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縉雲六一零、公檢法迫害法輪功遭報事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浙江縉雲縣法院院長林春陽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下午五點左右被發現在家中自縊身亡,表面上說他是憂鬱症,實質上是參與迫害法輪功遭的報應。

縉雲檢察院副檢察長胡志雄,對當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起訴判刑都經過他批准簽字。在早幾年一天早上上班坐電梯,還沒進辦公室突然暴死,六一零還為其送了紅包。

再說這個林春陽,一九六九年二月出生,一九九零年至現在,在縉雲縣法院歷任執行庭書記員、執行庭刑庭副庭長、執行局局長、政治處主任等職。二零一六年起任縉雲縣法院副院長、縉雲縣法院黨組書記、副縣長代縣長、法院院長。這樣一個正處飛黃騰達的人卻「憂鬱」 在家上吊自殺了。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縉雲公檢法相關人員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縉雲堅持對大法「真善忍」正信的、堅持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幾乎都遭受到洗腦班、勞教、判刑的迫害。從二零一五年到現在,一百多實名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一直被以洗腦班形式迫害,強制訴江學員與法輪功決裂、放棄修煉,有的被非法判刑。

縉雲縣計生委的法輪功學員周偉芬,二零零九年七月十日上午在上班,被警察綁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九年,在浙江省女子監獄曾被長期關小房間洗腦迫害,備受包夾人員的欺凌、侮辱。

縉雲縣法輪功學員周曉貞二零一一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浙江省女子監獄七監區,期間遭到嚴酷的迫害。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因講真相被綁架,又被縉雲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現被非法關押在浙江省女子監獄迫害。

縉雲縣法輪功學員趙勇岳、樓桂安、彩娟因為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被綁架,趙勇岳被縉雲縣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彩娟已被非法判刑五年,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樓桂安的女兒樓偉麗,為了給父親討回公道,請了幾位敢於說真話,願為法輪功學員伸張正義的律師,被縉雲610人員綁架,關押到洗腦班。樓偉麗的弟弟樓斌說了幾句公道話、實話,也因此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

身為縉雲法院院長的林春陽對迫害法輪功學員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佛法,自古迫害修佛修道的人,都沒有落得好下場。在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十九年來,製造各種謊言誣陷法輪功,欺騙百姓,在黨文化的洗腦下,大陸政府官員、公檢法司人員也為了官位,不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盲目的追隨中共迫害好人。

然而,天理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那些參與迫害好人的人終逃脫不了惡有惡報的下場。

縉雲縣原壺鎮610頭目盧志偉,在原610頭目趙葛水遭報後接任,僅過半年,盧志偉即遭報生了肝癌。住院很長時間,他打算用老百姓的錢換肝。原先聯繫好的肝源,結果被外國人爭了先,後來又聯繫了一個肝,預計某天下午三點鐘到貨,誰知就在那天下午二點鐘,盧志偉噴血不止,一命嗚呼,遭惡報身亡。

縉雲縣原壺鎮副鎮長、610頭目趙葛水,他一邊死勁打法輪功學員,一邊說:「甚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有本事來報應好了,我趙葛水文會來、武會來、手會來、腳會來、口也會來,不怕你來報應!」誰知僅半月,趙葛水就真的病倒在床,到醫院一查,說是小病,但是越醫越重。這邊好了,那邊又出問題,住院很長時間,吃穿不能自理,翻身要靠他人幫忙,花了十幾萬元,總算保住一條命。

可趙葛水偏偏不知悔改。二零零一年,他又說:「你們法輪功都說我遭報應,這是沒有的事,我去年生病,醫生還叫家屬準備料理後事,結果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這哪是報應?有報應我早該死了。」沒料到半個月後,趙葛水和幾個鎮政府人員坐的車,一頭撞上公路邊的大樹上翻倒,全車六人,四重傷二輕傷,趙葛水手腳各斷一隻,下顎撞裂,還瞎了一隻眼!真是「手會來、腳會來、口也會來」。

縉雲縣原壺鎮610頭目盧胡金看到前任活生生的遭惡報的事實,盧胡金起先不肯接管這爛攤子,知道這傷天害理的事兒,粘上誰誰倒霉。但盧胡金不堅決,還是接手了610,不久,他就耳朵失聰,掛上了助聽器。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