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媽得救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八日】我母親是二零零五年三月去世的,享年八十一歲。由於母親在文革期間受到中共邪黨的殘酷迫害,得了血崩婦科病,一病就是十幾年。我父親本來就比母親小七歲,真的是即當爹又當媽的把我們三兄妹拉扯大的,他同時還盡心盡力的照顧我母親。所以,母親去世後,我們三兄妹都願意幫父親找個老伴照顧他。

我的後媽是二零零八年進的這個家。當時我正被非法關押在廣州女子監獄。二零一零年四月我回家後,後媽對我一直有成見,她認為坐過牢的人都不是好人,也很歧視我。

二零一一年二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外出給學生補習英語,父親在家中,以為後媽出去了,就獨自在看電視;卻不知後媽是在洗澡,且不慎煤氣中毒,昏倒在浴室內,無人知曉長達兩個多小時。等到我從學生家出來,打開手機,才知後媽正在縣醫院搶救,哥哥要我馬上趕到縣醫院,說後媽情況危急,瞳孔已擴散,要馬上送省醫院搶救,可能搶救過來,都會是植物人,因為中毒時間太長了。

我當時騎著自行車趕去縣醫院的路上,就一直請師父加持我的這一念:不要後媽死,我要用「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九字吉言把她救回來。

我一路飛奔趕到縣醫院,哥哥對我說:就等你來給她換褲子(後媽此時已大小便失禁,全拉在身上),然後好上救護車去省醫院搶救(現在的護士是不做這些事的,必須是家人自己弄)。我看了下當時的情形,就對護士說:請拿把剪刀來(因為只有把褲子剪開兜住大便才是既快又衛生的做法)。

趁護士去拿剪刀的時間,我趕緊對著後媽的耳朵說:陶姨,不管你怎麼看我,不管你怎麼看法輪功,我不要你死。你現在在心裏跟我一起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還只講了三遍,我哥哥就怕得要死,跑過來對我說:「你不要在醫院搞這個。」

這時護士正好拿來了剪刀,我就去掀開了她的被子,沒想,我後媽打了個寒戰,我馬上高興的對醫生說:我後媽知道冷了。醫生說:那是下意識的動作。我就去剪她的內褲,剛剪開,後媽就用手去遮住她的身體;看到此景,我心中一喜,知道她已經恢復了意識。

從縣醫院到省城醫院救護車需要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我就一直蹲在她的擔架旁照看她,以防被子堵住了她的呼吸。到了省醫院,哥哥就去辦住院手續,我就陪著還處於半昏迷狀態的後媽打點滴輸液,我時不時的就在她耳邊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字吉言。

等哥哥辦好手續,將後媽安置到病床上後,她突然叫哥哥和我的名字,我和哥哥高興得直說:這就好了,不會成植物人了!

十天後,後媽出院回家,對我爸說:多虧欣欣對我耳邊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才把我喊回來的。爸爸連忙到我房間來對我說:謝謝你。

我對爸爸說:你要感謝的是我的師父!是我師父要我們這樣做的。您總說我煉法輪功坐牢,是因為被人利用了搞政治。您看現在,如果共產黨說不好,我們就不煉了,又哪有陶阿姨今天得救的機會呢?您娶個老婆是來照顧您的,若真成了植物人躺在床上,不僅不能照顧您的生活,您還得請個人來照顧她,那您家裏的生活不是黑了天嗎?我對法輪功的堅持,不是甚麼被人利用了搞政治,而是大法真是來救人的;我只是在做一個有良知的、真正的人而已。

從此以後,父親不再滿口胡言亂語跟著邪黨誣陷大法了。

這為父親二零一八年元月臨終前真正聲明退出邪黨、認同大法奠定了一個好的基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