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眼明心更明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我是二零零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雖然修煉時間不長,但是在大法中修煉我的感悟也是很多的。

修煉前,我是一個幾乎雙目失明的人,晚上從家裏出去,回來就找不到門了,我的雙耳也聽不清聲音,簡直成了一個傻子,而且我的腰由於常年勞累也彎了,腿也瘸了,就是這樣我還要和丈夫負擔我一雙兒女的高額學習費用,一天不幹活都不行,而且身體從頭到腳已經沒有好受的地方了。我每天都活的很苦很累,真是生不如死,經常自己偷偷的流淚,這樣的日子我不知道自己還能熬多久,我總想死了多好啊,就解脫了!

一、喜從天降

二零零九年,我由於身體不好,家裏有生意忙不過來,就找了個打工妹,她人很好,幹活非常認真,談吐不凡,知識很廣,動不動還給我說幾句外語,我很願意和她閒談,她經常給我講輪迴轉世的故事。有一天,我告訴她,我經常看到石頭裏有人,跟家裏人說話,別人都說我看花眼了。小王說:「姐,石頭裏是有人。」我問她聽誰說的,她說書裏寫的,我說啥書裏有這事?她說:「《轉法輪》中寫的。」我說「《轉法輪》不是法輪功的書嗎?」她說:「是呀,這書裏甚麼都有!」我說:「那你是煉法輪功的?」她堅定的說:「是」。就這樣小王又給我講了大法的真相,我很喜歡聽,我就利用下午空閒時間幫她幹活,叫她給我念《轉法輪》,幾天時間,她給我讀了一遍。因為我看不見字,但是我看到書上有一個很亮的東西在轉,以後才知道是法輪在轉。這書太好了!我決定也學大法,這時小王就教我煉功的口訣,我很快就背會了,好像甚麼時候聽到過。

煉功後,我走路一身輕,幹活也不累,渾身也不痛了。當我沉浸在得法後的幸福之中時,問題出現了,當我把學大法的事告訴親友時,親友們都阻止我,不讓我煉,怕給家庭和子女帶來麻煩,因為他們都是過來人,都見證了中共的邪惡和那種邪惡的恐怖氣氛,但是大法又這麼好,是讓人做好人的,我怎麼能不煉呢?轉念又一想,如果將來真如親友說的那樣,我又怎麼辦呢?就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我聽到了一個聲音,「你的眼睛都要瞎了,你自己掂量著辦吧!」我很驚訝,好像在說我呢。第二天我就問小王,才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呢,我想師父太慈悲了!就這樣我堅定的走入了大法修煉,真是喜從天降,以後再也沒有人反對我學大法了,只是告訴我要注意安全。

二、我怎麼才知道

由於我自己不能看書學法,只能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聽錄音,有些事情也不知道。一天,我到離我家幾里外的同修家去學法,才知道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這麼大的事我怎麼才知道!這不是耽誤大事了嗎?就這樣我開始了講真相。給親屬講,給朋友講,給同學講,他們都同意三退了。

記得有一次我到離家很遠的一位朋友家去講真相,因為我眼睛不好(很長時間都不出門),路也不熟了,好不容易找到了這位朋友,對我很熱情,當勸她三退時她非常不理解,由於我學法少,正念也不強,沒有把她說通,我心裏很難過。當我告別了朋友往回走時,突然有個人把我擋住了,細看才知道是在我家以前幹過活的,管我叫姑姑的人,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因我在前兩天想過這個人,但不知她現在何處,師父就給安排了,在這裏遇到了她。告別了朋友,我又往前走,天已經到了傍晚,又下著小雨,我迷路了。我想那就打車回家吧,可怎麼喊車也不站,我就問了一個過路的,才知道我快到家了,是師父不讓我浪費錢。像這樣的事很多。

一次,我去一個親友家講真相,他家住在離鐵路不遠處。由於原來的路改了,我就找不到了,一下子走到一個墳地裏去了。當時我也沒有害怕,就這樣繞來繞去的,終於找到了這位親屬家,向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在修煉中雖然我很苦看不清路,聽人說話也很費勁,但是我心裏不苦,很甜,因為我有師父了,我有大法了!

三、發資料救人

由於我認識的同修很少,離我家又遠,我就求師父在我家附近幫我找個同修,就這樣一想,師父就幫我找了兩個同修。一天,我正在幹活,外邊有人敲門,我開門一看是兩位女士,非常面善。我把她們讓到屋裏,她們就開門見山的說明了來意,告訴我說有人說我是學大法的,來看一看你,說她們就在附近住。當天晚上就約我去她家學法,就這樣我有了學法小組,我每天都去同修家學法,同修讀我聽,聽的很認真,生怕落下一個字,有時同修問我:「大姐,聽清楚了嗎?」我說:「聽清楚了。」同修就考我剛念過的這句話,我就給她學一遍,同修真是太好了,我有時會感動的流淚。只有大法造就出來的大法弟子才有這樣的大善之心。在這裏,誠心感謝多年來所有幫助過我的同修,讓我對你們說一聲:「太謝謝了!」

記得有一次,同修要出去發真相傳單,問我去不去,我猶豫了,當時我說:「我多想和你們一起去呀,可是我看不清路,不影響你們嗎?」這時同修說:「別說別的了,你就說想不想去。」我堅定的說:「我想去。」因為我看不見路,同修還要領著我,到居民區同修把我安排一個地方,讓我發正念,等發完了再來接我,有亮的門縫就讓我來發。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深深的感悟到只有在大法中修煉出來的人才有這樣的胸懷,這也更加激勵了我修煉大法的信心與決心。

在師父的幫助下,我的眼睛也越來越好了,現在我已經能獨立看《轉法輪》了,也能和同修共同出去發資料了,有時我自己也能去發小冊子,有時我自己發完十二點正念去,雖然天很黑,但是我知道師父就在我身邊。當我發完一棟樓回頭一看的時候,哎呀,我上那麼高啊!真是很感慨。雖然汗水濕透了衣服,我還是很高興,我再苦再累,只要眾生能得救,就是我最大的心願。

幾年來,我和我們小組的同修一直堅持大量的發《九評》。因為我們深深的體會到,只有讓眾生知道中共的邪惡本質,才能改變多年來被中共謊言矇蔽的世人,才能喚醒眾生明白的一面,才能清除眾生對大法的誤解,這也是在給全民三退打基礎。師父講:「廣傳九評邪黨退」[1]。在發《九評》的過程中也是修自己的過程,也經常碰到一些不理智的人,但是不管他們怎麼說,我們都不為其所動,照樣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趕快清醒過來,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救人的高德大法。幸好不明真相的是少數,大多數人還是能接受的。

下面僅舉兩例:

一次,我和同修出去發光盤和《九評》,看見一位老人在門前除草,我上前對老人說:「老人家,給您一本書看看。」接著就介紹書中的內容,又給了他一個光盤,並告訴他光盤裏展示的是五千年的神傳文化。老人說沒有機器看不了,這時正是夕陽下山的時候,我們走的滿身是汗,老人甚麼都沒要。當我轉身要離開時,我不由自主的說了一句:「救人真難哪!」老人聽到這句話,就甚麼都要了,也許老人明白了大法弟子是真的為他好。

另一件事,當我和同修在菜市場發《九評》時,看到一位老先生帶著黑框眼鏡,很面善,同修說:「老人家,送你一本書看看。」老人說:「是不是『法輪功』的?」因為不知他啥目地就沒有回答他,老人又問了一句:「你們是不是『法輪功』?」我們就告訴他:「是」。老人問發的是不是《九評》,我們說「是」,這時老人說:「這本書我看了,說的都是真事,年代、時間、地點都非常準確。我很奇怪,這麼多年共產黨說打倒誰就打倒誰,為甚麼這些年法輪功就打不倒呢?我要了解法輪功,你們叫《轉法輪》的那本書能不能給我買一本?」我們告訴他我們叫「請」,老人說:「那就給我『請』一本吧!」第二天我們便「請」了一本書給他送去了。

以上是我在修煉中的點滴體會,我悟到,只有心正、念正、走的正,才能真正的救了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濟世〉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8/修大法-眼明心更明-3631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