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講真相小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我把自己所在的學法小組相互配合證實法救人的情況向師父做個彙報,和同修們交流。

眾生的狀態和幾年前大不一樣

前兩年我們這裏的同修除了在城市裏講真相,還有好多同修利用各種便利條件到農村講,聽到同修們每次從鄉下帶回幾十人的「三退」名單,我就非常羨慕,但自己又總是心情壓抑的不想去。

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有位五十多歲的男同修搬到我們附近居住。他目前沒悟到自己心性上哪裏出了問題,眼睛暫時失明了。但這沒有影響他的修煉意志。他心中牢記著救人的使命,就把自己的機動三輪車貢獻出來,由另一位六十多歲的同修大哥駕駛,從五月下旬開始了我們小組配合到鄉下救度眾生的歷程。

到目前為止,不到半年,我們利用這輛車共出車四十五趟,「三退」人數一千二百人左右。當然聽明白真相的人中還有甚麼中共組織也沒加入過的。我們一個村一個村的走,儘量讓每一個村民都有得救的機會。這支救人的隊伍中年齡最大的八十一歲,最小的四十八歲。

一千二百這個數字瞬間就寫出來了,但是在救人的過程中那可是酸甜苦辣觸及著每一個同修的心。每天中午一點在指定地點集合,每個同修都背著挎包準時到達。我們一路上不是背法就是發正念,到了目地地開車的同修大哥有順序的把同修們放到各個村莊,最後再按順序把同修接到車上返回。

夏日的午後驕陽似火,同修們經常是汗流浹背,有時太陽曬得衣服燙的皮膚很疼,有時熱的真想找個地方涼快一下。但是為了趕時間救人哪有時間乘涼。有的老百姓像親人一樣看待我們,讓吃讓喝,只有在實在渴的不行了才喝一口涼水。一般情況下為了給眾生留下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即使再渴也不輕易隨便喝農家的水。有時三輪車走在鄉間的土路上顛的同修們起來又落下,尤其坐在後排的同修最苦了,經常碰的胳膊、腿黑青。

有一次去一個村子,剛進村就下起了瓢潑大雨,誰家都緊閉大門,那天只有硬入門了,臨走時還得謝謝人家。有一組同修被淋了好一陣子才進了一戶人家。但是沒有聽到一個同修抱怨的,還是繼續快快樂樂的救人。

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同修退縮的。看著同修們平穩又精進的狀態,覺的誰都比自己強。同修們真的都聽師父的話「吃苦當成樂」[1]。

這點苦對修煉人來說真的算不了甚麼,自己忍一忍就過去了。最主要的是每天面對那麼多眾生講真相,甚麼樣的人都能遇到,有謾罵的,有恥笑的,有要舉報的,有不聽真相還往出攆的,但大部份眾生還是善良的。有很多眾生聽完真相後,拿上資料高興的說「謝謝!」並退出了自己加入過的中共組織。

很多人真的像對待親人一樣把我們迎進屋,聽完真相再把我們送出來。

現在人們的狀態和幾年前完全不一樣了。那些說要舉報我們的,他並不一定真的要舉報,只是嚇唬一下,即使他掏出手機,只要你不動心,不怕,他就把手機裝回兜裏去了。有時村裏坐一夥人,有要資料的,有不要的,有退的,有不退的,即使有搗亂的好像也惡不起來。那是因為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邪惡被一層一層銷毀的所剩不多了,剩下的一些只能操縱那些為數極少的不理智的人亂叫了,它根本阻礙不了師父的正法進程。

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雖然吃了不少苦,但每天看著幾十人的「三退」名單,大家早把那些苦拋到九霄雲外了。

相互配合 共同提高

開車的同修大哥今年六十八歲,平時總是有點喘,自從拉著同修們到鄉下救人後就不喘了。他體會到了提高後的美妙。前幾天有人拉他到北京搞建築工程,他首先想到的是:他走了就沒人開車到鄉下救人了,眼睛不好使的同修沒人照顧了,他放棄了個人利益。

眼睛不好使的男同修為了三輪車能在雨中行駛,不影響救人,自己拿出一千二百元做了個車棚。同修們都很體諒他,給他把錢送過去,他堅決不要,就要自己出。他眼睛不好,但幾乎每次一起去鄉下講真相時,師父都會給他安排一個人主動去聽他講真相,得救度。

八十一歲的老同修第一次出去時,三輪車顛的厲害,到達目地地救人要走很遠的路。她以為第二天身上肯定要疼,結果第二天一身輕鬆。以後老同修每次就早早的到結合地點和大家一起去鄉下救人。老同修往眾生面前一站,既精神又年輕,誰都不敢相信她八十一歲了。老同修良好的狀態證實著大法的神奇。

還有一個六十歲左右的女同修,每天從十幾里以外的住處步行走到我們的集合地點,汗水把頭髮浸的一縷一縷的。她不識字,和她附近的學法組的同修發生了矛盾,她就來到我們這裏。

這個大姐有個特徵──挺愛嘮家常,如果不制止,她就說個沒完,還有點口齒不清。不識字,學法少,矛盾稍微大一點就發脾氣,所以走到哪兒都受到排斥,誰看到她心裏都不舒服。其實她周圍的同修們把她排斥出去恰恰是失去了提高自己的機會。

來到我們這裏也有同修對她言語不善。我想既然她來這裏肯定有我們要修的東西。為甚麼看到她心裏就不舒服?她是師父的弟子,如果再把她攆走就把她毀了。所以坐在車上我時時清除這顆看不起同修的心。後來看到她嘮家常就善意的勸止她。講真相她哪裏做的不對,我就善意的告訴她下次怎麼做。而且從法理上告訴她再與別人發生矛盾時,你就想我要提高了,黑色物質要消下去了,這樣一想你就不生氣了。後來她真的做到了。

有一天我讓她給她附近的學法組捎去一本《九評共產黨》,沒想到那組的同修居然挖苦她、諷刺她。她卻能笑著向同修們道歉了。有一天她說:我的兩條腿輕飄飄的。聽了她的話,我從內心佩服她。這就叫實修。誰層次高只有師父知道,絕對不能從表面看。

如果你帶著看不起同修、看到她就不舒服的心,講真相的時候眾生看你會舒服嗎?能聽你講真相嗎?因為這顆心不去也會關係到整體配合,所以我就和同修們說誰來都行,每一個同修都是一份能量,形成整體就威力無窮。

師父在近期講法中經常提醒我們要整體配合,所以我們這一組同修關鍵時都能配合好,每天都能享受到救人的快樂,並能在整體切磋中調整心態,學習救人經驗。

在救人的過程中我自己也在不斷提高著,吃苦中消減著業力。有一天開車的同修大哥把我和一位同修放到一個村子。這個村子沒住幾戶人,半個多小時就講完了。我倆就往前面的村子趕,沒想到兩個村子之間的距離有十多里的山路,走很久也看不見村子的影兒,路又難走。當時我的左小腿就像灌了鉛一樣沉,我和同修說,我的腿實在不想往起抬,同修說她一點也不累。於是我就背法:「黑色物質就是業力,吃苦就能消業,從而轉化成德。」[2]「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1]。當快走到的時候,瞬間左小腿就輕鬆了。我高興的跟同修說,我的腿不沉了,業力消下去了。

在講真相中我看到年輕的小伙子就不太敢講,老怕他們舉報。師父看到了我這顆不好的心,夢中讓我看到一個景象:有一夥年輕人在我的空間場中混,我沒好氣的數落他們,他們還是不走。當我醒來時突然悟到自己這麼不善,不想給年輕人講真相就是私心,就是不善。也許那些年輕人當中就有你的眾生,你不救他,對應到你另外空間中的年輕生命能和你善解嗎?

當悟到這點時,我的心中頓感一片祥和。

師父講:「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3]。以前碰到要舉報的,心裏還真怕人家把自己舉報了。現在我們只是和他笑笑,或善勸他幾句,就繼續給別人講真相去了,根本不被他帶動。

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師父時時刻刻在看護著我們。有一天三輪車平穩的行駛在柏油路上,我們都閉著眼發正念,有個同修告訴大家:我們整個三輪車被紅光罩著。同修們備受鼓舞,是啊,師父時時刻刻在保護著弟子!

有位同修情不自禁的吟出:「車行千里路 神光車外護 何人乘在內 巡演把人度」[4]。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巡演路上〉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