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羨慕我的身體是「國防身體」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前段時間,管庫房的李姐在和我聊天時,說到她經常不是這疼就是那痛的,她很羨慕地對我說:這麼多年,就看公司裏的其他人得過這樣病那樣病,但卻從來沒看見你病過,感冒都沒見你得過,你的身體真的是「國防身體」啊。「國防身體」是李姐她們老家對一個人身體非常健康的一種比喻的說法。

俗話說:健康是人最大的財富。現在的人很多不愁吃穿,最希望有一個好身體,經常聽同事和老闆議論:怎樣保養,吃甚麼食物、保健品、怎樣理療,誰得了甚麼病要找哪個好的醫院和醫生等等。來這個公司上班要六年了,相處六年多沒見我有病痛,站在李姐她們的角度來看,這確實很神奇,真的讓她們羨慕。

其實我不僅在這個公司的六年是這個樣子,從九七年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現在快二十年了,這二十年我都是這個狀態。從修煉後不久我就擁有了李姐所說的「國防身體」了,這二十年我都沒吃過一粒藥,節約的醫藥費都不知道多少了。現在很多時候,都想不起修煉前病重纏身,奔波和輾轉在各個醫院的痛苦絕望的心情和狀態了。

其實,我從小就各種疾病纏身,誇張點說那真是吃藥長大的,得病多自己也看了很多醫書,很小就懂得自己去買藥吃。後來長年四季,也是藥不離身,工作後身體也很虛弱,有個甚麼流行病、頭疼感冒的,我保證就得攤上,雖然我非常懂得「保養」自己,知道加衣服吃藥「預防」感冒等等。但每逢季節變換,氣候變化,我還就得要感冒,得感冒的「順序」一般在單位上不是第一個,就是第二個,得病的時間也是「數一數二」的。更嚴重的是長期病痛吃藥,我對藥物有了嚴重依賴性,走哪兒身上都揣著各種藥瓶,不然就不放心……

由於經常請病假,廠裏領導拿我都頭痛,有一次,我請假到省城看病,耽誤時間久了,廠長找不到我(那時還沒手機),只好找到我父親,憤怒地責問我還回不回來上班了?

一九九七年六月,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在修煉後的短短一個月,我所有的病狀(包括嚴重的腿骨痛)全部消失,幾十年來又黑又瘦長期不足一百斤的我,在不知不覺中體重增至一百二十多斤,人白胖紅潤了,我所有的同學,親朋、同事都對我的變化非常吃驚。

在別人驚訝的詢問和目光中,我也對自己身體的變化也感到吃驚,因為我壓根沒想到自己會長胖,以前為自己的乾瘦苦惱過,吃甚麼好的都長不胖。

我當初就是看到單位同事修煉後病好了,我才來修煉法輪大法的,但從剛開始為祛病健身而來,通過學法、在煉功點上與同修們的交流、切磋,我轉變了觀念,認識到大法是修煉,是生命從高層下降後向先天最美好的位置回歸,明白了法輪大法是真正能讓人返本歸真的修煉功法。

大法師父讓我們從一個好人做起。修煉中我發自內心的感到做好人是那麼快樂,心性的提高使我的身體從裏到外也相應的發生改觀,相由心生,所有的人都說我樣子都變了。自此,原來那個不知為何而活,脾氣暴烈、怨氣滿腹,骨瘦如柴的「憤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心態平和、樂觀開朗,身強體健的修煉者。我自己明白:修煉大法好處太多了,但身體的顯著好轉是別人看得見的,也是我外表最明顯的變化。

而自己身體巨大改變的事實,在當初還幫助我走過了一個生命中巨大的「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上午,廠裏的同事叫我快去看電視,說是電視裏全是關於你們法輪功的事,怎麼回事?我心跳加速,跑回家(我家就住在廠裏)打開電視,一看,所有的台都在連篇累牘地攻擊和誹謗法輪功,在那些精心編造的各式各樣的誹謗、誣陷謊言中,從來沒經歷過中共這些政治運動的我(七零後出生)被迷惑了……一時間思想中完全被疑慮和困惑佔據,那種迷茫,及突然間失去了生命的希望所帶來的痛苦是難以言表的。

那兩天,在痛苦中,心情極為煩躁沮喪,還有那深深的失落感強烈的折磨著我,我真的是有想哭的感覺。好像記得是第二天晚上,我坐在臥室的床沿上,我非常失望的想:怎麼這一切全都是假的了呢?我該怎麼辦?……

這時,我的右腿骨開始隱隱痛起來,我一下想起,右腿骨已有兩年多時間沒痛過了,九七年修煉前,在九五年左右腿骨骨髓腔內長一腫塊(照片明顯看得到),天天疼痛,而且經常在晚上三四點的睡夢中痛醒,痛得毛骨竦然,醒後基本上就睡不著了,苦捱著到天亮,白天有事幹著,注意力分散,痛得沒那麼明顯,一靜下來或在晚上,疼痛就十分強烈。我跑遍了省內好幾家有名的骨科醫院,吃藥、敷藥……長年不斷,然而症狀不減……修煉法輪大法後,我的腿痛很快消失了。兩年多來,我都忘了曾經是那樣的疼痛和絕望了。

我一下想起了自己這近三年來身體的巨大變化,我開始清醒起來,對自己說:我經歷的這些實實在在的變化,那些多年的各種病痛(包括腿骨劇痛)的徹底好轉,怎麼是假的呢?我親身的經歷,誰能騙得了我呢?不僅如此,我尊敬的李洪志師父沒要過我一分錢,讓我從一個好人做起,做一個更好更好的人,我明明白白做一個好人,是那麼的快樂,心胸感到從未有過的寬廣,修煉後我和領導、同事相處那麼愉快,廠長公開評價我是一個「放在哪兒都讓他放心的人」,我的家庭曾經是那樣吵鬧不休,我全家修煉後是那樣的和睦,在所有親友中有目共睹……

逐漸的,我想起了很多很多事,包括我在上班時親眼看到旋轉的法輪,我在煉功中親身體會到我們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煉功中的各種狀態……

慢慢的,曾經搖擺的心又重新變得堅定起來,我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絕對沒有錯,不說多了,光憑修煉後有了這樣好的身體都值得我堅持煉下去,這個念頭一出,我立感到被一種強大的能量包容起來,希望和快樂又充滿了我的身心。

就在我清晰的思考到這些問題時,剛才我的腿痛馬上消失了,我當時就明白了,那是一種提醒啊。

就這樣,我堅定下來了,後來又和家人(同修)相互鼓勵,一起走過了那個最迷茫和困惑的「坎」。

這一走就是十八年過去了,雖然經歷了中共邪黨的各種迫害,但我一直擁有法輪大法賦予我的健康體魄。其實大法給予我還有更多更多,一切都在我們真修和實修法輪大法中有親身體會。法輪大法使我們身心受益,使我們生命真正昇華,返本歸真,那是我們永遠都無法報答得了的,所以大法弟子和得救的世人才那樣感恩我們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父。

但是中共鋪天蓋地的誹謗和謊言欺騙了無數善良的世人,使很多人至今心中還有對法輪大法及法輪功學員的誤解、偏見甚至仇恨。對法輪功祛病健身最基本的事實都不知道,多年來,我在告訴別人法輪大法使我和周圍的修煉人身心發生巨大改善的事實時,一些人驚訝的說:「啊?法輪功還會讓人好病啊?!」此時,我真的很難過,中共的謊言真是騙人和害人至深。其實他們不知道很多人來煉功因為病的沒法才來的,醫院治不好了才來的。如果好好的來煉了反而得了病,有誰還會來煉呢?中共的謊言違背最基本的邏輯。

眾多事實都被中共歪曲或封鎖,使中國大陸的民眾看不到真相。為了不讓世人一直被中共欺騙,為了有緣人不失去能得到這福益身心的大法的機會,所以法輪功學員就開始了講清真相。講真相就是把真實的事實告訴你。因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基於謊言,而真相能解體和破除謊言,所以中共才拼命阻止法輪功學員講真相。

中共惡毒的謊言矇蔽了多少人的心智,有多少人一直被中共說法輪功學員「不吃藥」的說法嚇住,我曾告訴有這方面疑問的人,我說,我修煉二十年了,你也看見了,我身體一直這麼健康,是藥三分毒啊,我好好的憑甚麼要吃藥呢?另外法輪功從沒不准人「吃藥」,你看見哪個煉法輪功的人不讓人吃藥啦?那麼大的人想不想吃藥,他自己說了算啊。

另外,別說大法修煉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就是一些針灸、按摩、點穴、推拿還有民間的一些特異功能也能使人病好啊。也就是說「不吃藥」而能使人祛病健身的方式非常多,中共在誣陷法輪功時那些「不吃藥」的說法,只不過是想讓很多對現代西醫及藥物有依賴性的人對法輪功產生誤解、反感和排斥罷了,我在修煉前就對藥物有依賴性,我對這種依賴性有非常深切的體會,在強烈的藥物依賴中,如果有誰不讓我吃藥,那不等於要了我的命一樣嘛。我這樣一說的時候很多人明白了,我記得一位老中醫深深的「哦」了一聲,中共在這方面的謊言在他心中被破除了。

從九九年到現在的十八年中,我們認識的不少原本在修煉中獲得健康的法輪功學員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被中共殘酷折磨、打毒針等等迫害致死,那些惡徒反過來還誣陷法輪功學員「有病不吃藥」或是「自殺」,我們也看到不少法輪功學員在迫害後,在中共的恐怖壓力中放棄了修煉,或在中共長期的精神摧殘中,或失去了正常修煉環境而離世……這些都是中共的迫害造成的,可以說沒有這場殘酷的迫害,他們很多人至今仍健康快樂的生活著。然而不管怎樣,他們在法輪大法中受益的事實永遠也抹煞不了。

但是我們也看到,現在不斷地仍有有緣人在了解真相後走入修煉的行列,也有無數的世人雖然沒有修煉,但在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逢凶化吉,病痛消失,這樣的例子在我們身邊已不計其數。

親愛的朋友,請抱著客觀公正的心來了解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吧,有機會找到《轉法輪》靜心看一看吧,你就會體會到法輪大法賜給你的神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