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同大法得厚福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過年期間,我見到了滄州幾位法輪功的朋友。他們給我講了一些故事,我覺的神奇,希望和大家共同分享。

一、我觸電 師父救了我

那是二零一零年春天,我家裝修新房需要用電,我想從老房那邊接電線。我爬上老房牆頭,兩手各捏一根電線頭,剛想往前邁步,一下子像被定住了一樣,一動也不能動了。我心裏明白,我觸電了。於是我大呼一聲「來人啊!」

聽到喊聲,給我來裝修房子的一個小伙子小星,從屋裏衝出來,抄起一架竹梯子,使勁捅我手裏捏著的電線,但電線還是在我手裏捏著。我想再說甚麼,嘴已張不開,說不出話來。只見小星又搬著竹梯子,使勁捅我的兩臂,可我的臂一動不動,像粘在電線上一樣,我兩手一零一火,人成了導體,直挺挺地站在那,像個木偶,時間長了非電死不可。

突然,我想起了一句話──「金剛排山」[1]。我用盡全身力氣喊出這句我平時煉法輪功時的一個動作名稱,把這兩根電線「排」出去,可怎麼也做不出「排」的動作,喊不出這句話。但就是在我動這一念的同時,我不由自主地飛出去好幾步,一下子從牆頭上落到小東房房頂上。小東房是平房,上面鋪著油氈,我落在上面沒摔著沒碰著。要是偏一點,就會從牆頭上摔到地上,那可就摔慘了。

我定了定神,一看兩手,拇指和食指的皮都燒焦了,手心起了許多比玉米粒還大的水泡。

事後我才明白,接線前,我已把閘拉下來了,不知哪位手腳勤快的人,又給合上了。要不是師父救我,小命肯定沒了。

這件事已經過去八年了,八年來,我經常向人們提起這件事,我要永遠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同時願更多善良的人們相信大法得福報。

二、孫女考了第一名

我的孫女叫小寧,十四歲,初一學生。二零零七年年終考試,在四百名年級同學中,數學考了第一名,總成績第六名。我參加了學校召開的家長會,會上孫女發了言。會下,家長們對我羨慕不已,問這問那。現在,我要把孫女學習好的秘密公開告訴大家。

說來話長,作為爺爺的我,讀過幾年書,喜歡文化人。可兒子從小就不是讀書的料。上了幾年學,在班上總是倒數,後來,就輟學務農了。人又憨,娶了個媳婦大字不識一個。小寧上學後,兩口子從學習、生活、為人處事等方面都不會、也沒有細心教育過小寧。

小寧是我幫著帶大的,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了。在她小的時候,我讀大法的書,她就似懂非懂地在一旁聽,我煉功時,她就跟著模仿兩下子。等她懂事後,我就把真、善、忍的做人道理講給她聽,等她有了閱讀能力,我就把大法真相資料上寫的相信大法得福報,學生從學習倒數到正數的修煉故事送給她看,並且讓她身上戴著護身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所有這些她都很接受。

我今年八十來歲了,年輕時百病纏身,可現在我還像小伙子一樣幹活兒。精神好,身體好。小寧很懂事,替我高興,很支持我修大法。

我孫女從上學就是班上數一數二的好學生,從未上過任何一個輔導班。她不但自己學習好還幫助班上的落後生,多少人問她問題從不嫌煩。現在孩子少,家長寵著、慣著,遇到一點兒不順心的事就任性耍脾氣,可我的孫女長這麼大沒向誰耍過一次脾氣。不挑吃,不挑穿,臉上整天掛著笑。

所有這一切,歸根到底一句話,「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

三、大法賜福

兒子在縣城裏開了一家汽車電器維修店,兒媳在那當幫手帶孩子,我們老兩口很省心。

年前,兒子開著車,帶著一家三口高高興興地回家過年。一進門,兒媳婦快步走到我跟前,笑著說:「爸,今年咱這個店賺錢了,先給您一萬花著,以後多賺了再多給。」

我拿著錢,心裏很激動;要不是托大法的福,我這個苦命人連做夢也不會想到有今天啊。

我出生在一個「地主」家庭。在唯成份論的年代,我的真名沒人叫,「地主崽子」是大號。不但家產被中共洗劫一空,長大後,參軍、升學、外出打工都沒有我的份兒。後來,儘管「地主」的帽子摘了,可「窮」的帽子我怎麼也摘不掉。我家住著三間小平房,周圍都是高高的磚瓦房。每逢下雨,我的院裏、屋裏都進水,有人背地裏戲稱我家是「養魚池」。

這都不算甚麼,最讓我發愁的是我的兒子。兒子小的時候,得了病,我們倆口子都是沒轉道兒的人,因為沒錢醫治,就眼睜睜地抱著孩子挨著。算兒子命大,小命沒丟,可兒子長到一米四就不發育了,而且脊椎呈S形。在貧病交加之際,我和兒子都修了大法。在我家的命運剛剛有轉機的時候,一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了。因此,我曾被關進看守所,挨打受罰。

但我始終堅信:法輪功沒有錯,做好人沒有錯,善惡有報是天理。

兒子長大後,學會了汽車維修技術,後來,在縣城裏自己開了個店,說來神奇,一個「殘疾」人,獨撐門面,在店鋪林立、競爭激烈的縣城竟然很快站穩了腳跟,紅火起來。兩年後,我們家蓋了十間團團轉的磚瓦房,還是大院子。全家人告別了「養魚池」,搬進了新居。

俗話說,蓋新房娶新娘。由於農村男女比例失調嚴重,村裏健康帥氣的小伙子有的是沒對像的,甚麼時候能輪上我那一米四身高的兒子呢?

幸虧天賜良緣,三年前,兒子娶了一位一米六十多的善良媳婦,不過令人擔心的是兒媳婦患有股骨頭壞死、骨質疏鬆症、不孕症等病,夾著雙拐才能勉強走路。在娘家,看遍了附近各大醫院,吃了無數的藥,也不見好轉。結婚後,兒媳很認同大法,明白大法真相,退出了中共的團隊組織。結婚兩個月以後,就不用吃藥了。半年以後,所有的病都不治而癒了,一年多就生了一個可愛的小孫女。

現在,她能像健康人一樣扔掉雙拐走路了。以前吃激素造成的虛胖的樣子不見了。高挑兒、美麗。每次從城裏回家,總是笑呵呵地面對公婆,給我們零花錢、買衣服,吃的、用的都想著我們,並且,和我的兒子相敬如賓。我們老兩口看在眼裏喜在心裏,這麼好的兒媳婦,真是打著燈籠都難找啊。難怪我親家對我說:「你家的福真大啊。」村上娶不上媳婦的人家很是羨慕我家。

轉眼,優秀的小女兒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前來提親的踏破門檻兒,問女兒要甚麼條件儘管說,女兒認真地說:最重要的一條是本人(或家人)修大法或相信大法。

是啊,近幾年的好日子讓我們全家人都看到了一個理:相信大法得福報,只有認同大法才能真正過上好日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