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修大法 我受益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以前我老伴身體很不好,各種疾病纏的她愁眉苦臉。每天看著她難受的樣子,全家人都沒有好心情。

一九九六年她開始煉法輪功。只煉了幾天的功夫,她滿身的病自己還沒啥感覺呢就這麼好了,全身輕鬆。身體好了,心情自然也就好了,家裏的活她全包下來做都不覺的累。整天就是樂呵呵的。我家的天也晴了,日子也好過起來了。

我的近鄰有的也學大法。老伴和她們在一起學法煉功,還到處去洪法。她們說,她們做人做事標準就是「真、善、忍」,遇到甚麼事都找自己哪做的不對了,找到了就改正。

這些學大法的人對誰都好,處處為大家做好事,不圖名,不圖利。在現在這個視錢如命的社會真難找到。我們居住的小區被一些自私自利、不講道德的人搞的又髒又亂,還經常有人跑到樓道裏大小便,隨手扔雜物垃圾,環境搞的很噁心。自從有了這些修煉人,這裏環境一下子變的煥然一新。她們就像清掃自家一樣的去收拾環境衛生,不怕髒不拍累,很快這裏變的乾淨整潔,人們再也不用捂著鼻子走過這裏了。

漸漸的人們都知道是她們這些人把這裏變好的。大家再見到她們,都向她們投去讚許的目光。看到她們被人們認可、尊重,我也覺的修煉是很幸福的,也從心裏佩服她們。從此,我也學她們處處為別人著想,多做好事、善事。

我也搶著打掃樓道裏的衛生,每次都是先洒水,後清掃,我就想跟大法弟子一樣給大家帶來方便和清新。每次下雪,我不等她們下樓就趕緊去掃雪,有時天沒亮我就頂著嚴寒出去掃雪,把樓門洞、樓間過道和自小區通向外面的路都清掃的乾乾淨淨。看到人們出門時能從我掃過的地方安全通過,我也覺的自己像一個大法弟子一樣的光榮和自豪。

自江澤民集團迫害大法至今,老伴和她的同修們更忙了。她們做資料,跑到很遠的地方去發資料,後來還經常出門救人,說勸人「三退」,我開始不理解,後來老伴給我講明白了,我立即退出了自己曾經加入過的邪黨組織。她們真是在救人,這是在做多大的善事啊!

我也想加入其中,可是我不懂那些電腦、打印機甚麼的,不會幹她們那些活,我就用其它辦法幫助她們。我要求自己每天少玩半天,把原先老伴幹的家務活分擔一些,如打掃屋子、買菜、洗衣服,還有其它雜活我全包了,讓老伴無牽無掛的去救人。

我天天在心裏誦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大法師父敬香、敬水果。遇到困難時,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求大法師父幫助。和修煉人相比我真的沒做甚麼,可是在關鍵時刻卻得到了大法師父的保護。

三年前,我騎摩托車外出,從一座大橋的右側上坡,速度變的較慢。看到從對面有人騎著摩托車快速向我衝來,我大腦還沒反應過來,根本來不及躲閃,「噹」一聲,連人帶車一起翻到橋下溝裏去了。溝裏當時是幹的,沒水。我腦子裏一片空白,不知道發生了甚麼。只聽上面有人說:「這個老頭被撞溝裏去了,快打120。」我這才明白是發生車禍了,可是我全身哪裏都不痛,以為是誰受重傷了要急救。我想站起來,可是摩托車壓在我身上動不了。路人下來幫我掀起摩托車,我站了起來。大家看我還挺好,感到很驚奇。

可是那個撞我的小伙子卻站不起來了,躺在地上直哼哼。我走過去說:「爺們快起來吧,我都好好的,你怎麼還賴道上呢?」他嘴上喊「疼!疼……」大家看到他的車撞壞了,車燈碎了,腳、臉、手都有傷。有個人對他說:「你走錯道了,把人家老人撞了。人家好好的,你怎麼反倒受傷了?」

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在評論這件事情。有人說:「這老頭命真大,天留他吧。」也有人說:「這是積德了,有貴人保護。」我摸摸真相護身符,還端端正正的放在上衣口袋裏。我心裏不停的說:「謝謝大法師父救命之恩!」我明白是大法師父看我支持大法弟子救人,是做善事,所以在危急時刻就保護了我,給我第二次生命。

我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我經常騎自行車到社區和一些老人下棋。我的自行車是輛進口的高級自行車。有兩次我忘了騎車回家,把車扔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邊上。在這個人類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社會,國產車還老丟呢,東西放在家裏還經常被搶劫呢,可是我的自行車扔在道上兩天一宿了,心想肯定沒了。等我想起來趕緊跑那一看,不但沒丟,而且還原樣立在那兒,我真是又驚又喜,趕緊騎回家。老伴說:「這台車子是大法弟子的法器,幫忙救了很多人,是師父給下了保護罩,讓壞人看不見。」

我想也對,不然的話別說這樣的好東西,再破的東西也剩不下。我再次感到大法師父的慈悲、偉大和辛苦,像我這樣沒修煉的世人也都苦心呵護著。

前些日子,我的眼睛出現了問題,到醫院去檢查,醫生說情況挺嚴重,要立即手術,我擔心起來了。老伴說:「別怕,有師父管,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會幫你的。」

我在心裏不停的一遍又一遍的念。等做完手術時醫生告訴我:「很成功,很好。」

這二十多年來,大法給我的恩惠還有很多很多,就不一一述說了。

我相信知道大法好是有大福報的,敬天重德才能吉祥如意,修心向善才能福壽康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