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和孩子的命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小鎮,由於家境不好,生活很困難,雖然學習很好,但由於家庭原因,母親阻攔,沒考上學,也沒有工作,整天憂愁。由於沒有太多的見識,承受能力較差,懂事時又失戀過,得了憂鬱症。期間,病魔不斷的襲來,先後患上了憂鬱症、失眠、哮喘、支氣管炎、風濕、腎炎等多種疾病。結婚後,由於長期失眠,再加上病痛,真是苦不堪言!心情煩躁,易怒,經常打孩子,罵大人,攪得家裏經常雞犬不寧!自己生活在灰暗之中。

丈夫參加了廣州九四年底師父講法學習班,只請回一本《法輪功》,還沒輪到我看這本書,師父就給我消業了。我當時高燒昏迷六天,不吃不喝,丈夫看我沒學法,也沒煉功,心裏沒底,擔心的問我,還是開點藥吧。我說:都堅持六天了,不是白堅持了嗎?說完這句話,奇怪得很,接著退燒,身體輕鬆,不打晃了!站起來了!從此以後,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得法二十二年了,沒吃過一片藥,往日的憂愁痛苦不見了,家庭幸福和諧。

師父給我換腦子

我以前經常找不到自己的家,拿鑰匙經常去開別人家的門,連四個號的電話號碼都記不住,還經常煩躁發脾氣打架,上班挺不住一個小時,就犯睏,疲勞,趴在辦公桌上睡覺。

剛得法不久,夢中看見天上十幾個醫生,在我後脖子上開刀,往出拽約兩寸寬的白帶子,拽呀,拽啊,感覺腦袋「咯登」一聲,白帶子斷了,也拽完了。隨後一個大個兒男醫生,高高舉起一個診斷書,上面清楚的寫著我的名字,很清楚的兩個大字「腦癌」。我見後立即說:我不怕,我是修大法的!醒來後,奇蹟發生了。

突然從那天以後,頭腦清楚了,也不煩躁了,所有症狀全部消失,心裏一片陽光。上班連續十二個小時也不覺的累,記憶力特別強。師父給我換了一個新腦子,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師父給我換了一隻新腳

我在送外孫兒上學的路上,就像有人推我一下,平地摔了一跤,當時疼得我撕心裂肺。一個女教師急忙來扶我,我說不用,我自己起來!低頭一看自己的腳,腳尖橫過去了,我當時用力把腳掰過來,心想我是煉功人,我不怕。憑自己的正念,走回外甥女兒家,上了六樓,躺在床上。

第二天早上,腳脖子腫得像碗口那麼粗,整個腳和小腿黑紫黑紫的。外甥女婿是小鎮的「610」頭子,他對外甥女兒說:「看看有沒有氣兒,有氣兒就起來做飯。孩子也不能送了,怎麼辦?我們室主任腳崴了,半年沒下地,現在還從骨頭縫兒裏冒水。」

我暗暗求師父,師父您幫幫我,我用實際行動洪揚大法!我就躺了一天,照樣送孩子,買菜做飯,腳還是那樣黑紫紅腫,可神奇的是不疼不癢!

一天晚上,睡夢中,看見一匹白馬,四蹄朝天的躺著,我看見它一條腿是光桿兒,突然從天空飛來一個蹄子,正正好好安在光桿兒上。醒來悟到,師父給我換了一個新腳。過幾天,腳從黑紫變成了青色,完全好了。

外甥女婿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對我說:「我不管法輪功了,我要和縣長去買水泥鋪路了。」還給我買了一隻烏雞,說:「長這麼大,都沒給我媽買過,過年我拉著你把大法也告訴我媽吧。」

昔日呆孩子變成了才子

兒子是我的心病。他是個難產兒,分娩時是橫位,醫生決定保母親,他姥姥一直跪著求老天爺把他保下來,心誠感動了老天把他留下來了。當時兒子腦袋被鉗子夾掉很大一塊肉,帶著頭髮,扔到地上都聽到響聲,脖子是歪的,眼睛是呆的。

兒子七、八個月不會翻身。後來災難接踵而來,在托兒所從三層高的床上掉下來,頭摔在水泥地上,頭骨摔裂昏迷多日不醒。六歲時又患了流腦,同住醫院的三個孩子,只有他倖免。去托兒所整天原地不動,呆坐,別人打他都不知道躲。

更叫我痛心的是,別人議論他,說他傻!我心痛得流淚。記得一次,單位領導往我家送預防藥,那時他七歲,他手指著那個人問我:「他是啥?」後來單位就有人傳說某某家有個傻孩子不認男女,公母都不知道,聽後我暗暗流淚。兒子上學更不用說了,幾乎科科大零蛋。我從來不去給他開家長會,後來我們也就不問他打得多少分了。只是孩子愛畫畫,在家裏的牆上,被子上,畫滿了小人。

修煉大法後,這時孩子已經上高中了。我說:孩子,你跟我念《轉法輪》吧!他只念了幾頁,奇蹟出現了,早上起來,跟我說:「媽,昨晚我在古堡走了一宿。本來人就不是猴子變的嘛!媽,我能找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打到海底的沉船……」

孩子和我修煉了,師父給他開啟了智慧,他先後考上了兩所重點大學──東北師範大學和北京電影學院。後來還到清華進修過。昔日呆孩子變成了帥哥!昔日呆孩子變成了才子。

如今,他的繪畫小有名氣,唱歌跳舞小有名氣,他的服裝設計獲得亞太金獎。現在從事電影劇務總監工作。

大法改變了我和孩子的命運,以上這些都是師父賜給的,再次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