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重視發正念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前幾天,有個同修請我幫忙發正念,並說:「你修的好,正念強。以前某同修感覺到你發正念時的能量場強。」我說:「不是我修的比你好,也不是我正念比你強,可能是我比較重視發正念。」

同修的誇獎我確實有愧。自從師父告訴我們發正念以來,我一直按部就班的做。可是由於沒有任何感覺,我一直並不清楚發正念到底有多大作用。明慧上有很多關於發正念的文章,看了很震撼,但大多是開著修的同修寫的。我一直是閉著修的,而且在人中我是很不敏感、反應很慢、很遲鈍的一個人,所以我只是做,並不很重視。

我看到周圍很多同修也跟我一樣,不大重視發正念。沒想到的是,在實際做的過程中,師父多次給我機會、點化我,讓我逐漸的認識到發正念的威力。

最早一次,是一位過病業關中的A同修,肚子劇烈疼痛了很長時間,先生總是要求她上醫院,她強忍著疼痛,不想讓先生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她來到我當時住的地方,告訴我情況。看著A同修痛苦的表情,我不清楚該怎麼辦,只覺的應該發正念。於是,我對她說:「我幫你發正念吧。」我並不很自信的開始盤腿,就在把腿盤上的一瞬間,我突然全身發熱的很厲害,感到從未有過的、非常強大的能量場。是師父看我做對了,在加持我、鼓勵我。半個多小時後,我停下來,同修說,她很多天都沒有像剛才一樣平靜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們倆人都有了信心。通過她的過關,我們倆人的收穫都很大。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資料點有位B同修被惡警綁架,由於我認識該同修並跟同修家人很熟悉,我每天儘量遇到整點,都為同修長時間的發正念。開始感覺效果很不好,感覺動不了邪惡,自己很虛弱、很無力,坐著都覺的吃力,好像沒甚麼用,堅持一兩天後,不知道還要不要再發下去。在迷茫中我想:不管有感覺沒感覺,師父教我們的發正念一定有用,我一定要發。就在我把腿盤上的一瞬間,我一下子又全身發熱的很厲害,有生以來第二次感到非常強大的能量場。是師父看我做對了,又在加持我、鼓勵我、點化迷茫中的我。後來該同修正念從洗腦班闖出來。

師父還通過常人的口來鼓勵我、點化我。有個常人朋友有段時間很喜歡跟我在一起,她是個非常敏感的人,她知道我要發正念,我們在外就餐、走路,到了發正念的時候,我就不再跟她說話,結束後,她總是說她有很強烈的感覺。有時正走在街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很吵鬧,我發正念很難靜下來,而她卻說感覺到翻江倒海、很強烈的感覺。我聽了很震驚,我知道是師父看我沒有任何感覺,就借她的口鼓勵我,給我信心。

最近兩年,我有多次幫助同修發正念的機會。在幫助同修的過程中,我的收穫也是巨大的。有一次,和幾個同修一起面對面長時間幫助「病業」中的同修發正念,我的小腹部又麻又脹,很奇怪的感覺。過幾天,我突然想到,那不是法輪在轉嗎?是我發正念時法輪不停的轉,小腹部才又麻又脹。我以前從來沒有明確感受過法輪,這是唯一的一次。「病業」中的同修當時也有明顯改善,本來十幾天沒吃東西,也不想吃,在我們發正念半個小時後,主動要求吃了一碗麵。

以前由於受無神論教育影響,加上閉著修,我對發正念沒太大信心。這時候,我常想師父講的有關正念的法。師父說:「你們知道嗎?大法弟子啊,你們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們每個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無比。起不到那麼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1]「一個大法弟子,如果你的正念非常強,力可劈山,一念就做了」[1]。「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2]

我和難中同修交流發正念時,一定會提醒同修:別忘了師父就在每個人的身邊,不管有沒有人幫助,我們有師父,其實自己一個人就足夠了。但是難中的同修有時正念不足,我答應都一起發正念,但有時還是不自覺的懷疑自己的能力。

在不斷的學法和實踐中,我越來越堅信每個大法弟子都一定是有能力的,即使我們有時能力不夠強大,但只要我們做的事在法上,師父和正神也都會加持和幫助。當我們的思想在法上的時候,我們的能力是上不封頂的。師父說:「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的幫他。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的幫他,所以我們就可以為學員做很多事情。」[3]「我在正法中看到個情況:在正法沒到的空間中,有的時候大法弟子的一個想法比較正,就有一個正神或因素在起著作用,加持著他的正念。」[4]

有一次學法看到:「發正念這件事情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也是一件非常偉大的事情。」[5]突然,我覺的非常震撼,因為發正念這麼長時間了,我從來沒有把發正念和「非常偉大」聯繫在一起,就想:為甚麼師父說我們發正念的事情非常偉大呢?我理解是師父給了我們特殊的榮耀和能力,這種榮耀和能力是前所未有的,只有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才偏得,師父教我們怎樣發正念,我們就可以除惡、更有力的助師正法。反過來說,師父賦予了我們這種神聖無比的能力,我們卻不知道珍惜,不重視,不認真去實踐,不好好的發揮正念的作用,我們又怎麼對的起師父呢!我把我的想法和別的同修交流,有些同修非常認同。

二零一七年我兩次參加了幫助被法院非法庭審的同修發正念。第一次是夫妻同修兩人被非法庭審,我們三個同修在一個同修家裏發正念,從上午9點到11點,發了兩個小時。後來聽說現場正義律師辯護的非常好,整個氣氛非常好。

第二次被迫害同修是新學員,後來,我聽到了現場非常詳細的反饋。我們還是三個同修在一個同修家裏發正念,本打算從9點開始,結果晚了半小時才開始,中間累了,就換著休息一下,始終保持有人在發正念。當時我心裏全力以赴的對著法庭現場發出正念:清除破壞大法的一切邪惡,解體所有黑手爛鬼,清除共產邪靈及中共邪黨在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清除中國大陸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形式,決不允許舊勢力利用眾生對大法犯罪從而毀滅眾生,讓眾生明白大法真相得救度……。

到11點時,另外兩位同修有事,要先離開,我只好也準備走,其中一人說:「你再接著發會兒吧。」想到正常庭審到11點就結束了,我在猶豫。後來想,就多發一會兒吧,也許沒結束呢。然後一同修跟我交待一些事,差不多半小時後,我一個人又接著發,一直到全球統一發正念。

幾天後,聽到同修反饋,那天律師的辯護非常成功,產生非常好的效果。本來迫害大法的相關部門的人看到被審同修是新學員,受迫害後,精神狀態不太好,認為同修好欺負,就讓社區組織了大量的人員,想讓這些人員都來受誣蔑誹謗大法的所謂教育,選擇了最大的一個法庭,還安裝了視頻設備,在另外房間還有相關部門的大量人員在旁聽觀摩學習,當事法官也想趁機表現表現。

由於人太多了,開庭拖延到10點才開始(看來我們晚半小時開始發正念也沒有耽擱事)。開庭之前,律師對受迫害同修很擔心,覺的她狀態非常不好,不知能不能承受得了這樣的壓力。開庭前,律師還看了周圍,問家屬:「這邊就我們幾個人嗎?」估計律師心想怎麼沒有其他大法弟子在現場發正念呢?看到對方現場組織了那麼多人,律師就說:來這麼多人,就都借此機會受受教育吧。

開庭後,沒多久,律師平和的辯護就壓住全場的氣勢,很多人包括當事法官都聽的目瞪口呆,有一次聽眾還發出掌聲,最後法官完全控制不住現場,與公訴人像個小丑,理屈詞窮。受迫害同修現場表現超常(我們認為是師父加持的),讓律師都沒有想到,該聽見的問題都聽見了,並做出非常合適的回答,不合理的問題全部沒聽清,叫法官無可奈何。但是到了11點的時候,邪惡氣勢有所抬頭(此時,我們發正念的同修停止了),差不多半小時後,又沒了氣燄。

庭審結束後,法官對律師的態度發生了徹底的改變,由之前的傲慢無禮,變成客客氣氣。幾週後,又聽到反饋,所有參加的社區人員都在議論這事,說律師講的太好了,法官真是醜態百出,法輪功完全是被冤枉的。這件事在當地公檢法部門引起非常大的轟動,有的同修付出非常大,我們只是在庭審當天發正念。大家認為,發正念還是很重要的。

師父說:「其實我告訴大家,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體科學研究當中,現在科學家認為,人的大腦發出的思維就是物質。」[3]我想我們大法弟子發的正念,是無比強大的物質,在另外空間裏威力無比,堅不可摧。而且我們在這邊發正念十幾分鐘,半小時,一小時,兩小時,在另外空間可能是更長更多的時間。師父說:「說這個人在常人的空間裏打坐了一宿,人家一看,說這個人真了不起,他在這裏已經坐了六年了。因為我們一個時辰是那邊的一年。我們人類是個極特殊的空間。」[3]

師父還說:「其實呢,人的身體不是表面這一點點,層層層層都有你的身體,都有你的思想,都有你的細胞,都是你的一個整體;在做一件事情的表面上的行為,在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整個細胞都在運動、都在思考,同時又不在一個空間中。越微觀它的時間是越快,他的能力越大。你這邊你覺的是經過這麼微微一想,可那邊已經想了說不定過去好幾年了,因為它不在一個空間。」[6]我就想,我們在這邊發正念這麼微微的一想,在另外空間說不定已經除惡好幾年了。

每當我背著一包真相資料要去發的時候,都在心裏默默的求師父加持:求師父加持弟子一定平安的把發資料這件事一直做到最後。對著滿街的攝象頭,我也反覆的發正念:所有的攝象頭,你們都是正法時期的生命,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三界,也沒有你們,請你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化大法,你們要幫助大法弟子,不要幫助邪惡,選擇美好的未來,清除攝象頭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每次資料發完後,我都發一念:讓所有的資料都被有緣人拿走,大法真相一傳十,十傳百,誰看誰得救。

當和家人或同修有矛盾時,我過後基本都能認真查找自己的執著心,最近發現,所有的執著歸根結底都是一個「私」「我」。師父要求我們「無私無我」[7]。師父說了:「其實一切不符合大法與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舊勢力參與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這就是為甚麼我把發正念作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來做。」[8]

當然,發正念是我們三件大事之一,我們還要同時做好另外兩件事。以上只是個人的一些體會,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8]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