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到修煉人的標準 病業消失了 【明慧網】

達到修煉人的標準 病業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1]這句話,過去看師父說了很多遍,一直沒有走心。終於在長達一年半的病業關中悟到了他的一層內涵。在我明白這層法理後,在我精進的過程中,那個用手摁著很疼的地方,在我悟到去掉執著心的時候,一下就不疼了。

師父講過「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2],這個我很清楚。可是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標準要求我卻沒有認識到。

因為不精進,在我過去看來漫長的迫害,師尊一次又一次的延長正法結束的時間,對此我非常的不理解。我覺的人都這麼壞了師尊還要去救。雖然我也儘量的去講真相,可是心裏很不情願,是師父讓做我不得不做。不精進不看書,開始往下掉的時候,師父點化我,我還能立馬驚醒。後來,有一次看見我掉啊掉啊,掉到最下面地上的一個粗圓木上坐著。我低著頭心裏想愛咋地咋地!我這時看見師父就陪著我在我的左邊坐著。再後來,都忘記自己是修煉人了。有一天睡覺夢見窗台上面一個大佛像,佛像上面寫著三個字「老天爺」。醒來以後我知道那是師父在告訴我他一直在我身邊。

前年夏天,我覺的自己胖去減肥,竟然不惜花費兩個小時的時間去跑步,不上班,也不做該做的家務,跑了幾天,兩條腿膝蓋部位都疼。我沒當回事,停了幾天稍微好一點繼續減肥,後來發現實在是腿疼,就停下來了,可是過了幾個月還是疼,我有點納悶。

二零一七年夏天我繼續減肥,同時和一起鍛煉的人講大法真相,腿疼的越來越厲害。有一天我看到兩個人,我想等我轉一圈回來再和他們講真相,等我轉一圈回來那兩人都走了。那天我回到家後腿疼的無法走路了,這時候我悟到是自己心性有問題了。把所有的知道的執著心挨個去一遍。可是每去一遍就減輕一點,作用不是很大,這讓我很鬱悶,非常非常的鬱悶。一年多了我甚至懷疑會不會是病。晚上夢見我去減肥走路,我把腿疼看成是病了,醒來知道那是師父點化我肯定不是病。可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哪。

二零一八年的元旦過了,我早已經不去減肥,變的比過去精進了,可是那個腿還是那麼疼。過去心性好的時候消業最多也就五、六天不會超過一星期,超過一星期、兩星期肯定是心性有問題。我覺的我的執著心都沒有了,為甚麼還疼啊,百思不得其解!

有一天晚上,我夢見我家的房頂上有一個窟窿,我拿柴草等物去修補。醒來知道是師父點化我修的有漏。我過去一直對老房子有點擔心,我想一定是對房子的執著,我把那個執著心去了。又睡著了,我夢見我騎著車子在路上走,有兩個女孩從後面趕上來和我一起走,我和她們一邊聊天一邊走,覺的挺好。一會我車子上面的大包袱掉地上了,我去撿那包袱,我讓那兩個女孩等我一下。等我撿回包袱,那兩個女孩已經不見了人影。我找不到她們就在一個地方等她們回來,可是她們一直沒有來,我就在那繼續等。醒來以後我知道那是師父點化我有色心。這兩個夢聯繫在一起,這時我終於悟到了那個「修煉人的標準」[3]的那層含義。

在開始修煉的時候對你心性的標準要求也低,只要你能把握的住自己就能過關,可是到了高層次那個標準要求也高了。比如開始修煉的時候對你的心性標準的要求,按照正法的進程是一個月心性提高一丈,十個月就應該是十丈,所以修煉到十個月的時候對你心性要求的標準是十丈。如果你每個月提高的不到一丈或者九尺或者七尺,那到十個月的時候和正法的進程比只能是差距越來越大。即便你認為自己一直在修也是不達標準,已經越來越拖正法進程的後腿了。那拖得時間長了就會出現病業,再繼續拖那病業就越來越重,到多個病業。

下面我再具體的說一下我對師尊在《轉法輪》中提到的那個過色關的例子的認識。

「化幾個美女來給我看,飛天給我跳舞。他正想的高興的時候,一下子這些美女就一絲不掛了,做著各種動作,扳脖子摟腰就上來了。我們學員心性提高的很快,當時這個小伙子就警覺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我是修法輪大法的。這個念頭一出,「唰」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2]。那個小伙子開始修煉的時候,只要他能警覺,想到自己是煉功人,你們不要這樣對待我,那就算過關了。那是開始的要求啊,那標準開始的時候放的很低啊。「他正想的高興的時候」[2],他想的高興,這個「高興」是不是有色心啊,是不是一高興動了邪念了?不然他怎麼能那麼高興,看到就看到吧,修煉應該是無為的,你看到就高興不就是動心了嗎?那再深入一點的說,你煉功你看他幹嘛啊,你看不就是有執著心嗎?

我記得我開始修煉精進的時候,我躺在床上睡覺,看見空中一個美女對著我坐著,我就回過頭去根本就不去理。有位同修說你看那個漂亮的人第二眼的時候,就說明你有色心。這我能理解也很受啟發。那麼再深入一點,你看她第一眼的時候,你覺的她漂亮是不是有色心呢?那再深入一點你看那個男人和女人有區別是不是色心呢?我覺的有可能。這裏只是說個色心的例子。而其它方面也應該是同樣的標準要求。

我又在夢中看見書上一句話:修煉安排的很緊。當我悟到這些的時候,我就用我能認識到的最高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放過一思一念,包括睡覺時的一思一念,在心性高的情況下都能把握住。遇到難受的事首先想到應該高興,因為又可以提高了。這個難受和高興有時候感覺到是大腦的不同部位,難受是在大腦的邊緣,高興好像在松果體區域。這時,感覺我腿恢復的很快,大約一星期吧,疼了一年半的腿就基本好了,但是用手按的時候偶爾還是有疼的情況出現。我就這麼按著那個地方在想的時候,我想到一件事,讓我感到有點難受,我突然意識到這個難受是一個自己一直沒有發現的執著心。當我去掉這個執著心的時候,那個摁著疼的地方一下就不疼了。

現在想想自己過去那個吊兒郎當的樣子,長期拖正法進程的後腿是不是有罪啊!那有罪不就應該受懲罰嗎?那不就得消業嗎?說起來也算是報應吧!

在精進的時候看書,好像《轉法輪》上面的字在對著我笑,過去心性掉下來的時候躲著師父的法像不敢看。

現在總算感覺自己追上一點來了,希望我能追上那些精進的同修趕上正法的進程向前衝。早一天達到標準更好的做大法的事。

以上是我個人在修煉中悟到遇到的情況和體悟,如有不正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