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得大法真是太幸運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我是老三屆高一畢業生,是在黨文化毒素中泡著長大的。入過邪黨,退休後在社區還當過三年的副書記,所以怨恨心、爭鬥心、顯示心、自我意識極強,總是認為自己說的、做的對,拐彎抹角叫別人聽我的,黨文化的種種表現都反映到我身上,把自己搞得從頭到腳全身都是病,「三高」,心律不齊,因近視引起的眼底出血,看東西模糊不清,美尼爾氏綜合症,經常頭暈,下不了床,非常痛苦,每天大把的吃藥,也不見好。

二零一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知道了這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痛苦和魔難,要想消業就得吃苦受罪。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諦;明白了人為甚麼而活著,來世是為了甚麼,我認真學習《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書全是向同修借的,二、三天就學一本,很快二十幾本大法書就看了一遍,師父看我學法心切,二個月就讓同修給我配齊了四十四本大法書,有兩本還是從外地請來的。我很激動,不光學法,還背法,用心學用心記。

修煉大法後,我的身體有很大改變,無病一身輕,思想境界也有所昇華,心、身都健康,也修去了好多執著心。但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意識到,也談不上去掉了。

雖然自己學法了,背法了,但對法理理解不清,不懂得向內找,不會實修自己,以至於走偏,重重的摔了一跤,差點失去這萬古機緣。二零一六年聽信了一些小道消息「甚麼正法修煉要結束了」,認為自己得到的多,付出的少,急於建立威德,執著圓滿,追求功能,結果因為一件事情,各種人心全暴露出來了:怨恨心、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執著自我的心,名、利、情佔滿大腦,整天迷迷糊糊,提不起精神;修煉後好了的糖尿病又返回來了,還住了十幾天醫院。師父再三點化也悟不到。本來還不太相信大法的家人,看到我的情況嚇壞了,控制著我不讓接觸同修,不讓我修煉了,我脫離了大法。

師父始終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新學員,一直看護著、保護著、點化著我。一天我終於想起了師父,求師父救我。師父看我在迷失中還有修煉的心,及時再度把我救起,在同修們的鼓勵、幫助下,兩個月後我又回到大法修煉中。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情。謝謝師父及時挽救了我,謝謝同修們的無私幫助。

師父講:「修煉的事情,可不是一個兒戲,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個非常嚴肅的事情」[1]。師父還講:「一個人不能夠在法中修就不能夠真正認識法。只有真正掌握了法,路才會走正,這個生命才有保證。相反,這樣的生命還處在最危險的狀態下,因為邪惡隨時就會鑽他的空子。」[2]

這兩年,我牢記師父講的話,認真學法,多學法,按部就班的按照師父指引的路走下去,我逐漸的清醒、冷靜了,發生矛盾時知道怎麼向內找,修自己了。我抓緊時間多學法,多背法,多抄法,讓自己的大腦裝滿法,把思想中不好的東西、思想業力全部清除出去。

每天晨煉,發完六點正念後,用一個小時學師父各地講法、新經文,或看《明慧週刊》,或背《洪吟》。上、下午各學一講《轉法輪》,晚飯後抄法,用四個月抄寫一遍《轉法輪》。現在正在抄《精進要旨》。煉功幾乎沒有缺過,保證每天煉兩個小時五套功法,缺的第二天補上。過程中我突破了睡回籠覺和煉功中間去廁所的關卡。四個整點發正念也能堅持,還堅持晚上八、九、十整點發正念。

我和學法小組A同修在學法的來回路上隨時隨地發各種真相資料、《九評》,郵寄各種真相信,面對面講真相,做三退。雖退的人數不多,可我們用心去做,誠心講,真心希望世人都能得救。

在講真相中,怨恨心、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怕心等執著心漸漸的修掉了,越來越少了,遇到矛盾(尤其和家人)也能忍了。慈悲心也修出一點,能為別人著想了。

我用實際行動感化家人。去年暖氣改造,丈夫手指被暖氣片砸裂,不能洗澡(丈夫愛乾淨,天天洗澡),我給他洗了半個月,他很感動。我多關心他,家務活主動幹,家人也都理解了。孩子們說:只要你認為好,就去修煉,我們不干涉。我學法,講真相回家多晚,丈夫都把飯菜擺好,等著我回來,也不問,很少埋怨,還支持我學法、煉功。訴江後,街道、派出所上門騷擾,丈夫正念把他們擋回去了。現在我的家庭很和諧。

我得了大法,真是太幸運了、太幸福了。我還有許多執著心沒去,還有很多的眾生需要我們去救度,我要精進實修,逐步同化「真、善、忍」特性,按照師父安排的路修煉下去。謝謝師父。

層次有限,個人體悟,不當之處,望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9/新學員-得大法真是太幸運了-364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