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去大漏 抓緊時間多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時間不等人啊!時間催人精進。可是我修煉這麼久,還是人心多,執著多,可救人救的卻不多。雖然也在用心做,可自己都覺的不滿意。那我就得總結經驗教訓,使今後做的更好。

師父說:「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1]。對!我就聽師父的話,準沒錯。

不能輕視的「小事」

由於從城市搬到了市郊新開發的新區。春天一到滿眼是綠,空氣中透著野草的芳香。一種強烈的挖野菜的慾望情不自禁的就往出冒。每年我都會不辭辛勞的去大地挖回各種野菜。有蘸醬的;有包餡兒的;有炒菜的,還有的秋天採摘來的曬成乾兒,等到春天烀鹹菜,真是一應俱全。寫到這,我想不用再往下多說了,同修們已經看到了一個多麼執著的我。

以前也曾想過不挖了,因為挖野菜就很費時間,而回來摘洗更是浪費時間。那個時候我會很後悔,可當我看到長的非常好的野菜時,就又會忍不住的去挖了。還時不時的在心裏盤算著,誰愛吃這個,誰愛吃那個,想著這個,惦記那個,多重的情啊!

還好,當我今天再次背誦師父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時,師父說:「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背誦著師父的法,我就清醒了,那個不珍惜時間的、對自己不負責任的、不爭氣的弟子不就是我嗎?我不停問自己:「你是修煉人嗎?你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嗎?你的使命是甚麼?你這強烈的執著,已經被邪惡利用了,還不自知。發正念時不是說:清除舊勢力能夠利用的最後因素嗎?這不是明擺著讓邪惡來毀掉自己嗎?」

近些日子,我時常感到疲憊不堪,講真相的效果也不盡如人意。原來,一個看似很小的執著裏卻隱藏著利益心、歡喜心、玩心、執著食物味道的心,還有貪心、好奇心等等。再往深挖,還有那麼一種不易察覺的情慾包裹在裏邊。因為有很多時候我是喜歡挖野菜的那種感受和過程,它真是一種情慾啊!那為甚麼才曝光它呢?因為在挖野菜的同時,也勸退了一些有緣人。所以就遷就和掩蓋著。錯誤的認為:既挖菜又救人,真是一舉兩得。多麼狡猾的人心吶!

說到這兒,我深深的感到自己是有罪的,因為現在的時間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用自己巨大的承受為宇宙眾生得救而延續來的。我雖然在大問題上能知道珍惜時間,比如,丈夫時不時的就會提出要我陪他去旅遊,都被我回絕了,我知道師父用巨大承受換來的時間不是讓我用來遊山玩水的。可是,一個看似很小的執著卻差點毀掉了我,險些斷送了我回家的路。若不是師父及時用法來點醒我,真的不敢再往下想那可怕的後果……我小執著裏有大漏啊。

今天寫出來,意在解體它,滅掉它,同時也想提醒和我有同樣執著的同修,警醒自己,趕快放下它。師父曾告誡我們:「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2]。是,還是那句話,聽師父的話準沒錯。

同修情

來到這裏後,我常到集市上去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中,結識了當地的一位同修大姐。這位大姐人熱情,實在。她很願意和我切磋修煉中的事。她說我悟的好,很樂意和我接觸。

有一次,為了講真相就買了一些水果攤上的甜葡萄,正好用來供師父用。賣葡萄的小販非要多賣給我一些,我說吃不了那麼多,他執意讓我買。沒辦法,只好由他,就買下了。當看到同修大姐時,我就順手拿了一串給她,笑著對她說:買多了,挺甜的,快幫我吃點吧!大姐笑著收下了。

打這以後,我們經常見面。有時候講真相回來,集市上已經沒有多少人了,可大姐的菜還沒有賣完。這時,我就會買些帶回家。有時,大姐也會抓起地上的菜說:賣剩下的,你拿回去吃吧,不要錢了。我會婉言謝絕。大姐就會說:「又不是值多少錢的東西。」我說:「是沒多少錢,可你一天能掙多少錢?你從種到收再賣不就是掙的這點辛苦錢嗎?你又沒有勞保,多不容易啊。所以,我得給你錢。」就這樣,大姐只好把錢收下。

日子久了,我和大姐切磋的話題就不僅限於修煉了。有一次,她突然對我說起家裏的事情,說前些日子別人送的小孩衣服都被兒子拿去了,姑娘一件沒得著,挺失望的,還說,這麼多年她和女兒的衣服都是別人給的,有好多年沒買新衣服了。

我聽後心生憐憫,不知怎樣回答是好,就安慰她說:等我回去叫女兒找找她家小孩的衣服送給孩子。她聽後沒作聲。於是,我就叫女兒找了一些小孩的玩具和家裏的舊衣服送給她,她樂呵呵的收下了。日後,在冬日的大集上,她和老伴特地帶來家種的南瓜非要送給我。我很理解他們此時的心情,但我不能要。可是說甚麼都沒用。推遲不過,只好收下。但心裏七上八下的,知道這樣做不在法上。回家後,丈夫也說我不該要人家的東西,說他們沒有勞保,掙那點兒錢多不容易。 我說:「是這個理。可是不收下吧,又怕傷了人家的心。」

冬去春來,轉眼到了盛夏。天熱的時候我會買些西瓜送給同修大姐和她周圍一起賣菜的農戶,並藉機給他們講真相。這天,大姐已給她身邊的一個小伙子講了真相,但他沒有退。大姐說他人好,讓我再給他講講。我答應著並提醒大姐把西瓜送給他吃。這樣一來,大家在輕鬆友善的氛圍中吃著西瓜,我也繼續講著真相。結果,小伙子高興的「三退」了。我與大姐也會心的笑了。每當有這樣的機會時,我倆都會默契的配合。

漸漸的我發現腦海中時常浮現出大姐的身影,當看到家裏的舊衣物時就會想著要送給她。還有一次,遠遠的看見大姐還守著幾個沒賣完的小茄子,到了近前,我說把茄子給我裝上吧。她說:都不好了,我說知道,沒關係,我要,隨手遞給她一元錢。並對她說:回家吧,該學法學法該幹啥幹啥,大姐懂我的心,她很配合。再後來,大姐又給我芸豆、黃瓜甚麼的。這時我感覺到我倆都陷在情──同修情中了,沒有在法上看問題。這樣下去很危險,邪惡會利用它來毀了我們。

等我再次見到大姐時,他老伴也在場,那會集市上人已漸散。但她們的菜還沒有賣完,我脫口而出:「家裏菜挺多,不然我會再買點你的菜。」這時,身後傳來兩個字:「有為。」我循聲望去,他老伴笑了,並對我說:「沒有就買,有就不買。」

我明白了,是師父在用常人的嘴點我呢。一定是師父看弟子不悟法理,心裏急呀。這時,腦海中響起了師父的話:「專行善事還是為 執著心去真無為」[3]。

反思自己的言行我慚愧極了。都到了正法的最後時刻,我仍有這麼多的人心,這麼多的執著。到了正法結束那一天,師父把你放哪兒呢?你世界的眾生怎麼辦?往深找,我還看到了一顆不易察覺的面子心。表面上看好像是在幫助同修,可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就不是那麼回事了。就拿我自己來說,如果我能記住師父的話:「吃苦當成樂」[4],就一定不會這樣幫同修了。如果我能用神的思維想問題,站在修煉人的角度看問題,就一定不是這樣的後果。因為我們來到人世間不是為了當人。是要消去罪業返回家園,回歸天國的。也許那是同修在天上的選擇呢,就是來吃這個苦的。細想想我不是起了魔起不到的作用嗎?

師父說:「除非有生命危險時叫你如何排除之外,凡是在常人社會中叫你去得到好處的都是魔。你在常人中得好的,過不了這一難,你就提高不上來。你在常人中舒舒服服的過好日子,你怎麼修?你的業力怎麼轉化?哪有提高你的心性和轉化你的業力的環境?大家千萬記住這點。」[5]

我如夢方醒,這哪裏是在幫同修?而是用人的理在幫啊!在放大同修的執著,是害而不是幫。我告誡自己:立即止步!否則既害人又毀己。

這次的向內找,讓我看到了問題的實質,我的思維在變,觀念在轉。今後遇事一定要在法上看問題,多問問自己:這事菩薩和佛遇到了他們會怎樣做?我想答案是顯而易見的。此刻的我,真正明白了情為何物,那是一根牢牢捆綁人的枷鎖。只要你有情在,邪惡就會把你當木偶一樣來玩耍。從現在開始,我要去情,去欲,去執著。執著去,人心斷,返家園。

同修啊,牢牢記住師父的話吧!讓我們在正法的最後時刻,跟隨偉大的師尊回到那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久別的家園。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理智醒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為 〉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2/轉變觀念去大漏-抓緊時間多救人-3627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