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的超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提起筆一時間感慨萬千,回想自己走入大法的這二十年,在大法中修煉真正體會到大法的偉大和神奇。

一、在個人修煉中見證大法的神奇

我在得法前就經常朝山拜佛,尋覓求法,還曾經練過別的氣功入過別的法門(小道),一九九六年曾經看過《法輪功》,但可能是機緣未到,沒有真正走入大法。直到一九九八年,又有人讓我看《轉法輪》,當我翻開書,看到的師父不是照片上的形像,而是實實在在的佛的形像,我當時就問同修:「你看不到嗎?」她搖搖頭說看不到,還說我和師父和大法緣份大,一定要好好學。從那時起,我就下決心好好修煉。

學法初期,有從前練的門派干擾,可能是在考驗我對大法是否堅定吧,夢中演化出我在其它門派中備受推崇,眾星捧月,但最終我還是選擇獨自冷冷清清的走(走大法這條路),當時那個滋味是有點失落和孤單,可我知道我選擇對了,我就認準了大法好,就是要跟著師尊堅修到底。

學法前,我身體不好,心臟病很嚴重,跳兩下停一下。有一次一個專家看了我的心電圖,說:姑娘呀,你停的那一下要是時間長了,命都保不住了。嚇得我到處打聽特效藥。我還有頭暈心慌的毛病,特別是咳嗽,一咳就是一個月,婆婆嘲笑我說:我兒媳婦吃藥就像吃飯扒拉扒拉往嘴裏送。

學法後,我又開始咳嗽、吐痰,我知道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可是吐了一個月又一個月,一天我就想難道是沒人管我了?我怎麼還咳呀,甚麼時候是個頭呀?後來不知甚麼時候睡著了,夢中夢到一個三層閣樓中飛來一個神仙對我說:「我管你,我管你。」我一看不是師父,心想不要你管。現在想想可能還是考驗和另外門派的干擾吧。我當時還在醫院上班,拿個藥多便利呀,可我就堅信這不是病,不吃藥,就這樣一直咳嗽了四個月,當時咳的茶飯不思、小臉蠟黃,全身無力,但最終我闖過了這第一關。而且也不知甚麼時候我的心臟也正常了、頭疼腦熱再也沒找上門。

就這樣,我的身體恢復了健康,病和藥與我無緣了。我覺的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學法使我知道了我生生世世等待的就是這個法,我以前受過的多少苦也值得,以後有多難我也要堅持。

還有一件神奇的事也發生在得法初期,當時也能感到法輪在給我調理身體,感受到法輪旋轉,更神奇的是有一天大白天,突然就看到一個大法輪呼呼的轉,法輪那個大呀,有好幾間屋子那麼大,我都看不全,是側著轉的,聲響也大,就像火車呼嘯著從臉前經過,那轟轟的動靜至今想起來還覺的震撼。

當時剛得法就覺的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慈悲中,走在路上或是騎著自行車都會激動的流淚。那種心情,就覺的大法太好了,不修成就覺的對不起師尊,就覺的白來世上一遭。

二、在講真相中見證大法的神奇

轉眼就到了九九年七二零,江魔頭開始全面迫害法輪功。這麼好的功法怎麼不讓煉了呢!我想不明白,心裏很難過。當時給師父上香,就有一念,誰不讓煉我也得煉,我一定要跟師父修煉到底!就這堅定的一念,使我在後來的歲月中,無論是父親的責罵,丈夫的打罵無理的阻撓,婆婆的風言風語還是世人的嘲笑我都堅持下來了,而且已經改變並正在改變著他們先前的認識,真正見證了大法才是最正的。

我在之後的向世人講述大法真相的過程中也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一)

我家有一套閒著的房子常年出租,一次租給了一個年輕小伙子,每次交房租他都和他的女朋友一起來,女孩長得又白淨又漂亮。又有一次到了交房租的日子,他隔了三天才來,而且一個人來了,無精打采、愁眉苦臉的,我就問他,「你的女朋友呢?」他說,「姨,別提了,她有病了,發燒發的眼球都斜到一邊去了,各大醫院都去了,花了上萬元還是那樣,哎!」「那醫生咋說的?」我問道,「醫生說發燒甚麼病都能引起,也不好說。」

當時我們隔著茶桌面對面坐著,茶桌上正好放著一個護身符,護身符上寫著: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到神佛的護佑。我就拿起護身符遞到他手裏,他看了看沒吱聲,看那個神情好像說「這能管用嗎?「我就告訴他:神佛是慈悲於人的,是沒有偏向的,只要你誠心念誦就會得福報、出現奇蹟的。他說了聲行,就走了。

過了三天,他突然又到我家來了,進門就問:「阿姨,你那天給我的護身符還有嗎?再給我一個吧!」「怎麼啦?你對像咋樣了?」我問道,「好了!姨,全好了,真是太靈了!那天我拿著護身符回去,我倆坐在沙發上臉對著臉照著護身符上的字一個字一個字的誠心的念,我就看著她的眼球就正過來了,不偏了,好了,太神奇了!」他還說還有兩個月他們就結婚了,我祝賀了他們,並對他說在婚禮上記的對親朋好友、七大姑八大姨的也說說大法的神奇,記的也讓他們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得福報呀!他說一定的。

(二)

在我上班的單位門前,有個看自行車的,一次和她聊天問她有多大歲數了,她說四十多歲,我說:「我怎麼看你這麼多的白頭髮,皺紋這麼多呀,你是不是愛發愁呀?」她說:「你算說對了,我就好發愁,我們看自行車的有倆人,掙的錢每天都要交夠一百元後剩下的錢才是我們自己的,交不夠還得自己賠(那時看一個自行車才二分錢),有時候累一天不僅賺不到錢還得賠錢!」

我就給她講了法輪大法的真相,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誠心敬念能得福報。她很相信,還認真學念了好幾遍,過了幾天我又見到她,她高興的對我說這幾天我們不僅交夠了一百元錢還能分得好多的錢呢。又一次從那兒路過,大夏天的她披了一件上衣在頭上,只聽旁邊的熟人打趣她說:「呦,這是幹甚麼呢,大夏天的捂痱子呢。」「俺念佛呢,你可別打攪俺!」

(三)

我有一個親戚叫平(化名),一天凌晨四、五點鐘左右突然肚痛難忍,連哭帶叫的被送進了醫院,經做B超檢查診斷為右附件區偏囊性包塊伴出血,住院治療五天不管用,又重做了一個B超診斷,和第一次一樣還是右卵巢囊性佔位,伴出血依然疼痛難忍,週五平的愛人心急火燎的把我叫去了,說是讓我問一問主治大夫。我去了,大夫說必須做手術,週一就做。我就問他:「我也懂點醫,患者為甚麼一直疼,按說一個囊塊也不至於這麼痛呀。」大夫說:「你不懂,她這個囊腫是帶蒂的,也就是帶一個把,你一動一翻身它壓迫到哪兒哪兒就痛。」

我回到病房對平說:「你從現在開始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佛法無邊,請神佛保祐你。」當時她的眼睛一亮說:「真、善、忍多好呀,做這樣的人多好呀,我念!」

之後我就走了,等到週一我又去看她,她拉著我的手激動的說不疼了,真管用。這時醫生讓她做手術,手術前再做一次B超定準位置,結果B超結果一出來令所有人瞠目結舌──未見異常,囊腫沒了,一切正常,就連醫生也覺的不可思議。這下不用做手術了,可以出院了。平還是有點不放心,又到一個權威的地方做了個B超,結果還是一切正常。

話又說回來,在平的病房還有一個病號,當時我對平說讓她誠念法輪大法好時,她聽到後插了一句嘴「國家不讓煉,你還煉、還宣傳,你這是和黨對著幹。」當時我看她不聽也就沒說那麼多(後悔沒有盡力挽救一個有緣人)後來聽說本來病情不太重的她,突然就連廁所都上不了了,疼得她不住聲的喊叫。

以上這幾個實例見證了大法的偉大超常,這樣的事兒還有很多,就不一一列舉,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一直呵護著弟子,啟發著世人的善念,用自己巨大的承受換取更多生命的得救。弟子唯有更加精進,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走好今後修煉的路,多救人,不負師恩!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7/見證大法的超常-363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