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地失火 有驚無險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一日】一天傍晚,我來到菜園子裏,我看到了滿地枯萎的雜草和用來圍籬笆剩下的荊棘,於是收拾了一下,用火點燃,燒了起來。正在火燒起來的時候,丈夫剛好下班回來,他知道我今天傍晚要來菜園子,就順路來幫幫我。他一進園子就很生氣地衝我吼,不讓我在園子裏燒火,讓我把沒燒的都扔出去,我是修煉人也沒說甚麼,就抱起剩餘的東西扔了出去,他三下五除二的把火撲滅後,才鬆了一口氣。

看著他緊張慌亂的樣子,我才想起來他生氣的原因。

幾年前的一個秋天的下午,我和姐姐一如既往的帶孩子們回娘家,在返回來的山路上,我想起來丈夫說要到地裏燒黍子秸稈(我家在這座山上有塊地),我就站在山路的半坡上望向我家的地,結果所見之處一片焦黑,很明顯剛剛這裏經歷了一場大火。於是我和姐姐還有孩子們一起大喊丈夫,這時他從地裏跑了出來,招手示意我們下去,我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渾身髒亂,灰頭土臉,還滿臉疲憊的樣子。他問:「有沒有水,渴死我了。」他有氣無力的用手擦著不斷從額頭滾落的汗水,我把給孩子們帶著的水遞過去,他一口氣就都喝了下去。

他喘著氣說:「剛才失火了。」原來他來到地裏後,先是把地中央的黍子秸稈點燃了,然後開始到地頭把周圍的給割回來。沒想到剛一點火,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火就張牙舞爪的躥了出去,風帶火燄四處亂竄,一下子就竄上了山坡,而那山坡上還立有高壓電線,丈夫嚇壞了,趕緊脫下衣服衝著亂竄的火苗開始撲打,可是眼看著火勢越來越大,一開始三米多寬,不到一分鐘就發展到十幾米寬,人在災難面前是那麼渺小,丈夫根本打不過來。

不一會兒他就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可是火勢卻越來越大,火把割黍子用的鐮刀都燒化了,他一下坐了下來,連吐唾沫的力氣都沒有了,空氣中到處瀰漫著刺鼻的煙味,他閉上了眼睛想:這一下完了,這輩子全完了。他想起了路邊的宣傳標語「誰點火誰坐牢」,想起了他的媽媽,想起了我和孩子……

就在他絕望的那一刻,他想起了大法──因我是修煉人,我每天都提醒丈夫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連哭帶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救我!」就這樣一直喊,過了一會兒,他慢慢地睜開眼睛,想看看火燒成甚麼樣了,結果火勢不知道在甚麼時候已經小了下來,只剩下一點兒小火,他鼓起勁幾下就把火給撲滅了。

這件事情雖然已過去幾年,可是丈夫一看到在地裏燒火還是心有餘悸。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