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辯護律師被逼退出 孫茜面臨非法開庭(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加拿大華人孫茜因為真善忍信仰遭中共當局非法拘禁追訴一案,已面臨開庭。由於加拿大政要,民眾的呼籲,及孫茜億萬富豪的身份,已成為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的典型案例在聯合國會議上提出,加拿大總理也在訪華時提到了此案。然而多位孫茜代理律師卻因受到來自中共的巨大壓力而被迫退出。


孫茜

逼退辯護律師後立刻通知要開庭

最初家屬在京找尋孫茜被關押在哪,遭遇各種推諉。後由律師出面交涉後才得知孫茜被非法關押在大屯派出所,然後已轉至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予以羈押。據此已看出當局不僅非法侵害公民信仰,同時對於正當維權行為也多以玩忽職守的表現來推諉敷衍。而且一旦案件受到國際關注,對中共形成輿論與責任壓力時,中共執法者甚至會以非法手段施壓,甚至這一次直接赤裸裸的逼迫律師退出。

'高承才律師與孫茜母在北京一看前'
高承才律師與孫茜母在北京一看前

高承才律師:2017年4月,家屬正式聘請其作為孫茜的代理律師。親眼目睹過男警察粗暴推搡孫茜情景,並向住所檢察官做過投訴,也在會見中獲得了孫茜對於她遭受酷刑的過程的完整陳述,幫助家人發起了對酷刑的控告。隨即被本律所主任突然召集四位合伙人開會約他談話,要求其退出孫茜案代理,甚至所有法輪功案件的代理。並說這是鄭州司法局的要求。高律師大為驚詫,講到前段見過司法局局長,談到孫茜案時司法局長還說,只要依法辦案,代理就代理吧!所主任回答說現在就是他的指令,不好直接跟你說,就給所裏施壓。而表達了如果能給中共當內線是可以繼續代理的。高律師斷然拒絕。但也無奈,表示了,代理完公安階段,然後退出。6月中旬對家屬提出退出孫茜案代理工作。

後續在家屬聘請代理律師過程中,司法局與國安委等部門毫不加以掩飾,赤裸裸暴露出當局對孫茜代理律師的各種打壓,迫使在開庭前夕,最後兩位代理律師不約而同在同一個時間段先後提出迫於壓力不得不退出孫茜案代理律師的要求。

'熊冬梅律師在北京一看前'
熊冬梅律師在北京一看前

熊冬梅律師:2017年6月份,家屬正式聘請其作為孫茜的代理律師。10月份之後,熊律師所在當地司法局屢次找其談話,要求彙報代理孫茜案的詳細情況。但還是說只要依法辦案即可,沒有強加限制。12月份以後對熊律師提出從未有過的要求:只要去北京會見孫茜,必須向司法局報備,並且只給開具一次會見函(之前當地司法局對律師會見當事人的次數從未做過限制),由此說明針對代理孫茜案專門出台這一政策。後來其律所主任有了新的說法,說上面要求只能做辯護,不能做控告。

進入2018年2月以來,熊律師所在山東省司法廳與當地司法局找其所屬律師事務所負責人明確提出要求其退出孫茜一案的代理,並當場拿走了律所營業執照,並說到「如不服從指令,整個律所都別想過好年」,當時熊冬梅律師並未明確表態是否退出代理,常常是一屋六七個官員坐在沙發上圍著她一人談話。之後就是頻繁約談,還通過其親屬施加壓力,並將律師職業資格證書收走作為要挾。據熊律師本人講,她得知此次指令來自司法部。同時以北京正在召開「兩會」,出於維護安全的角度不允許熊律師進京會見孫茜。迫於本人律師職業資格證書能否通過年檢及家人安全的考慮,熊律師於3月下旬不得已向孫茜的家屬正式提出退出代理孫茜一案。

'黃漢中律師在北京朝陽檢察院前'
黃漢中律師在北京朝陽檢察院前

黃漢中律師:2017年 5月,家屬正式聘請其作為孫茜的代理律師。十九大前曾被北京區市兩級司法局律管所負責人約談,要求以書面形式彙報孫茜案的詳細情況,黃律師婉言拒絕。2018年2月以來,黃漢中幾次被司法局約談,於3月初,國安委官員帶著當地司法局長約談黃律師,並於本次談話中明確提出要求其必須退出孫茜案的代理,據黃律師描述現場氣氛,是隨時可將他帶走,陪同來的女司法局長都表現出異常緊張畏怯的樣子。黃律師迫於壓力,於3月中旬向家屬正式提出退出代理孫茜一案。

至此,孫茜的最後兩位代理律師全部退出。然而就在此時卻接到了法院準備近期開庭的通知,家屬開始急忙尋找代理律師,但由於當局對孫茜一案的「過分關注」造成聯繫諸多律師均以壓力太大而無法代理的情況,在距離開庭只有十來天的情況下出現了律師全部退出且其他律師無人敢接受代理的局面。

誘迫孫茜放棄信仰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3月28日加使館與家屬新請的律師分別會見孫茜後傳出:自三月中下旬以來,三個自稱是「民間組織」的人士(這裏令人質疑其動機)先後4至5次前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會見孫茜進行誘導性談話。據說其中一位是心理專家,對孫茜進行了心理測試,但卻談到孫茜若肯認罪,若肯放棄修煉法輪功,則可以馬上將她釋放,可以出去儘快處理自己20億資產被侵奪的事情;否則一旦開庭會被重判。

由此可看出這個所謂的「民間組織」對於孫茜被非法抓捕且在被非法羈押期間,個人資產遭到侵佔的事實,是非常清楚的。孫茜憤然表示,「你們明知我的資產被侵奪,不但不依法查處,反而用以誘迫我放棄信仰!」

據孫茜推測,來人是國保和檢察院的人。

五十二歲的孫茜女士,是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學公司創始人,二零零七年獲加拿大國籍,二零一二年和二零一六年登上胡潤中國富豪榜,身家三十五億。雖然事業上取得成功,但由於為公司操勞過度,孫茜的身體健康嚴重透支,患上憂鬱症、肝壞死、心悸、心臟驟停等症狀,多方醫治無效。但在二零一四年學煉法輪功後,身體很快恢復健康。用她自己的話說:「花了兩百萬治不好,煉法輪功後十天康復」。修煉後,孫茜的性情也變得更加寬容、善良、平和。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上午八時,孫茜在家中被控制,警察抄家後下午將其帶到朝陽公安分局,手腳一直被銬在鐵椅子上無法動彈,幾乎凍僵。五月五日,看守所警察折磨她找藉口,如故意在她面前辱罵法輪功,侮辱法輪功學員,孫茜剛說一句「法輪大法好」,一個警察就一把把她推翻在地,另一個警察立刻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辣椒水,對著她的眼睛和臉狂噴,其他幾個則對她拳腳相向。之後,為避免其他人看到,他們還將幾乎無法動彈的孫茜抬到二樓辦公室,戴上手銬腳鐐,讓她完全不能躲避然後繼續對著她的臉噴辣椒水直至噴完。這次酷刑讓孫茜死去活來,大面積的皮膚紅腫脫皮,臉部嚴重變形,而實施酷刑的警察自己卻知道打開窗戶換氣以消散嗆鼻的氣味。

之後,看守所連續十三天對孫茜上了工字銬(兩手固定在一起,沒有鏈)的刑具,無論吃飯、睡覺、走路、上廁所,總之吃喝拉撒都戴著刑具,且多日不允許孫茜換衣物。直到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就是加拿大大使館官員前來探視孫茜的前一天,獄警才取掉她身上的鐐銬,但她手腕上的鐐銬烙印仍清晰可見。而這期間,辯護人會見更是被禁止……

孫茜女士被非法批捕、構陷,北京朝陽檢察院兩次退補後,被非法追訴。孫茜及家人的幾位代理律師通過郵政快遞的形式向北京朝陽檢察院、北京市檢察院、北京市一中院、北京市紀委等正式遞送了針對孫茜案相關執法官員、公安分局長與檢察官的刑事控告狀。

一年多來,法輪功學員孫茜遭迫害一案,引起社會影響和國際關注。前加拿大司法部長Irwin Cotler先生說:孫茜的案例是另一個(無辜定有罪的)案例,她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另一個受害者。這案例反映出中共的做法,以莫須有的罪名抓人。他表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所作所為違反了國際公約和中國的法律規定。他要求中共立即按照法律和國際條約釋放孫茜,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不公正、非法逮捕、酷刑和監禁。

中共北京當局對孫茜家屬聘請的律師屢次干擾、施壓造成臨近開庭前所有律師退出代理,其他律師不敢接受代理的局面。

孫茜作為加籍公民,在中國因真善忍信仰被非法拘禁追訴,而其巨額資產被隨意侵奪卻不被追訴,甚至代理律師被逼迫退出,消息人士認為這不僅是中共邪惡政權無視法律的罪惡見證,也是對加拿大國家尊嚴的無視和侮辱。中共近幾年一直在聲稱嚴厲打擊腐敗,及黑惡勢力,然而真正的黑惡勢力就在中共系統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