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福斌被黑龍江泰來監獄關押折磨八年多 生命垂危(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杜爾伯特蒙古族自治縣劉福斌因為信仰被迫害,非法關押在泰來監獄八年多,在關押期間,劉福斌被泰來監獄多次迫害。

被劫持到泰來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高壓強迫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轉化的四書」,拒絕寫「四書」的人,會遭到多種酷刑迫害和體罰虐待,如:上大掛、架飛機、罰站、罰蹲、熬鷹等。

二零一七年三~四月份,劉福斌被抻床一個月,那一個月連銬帶抻。晚上銬在抻床上,白天銬在案子上。

隨即六月二日因獄方以違紀名義將劉福斌關押小號,天氣熱,劉福斌上火,吃不下東西,獄方強制灌食。六月八日劉福斌被強行灌食後出現上吐下瀉;十三日又一次灌食後,仍上吐下瀉。

十七日放出小號,此時劉福斌吃不下東西,周明達威脅說:「你不吃我們就給你插鼻管,天天給你灌。」 劉福斌沒辦法只有強迫自己吃,卻吃啥吐啥,身體每況愈下,甚至喝水也都吐出來。

'法輪功學員劉福斌在黑龍江省泰來監獄被迫害'
法輪功學員劉福斌在黑龍江省泰來監獄被迫害

七月十三日家屬知道消息的時候劉福斌已經三十三天不能進食,隨即家屬要求保外就醫。

監獄獄政科科長雄德會說除非人近期可死亡否則不行。家屬多次與獄方協商、交涉,要領人出去上大醫院檢查,獄方不同意。

經家屬多次請求,在八月十八日家人自費帶劉福斌到泰來縣醫院檢查,報告顯示:多發腔隙性腦梗死、左肺結節、心包積液、心臟供血不足,但沒查出嘔吐的病因,劉福斌感到心慌、頭痛、頭脹、胸悶,睡覺時還經常被憋醒,身體十分虛弱。

即使這樣,獄方還是堅持他不夠保外的條件。以當下劉福斌十年刑期已服刑八年零三個月,還出現病症的情況來說是完全可以保外的,但獄方卻以所謂的規定為藉口,監獄信訪主任甚至說不知道法輪功允不允許保外,監獄刑罰科一科長對劉福斌女兒說:「讓你爸簽四書我們馬上辦。」

八月三十一日,監獄給家屬打電話稱劉福斌已經不能起床,生活不能自理,由人抬著住進泰來縣中醫院。家屬還是要求接人保外,獄方還聲稱檢查結果不符合,但症狀挺嚴重。

九月末,劉福斌的情況仍沒有改善,家屬再次要求轉到大醫院住院治療,獄方聲稱去齊市檢查只是簡單的神經性厭食,還說沒事。

就在這時家屬卻在監獄醫院長陳志國車窗內發現九月二十七日他在哈爾濱監獄管理局醫院開回的劉福斌重症轉診單,在家人的強烈要求下,劉福斌於九月三十日上午住進泰來縣醫院,獄方卻遲遲沒有交錢,醫院大夫只是簡單的量量血壓,近中午時,劉福斌心裏一陣陣難受,竟抽過去了。

當時劉福斌的家人急了,跑回監獄找獄政科長給醫院打錢搶救劉福斌,劉福斌於第二天凌晨三點才恢復意識。

醫院當時就說他們醫治不了這種病,只能打些營養液,住院近半個月,家屬要求請專家會診,獄方先表示同意,後又因十九大,把劉福斌送往哈爾濱管理局醫院。

哈爾濱管局醫院診斷結果是:膽囊炎、膽結石、腸結氣、心包積液、胸腔積液、腹腔積液、上顎右側鵝豆炎、重度貧血、白蛋白低、神經性厭食、電解質紊亂、加上之前診斷出的淺表性胃炎、反流式食管炎等,一直是進食、喝水後嘔吐不止,醫院讓劉福斌家人簽個建議轉診上級醫院通知單。

家人再次要求泰來獄方轉診大醫院,可獄方聲稱要轉只能是泰來縣醫院,如果去哈二院,家屬先押這二十萬。

'劉福斌在泰來縣醫院手腳被手銬腳鐐扣在床上'
劉福斌在泰來縣醫院手腳被手銬腳鐐扣在床上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家屬在哈市管局醫院見到劉福斌,他十分消瘦,抬頭吃力,說話聲音弱,已經停藥一個月了,就連營養液都輸不了了。一輸液他就高燒,仍進食後嘔吐不止(這種狀態已經持續七個多月),醫院已束手無策。

家人問停藥一個月為甚麼不通知家屬,醫院說早在十二月二十日停藥的時候就通知泰來監獄了,並通知泰來監獄將人接走。

家人再次要求保外就醫,獄方稱劉福斌的病情夠保外,但也不能保外。獄政科科長雄德會對劉福斌的孩子說,你爸就是死都得死到監獄裏頭,也不能給你辦保外就醫,你就死了這條心吧。而且這話不止說一次。家人說你們給上刑了,身體才造成這樣的。

在泰來監獄劉福斌在酷刑迫害下精神和身體都受到了極大的摧殘,致使劉福斌吃甚麼吐甚麼,直到今天劉福斌臥床不起,生活都不能自理。


黑龍江省泰來監獄(區號:0452)
郵信地址: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泰來縣泰來監獄(郵編:162401)
電話:0452-82345377、8237256、88229376、82255147、8237274、8237943
辦公室:0452-8237949
泰來監獄通訊地址: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泰來縣泰來監獄
郵編:162400

泰來監獄獄長:許偉 18004625001
改造監獄長:孫峰 17790631002
獄政科長:熊德會 18088720333
十四監區長:張文志 18004625407
梁福純 18004625401
醫院院長:陳志國 18004625190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