,不少領導被罰款、寫檢查,他們都非常生氣。公安局副局長帶著四個警察打罵她。我聽說後,對她又恨又擔心。我找人托關係,使盡了招數讓她出來,兩個月後她才回家。

我是個膽小怕事懦弱的人,但又極愛面子,利益心很重,還很固執。現在的家一下翻過來了,由和睦溫馨變成了埋怨爭吵。局領導讓單位停止了我的工作,讓我時時看著妻子。外界的壓力大,同事有的譏諷,親屬們也埋怨我,我受不了了,怨氣全發洩到妻子身上,家庭矛盾不斷。我用離婚威脅,也曾絕食三天讓她放棄修煉,她都不妥協。後來我發展到酗酒,借酒消愁,有時發酒瘋,誹謗大法和李老師,摔東西辱罵她,有時失控還打她、毀壞大法書、李老師法像等。

學校扣罰妻子一個月工資,還降職到後勤掃廁所。我更是怨恨她的固執。那時我和眾人一樣不解,她為甚麼好日子不過,非頂著社會的壓力、單位的壓力、家庭的壓力放棄名利,堅持信仰去遭受各方面的欺辱和冷落?為甚麼非得遭這個罪?而且還牽連到了我及家庭。

二零零零年一年內她被關押兩次,一次是上北京上訪,一次是因片警問她:「還去北京嗎?」她回答:「去!」於是就被關押,那是在放暑假前半個月。那年的寒假和暑假她都是在看守所過的。那時我被搞的焦頭爛額,老人和孩子沒人管,我還不會做飯,單位的工作也很辛苦,還得聽一些冷言碎語,我被搞的身心疲憊,真是苦不堪言。

特別是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前,中共為了搞「平安奧運」,大批非法抓捕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七月末的一天晚上,半夜近十二點,我在睡夢中被驚醒,家中突然闖進一群警察,把我和妻子都控制住,不讓動。在極度恐懼中看著他們抄家,把家抄了個底朝天之後,我又眼睜睜的看著妻子被警察抓走。警察抄走電腦等不少物品,至今沒還。這突然降臨的災難,像天塌下來一樣,我承受不住病倒了。

緊接著,我老父親聽說此事後,血壓升高去世。在這雙重打擊下,我病了兩個多月。在姊妹的竄縱下,剛過完年,元宵節還沒過,我帶著法院的人去看守所與妻子辦理了離婚手續。

她說,為了彌補給我帶來的痛苦,離婚她不怨我,還說她甚麼都不要。看著她滿眼含淚消瘦的臉,我心裏很痛,也很愧疚。我知道她沒有錯,她很善良,也很賢惠。在魔難中我不能為她遮風擋雨,卻又重重的推了她一把。她被判刑五年,被迫離婚,被開除教職,被關進了大牢。我很擔心她柔弱的個性和身體,能不能活著出來。

可是在魔難中,她想到的不是自己,想到這場迫害給我和家庭帶來的痛苦,她感到內疚,她勸我找一個給我做飯的,不要太難過。孩子去監獄看她時,她勸孩子不要怨恨爸爸:只要你爸爸過的好,咱娘倆都放心。

二零一零年夏天,我去監獄看望她,監獄不讓見,我是哭著走出監獄的。這場迫害給本人、老人和孩子及千千萬萬個家庭帶來多大的傷害和痛苦,是我用文字無法表達的。我自己的體會是,那真是心力交瘁,痛苦不堪,那時我都不想活了,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妻子想做一個好人,堅持真、善、忍的信仰,江澤民這個惡首卻不讓,發動了一場史無前例的迫害。把我的一個本來幸福的家,迫害的支離破碎。這場迫害使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他們的孩子輟學流落街頭,老人無人照顧,生活在痛苦之中?

和她同時被非法判刑的就有三個人,都被迫害死了!

健康的她被迫害的全身是病

她從監獄出來後,無家可歸,無處可去,又沒經濟來源。「六一零」的不讓她去外地,只能回本地。我就把她接回了家,之後復了婚。

妻子原本身體很健康,在監獄裏身心被迫害的傷痕累累,一身病,得了子宮肌瘤、右乳房增生、深度淋巴結核、牙齦炎等等。最嚴重的是淋巴結核,脖子上、肩上長出個大瘤子,脖子也歪了,常常咳嗽得喘不上氣了。親屬們湊錢在監獄裏給她做了切割手術,不到一年在沒癒合好的刀疤旁邊又長出來一個又大又深的淋巴瘤。嚴重的牙周炎,牙齒掉了八、九顆,常常牙痛,吃飯都困難。更讓人難過的是,左眼跳的厲害,帶動半邊臉跟著抽搐,嘴也歪了,眼也斜了,口水不由自主的往下流自己都不知道,視力模糊,而且眼跳的眼眶疼,有時牙疼得睜不開眼睛,整個腦袋也疼。

那時的她怕見人,怕別人看到她被踐踏的殘像。她說在監獄裏沒鞋穿,就在垃圾袋裏撿舊鞋,得了腳氣,腳底板和腳趾上長小泡,很癢,右腳踝旁長了一小片像黑樹皮一樣的東西,又癢又痛,真是苦不堪言。

身體的痛苦能忍受,精神的痛苦更是剜心透骨。我都害怕了,有個甚麼風吹草動,派出所、「六一零」、社區、片警就會上門騷擾,還監聽電話。她回來後我天天陰沉著臉,一開口就是挖苦諷刺,或嘲笑,每天像看賊一樣的看著她,煉功的人來看她,我就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等她們走後就大吵大嚷,翻東西,她的同修給她送來書和MP3都被我拿走藏了起來。她渴望學法煉功,我都不讓,她感覺從大監獄出來又進了小監獄,每天在無奈中痛苦的度日。她為了自由,不受限制,不得不遠走他鄉,流離失所,過著漂泊的日子。

現在想起來我感到深深的愧疚,我當了壞人的幫兇!在我和孩子多方面的努力下,她又回家了。我發現她並沒有被迫害嚇倒,反而更堅強了,也更理智了,對自己的信仰更堅定了。

認同大法,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回來後,我怕她再走,對她的態度有所改變,說話不再那麼難聽了。她學法煉功我也不管了。環境寬鬆了許多,家庭氣氛也溫馨了。妻子靜心學法煉功,她的身體變化很快,一天一個樣,沒花一分錢,沒去醫院打針吃藥,身體完全恢復正常。

這對我觸動很大。但妻子再給我講真相,一開始我還是不接受,不讓她說。她還把一些文章複製下來叫我看。我一開始不敢看,很抵觸,她就給我讀,慢慢的她看我敢看了,就教我上網。能上網了,我就很少看電視,而是主動翻牆看明慧網上的文章。有時間我們還一起看視頻《九評共產黨》、《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江澤民其人》等,我也都能接受了。漸漸的,我的思想發生了變化,觀念開始改變。

知道了共產黨的邪惡,我非常憎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也理解了妻子為甚麼堅持信仰,有時我也聽師父的講法。朋友來了,妻子放真相視頻,講真相我也幫著說。為了法輪功弟子控告江澤民的事,當地的國保大隊和片警來家騷擾時,我也能應對了。

二零一五年訴江大潮中,我也在網絡上真名實姓舉報了江澤民這個惡魔,控告他迫害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弟子,製造天安門假自焚陷害法輪功,殘酷的活摘法輪功弟子的器官搞移植獲利,讓人神共憤!江還出賣大片我們的國土給俄國……罪大惡極。

不久,我發現自己身體的疾病,如腰椎間盤突出、腎結石、胃病、靜脈血栓、失眠、高血壓等毛病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現在我每天都看新唐人電視節目,這已經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也讓我大開眼界,使我從迷茫、困惑中清醒,我進一步認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我的思想、觀念、生活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把我聽到、看到的講給我的同事及朋友。我多麼希望中國的老百姓都能看上《新唐人電視》,看看《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走出惡黨的謊言。

現在我知道大法好,邪黨惡,身體也健康了,工作也順心了。現在我也常念「法輪大法好」,也是福報連連。前年考專業資格證順利通過,並漲了工資。今年還換了一個滿意的工作。妻子煉功,不知給我帶來了多少福報。

三次車禍 有驚無險

我騎摩托車出過三次車禍,都在李老師的保護下,平安躲過了。第一次是在二零零七年的夏天,上午幹完活和同事們聚餐。下午騎摩托車去我姐家。妻子一再叮囑我不要喝酒,第二天考汽車駕照。在同事的勸說下,我還是忍不住喝了酒。吃完飯兩點多鐘,獨自騎車上路。我姐家在縣城,騎車到她家大概要三個多小時。那時路還沒修,不太好走。走到半路上,酒勁上來了,大腦迷糊兩眼睜不開,感覺自己騎著車睡著了,車速還很快。到了一個拐彎的地方,那是個事故多發區,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換擋減速再拐彎,就聽到「嘭」的一聲,猛撞到石樁子上了,石樁子當時就斷裂了,一股反彈力把摩托車反彈回來,我重重的摔在水泥道上,頭先著地,摩托車壓在腿上。

這突如其來的事故把自己驚醒了,酒勁也沒了。一個新安全帽摔得粉碎,頭頂劃破一個大口子往出流血,額頭、臉頰、手、胳膊也都擦破了,沾著沙粒往出滲血。當時只是有些害怕,也沒感覺痛。我用力把車掀起,把腿抽出來,慢慢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胳膊和腿,感覺沒大事。看看車,車閘等地方摔壞了,油箱不知怎的凹下去個大坑。車摔壞了騎不了了,頭上還在流血。等我緩過神來,看看前後左右,前不著村後不著店。也沒有車路過,太陽快下山了,我有點害怕,趕緊給我姐打電話,又給妻子打了電話。她們都很擔心我。外甥準備打車來接我。等了一會,過來一輛大車停在我跟前,下來一個人正好還是個熟人,問我怎麼了,我說車摔壞了騎不了了。他說也要去縣城,讓我坐他的車走吧。他把我送到我姐家。

奇怪的是,第二天竟然順利的考取了駕車執照。事後想起這事都後怕,只是覺得自己很幸運,身體沒有造成重傷,只是傷點皮,全身的筋骨都好好的。回來後我和妻子說起此事,她說是她師父保護了我。那時我還不相信。現在想想當時的情景,還真是李大師保護了我,要不我不知道會摔成個甚麼樣呢!

那時我還很抵觸大法,也誹謗過李大師,慈悲的李大師不計我的過錯和無知,還保護了我。安全帽被摔的粉碎,我的頭只是破點皮,摩托車摔壞了,我的身體卻好好的。感恩李大師!感謝李大師!

第二次是在二零一三年的五月份,我和同事在外工作,當時天黑了,還下著小雨,我坐著同事的摩托車往家趕,地面有些濕有點滑,天有些暗。我不知怎麼的從車上被顛了下來,車座掛住了我的衣襟,同事還不知道後面的事,還往前騎,我被摩托車拖在水泥地上五、六米遠,車子和同事都倒在地上。同事的臉戧破了,我當時感覺腰有些疼,手和手腕多處磨破出血。回家一看,嚇一跳,上衣的右側衣襟處磨破了一個手掌大的窟窿,右褲腿膝蓋處也磨破了手掌大的窟窿。當時穿的衣服很厚。衣服都破了,人卻好好的。妻子說:「師父又保護了你。」我還說不信,但事實又無法解釋。當時的我好愚鈍啊。

第三次是二零一七年夏天的一個早晨,我早起來騎摩托車去大壩看網魚的。山路窄不好走,半路上有個拐彎處,我捏錯了閘,人一下射了出去,車又重重的戧在沙泥地上,人差一點竄到小河溝裏去。夏天穿的薄,臉上、手掌和胳膊多處破皮出血,右臉頰有一點擦傷。右眼上方一條大血口子,裏面和外邊沾著沙粒在隱隱出血。到醫院清洗了傷口,縫了幾針,也沒吃藥,幾天就恢復好了,也沒留下疤痕。

回到家,妻子還是說是她師父保護了我,這次我信了。因為我一個同事騎摩托車在拐彎時,出了車禍,差一點丟了性命,花了十多萬元,現在還沒完全恢復。感謝李大師的救命之恩!

女兒在大法中受益

我再說一說我女兒。二零零七年六月份,她在上高中。高中在外地。高考的前兩天,她和同學去市裏買考試用的東西,她在前面走著,後面一輛疾馳的摩托車撞在她的身上,把她撞飛到電線桿上。女兒從電線桿上又反彈回來,一下就昏死過去了,甚麼也不知道了。當她醒來時,已躺在醫院的床上。她起身下地,說自己沒事,就走出了醫院,也沒訛肇事者。

女兒從小跟妻子一起聽師父講法,事事按真、善、忍的法理去做,隨身帶著「法輪大法好」護身符,相信師父,所以甚麼事也沒有,正常參加高考。高考完後才打電話告訴她媽媽此事。

她考上了自己滿意的學校,畢業前在學校直接被招工的單位挑中,有了讓人羨慕的工作,因為她相信法輪大法好,所以事事順利,現在她已結婚成家,生活的很幸福。

我托李大師的福,現在心態平和、樂觀、身體健康、工作順利、家庭和睦,我發自內心的高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第十九屆世界法輪大法日來臨之際,我們全家叩謝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恭祝師父生日快樂!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徵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