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大法護佑 兒子和丈夫遇難呈祥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一九九七年冬天,三個月大的兒子突然哭個不停,白天黑夜哭,也沒發現有甚麼問題,婆婆說可能是孩子淘氣了。過了兩、三天,突然發現孩子睡著覺一隻耳朵流出膿水來,把我嚇壞了,趕緊抱著孩子找醫生檢查,醫生說孩子耳朵發炎了,一連打了十幾天的消炎針,孩子屁股上疙瘩一個挨一個,晚上給孩子用熱水燙,我的眼淚止不住往下流。可是沒幾天又犯了,這回兩個耳朵同時流出了膿水。特別是沒流膿水前兩天,孩子不睜眼地哭,等膿水流出來了孩子才能輕鬆的睡。才三、四個月大的孩子,真讓我難過,最讓我擔心的是怕孩子長大了影響聽力。我就多方打聽治耳朵的偏方,也沒見好轉,也上過縣醫院,後來又托人上市大醫院檢查,醫生都說不能除根。我很失望,也很痛苦,看到孩子一次次的犯病,我那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就這樣我們成了醫生的常客。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抱著孩子找老中醫看病,人家正在那給別人介紹法輪功如何好,我也非常認同。在老中醫的引導下,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等孩子再犯病時,我就給他讀法,結果孩子奇蹟般的好了。

至今兒子二十歲了從未犯病,身體非常健康,也很懂事,也很支持我修煉。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苦惱我幾年的鼻竇炎也不翼而飛,從此我們全家都和醫生脫離了關係。丈夫看到我和孩子的變化也開始修煉了。

家庭遇難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我家做工藝活,丈夫那天進了一箱玻璃,趕回家正好天黑,丈夫叫上鄰居六、七個人還有自家的哥哥都過來幫忙卸貨。開始很順利地卸下兩、三塊。我跟丈夫說:我去買點菜,一會叫鄰居們在家吃個飯。丈夫說:去吧,這回順利,一會兒就卸好了。

我剛準備去家拿錢買菜去,瞬間聽到「噹」的一聲,接著聽到「啊」的一聲尖叫,玻璃從車上推著自家哥哥翻在了他的胸上,「叭」的一聲沒有了動靜。周圍的人都嚇呆了。我大聲喊著丈夫的名字,說玻璃壓著人了。周圍的人回過神,說我丈夫在玻璃底下壓著,我說趕緊掀玻璃。眾人一擁而上,不知丈夫被砸成甚麼樣了,兩噸的玻璃砸在人身上可想而知。因玻璃一掀就碎了,大夥越掀越困難,大約花了四十分鐘才把丈夫救出來。後來丈夫說當時他覺的一股力量猛地推了他一下,玻璃壓在了腿上,他心裏趕緊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請師父解救。

這時120救護車趕來了,將丈夫拉去醫院檢查。兩噸的玻璃砸在腿上,又壓了四十分鐘,大家都說我丈夫腿毀了,結果醫院檢查,骨頭一點也沒事,回來他還是自己走下車的,一點事沒有。

可是自己的哥哥卻一命嗚呼了。想起來非常難過,事發前兩天我去他家,看到牆上掛著老毛頭象,讓他拿掉卻沒有講通。我打算遇機會再去給他們講講,誰知道就這麼快被邪惡奪走了生命。善良的人真應該吸取教訓,退出無神論的邪黨才能得到神佛的護佑。

又一次遇難有驚無險

上一次的事情剛過去不久,秋天的一天,丈夫去鋼廠工作,他負責煤氣爐操作,班長看見材料供不應求,就讓丈夫幫忙加料,班長上去操作吊車,丈夫在下面裝鋼坯,當裝上七、八噸鋼坯掛好時,突然吊鉤擺動,丈夫就用手扶住看是否不穩,一扶勁特別大,就趕緊撒手跑,誰知兩個吊車相撞,還沒等跑出去,鋼坯,一下子砸在了他腳面上,穿的鞋面上砸了一個窟窿,雞蛋大的包起出了鞋面。

班長嚇壞了,趕緊過來要送他上醫院,丈夫當時心態很正,跟人家說不用去醫院,班長說不行,丈夫硬是不去,班長最後說那得去讓村醫生看看骨頭有沒有事,丈夫拗不過只好讓帶著去了,結果看看骨頭沒事。丈夫讓人家又帶回廠繼續工作了,丈夫心態很正,不給工廠找麻煩,也不要工廠一分錢,也沒吃一粒藥,就這樣又一次解脫了危險。

我丈夫非常支持我修煉大法,也非常認同大法,所以一次次得到了師父保護。在此我們全家人謝謝師尊。

我們雖然家庭也受過邪黨迫害,也遇到很多艱險,在常人看來我們無法翻身,可是我們堅守善良捍衛真理得到了大法的護佑,現在我們經濟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也住上了自己蓋的新樓房,真是善惡有報是天理。我們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尊的感激之情,只有請師尊放心,我一定要做好我該做的,來回報師恩。

在此奉勸善良的人們趕緊明白真相,退出黨團隊,選擇善良,得到神佛的護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1/得大法護佑-兒子和丈夫遇難呈祥-349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