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綜合報導)江氏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十八年了,在這十八年裏,社會形勢變化很大,明白法輪功真相的人越來越多,退出中共邪黨一切組織,給自己選擇美好未來的人也越來越多。但是,不聽法輪功學員良言善勸、不看法輪功真相,一意孤行,不計後果,麻木、盲從的執行所謂的上級命令迫害修心向善的佛法修煉,也是大有人在。

根據明慧網報導的迫害案例所做的統計,2017年吉林省共有2446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中共不法人員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遭受各種經濟迫害的法輪功學員72人次,迫害致死16人,失蹤1人,非法判刑100人次,非法庭審17人次,非法起訴15人次,非法批捕22人次,綁架712人次,非法騷擾1441人次,強制洗腦39人次,流離失所11人次。

具體迫害情況如下:

一、2017年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受各種迫害統計

圖1:2017年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圖1:2017年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圖2:2017年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人次安地區分布
圖2:2017年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人次安地區分布

表1:2017年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受各種迫害統計表(不完全統計)
長春 吉林 四平 通化 白山 遼源 白城 松原 延邊 合計

36

17

3

7

6

2

1

72

6

4

2

1

2

1

16

1

1

40

18

4

8

7

1

3

12

7

100

2

3

1

4

2

5

17

11

1

3

15

9

3

1

3

1

5

22

267

215

27

50

30

14

15

22

72

712

630

357

19

247

33

34

57

54

10

1441

17

12

10

39

2

2

1

3

2

1

11

1003

637

55

332

84

52

84

105

94

2446

其實,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由於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偷偷摸摸、不敢見光的,所以很多迫害消息無法掌握。

中共邪黨「十九大」召開前,江氏爪牙又在變換花樣,發明了所謂地毯式的「敲門行動」,對所有1999年記錄的法輪功學員,不管是否還繼續修煉,都要人人過篩子。不斷的上門或電話騷擾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嚴重的影響了法輪功學員及家人的正常生活。

表2、100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情況(不完全統計):下載(8.7KB)

其中二零一六年非法判刑,二零一七年曝光的有23人次。其實二零一八年也會有二零一七年非法判刑而在二零一八年曝光的案例,所以二零一七年非法判刑的也不只是77人次。

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遭受各種經濟迫害統計

1、搶劫現金211173元,搶劫法輪功學員的私人物品更是無計其數,更有甚者把法輪功學員家中洗劫一空。中共不法警察已經把綁架法輪功學員作為發財之道了,甚者直接問法輪功學員家有沒有車,有沒有銀行卡。流氓、土匪、強盜與之相比,都會自愧不如,甘拜下風。

2、勒索現金186700元。樺甸市法輪功學員李在英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向世人講真相時,被樺甸市610的王洪海等兩人綁架,李在英在不配合警察的情況下,三點多鐘,就把李在英送到樺甸市看守所。李在英的女兒擔心媽媽在看守所受苦,給警察送了五萬元左右的錢。

李在英和老伴都70歲了,是農村人,生活都靠幾個女兒給錢,本來從女兒們給的生活費中省吃儉用攢倆錢,這一下都被警察勒索去,還不夠,兩個女兒又幫忙湊一部份。據李在英老伴說:今年四月二十二日,李在英也是在橡膠廠小市場發小冊子,被警察綁架了,也被勒索去5萬元,都是幾個女兒湊的。在一年之內,國保的警察們在李在英一人身上就勒索去10萬元,對沒有生活來源的老人來說,這簡直是天文數字。

維護一方社會治安,保護一方百姓生命、財產安全的人民警察們,錢不是萬能的,君子求財,應取之有道。

3、非法罰金260000元。法輪功學員向世人講真相,是在清除世人頭腦中被中共灌輸的謊言,在大劫難來時能免於淘汰,是在救人,是在做天大的好事、善事,於國於民百利而無一害。本應得到社會及政府的嘉獎,然而,中共不法法官不但不主持公道,而且還枉法裁判,非法罰金。舒蘭市法輪功學員王玉珍,被冤判4年,罰款4萬。

二、主要迫害案例

(一)16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離世

1、多次遭迫害,冤判四年,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閻景有含冤離世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閻景生前曾多次遭迫害,被迫流離失所。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綁架,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四日出獄。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二十三點四十分離世,時年六十七歲。

從判刑到入獄到出獄不到三個月時間,說明閻景有的身體已經被迫害的相當嚴重。在吉林省各監獄,法輪功學員不到生命垂危,是不會讓你出獄的,閻景有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

2、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淑豔12天被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吉林省榆樹市法輪功學員劉淑豔,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榆樹市刑事偵查大隊二中隊長閆國輝和管瑞川從山東綁架、構陷,被非法判刑三年,於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監獄迫害,四月二十一日晚八點五十分含冤離世。

'野蠻灌食'
野蠻灌食
'罰坐'
罰坐

劉淑豔被劫持到吉林女子監獄,八監區為了「轉化」劉淑豔,每日長時間強行坐小板凳,不讓隨意購買生活用品。

劉淑豔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因絕食反迫害,遭受強行灌食十二天,關小號十天等迫害下,已經奄奄一息了,被吉林省女子監獄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送往吉林省醫院治療,經過化驗、採血等處理後方才通知家屬,沒等家屬到場就急於動手術,監獄方和醫院方用恐嚇的口氣在電話裏強制要劉淑豔的女兒表態馬上動手術,家屬考慮到邪黨江澤民政法系統和醫院這些年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頻頻發生,就在電話裏強調,家屬不到場不許手術。

劉淑豔的女兒趕到醫院已經是下午了,一看母親劉淑豔已經不行了,意識不清,脈搏跳動微弱,就剩一口氣了,當劉淑豔女兒問大夫手術的成功率是多少時,大夫卻說:「我不能說成功率有多少,如果說成功率百分之九十,那百分之十叫你攤上算你倒楣。劉淑豔女兒與警察交涉辦轉院,回當地救治,監獄警察說保外就醫手續沒下來,監護權不在你那。就這樣被他們拖到第二天下午一點多鐘才辦完保外就醫,監獄方才同意家屬把人接回來。

回來後當地的醫生說沒有希望了。就這樣劉淑豔於四月二十一日晚八點五十分含冤離世。時年61歲。

3、九台市法輪功學員於桂香老人,四天被九台市馬家崗子拘留所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於桂香老人遭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非法抓捕。在製造的一系列所謂「證據」下,關押到九台馬家崗子拘留所遭受迫害。

老人在非法迫害面前拒絕任何簽字,照相和按手印等審訊和迫害程序,而九台公安局和拘留所仍然對老人構陷罪名,非法關押,而且九台馬家崗子拘留所沒有對老人做任何體檢程序,不顧老人因審訊造成的身體不正常狀態強行關押到拘留所。

在關押的前兩天,老人出現身體嚴重的不正常狀態,報告到拘留所主管部門,希望給老人做必要的檢查或保外就醫。而拘留所和公安部門則互相推諉,瀆職,以各種藉口拖延和不為老人做檢查和保外治療,無視老人的不正常身體狀態,強行非法關押,直至六月二十日晚,老人在衛生間中倒下,從此再也沒有甦醒過來。時年65歲。

4、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馬春波含冤離世

長春市法輪功學員馬春波,於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凌晨兩點離世,年僅五十六歲。

從二零零一年到離世前,由於中共迫害,馬春波一直過著流離失所、妻離子散的生活,而且由於牙齒全部掉光,只能靠吃流食維持生命。

馬春波生前曾遭多次迫害,失去工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馬春波去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在松原看守所裏,非法關押四個月。這期間,他曾遭到警察郭文波的毆打、逼供、虐待,郭文波用掃帚把狠狠地打馬春波頭部和臉部,打碎多把笤帚,打得馬春波滿臉都是血,滿口牙鬆動,不長時間牙齒全部掉光。

由於在看守所裏沒有得到及時治療,造成馬春波的牙齦萎縮嚴重,十八年來,只能吃流食來維持生命。

這次毆打還使馬春波眼底充血,以致十八年來,眼睛看不清東西。

北方冬天零下三十多度的寒冷天氣,看守所裏不讓用被褥,馬春波只得睡在水泥地上,冰的小腿多年來沒有知覺,走路困難,體重由二百三十斤被迫害到只剩一百斤。

後馬春波被非法勞教一年,因為身體迫害的嚴重,出現高血壓、心跳過速、勞教所說這個人活不了幾天了,拒收。後來,看守所逼迫家屬交了三千元保證金,才放人回家。錢至今未還。

5、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其家遭迫害含冤離世

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其家在二零一六年三月九日遭警察抄家、綁架,被拘留十天,其兒子王戈被冤判三年半,至今被關押在公主玲監獄。王其家被放回家後,長期被長久路派出所、街道、社區人員騷擾、監控、恐嚇,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早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6、冤判三年,吉林農安縣霍潤芝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農安縣七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霍潤芝,二零一六年三月被非法抓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被監獄醫院救護車送回家時,已神智不清,身上多處傷疤,每天除了昏睡,就是痛苦的尖叫,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含冤離世。

二零一六年三月,霍潤芝在外貼法輪大法真相粘貼時,被農安鎮黃龍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因她堅修大法,不放棄修煉,被非法判刑三年,先後被關押在長春市第四看守所和吉林女子監獄。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霍潤芝在身體和精神上都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身體多處受傷,全口牙齒全部被打活動了,出現嚴重高血壓症狀,直腸腫瘤,身上多處傷疤,瘦得皮包骨,生命垂危。

家人二零一七年四月底才獲悉,霍潤芝被監獄迫害得身患直腸癌,獄方不肯釋放,在耽誤治療的情況下,將她送外診,當時家人也沒有得到任何音訊。

二零一七年五月,霍潤芝的兒子去吉林女子監獄看望母親時,監獄醫院怕霍潤芝死在監獄擔責任,讓孩子給霍潤芝辦保外就醫。因霍潤芝不放棄修煉大法,不寫五書,獄警寫好了五書,強行拽住病危的霍潤芝的手簽字。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霍潤芝被監獄醫院救護車送回家時,已神智不清,以前的記憶全無,每天除了昏睡,就是痛苦的尖叫。老人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晚六點鐘含冤離世。

7、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王豔秋老人遭騷擾受驚嚇離世

吉林省吉林市龍潭區7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豔秋是名孤寡老人,獨居。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之前,街道婁姓主任去王豔秋老人家騷擾,老人受到驚嚇。四月二十五日晚八點多鐘,龍潭公安分局鐵東遵義派出所警察車沿軍領著一名實習生闖到王豔秋家騷擾,老人又被驚嚇,三天後突然死亡。兩次驚嚇,導致王豔秋心臟病復發離世。

8、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張愛英含冤離世

自從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張愛英一家就提心吊膽的過日子,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晚,張愛英遭國保大隊綁架,在非法審訊中,老太太被尿憋的汗都流下來了,哀求警察讓她上廁所,一個警察說:我就是想憋死你。後因張愛英身體檢查不合格,警察於十五日釋放其回家。因受到極度驚嚇,僅有的四萬多元錢也被警察勒索,警察還不時的找她,給她造成極大的精神壓力,不敢大聲說話,終日鬱鬱寡歡。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她的孩子看母親心情不好,帶她去吉林市散心,在遊玩過程中突然離世。時年六十二歲。

9、遭五年冤獄迫害 吉林市劉桂芹老人離世

家住吉林市船營區鴻博園小區的法輪功學員劉桂芹在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的十八年裏因堅持信仰被非法關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迫害,二零一五年從吉林省女子監獄回家後不久身體出現病業狀態,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離世,年七十四歲。

劉桂芹被非法秘判冤判五年,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偷偷摸摸送往吉林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並說「表現不好」不讓家屬見。多麼邪惡的藉口!就是關在監獄裏的真正的犯人也有權利見家人,法輪功學員是被冤枉的,是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裏的,是迫害,所謂的「表現好」就是要把一個好人轉化成一個壞人,逼迫你自己寫出來,泯滅良心,踐踏人格,不做這樣的事,還威脅不讓見家人。

劉桂芹老人在吉林省女子監獄度過了近二千個黑暗日夜,於二零一五年出獄,出獄後還在社區、派出所的監視下不斷受到騷擾。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離世。

10、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王銀貴被迫害致死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王銀貴,家住吉林市昌邑區蓮花小區,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修煉,得法前患有多種疾病,是一個病秧子,得法後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煉自己,身體健康。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王銀貴向世人講真相,多次被抓,被勞教。一次在吉林市龍潭區掛真相喇叭,被非法抓捕,關進吉林市第三看守所,她絕食抗議,被野蠻灌食,並給她注射不明藥物,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看守所才通知家人接回,回家後渾身腫脹,記憶力明顯減退,意識混亂,這種狀態一直持續。王銀貴二零一七年九月上旬在上海兒子家離世。

11、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孫玉發含冤離世

白山市江源區法輪功學員孫玉發,自二零一五年真名實姓訴江以來,不斷受到警察上門騷擾,被迫流離失所三個月,之後還是不斷受到警察騷擾,二零一六年九月三日,孫玉發住在北京的女兒孫淑梅家被北京警察綁架,今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孫玉發得知後心臟病加重,含冤離世

12、吉林白山江源區法輪功學員李春豔含冤離世

法輪功學員李春豔,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大法,曾是當地的輔導員。二零零零年七月去當地政府講清法輪功真相,當天被拘留,罰款二千元。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寶派出所所長王某帶七,八個警察到李春豔家搜走了二箱大法書籍,將李春豔非法拘留一年。因受到多次干擾迫害,李春豔生活不能自理,保外就醫,於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含冤離世。

13、吉林省遼源市法輪功學員張平被迫害致死

張平,女,五十六歲,一九九九年得法,生前居住在吉林省遼源市西安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張平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綁架,被遼源市派出所接回家,一頓毒打後,非法關押了一個月。

二零零四年,張平又遭迫害,被劫持到長春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一日,張平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長春女子監獄遭到嚴重迫害。

張平出獄後病情加重,遼源市西安區泰安分局警察還經常上門騷擾,又是搜大法書,又是給家裏照相恐嚇,致使她病情急劇惡化,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去世。

14、大安市法輪功學員韓紅霞在白城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家屬突然接到韓紅霞病危通知,韓紅霞已經奄奄一息,三月八日被送到長春醫院,醫生診斷肺部感染、積水,導致肺部衰竭。(疑是灌食造成的)三月十日晚被迫害致死,時年五十七歲。

'野蠻灌食'
野蠻灌食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下午,大安市公安局原國保隊長隨豔龍、牟子敬伙同安廣鎮派出所長宋有文,李寶江等七、八個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王毅家,將正在他家的韓紅霞綁架,又非法抄韓紅霞的家,並將她非法關押到白城市看守所,炮製構陷材料,企圖對她非法判刑。

被非法關押在白城市看守所期間,韓紅霞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但國保大隊原大隊長隨豔龍,和現任大隊長王雷、牟子敬等漠視生命,仍然關押不放,導致她被迫害致死。

15、白城洮南市法輪功學員田玉梅被迫害致死

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田玉梅多次被迫害,被非法判刑一年、緩刑一年,在緩刑期間,因心臟驟停於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離世,年六十六歲。

'田玉梅遺照'
田玉梅遺照

因為田玉梅的身體狀況,最後給她判刑一年、緩刑一年。就這樣接二連三地不斷對她進行毫無人道的迫害,心理壓力、精神壓力,以及警察對她親人的壓力全部壓在了她的身上,使田玉梅過早的失去了生命。

中共十九大召開期間,正是田玉梅生命特徵嚴重的時刻,她在生命垂危的最後日子裏,辦案人員依然不放過她,來到她家進行查訪監督。

16、屢遭關押酷刑等迫害 吉林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吳春延含冤離世

在中共長達十八年的迫害中,延吉市法輪功學員吳春延多次被非法關押、兩次勞教,遭受酷刑折磨,所有的牙都被打掉。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示意圖:用電針電擊'
酷刑示意圖:用電針電擊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酷刑演示:鞋底打臉

吳春延因屢次被綁架關押、遭受酷刑迫害,家人也受到很大的傷害。特別是警察當著吳春延母親的面毒打他,對其母親傷害非常大,加上610警察不斷的騷擾,吳春延的母親受到了驚嚇,得了腦中風,臥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七名法輪功學員在吳春延家學習法輪功著作時,延吉國保大隊鄭哲洙等人穿著便衣,突然非法闖入,沒有出示身份證與法律手續,就把七名學員抓到河南派出所,同時把個人物品,包括大法書籍、真相資料、電腦、打印機、錄音機、播放器和一千多元現金搶走。

這次多名法輪功學員在吳春延家被抓捕而且騷擾不斷,給曾經遭受過殘酷迫害的吳春延造成很大的心理負擔,導致他身體癱瘓,家人送醫院治療沒有見效,二零一七年六月,吳春延含冤離世。

(二)非法判刑案例

二零一七年明慧網報導的有100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其中二零一六年非法判刑在二零一七年報導的有23 名,二零一七年非法判刑的有77名。

1、長春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鄧麗娟被敦化市法院非法判刑,法院阻止律師介入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長春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鄧麗娟被延邊敦化市法院非法冤判三年,鄧麗娟不服,當場要求上訴。宣判時即沒有通知家屬也沒通知家屬給鄧麗娟聘請的律師,宣判後才通知家屬,嚴重的違背法律程序。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敦化市法院在延吉龍井法院對長春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鄧麗娟進行了非法庭審,法院拒絕鄧麗娟請的律師為她辯護。當鄧麗娟問:「我的律師來了嗎?」王翠玲謊稱:「律師不給你辯護了。」在之前為此事家屬曾找法官理論,「我們花那麼多錢請的律師,為何不允許辯護?」法官說:「這是610的決定,我們也沒辦法。」家屬找到敦化市610的人,他們說「這是省裏的決定,不允許北京律師介入。」結果,法官在法庭上公然說謊。

2、德惠市十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罰金九萬五千元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八日,吉林省德惠市法輪功學員李瑞鳳、王成順等十人被非法判刑。

李瑞鳳被非法判刑七年;王成順五年;崔濤四年;李紹珍三年六個月;郝傑三年六個月;楊金玉三年;馬寶舫三年;張鳳秋三年;胡波二年;楊金鳳一年。除楊金鳳被非法處罰金五千元,其餘九人都被非法處罰金一萬元。

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紛紛表示要上訴。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晚至九月二十二日早晨,德惠市十名法輪功學員被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有預謀的綁架。德惠市公安局和國保採用蹲坑、跟蹤、監控、欺騙等多種卑鄙手段,而不是所說的事先舉報,而是國保警察事先早有準備,具體實施計劃非常周密。

九月二十一日晚,德惠市法輪功學員張鳳秋(女)、楊金玉(女)、王成順、馬寶舫(女)在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的過程中,在夏家店被德惠市國保大隊綁架,他們乘坐的車被非法扣留。深夜十一點多,幾名警察捅開門鎖,強行闖進楊金玉家,有兩名警察分別控制住楊金玉年邁的父母,其他人進行非法搜查。 受驚嚇的老人給小女兒楊金鳳打了電話,楊金鳳趕過來照顧年邁的父母,中途被德惠國保警察綁架。

九月二十二日早晨六時許,德惠市法輪功學員李瑞鳳(女)的丈夫開門時,四名國保警察闖入家中,非法抄家並綁架了李瑞鳳,當時李瑞鳳只穿一套短袖睡衣,李瑞鳳要穿一件外衣警察卻不讓,參與綁架的有德惠市國保警察張德輝,還有德惠公安局的畢忠生和其他兩名不知姓名的警察。

九月二十二日早晨,德惠市法輪功學員胡波(女)給住院的父親送飯時,剛出家門,被蹲坑的警察非法抓捕;崔濤在送孩子上學回來的路上被警察非法抓捕;郝傑從自家下樓,被蹲坑的德惠國保警察非法抓捕;李紹珍(女)被德惠國保警察綁架,家中有年邁的公公無人照顧,家裏被翻得亂七八糟。

3、長春市九台區孫景和被非法判刑五年半,罰金1萬元

九月二十八日,吉林省九台市上河灣鎮村民法輪功學員孫景和,在被非法關押了八個月後,被九台市法院非法開庭,當庭宣判五年零六個月刑期,罰金一萬元。孫景和提出上訴。

孫景和家屬對他表示:「自古以來信仰沒有錯,誰給你宣判,就會受到審判,你放心,我們一定會上訴,一告到底。」

四百餘村民簽名 要求無條件釋放好人

孫景和,男,五十一歲,家住九台市上河灣鎮石羊村六社。一九九八年,孫景和開始學煉法輪功後,整個人都變了。在修煉法輪功以前,孫景和的身體一側從頭到腳都不好使,到醫院也檢查不出是甚麼病。他還有胃病,吃不了飯,幹不了活,於是,喝酒、賭博,還經常打罵妻子和兒子,整個村裏的人都知道。

可是,孫景和修煉法輪大法後,身體的病全都好了,不再賭博,也不打妻子和兒子,家庭和睦了,在外能幹很重的體力活,也不亂花錢了。整個村的人都說孫景和煉法輪功把他改變了,跟他幹活的人都知道大法好。

孫景和被中共非法關押迫害後,有四百多名村民聯合簽名,要求無條件釋放好人孫景和。

'吉林九台市上河村四百多名村民聯合簽名證明孫景和是好人'
吉林九台市上河村四百多名村民聯合簽名證明孫景和是好人

4、長春市76歲老人劉志寬被非法判刑一年半,罰金5千元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八日,吉林省長春市七十六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志寬,被二道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勒索罰款五千元。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點多,長春市二道區公安局國保中隊孫潤先帶領十多個警察闖入桃花苑小區,用鑰匙強行打開法輪功學員劉志寬家的門。

劉志寬老人,今年七十六歲,老伴已去世,兒子在國外,當時家裏只有他與保姆姜金紅在家,正準備吃午飯。警察進屋後讓劉志寬與姜金紅站在原地不許動,在既不出示警察證,又不讓老人看清搜查證的情況下進行非法抄家。

非法抄家過程從下午一點多持續到四點多,警察把一百多平米的屋子翻了個底朝天,非法抄走了劉志寬家中所有師父法像、兩紙殼箱大法書籍,一箱多的週刊及資料,還有大概二千多元真相幣,就連供盤、香爐跟幾包沒開封的香都搜走了。抄家後沒有給出具體扣押物品清單。這種公然違法的行為與土匪搶劫沒甚麼兩樣。

十一月八日,二道區法院辦案法官趙俊峰偷偷非法開庭,將劉志寬老人誣判一年半,罰款五千元。

5、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陳蕾、周曉麗遭誣判,罰金7千元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陳雷、周曉麗(周小麗)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在長江街講真相時被綁架。陳蕾、周曉麗後被誣判緩刑。陳雷被誣判緩刑,判一緩二,被非法罰款二千元。周小麗被非法罰款五千,具體遭誣判緩刑刑期待查。兩人於十二月二十七日從吉林市看守所出獄回家。

6、四平市法輪功學員徐靜波被非法判刑,法院不許律師出庭做無罪辯護

四平市鐵西區法院於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對法輪功學員徐靜波非法開庭。鐵西610辦公室主任薛明東不允許煉法輪功的家屬出庭旁聽。鐵西法院的法官曾聯繫辯護律師,後來法官給家屬與律師打電話說:政法委不允許外省律師出庭做無罪辯護,家屬問理由,法官說,政法委說徐靜波的事是政治性質的。十一月二十二日上午開庭,半個小時就走完了全過程。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徐靜波的家屬接到四平市鐵西區法院的電話通知:稱徐靜波被非法判四年六個月,並處罰款一千元,判決是十二月七日下達的,目前徐靜波已上訴至四平中院。

7、通化柳河縣法院對楊靜等六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罰金一萬八千元

柳河縣法輪功學員楊靜,女,五十三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被公安局警察綁架,被非法刑事拘留。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被非法批捕,一直被關押在通化市看守所。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開庭,六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罰金五千元。

張景和,男,七十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被警察綁架,因身體體檢不合格,被取保候審。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開庭,六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四年,罰金四千元。

孫群英,男,六十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被警察綁架,被非法刑事拘留,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被批捕,因身體有嚴重疾病,於當日被取保候審。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開庭,六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罰金三千元。

劉長春,女,六十六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被警察綁架,被非法刑事拘留,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被批捕。一直被關押在通化市看守所。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開庭,六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二年六個月,罰金二千元。

張桂香,女,六十四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柳河縣公安局民警對張桂香家非法搜查,因家中有法輪功資料,警察綁架了張桂香。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張桂香被取保候審,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開庭,六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二年六個月,罰金二千元。

杜榮娟,女,五十七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六日被警察綁架,當日被取保候審。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被非法開庭,六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二年六個月,罰金二千元。

8、白山市遲民祥等四人被非法判刑,罰金1萬1千元

吉林省白山市法輪功學員遲民祥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罰金五千元;張克陽被非法判四年、罰金四千元;六十多歲的丁玉明、李新文被冤判一年、罰金一千元。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和十三日,白山市新建分局和紅旗分局警察先後綁架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遲民祥(五十三歲)九月十二日下午二點左右被紅旗分局警察闖家綁架,送往白山市拘留所關押;九月十二日傍晚,劉廣海賣菜回家,走到樓下就被十幾個警察綁架,直接送到白山市黑溝看守所非法關押。張克陽(女、四十六歲),丁玉民(男、六十九歲),李新文(男、六十五歲)也被綁架。

此前,六月二十九日上午,白山市渾江區法院開庭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劉廣海與他妻子李豔,過程中只許法官於長城問、他們回答,時間非常緊促。於長城不准他們說大法好,大法如何祛病健身,只能回答他們提出的污衊大法的話和那些所謂的「證據」,劉廣海辯護中剛剛提到法律條文就被於法官制止,不准說法律,不准用法律辯護。李豔提出很多異議,把不合理的「證據」否了,於姓「法官」有時氣得直瞪眼睛。法院旁聽的除了兩名家屬,都是他們安排的自己的人,有的在玩手機。劉廣海被強制戴著手銬和腳鐐,手銬和腳鐐連在一起,光頭,眼睛通紅。

9、白城大安市法輪功學員李巍在庭審時被公開上刑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號法院內特警 、警察、交警、便衣。警車,各種轎車等三十多輛,真是如臨大敵一樣,周圍的百姓都說:不就是審個煉法輪功的嗎?咋這麼多警察和車呀?真是太心虛了,是知法犯法了吧!

法輪功學員李巍被庭審時在法庭上戴著手銬腳鐐,從上午九點至十點,下午二點半至五點多一直被公開戴著刑具嚴重違法。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日,大安市法輪功學員李巍被非法判刑七個月,繼續在本地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10、松原長嶺縣法輪功學員褚佔峰被長嶺縣法院非法判刑,中法肆意指派律師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下午三點多,吉林省松原市長嶺縣國保大隊大隊長陳磊帶六、七個人到褚佔峰家中將其綁架到公安局,私人物品電腦、打印機、大法書籍被搶走,還搜去多份資料。褚佔峰在發真相資料時被舉報,調看監控辨認,於是到家中將本人綁架。家中還有一個正在上高三的孩子,沒人照顧。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三日,在沒通知家屬和律師的情況下,長嶺縣法院對褚佔峰秘密非法開庭。三月二十八日非法宣判刑期四年半。褚佔峰上訴至松原市中級法院。五月二十四日獲悉,松原市中級法院維持非法原判。

一審長嶺法官尹萬新曾限制褚佔峰的律師閱卷。二審時,家人決定繼續為褚佔峰請律師,事先向叢鋒詢問,是否還有其它條條框框限制律師閱卷?法官叢峰告訴沒有,就是正常的手續。家人以為比一審法官有進步,就繼續為褚佔峰請律師。當律師到來去看守所會見時,卻遭看守所拒絕會見,說是已經有三個律師會見過褚佔峰了。一審時,家人就只請過一位律師,多出來的兩位律師從哪裏來的?原來是中院指派的,沒有家屬委託。叢鋒用此等卑劣手段阻止律師會見,家人、律師對此都很憤怒,將繼續申訴。

11、延邊延吉市公檢法人員出爾反爾,法輪功學員朱喜玉、安福子被非法判刑

去年三月份,七名法輪功學員在吳春延家集體學法時被警察跟蹤綁架,雖然二十天內七人全部回家,但警察對朱喜玉、安福子、吳春延三名法輪功學員判了「監視居住」半年。幾次的檢察院、法院人員騷擾中,三人一直不配合,幾次撕毀構陷材料,堂堂正正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檢法人員以解除案件為名把朱喜玉和安福子帶到法院(吳春延身體原因沒有去)開庭,宣布解除案件,二人當場回家,可是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突然宣布判刑,並實施綁架。

朱喜玉當場被關押,安福子當天因身體原因放回家。但判刑沒有解除, 七十六歲的安福子不服,上訴。安福子認為沒有法輪大法,他不知死過多少回了。他說:我不要緊,我不能看著那些孩子(公檢法人員)往火坑裏跳啊!我現在就覺得他們太可憐了,所以我還得上訴(讓公檢法人員明白真相)。

12、延邊和龍市八家子74歲的法輪功學員吳英文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 吳英文在和龍講真相時被舉報,被和龍公安局綁架,他們一行四人到家裏翻箱倒櫃,沒找到他們所要的就灰溜溜地走了。

後來警察刑訊逼供對吳英文打罵侮辱,不讓她穿外衣和鞋,光著腳在水泥地上蹲著,三個彪形大漢毆打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她被打得暈頭轉向,血壓220,後來放回家。

從那以後吳英文就經常遭到和龍公檢法的騷擾迫害,一年多沒讓人消停過,隔三差五的上門打電話恐嚇,後來辦了保外就醫。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吳英文被和龍市法院非法枉判一年,現在被非法羈押在吉林監獄,身體不適,出現血壓220、眩暈、心臟病等症狀,監獄不讓家屬見,很是讓人擔心。

結語:善惡有報是天理

根據明慧網《2017年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綜述》報導,吉林省共有19人遭惡報。其中:政法委1人,黨、政幹部10人,公安系統5人,各級法院1人,其它2人。

惡報形式:惡報死亡10人,重病、癌症5人,被查處4人。

十八年,無論嚴寒酷暑、雪雨風霜;無論環境多麼險惡、嚴峻;無論受到多麼大的精神和肉體上的傷害,甚者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始終無怨無悔的走在救人的路上,希望我們的善心及大法的真相能喚醒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世人,其中也包括直接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因為我們的師父就是來度人的,法輪功學員是助師救人的大法徒。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止,法輪功學員講清真相、救人的腳步就一天不會停止,直到喚醒你。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