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倫多法輪功學員憶四二五經歷(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明慧記者章韻多倫多報導)「四二五」和平上訪十九週年之際,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這一天,冒雨舉行了一整天的系列活動:新聞發布會,街頭真相橫幅展和燭光悼念。

在風雨中,當年親身經歷過「四二五」的學員靜靜地看著對面的中領館。十九年前「四二五」上訪時,他們還是五十多歲,現在都七、八十歲了,他們說:「我們只是想要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怎麼就被迫害了十九年了呢?!」 這些親歷者回憶了當年四二五法輪功學員展現的風貌和精神。

'圖1~2: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四月五日冒雨堅持在中領館前的「四二五」?燭光悼念。'
圖1~2: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四月二十五日冒雨在中領館前舉辦燭光悼念。

這群人的素質真好

'圖3:前北京輔導站的一位輔導員劉志春說當年四﹒二五的請願給民眾的印象是:這群人的素質真好。'
圖3:前北京輔導站的一位輔導員劉志春說當年四﹒二五的請願給民眾的印象是:這群人的素質真好。

今年七十九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志春,曾經是北京空軍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也是前北京法輪功輔導站的一位輔導員。他說當年四﹒二五的請願給民眾的印象是:這群人的素質真好。他敘述了當年的場景:那天我們北京的學員陸陸續續自發地到了府右街,我早晨六點多到了那裏,直到晚上十點散場,看到當天一萬多人上訪極其平和安靜,沒有口號,沒有標語,沒有大聲喧嘩,沒有阻礙交通,大家就是向信訪辦反映一下情況,希望政府能給法輪功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制止一些職能部門對法輪功的不公正的對待。

從早上八點開始,警察要求讓開盲道,大家都很自覺的站到被指定的府右街靠靈境胡同的西側一邊。我們面對的馬路上,每隔三十米左右面對我們站著一個武警,最初好像他們也有點緊張。可是後來,當他們看到訪民個個祥和、平靜、自律,也不用他們做甚麼,有些警察到車裏休息,也有的跟法輪功學員聊起來了,此時此刻的警民之間是那麼的和諧,互敬。

即使那麼多人有兩頓飯就地吃,沒有一個人亂扔垃圾,全留在自己的包裏。有一些學員拎著塑料袋揀大家不慎掉下的垃圾。大家就是這樣相和、理性的等待訴求結果下午約兩點鐘,我從府右街北頭向南走,去靈境胡同的公共廁所,那廁所被法輪功學員打掃的乾乾淨淨,聽附近的居民說,這個廁所還從來沒有這麼乾淨過。那附近有一個副食店,工作人員當天出去駕車進貨,說這麼多人,進出都不受影響。他們說,這群人的素質真好。

坦坦蕩蕩的請願

'圖4:親歷當年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卞建武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言。'
圖4:親歷當年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卞建武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言。

親歷當年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卞建武說:「整個一個白天的時間,我們等待著,沒有一聲口號,沒有任何一點不文明行為和妨礙交通,更沒有任何的肢體衝突。

我們知道,共產黨是講究秋後算賬的,但我們的同修們,沒有一個人在他們錄像、照相過程中轉過或低下頭。僅舉一例。我們小組的一個同修,是個三十幾歲的軍人,個子不高,敦實穩重的武警消防兵,站在第一排,攝像機一次又一次的從他臉上掃過,他都沒有一點點的懼色,再後來,他們部隊的領導不知為何出現在了我們對面,他依然面無懼色站在那裏,毫無動搖。我們都知道,軍隊裏的寬容度更低。和平請願發生在「七﹒二零」迫害之前,可以說這個小伙子是我們煉功點最早被隔離審查、開除軍籍而遭受迫害的同修。

我自己剛好有兩個同學夫妻出街看到我,還說了幾句話,我也站在第一排。同學完全不能理解我們在幹甚麼。請願吧,沒有一點火藥味,特別是,他們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多人敢一起到中南海門口來上訪。他們沒想到「六﹒四」事件之後,還有這麼多人敢於對共產黨直陳胸臆,這種勇敢,這種正直和堅強,坦坦蕩蕩的請願讓全世界都大為震驚。

在晚上的燭光悼念中,坐在一起的四位學員,都回顧了當時他們的一些片段。

'圖5:四位當年親歷四二五的學員(從左到右):沈淑英、張玉敏、張桂珍、葛仲萊'
圖5:四位當年親歷四二五的學員(從左到右):沈淑英、張玉敏、張桂珍、葛仲萊

老教授的堅持

法輪功學員沈淑英說,當時我身邊站著一位八十多歲的老人家,是北京一所大學的老教授,中午十一點多的時候,他的三個兒子一起來勸他回家吃飯,老人不肯走。兒子們就去給他買了飯菜,還買了很多給周圍的學員,據這老人家介紹,修煉前家庭關係很差,夫妻不和,跟兒子們的關係很疆,修煉後他改變了很多,現在家庭和睦,兒子都非常孝順,他說:「這麼好的功法,我能不出來說句公道話嗎?!」兒子們也說他們的父親是很有成就的教授,大學裏做很多研究項目都是出成果的。旁邊的警察也一直在聽,後來的態度都變得不那麼敵對了。也許明白了法輪功其實是教人做好人的。

警察的變化

法輪功學員張玉敏今年七十九歲,她說當年四二五那天,跟同修六點多到了府右街的時候,越來越多的學員也都到了,同時也來了很多警察每兩米一個面對著學員站著,個個橫眉冷對的,如臨大敵似的。

那麼多人的場面非常的安靜,年輕的學員主動站前面,讓年紀大在後面坐下來。看著這麼平和的場景,警察們也慢慢放鬆下來了,也開始跟學員聊起來了。慢慢他們也開始知道法輪功是甚麼了。後來有人來發瓶裝水給值班警察,一位警察就拿著瓶裝水過來給學員們說:「你們也喝點水吧,喝吧。」學員們都謝謝他說:「謝謝了,不用了,我們帶有水。」

民眾的擔憂

親歷者法輪功學員葛仲萊說:「下午五、六點的時候,有不少路人過來跟我們說,都知道你們是好人,你們都回去吧,不要在這冒險了,共產黨甚麼事都幹得出來,中南海裏面都出動軍隊了。他們在團城那邊都布滿軍車了。」 看到人們都在擔憂法輪功學員的安危,葛仲萊就和一位同修到周圍走了一圈回來,「回來後我就勸我太太先回家,我留下來就可以了。因為我也看到了一些軍車,上面還蓋著篷布。但我太太說要堅持到大家都撤退。」葛仲來說,「後來還是不斷的有民眾過來勸我們回家,看來民眾都知道中共的邪惡。」

民眾讚法輪功了不起

來自北京的法輪功學員張桂貞說:「下午下班的時間,很多經過府右街的公共汽車都停下來讓人們觀看。很多人都驚嘆這麼多人這麼安靜!晚上當學員們得知問題都解決了,開始撤退的時候,很多出租車的司機都過來問,你們到哪去?我可以送你們回家,很多都不要錢送法輪功學員回家。」

四二五事件過後的一兩天北京到處都在議論法輪功,「一次在公共汽車上人們談論起這事件,大家都說法輪功真平和。只有一個人說了一句『法輪功不應該跟政府對著幹』,馬上大家都圍著他說『你別傻冒』,『法輪功都是好人』,『你知道甚麼?他們是正當訴求』。當時這個人馬上就下車了。這說明當時法輪功在人們的心目中是非常正的,只是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中共的謊言欺騙的全中國和全世界。」 張桂貞說。

當時還有一位北京的導遊說:「法輪功真守秩序啊,特別是那天(指四二五那天)他們都撤走後,地上都沒留下一點紙屑,真了不起,哪裏見過這麼好的人群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