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利益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一直以為自己利益心不大,雖然有點,沒放心上,因為我認為,修煉不可能所有的心一下都去除。

最近的一次被宰,使我又想了想,暴露了自己的利益心及其它執著。修煉就得嚴肅對待。

過年期間,同修家的門鑰匙插在屋內鎖眼裏,出門時忘記拔鑰匙,隨手關了門,結果再用別的鑰匙也打不開。因同修忙,找到我幫助找一下開鎖大王。我找了附近居民樓的廣告,很遠才找到。一米見方的廣告牌,上有公安登記備案的十幾個開鎖號碼。打通一個,詢問情況後,說不一定能開,可能要毀壞鎖,要價八十元,換另一個,也是八十,也不能保證不破壞鎖,還要等時間。又換一個,也說不保證,但要價五十,態度隨和,十多分鐘即到。

他是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高個子,看著還挺順眼謙虛。看了門,他說,這是防盜鎖,裏面還插著鑰匙,這種情況都是毀壞鎖,沒別的辦法。因為我對這種情況不太了解,聽他這一說,既然他都沒別的辦法,那就換吧,過年期間找人費勁,我還有事,沒太多的時間,於是就同意毀壞鎖頭。他嫻熟地用工具撬下把手,露出鎖芯,又用特殊壓力鉗子加緊,喀喀兩下,折斷,再用鑷子夾出裏面的幾個小部件,門鎖瞬間瓦解。整個過程不超過幾分鐘。他邊幹邊自詡,在開鎖人中誰也沒有他快。

接下來換鎖。他回車裏從包中取來幾樣鎖芯,讓我選。我想,換一回就換個好點的吧,就挑了一個好的。一問價,三百五!還不講價。他說價格都是明價,他只掙個手工費。我心裏有點氣憤,知道他在撒謊。但又一想,大過年的,商店都不上班,自己買不到,再說,買了自己也不會安裝。門鎖已經撬壞,也沒人看家,只好忍氣吞聲讓他安裝。

裝完鎖芯後,他又拿出兩片把手,說這個二百六。我一愣,說,不是一共三百五嗎?他說,那是鎖芯。我心裏氣得要死,心想這回被人牽著鼻子宰!雖然沒發作,但臉上已經不好看了。回頭想停下不裝,又沒辦法。裝吧!全部裝完時想讓他便宜點,他分文不讓,一共六百六。

沒辦法掏錢打發走人,這時我才明白,他們不是沒有辦法,但故意這樣換鎖,為的是多賺錢!一旦毀壞開始,你就沒了退路!表面上還假裝斯文的跟你講道理,一切都徵求你願意!因為他也知道,你不願意也沒辦法。回家一路上,腦子一直在冒:被人耍了!排斥!好了一會兒,又翻出來。知道修煉人不能生氣,那就儘量不生氣,但心裏發堵,就好像吞了個死耗子,噁心又吐不出來似的。

向內找吧,這不光是心動了,而且很不平,說明不光有執著心,而且還不小。我找到自己對錢財執著的心。雖然,當初為證實法,被迫害失去工作,家人替我惋惜,我並沒有太動心。因為不承認迫害,我也不想主動失去工作,但真失去了,那就幹點別的吧。當時還滿不在乎,但在接下來的找工作中,我飽嘗了其艱辛,明顯感到邪惡的干擾迫害。

我原本是個節儉的人,知道了掙錢不易,對錢的執著不知不覺中在加重。例如,我曾在藥店打工,賣藥時需要找顧客零錢,為了方便,我用自己的錢兌換一罐硬幣。打更的老頭有時也賣藥,結果沒零錢找時,也順便到罐裏摸一把。等我知道錢少了,是被老頭拿了,心裏有點不爽。心想,我一個月才掙五百五十元,花錢都省著,買個菜都要等到快散市才去,專買一元一堆的,這個老頭還要從中撈去幾塊!雖然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心已經動了。事不在大小,心卻在其中。沒向內深找,這心就滑過去了。

這換鎖被宰的事發生了,我利用閒暇的這兩天,想明白了:有錢時,說放下對錢的執著容易,艱苦時就難了。這說明沒去根兒,不紮實。那麼我現在想像的最紮實的情況應該是:即使在艱苦的沒錢情況下,抑或是表面上看來不該自己掏錢的情況下,或被宰的情況下花了錢,也能不動心那才是更高的境界吧。如果要用這種心態,回過頭來看以前發生的事,應該是這樣想:老頭拿錢就拿點吧,不動心;換鎖被宰了,雖然我們不希望這樣的事發生,那也不動心。如果不是欠他們的,也有個不失不得的理跟著呢,也不吃虧。我想到大法書上說:「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1],那才達到羅漢境界,看來我差遠去了。

道理想明白了,心卻不是一下就輕鬆了的,過一會還返出來。我自己想,這利益心還去不掉嗎?堅決排斥!返上來排下去!又返上來?再排下去!結果它越返越弱。等第二天睡醒覺起來,我發現自己已風平浪靜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