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正法修煉機緣 實修自己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七年走入大法修煉的,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跟隨師父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這是我生命中的萬幸。

一、苦海中掙扎

我有高收入的工作,丈夫在執法單位上班,我們衣食無憂,按理說應該快樂的活著,然而由於我得理不饒人和極端自私的性格,使我在苦海中掙扎了多半生。

我年輕時離過一次婚,雖然沒有孩子,但再婚時,條件就降低了很多。好心人為我說媒,介紹他的條件:有穩定的工作,也是離婚的,雖然有一個女兒,但被母親帶走了,我也就同意了。可是我們婚後不久,丈夫因為思念女兒,也為了解決女兒的非農業戶口問題,沒和我商量,就私自將女兒要回。

我好鑽牛角尖,犟死理:說沒有孩子我才和你結婚的,現在孩子回來了,這後媽叫我怎麼當?為此我和丈夫吵鬧不停。孩子又沒教養,各種習慣都差,我咋看也看不上眼。丈夫處處維護他女兒,經常與我爭吵。而且孩子在親生母親和我們之間來回走動,前妻出於對丈夫的怨恨,經常利用孩子挑起事端,使我們的關係更不好處。我也是以惡治惡,生氣打架成了家常便飯。因為雙方都已經是二婚的了,就只好湊合著過。

後來有了我們共同的兒子,我就更不怕他了,這樣我們的家庭矛盾日益激化。我吃不好睡不好,搞得全身都是病:神經性頭痛、血管緊張性頭痛,腰椎間盤突出,翻身都困難,風濕、類風濕,關節炎,嚴重失眠,神經官能症,精神分裂症,致使半年多上不了班,活得很苦很累。總想一死了之,可又捨不得親生兒子,那時真是生不如死。我好不容易熬到了他女兒出嫁。

二、修大法使我脫胎換骨

二零零七年正月十四晚上,我們夫妻又吵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剛上班,我就找到本科室的一位法輪功學員:「你們煉法輪功真的不會生氣?」她笑著對我說:「真修就能做到不生氣,你也想學呀!」我說:「是。」她給了我一個MP3,又送我一本《轉法輪》,我先聽的是《普度》、《濟世》音樂,那悲壯悅耳的聲音,讓我心靈震撼,我有種曾經修行過的強烈感受,沉睡的記憶被喚醒了,我聽了一天,感動的哭了一天,「我要修煉、我要修煉」,這是發自我心底的聲音。之後我如飢似渴的拜讀《轉法輪》,聆聽師父的廣州講法錄音。

從此我的人生觀徹底改變了。反思自己,爭爭鬥鬥害人害己,那樣不吃不喝不睡,非要弄清誰是誰非的極端做法,是導致我身心痛苦、家無寧日的主要根源,禍根就是自私。我開始按照法輪大法的要求「真善忍」做好人,做事先為別人著想,有矛盾找自己,冷靜思考問題,一切隨其自然。

很快我的失眠症徹底消失,其它各種疾病不知不覺都好了,真的是一身輕鬆,走路生風,舒服極了。我主動將女兒叫回家吃飯,真心體諒她、關心她,女兒也不再戒備我,大法消除了我們之間多年的積怨,我們就像親生母女一樣。看到我脫胎換骨的變化,丈夫也高興了,我打坐時,他主動為我拍照。

三、講真相,證實法

二零零八年,我參加了集體學法,明白了更多的法理,這麼好的大法被誣陷,眾多的世人還被矇蔽,面臨著毀滅的危險。深知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很快我融入了講真相救眾生的行列。我沒經過九九年七二零前後的恐怖氣氛,沒有怕心,一心就是趕快救人,所以撒資料速度特別快。我家住縣城,開始與城裏幾位同修配合,晚上結組去發真相資料,記得有一個晚上,我自己在樓道裏就發了一千個小冊子。城裏樓群、街道社區、鄉村農舍,遍撒我們救人的足跡,晚上深一腳淺一腳的,但苦中有樂。

四、向內找,修自己

二零一零年底,我在鬧市區發放真相掛曆,被城管綁架,給丈夫造成了一定的壓力。反思自己,是缺乏理智,畢竟迫害還沒結束,應該考慮周圍的環境。我的一位表姐也是修煉法輪功的,她的突然離世令丈夫不解。再加上我學法煉功講真相,忽略了家人的感受,丈夫由開始的支持到反對我學大法。為了逼迫我放棄修煉,他對我張口就罵,舉手就打。一次用膝關節頂住我的胸部,使我動不了,痛苦不堪;一次掐住我脖子,差點窒息,失去理智的騎在我身上,兩隻手不停的抽打我的臉、脖子等處,致使我眼睛充血水腫看不清東西,面部腫老高,走了模樣,多處紫黑色;多次提起菜刀要殺死我,還抄走我的大法書、師父法像。

我心裏苦哇,怨恨丈夫:你明明看到我的變化,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美好,為啥還要干涉我修煉?甚至產生錯念:家裏不給我環境,我就是離家出走甚至雲遊,也要繼續修煉。後來與同修切磋,明白了更多的法理:師父讓我們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我要離家出走是破壞大法,給大法抹黑。我是個人修煉和正法修煉趕在一起,舊勢力是不會讓我輕易成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想否定迫害,就得聽師父的話。師父告誡我們:「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1]「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我用寬容的心態理解丈夫: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迷惑了眾多的世人。丈夫頭腦中的毒害還沒肅清,迫害政策使他害怕,丈夫確實在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否則他也不會那樣失去理智的對待我。我決心在修好自己的基礎上兌現誓約。

婆婆兩次摔傷大腿住院治療,都是我們夫妻陪護、送飯,而且這兩次都是恰逢小叔子和媳婦在外旅遊。過程中也有不好的人心返出來:人家在外面遊山玩水,我在這花著錢、遭著罪;又想我是修煉人,修煉的人遇到好事壞事都是好事,這是我提高的好機會,我要修去這氣恨心、埋怨心、不平衡的心,還有利益心,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想起師尊的法:「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2]這樣一想,心一會就好了。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盡心做好,讓老人滿意。婆婆兩次出院後,我都主動接婆婆到我家養傷,為她做可口的飯菜,伺候著,直至痊癒,從無怨言。婆婆很過意不去,反覆說著:「看把你累的,快坐這歇會兒。」婆婆在九十歲大壽的飯桌上,和我配合著講真相,她告訴大家:「我健康長壽的秘訣就是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家人面前,我證實大法好,看淡世間一切,放下利益心。二零一四年,女兒買房,我沒和丈夫商量,主動拿出十萬元給了女兒,這是丈夫和女兒始料不及的,丈夫和女兒的婆家人都很感動,因為我畢竟是繼母。他們都相信法輪大法好。女兒、女婿、外孫、親家公、親家母都做了三退,還在舉報信上簽了名,女兒女婿常念大法好,得了大福報,工資收入都翻翻,也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五、大法在我身上顯神威

二零一六年五月的一天,我騎電動車由南向北行駛,快到十字路口了,這時一輛麵包車由西向東而來,我看麵包車還遠,自信能過去,就加速行駛,結果麵包車直衝過來,把我連人帶車撞出十幾米遠,我暈了過去……車上兩個小伙子架起我兩隻胳膊要送我去醫院時,我開始有了意識,但脖子很軟、仰不起頭來,他們不停的呼叫著:「大姨去醫院吧!」圍觀的人議論著:「這人肯定完了,肯定活不了。」我艱難的說出:「我沒事,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你們放心吧,我不會訛你們的。」話一出口,霎時身上輕鬆多了,我知道是師父瞬間幫我調整了身體,此時我心無雜念,只想證實大法、救人。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江澤民妒嫉學法輪功的人多,一意孤行發動了這場迫害,媒體都是造假宣傳,故意抹黑法輪功的。

這時我原單位的一位同事正好路過,見我被撞成這樣,就要找我丈夫的手機號碼,被我拒絕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管,沒事,萬一他通知了我丈夫,丈夫準讓我去醫院檢查、住院治療,甚至還會訛司機錢。我今天就是要做好,讓你們看到法輪功的美好,讓謊言不攻自破。

我頭腦越來越清醒,就繼續講大法真相:錢、權使人橫行一時,但長久不了,良心是一桿秤,不能失去平衡,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了,我們大法弟子已有二十多萬人真名實姓控告江澤民,為了早日結束這場迫害,將江澤民繩之以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功公道,真心支持,就簽個名,真名、化名、小名都行,神看人心,三尺頭上有神靈。接著我就把《舉報信──江澤民迫害「真善忍」,剝奪信仰自由》和筆遞給圍觀的人。

車上兩個小伙子明白了真相,支持我們控告江澤民,還在《舉報信》上簽了真名,還有一個圍觀的小伙子真誠的說:「這是我親眼所見,我相信了法輪大法好。」並簽名支持我們控告江澤民。這時申通快遞公司的多名員工、汽車修理廠的職工和一些過路人駐足觀看,他們議論紛紛:「真神了,人撞成這樣,不但沒死,還能滔滔不絕的講話,而且不要一分錢。」他們都向我投來佩服的目光,發自內心的相信法輪大法好,其中幾位感慨的說:「我們見著真正的法輪功啦,法輪大法真好。」

他們的麵包車,前面損傷程度很大,等保險公司來驗損,我的電動車前車輪已變形,整個車子面目皆非,小伙子說:「大姨,怎麼也得讓他們(指保險公司)給修車呀!」我說:「不用,你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

回家後,我的人心上來了,躺在床上休息,下午做飯時,我就起不來了,我告訴了丈夫:「我被車撞了。」丈夫一看,我身上有十處紫黑色,左小臂外側擦傷,頭上還有包,我躺在床上渾身不能動,只能仰臥,左側大腿抬不起來,右手腕不能動。我就聽師父講法,背《洪吟》,想起甚麼背甚麼,我很明顯的感到法輪在我的全身到處旋轉,傷勢嚴重的地方不止一個法輪在轉,我不知不覺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起來一身輕鬆,我自己坐了起來,就是左腿抬不起來,腳不能離開地面,我就在地上蹭著走,絕不用家人照顧,堅持學法煉功。我的左腳第六天能抬起走路了,第十八天自己就能上下樓了,二十多天完全恢復正常。

通過這場車禍,周圍很多親戚、朋友都發自內心的相信大法的神奇與超常,佩服法輪大法,相信法輪大法好。

六、徵簽、勸退救人忙

面對茫茫人海,我常想還有多少人沒得救?如果有更多的同修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多好哇!我退休幾年了,日程安排的更緊了,上午面對面發資料、救人,下午參加集體學法,以《轉法輪》為主,晚上在家學習師父的各地講法和交流文章,這樣也不至於讓丈夫一人在家感到孤獨。

其實講真相並不難,關鍵是能不能放下自我,去掉怕心。開始我也不太會講,越講經驗越多,師父給開啟的智慧也越來越大,現在講起來是得心應手,輕車熟路。我簡單交流一下我是怎樣講真相的:

你好,聽說過大法真相嗎?如果回答聽說過,就問那你三退了嗎?也有的說別說這個或別提這個,就看其態度,能緩和的就說:別這樣,了解真相對自己生命有好處,了解共產黨到底是咋回事。如果和聽者能發生互動,比自己一味的講述,效果好得多。但無論如何,這幾句話一般都講:法輪功是叫人向善做好人的,可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這樣打擊還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因為法輪功是正法正道,是佛法修煉,打擊善的一定是惡的,共產黨做了那麼多壞事,殺害同胞八千萬,人不治天治,保持善良不會錯。再勸三退。對態度特別惡劣的,不要被帶動,是可憐他(她),希望他(她)以後能聽到真相得救。

入過黨團隊的以三退為主,沒入過的,以徵簽為主,拿出《舉報信──江澤民迫害真善忍,剝奪信仰自由》。讓他一看,你選擇善良,站在正義一邊,簽上真名化名小名都行,這是你的善舉,上天都看得見,善心善舉定得福報,天佑善良人。你看高官落馬的,表面是貪腐,其實都是迫害法輪功遭的惡報。

現在我每天至少勸退或徵簽十多人,從去年開始要《九評》的世人越來越多。我周圍的親人都相信大法好,有八位親人看了大法書。娘家的弟媳婦更相信,我回家鄉推廣新唐人,弟媳婦帶我到大隊的喇叭上去廣播。娘家有喜事,我帶同修到酒席宴上發資料,只隨禮不吃飯就返回,他們也理解,知道大法弟子救人忙。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6/珍惜正法修煉機緣-實修自己多救人-362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