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女子監獄警察徐玉美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徐玉美,四十多歲,聊城地區口音,身高1.63米,人黑而瘦,二零零七年調入山東女監,因她為人刁鑽、狠毒,被邪惡的山東610選中,提拔為11監區副區長,專門從事迫害法輪功學員,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其迫害的種種手段令人髮指。

山東女監迫害女法輪功學員在全國來說是嚴重單位之一,尤其是徐玉美任副區長的十一監區,徐玉美為了轉化堅守真、善、忍信念的法輪功學員,經常瘋狂的叫囂:「對待法輪功學員,折磨死你不是目的,折磨得半死不活,讓你生不如死,徹底絕望,精神崩潰才是最終目的!」

徐玉美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向山東610邀功,手段無所不用其極 ,十幾年如一日。

如:強制洗腦,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逼迫法輪功學員看謗師謗法的錄像,威逼法輪功學員出賣同修,強迫學員長時間坐小板凳,稍微不符合徐玉美的要求,徐玉美就指示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有的學員甚至被打得昏死過去,那些對法輪功學員行惡兇狠的刑事犯卻成了徐玉美的寶貝,受到徐玉美的表揚,並作為刑事犯減刑的條件;所以刑事犯才那樣的肆無忌憚的對待法輪功學員,同時法輪功學員的處境也隨之日趨惡化 。

對法輪功學員凌辱和打罵成了徐玉美的日常工作,折磨花樣百出,如給法輪功學員野蠻灌食,不給生活用品,不讓洗澡,月經期不給衛生紙,以致下身潰爛。數日不給法輪功學員飯吃,不讓學員如廁,學員堅持不了拉在褲子裏,反而成了徐玉美之流嘲笑和毒打法輪功學員的理由。徐玉美甚至嘲笑說:「你們不是能忍嗎?不是能向內找嗎?啊,哈哈。」

對法輪功學員的長時間的瘋狂折磨,導致有的法輪功學員神志不清,這時徐玉美指示包夾和刑事犯把神志不清的學員強按在地上,按住手、胳膊和腿,把她們自己提前寫好的「五書」放在學員的眼前,把筆硬塞在學員手裏,這就算學員寫的了。

下一步就是強拿著學員的手指印上指印,這還不算完,因為徐玉美們知道學員是不會承認的,所以徐玉美又指示包夾和刑事犯打手加重對學員的折磨力度。酷刑遠遠超出了人所能承受的極限,造成了極為恐怖的氣氛,直到學員口頭上承認自己寫的,且保證不再「反悔」為止。

徐玉美還把那些「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打手提拔為「連號」和監舍長,每月再根據表現的好壞給予三十至五十元的補助,就是對法輪功學員下手狠的連號和監舍長補助五十元,邪惡程度達不到徐玉美要求的補助三十元,長期達不到徐玉美要求的就要剝奪連號和監舍長的職位,在徐玉美的淫威下,這些連號和監舍長把自己的未來和生命的永遠交給了魔鬼。

關小黑屋是徐玉美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常用的惡行。多數法輪功學員被關過小黑屋,凡是被關過小黑屋的,直到今天說起來還心有餘悸。小黑屋寬不到兩米,長不到五米,沒有窗戶,牆壁用軟裝飾材料包裝,小黑屋內散發著強烈的令人窒息的甲醛氣味,胸口堵的厲害,呼吸困難,刺激的眼睛睜不開,直流淚。就是小黑屋內的蒼蠅蚊子都飛不起來。一定是經過特別加工的特製的甲醛材料,專門用來摧殘法輪功學員的,否則不可能十餘年甲醛氣味依舊那麼濃烈。外加一個不經常沖洗的廁所,讓人感覺被關進了一口毒棺材裏。

更甚者,冬天已經很冷了,還不給被褥;越是冬天最寒冷的時候,徐玉美越讓人把走廊的窗戶全敞開,把小黑屋的門半開,小黑屋變成了冰窟。一到夏天,越到酷暑季節,徐玉美讓人把走廊早已開著的窗戶全部關緊,小黑屋的門也關緊,小黑屋又變成了蒸籠。這樣的魔窟就連那些強悍的刑事犯在裏面呆一兩天都崩潰了,然而徐玉美卻將招遠的一個法輪功學員整整關了三年。

徐玉美還給法輪功學員飯菜裏偷偷下毒,她從未停止過,每到開飯前,徐玉美都要送去被下毒的人員名單,名單是編了號的,如姓王的法輪功學員,她就寫上「W」,姓李的法輪功學員就寫上「L」然後在編號的後面寫上藥物名稱代號,放在碗的底部,再舀上稀飯或者菜湯。

這些藥物基本上是摧殘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和意志的,食用後,身體不良反應強烈,出現頭痛、頭脹、噁心、嘔吐、四肢無力、眼睛發花等等。如平度姜濤被關在二樓三號嚴管室迫害,吃飯還要吃被下毒的飯菜,姜濤對來探望她的哥哥說:「你去向她們說說,別給我吃藥了,吃得我胃難受。」董文秀被關了兩年半,吃了兩年半藥,出獄最後一天還給她餵藥。

徐玉美對夫妻都修煉法輪功的學員發自內心的恨,有學員在家的孩子遇到車禍時,徐玉美卻幸災樂禍的說:「活該,再叫你們煉法輪功,這就是你們的滅頂之災!」後來怕惹起民憤,經監區合計由徐玉美帶了1500元去平息民憤,徐玉美經層層領導都是一股腦兒的把責任推給法輪功學員夫妻,還恬不知恥的為自己遮掩,回到監區還大罵法輪功學員夫妻。

追逐名利蠅蠅逐臭這句話用在徐玉美身上恰如其分,為了進一步迫害法輪功達到她名利雙收的目的,徐玉美強迫法輪功學員一遍又一遍寫甚麼書,甚麼心得、甚麼回歸感悟等等,再把法輪功學員的老家來信攫為己有,從而把這些材料進行斷章取義和偷梁換柱式的摘錄和曲解,並威逼經濟罪犯胡昌鴻(山東師範大學畢業)進行編纂,先後出版了九本書,向全國的監獄與各省市610分發,使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形勢愈演愈烈,因此,山東女子監獄被評為全國A級監獄,全國各地也派人來山東學習迫害法輪功的「經驗」,如甘肅省曾經先後六次來山東女監學習,徐玉美每次都是介紹迫害法輪功的方法和手段的責任人,出盡風頭,並以為功勞樂此不疲。

徐玉美在逼迫法輪功學員寫各種材料時,她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讓學員在每篇文章裏都要表揚自己,這是核心!用語應該是:苦口婆心、循循善誘、治病救人、春風化雨,等等。無論誰或是哪篇文章中沒有表揚她,她一定會對誰破口大罵,或大打出手。有的人文章中如果沒有表揚徐玉美而表揚了其他領導,是徐玉美所不能容忍的,如:毛愛娟二零一七年六月出獄,在回歸感悟中表揚了李慧菊和劉瑞雪沒稱讚徐玉美,在第二天釋放毛愛娟時,徐玉美就像瘋子一樣絆住毛愛娟不讓走。徐玉美主編的九本書出籠後,人們才恍然大悟。

徐玉美雖然喪心病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但她也在看明慧網,她並沒有吸取正面教訓,而是研究如何加深對法輪功的迫害,更重要的是,如何在動盪中保護自己,關鍵時刻犧牲別人包括自己的上級和同事。徐玉美在不同的場合,包括給法輪功學員訓話時,經常說的話就是:「鎮壓法輪功這件事,這不是俺的錯,俺要幹的!都是共產黨讓俺這麼幹的。要錯都是共產黨的錯。甚麼正法,正法的,有可能正法能成功,法正過來也找不到俺,找共產黨去吧。」

徐玉美是監獄系統鎮壓法輪功的不赦之徒,為了個人的目的和慾望被共產黨所利用,也為共產黨邪教耗盡了她的一切。在行惡的過程中,選擇了自己被淘汰的位置,埋葬了自己的未來。就是這樣一個惡警也對共產黨產生了懷疑,精神支柱處於崩潰的邊沿,這樣的人格分裂,幾乎遍及所有對法輪功行惡的人。共產黨的徹底解體就在眼前了。記住吧,做了就得還,這是天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