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結大法 家和美滿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八日】從前我是一個很要強的人,在家也說一不二,十分強勢,常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沒按我的意思辦,而和丈夫又吵又鬧。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就因為丈夫打了我一巴掌,我抬腿就離開家,出去租房子,不依不饒鬧離婚。租房期間,同事給了我一本《法輪大法義解》,不讀則已,這一讀,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震撼,這不是真法嗎?對照師父講的法理,想想自己這麼多年的所作所為,真是差的太遠了,眼看年過半百,將來百年以後我該去哪裏呢?我也想有一個好的未來,於是萌發了修煉大法的想法,說修就修。

我決定不離婚了,背著包回家了。從此,我按真、善、忍的法理做人,遇事向內找,為別人想,對丈夫也是體貼忍讓有加,不吵不鬧了。丈夫看到我修煉大法前後的變化,直說大法真好。這也是這麼多年面對中共瘋狂的打壓迫害,他依舊支持我修煉的根本原因。

丈夫未修煉,但有時也和我一起聽師父講法,對我做證實法的事也十分支持,從不抱怨,總是叮囑我注意安全。後來發生在他身上的一件事,真正印證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那是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也就是臘月二十六,吃早飯時丈夫說他左手麻,其中三個手指不好使,丈夫平時很愛喝酒,考慮到丈夫不修煉,我說要不上醫院檢查一下,丈夫說快過年了,我可不去。我倆就坐車去花市批發大市場(前幾天我倆就說好的,給師父買花),由於那天是情人節,買花人特多,走著走著,丈夫說實在走不動,只好坐車回家。在車上眼瞅著丈夫右手不好使了,走路也費勁,左腿抬腳都十分吃力,明顯半身不遂的症狀。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他已經連衣服都脫不了了,情緒一下跌入了谷底,沮喪極了。

是啊,一個能走能動的七尺男兒,一下子就面臨要癱在床上,手腳不聽使喚,對於一個生命來講真是太可怕了。這時我想起師父講:「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1]於是,我對丈夫說你聽師父廣州講法錄音吧!丈夫默許。於是從第一講開始聽,我也雙盤腿陪丈夫聽,聽了一會兒,丈夫說冷,我給他蓋二床被子,他還說冷,我告訴他這是好事,師父給你淨化身體呢!他聽著聽著,睡著了。

晚飯後我開導他,不要把這事看重,並讓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從心眼裏真正的相信師父相信大法,一切交給師父,一定會得到師父的保護。

第二天是每週集體學法的時間,丈夫沒有因為身體的不良狀況而阻止我去小組學法,卻說他沒事,讓我放心去。

我學法回來已經下午,丈夫告訴我他今天去洗澡回來摔了一跤,但啥事沒有。晚上丈夫睡了,我在小屋學法,大約半夜十一點半左右,丈夫過來讓我看他的手,手掌伸開又攥上,他十分激動。那以後,丈夫更加敬師敬法了,對我周圍的同修也是很尊重。

我深刻體會到「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2],一個生命心裏能真誠的信師信法,那真會給這個生命帶來無限的福份,感恩師尊對眾生的無量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對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