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赤峰市張岱合等警察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中共江澤民團伙瘋狂迫害法輪功,操控著那些穿著制服的警察等人員瘋狂衝向修煉「真善忍」的善良民眾,隨意的抓捕、掠搶、叫罵、毆打、電擊。

在內蒙古赤峰市紅山區公安局,一個被同事稱為「不是人」的警察布仁像失了控一樣,瘋狂表現。還有一個一直參與綁架、迫害善良人的警察,名叫張岱合(張代合),當布仁在國保大隊消失後,張甚至成為了前台迫害者。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晚上,赤峰市法輪功學員張玉梅、劉成被紅山區紅廟子派出所警察綁架,第二天被劫持到紅山區看守所。兩人已被非法刑事拘留,警察說甚麼張岱合到外地開會,等回來聽命令。

自明慧網有記載以來,記載的紅山區的抓捕以及多起沒有記載的陰謀與惡行,都有張岱合的參與。像「七二零」以後的多次大搜捕,每年都有幾十、成百的人被綁架,被搜搶,被拘留、關洗腦班、被酷刑折磨、被勞教、被判刑。還有周彩霞、鄭蘭鳳、袁淑梅、趙豔霞、閆立等被有預謀的迫害致死。張岱合也是台前台後忙碌中的主要參與者。

例如,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赤峰市公安局國保支隊伙同紅山區公安分局,在紅山區哈達街銀行胡同某住宅樓內綁架法輪功學員閆利與王曉東。十二月七日,閆利錦州市的家屬去赤峰見到閆利時,閆利已被迫害致死。雖然閆立不是被張岱合親手置於死地,主要劊子手是布仁,但張岱合參與其中。僅二零零六年張岱合參與的綁架至少有九人:苑愛武、王海、胡素華、王曉東、徐謙、丁淑華、項紅蕾、李鳳玲、付桂琴。這些人大部份被非法勞教,個別人被洗腦放回。這些摧殘善良人的肉體與精神的迫害,身心的摧殘給被迫害者本人與家庭造下無盡的苦難,生活受到嚴重影響,國保大隊警察卻得到獎金至少十多萬元。

在這些年為利益的驅使下,直至今年,綁架、迫害發生了多少,無法詳細記述。僅在明慧網能查到的一部份如下:

二零零七年,紅山區三小的教師劉玉芹被綁架到洗腦班,還有劉立軍、俞翠霞、李秀雲、黃亞德都被洗腦,這幾位中,屬於紅山區的,都有國保大隊的參與,張岱合作為副大隊長,都有直接或間接的責任。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紅山區警察綁架了俞翠俠,她是紅山區依蘭小學(三小)的退休教師。還綁架了紅山區王春蘭、孟顯珍。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年冤獄滿後的法輪功學員丁勝利,又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金秀珠也被綁架到洗腦班。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赤峰市建築公司退休工人孟桂芝,在赤峰市百柳商場被綁架,要敲詐三萬元,因家中沒有錢而被判刑一年,送呼市監獄迫害。

明慧網記載,「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內蒙古赤峰法輪功學員宋開軍、趙輝被赤峰市紅山區國保大隊布仁、張海軍、張代合三人綁架。三人像土匪一樣,在他們的單位搜走大量MP3,安裝衛星器材,並掠走大量現金。」後二人各被非法判刑四年,非法開庭時都沒有通知家屬。

二零零八年八月紅山區警察綁架了外地在赤峰打工的法輪功學員張鳳祥。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赤峰法輪功學員崔月秋被綁架。

二零零九年十月紅山區警察綁架了紅山區文中鎮三道井子村法輪功學員唐啟及其老伴馬桂霞。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八日法輪功學員張淑琴、小梅被警察綁架。同時綁架了韓靜(法輪功學員的女兒),把家中的大法真相資料搶走,其母張淑琴正好回家,隨後又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張淑琴。韓靜被綁架當天晚上,被警察敲詐一萬五千元後放回,其母仍然被綁架。這些警察光天化日之下,無法無天,公然綁架搶劫敲詐,已經構成嚴重犯罪。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九日中午十一點二十多分鐘在赤峰市紅山區中醫院門診樓一樓,一位四五十歲女性法輪功學員被一便衣和一警察由走廊東側綁架到西側北邊靠觀察室小屋,警察毒打了法輪功學員二十來分鐘。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九日上午11點半,法輪功學員梁秀英下樓買菜,被早已等候在樓下的紅山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之後他們又用梁女士身上的鑰匙打開了她家的門,進屋後便開始抄家,把大法書等私人財物搶劫一空。當時梁的家人問其姓名,卻無一人敢報姓名。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三日下午,紅山區法輪功學員楊秀榮(女,近七十歲老人)去赤峰市附屬醫院看望正在住院的大哥,在回來的路上被紅山區警察綁架。當晚警察又去了楊秀榮的家裏非法抄家,抄家暴行持續到半夜兩點,警察才離開。七旬老人楊秀榮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到了惡人用刑具勒等酷刑逼供。

二零一二年三月中共「兩會」期間,赤峰警察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從二月二十九日到三月八日,在九天之內綁架十一名法輪功學員。已知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周智傑、周智慧、孫玉榮、汪景蘭、王素清、郝平、於桂霞、白吉達。二零一二年三月七日下午,紅山區東城派出所幾個警察闖入紅山區法輪功學員孫玉榮的家,非法抓捕,警察搶走電腦等個人物品。並且將前來孫家串門的汪景蘭一起綁架。晚上又非法抄了汪景蘭的家,搶走個人珍貴物品。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下午三點二十分,紅山區法輪功學員郝平(女,40多歲),被紅山區兩名國保大隊警察及鐵南派出所兩個警察強行闖入家中綁架,警察搜去大法書籍及電視接收大鍋一個。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四日,赤峰市法輪功學員尉建華在紅山區永巨小區女兒家被綁架。尉建華是敖漢旗人,曾在二零零七年七月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被綁架到呼和浩特市女子監獄。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紅山區公安局五、六人闖入曾顯忠家,抄走幾本大法書籍,小鍋、電腦等物品,並綁架了曾顯忠、曾顯波姐妹二人。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二日下午六點左右,赤峰市紅山區法輪功學員王飛被抄家,非法通緝。據說一兩天前,有人看她家安裝的衛星電視天線,並在那指指點點。第二天警察去她單位進行威脅,王飛走脫,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九日早,赤峰市紅山區法輪功學員鄭雲燕在東郊鑽機廠家屬院附近被鐵南派出所警察綁架,隨後警察劫掠了鄭家,抄走了鄭家的許多私人物品。

二零一二年七月三十一日中午,赤峰市紅山區法輪功學員王素琴(女)被紅山區公安局警察綁架。後被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中午紅山區紅廟子鎮聶胡地村法輪功學員李文志、紀淑榮夫婦及他們十六歲的孩子,被紅山區警察布仁等國保警察綁架,警察搶走大量個人財產,孩子被非法審問後放回,李文志、紀淑榮夫婦被非法關在紅山區東看守所。李文志、紀淑榮夫婦都被非法判刑,各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赤峰市紅山區法輪功學員王春蘭被紅山區公安局國保警察綁架並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2點左右,紅山區法輪功學員劉玉萍和松山區國曉梅,遭到紅山區公安國保警察綁架。下午4點多,劉玉平的兒子回家時,發現屋裏已經被抄家,東西被翻的亂七八糟,室內一片狼藉,家裏他媽媽看的幾本大法書全部被搶走。國曉梅的家也被抄。劉玉萍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松山區法輪功學員韓瑞蘭,女,六十多歲,在赤峰市紅山區五門市門口被三個穿便衣的警察綁架。

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上午十一點多,赤峰市紅山區法輪功學員寶志琴(音)在紅山區大柵欄北口郵局郵寄訴江控告書時被紅山區公安局警察綁架拘留,又被綁架到赤峰市洗腦班迫害。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晚赤峰市翁旗公安分局、松山區公安分局、紅山區公安分局聯手綁架了開車外出的屈亞忠、齊洪樹、魏國玉、王金榮、張春豔等五人,並與徐國峰一起非法到王金榮及張春豔家抄家。五人都被非法判刑,最高的齊洪樹六年六個月,最低的魏國玉為三年。

二零一五年赤峰法輪大法學員冉崇東,紅山區職業高中教師,40多歲,在給學生上課時被誣告,約二零一五年五、六月份被綁架,保釋回家,約7月初又被綁架。非法關押一年左右,失去公職。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早晨四點多,家住紅山區鐵南辦事處轄區南山附近法輪功學員丁玉芳、劉鳳英和他們的兒子被綁架。紅山區公安局二、三十名特警、國保、鐵南派出所警察,開著多輛警車,翻牆跳入丁玉芳、劉鳳英家。這些警察綁架丁玉芳、劉鳳英和他們的兒子後又抄家。綁架到鐵南派出所,銬了一天一夜。期間,對丁玉芳一家三口不給食水,直到丁玉芳的妻子劉鳳英昏迷過去,才把她和兒子放回家。四月二十三日下午,劉鳳英和兒子丁明宇去派出所要人時又被派出所所長閻曉林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後又多次構陷他們母子,企圖加害。而丁玉芳被非法判刑一年六個月。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赤峰市紅山區公安局為了綁架法輪功學員趙一諭,曾對趙一諭的母親家非法抄家,但沒找到趙一諭。五月二十四日綁架了趙一諭,後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上午,赤峰市紅山區警察跟蹤法輪功學員王飛到松山區木蘭街,綁架了王飛,並搶劫了王飛開的汽車,現在圖謀判刑。

二零一八年三月紅山區法輪功學員張秀奇(男,40歲左右)被綁架,並被非法抄家,關押已近月餘。

以上是在明慧網能查到的十多年來赤峰市紅山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情況。紅山區法輪功學員被直接迫害致死的五人,含冤離世的數十人,被非法勞教、判刑的百人次左右,洗腦班洗腦與拘留的數十人。這幾百人的家庭苦難,就是那麼幾個警察決定、做出的,都與張岱合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係。

佛家度人是慈悲的,法輪功學員冒著如此大的危險,自己家捨不得吃、捨不得穿,省下錢來做大法真相資料,不分白天黑夜的想著讓人能得救,能在淘汰人的大劫難中有更多的生命有機會被神保護起來,不下地獄。而且憲法規定「信仰自由」「言論自由」,修煉法輪功、向民眾講清法輪功遭迫害是冤枉的、宣傳法輪功真善忍的普世價值,都是符合憲法的。

善惡必報。周永康、薄熙來等江澤民集團的人在全國屢屢下馬被判刑入獄,絕不是表面的權鬥,是天意,是惡報。赤峰楊春悅等幾十人的惡報慘痛,就是最近距離的實例。元寶山區國保大隊近年得癌症的大隊長、松山區國保大隊查出瘤子的大隊長,也是現實例子。那如山的罪業扣在了作惡者身上,誰都逃不脫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