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環境中修煉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我於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在這之前,有一位親戚曾跟我介紹過法輪功,我說那得有功夫,還得不想雜事,我做不到。以後每見到我,他就說這事,最後一次我問:「這書的中心意思是說甚麼呢?」他說:「就是真、善、忍」。我聽了心裏一動,脫口而出:「真、善、忍,那好啊!」

後來我的一位中學時代的同學找到我,和我談起法輪功,告訴我法輪功是甚麼及修煉的道理,我聽進去了。當我第一次通讀《轉法輪》時豁然明白了許多許多,而且書中很多內容是在說我,我納悶:「寫書的人怎知我的心?」

這樣在二零零零年六月我走入大法修煉。我家人說,別煉這個(法輪功),某某黨不讓。我說,這事不歸它管,它管不著。家人又說,它會抓你。我說:它敢!(我也弄不清當時為甚麼那麼氣粗)。老同學把我接到她家住了一星期,教會我煉功。我把當時所有大法書籍統統看了一遍,回家後就正式修煉了(此時是二零零零年六月)。

開始修煉,我如飢似渴的讀了幾遍《轉法輪》,明白了很多超常的理,身上多種嚴重疾病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然後突然家裏人就多了起來,大兒媳要考研來我這溫課,二兒媳懷孕在我這養著,還有八十多歲的嬸(她無兒無女由我和我哥管)在我這住著,還有個姪女來我這找考研的人補課輔導,還有閒著沒事來這玩的,這些人都要我來照顧,一時間我家裏像個集市,真是「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1],欠債要還,我無怨的,以苦為樂,但學法開始少起來,一累就不學了。兩個月後人們相繼回去了,就剩下二兒子倆口,接著就是二兒媳住院生孩子,我去陪,出院後伺候月子、看孩子。所有家務,每天晚上別人都睡了,我也幹完活了,然後就靜心學法、煉功。

開始不知怎麼修心,不會向內找,總認為明明是我對,他不對,我還找甚麼?隨著學法的深入與同修交流,看明慧文章,逐漸學會了向內找。如:與二兒媳的矛盾,從她懷孕到孩子二、三歲,我自以為照顧她和孩子做的很好,可有一次她卻無端生出事來,說是在這個家受氣。我接受不了,怎麼可能呢?我又向內找自己,發現我確實有發號施令的作風,不聽我的我還著急,覺的我是婆婆,你就得聽我的,很多事情上對她確實不夠善,更談不上慈悲。師父說:「眾生都是平等的」[2],我為甚麼總想改變別人呢?這次兒媳婦叫我「威風掃地」了,此後我改變了這作風。再有,我看出兒媳婦有個顧慮,怕孩子跟我太近而疏遠她。於是我向內找:發現我對孩子的情很重,深挖其實我也想讓孫子跟我近於跟她,多麼自私啊,修煉人就得為別人著想。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3]況且孩子本應跟父母最親,別人次之。當我認識到這個問題後,我告誡自己:要慈悲的對待家中每一個人,看淡情,最後放下。

對孫子,從幼兒園我教他《三字經》、《弟子規》,達到背誦。後來我想這些知識雖好,但畢竟是人的東西,還是學法吧,引導孩子學法是我的責任。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學《轉法輪》,背誦《洪吟》、《洪吟二》、《洪吟三》,能熟背《論語》,現在規定每晚睡前背一遍《論語》,懂得按真、善、忍做好人。在學校裏各方面表現很好,老師喜歡,說品行好。今年七月份以很好的成績考上重點高中,九月份已入學。這過程中我時時告誡自己,不要出於情,而要出於對這生命負責,是慈悲。我經常教育孫子孝敬父母和長輩,學做家務,幫媽媽幹活,好吃的給媽媽留點,注意讓他與媽媽親近。兒媳婦看出我並不想與她爭孫子的感情,現在她也放心了,其實孫子跟我也並沒疏遠。

再有,與我兄長的矛盾(我們是同父異母的兄妹):我叔嬸無兒女,叔退休後,是我哥的女兒去頂班,四間房給我兩間,給另外一個姪子(不是我哥的兒子)兩間,叔去世後嬸一人生活,字據上寫的是當嬸不能自理時,由我兄嫂照顧,後來嫂先於我嬸去世,就應由我哥一人照顧嬸了。規定雖是這樣,但由於從小嬸對我接近,多年來我與嬸的關係已超出一般嬸與姪女的關係,我上學時嬸也接濟過,特別是後幾年一般冬天都在我這過。

對嬸給這兩間房我總不願意要,也看出我哥沒得到房,只落個伺候挺冤,我想讓他高高興興的伺候嬸,以後我就脫出來了,只是到時去看望一下就行了,因為家裏我也有孫子,很忙。我哥對錢也是很看重的,多年來想得這房,在二零零五年我把房給了他,可是事情不像我想的,我哥得到房仍不是用心伺候嬸,姪女也不太上前,而且還阻止我去伺候,就公開說不要再來。我很生氣,因為我覺的那是我娘家,不去怎麼行?再有就是當我把房子給我哥的第二年那地方就平房改造,兩間舊房可以變成樓房,我損失了很大利益,在這個問題上雖然後悔給了他,心裏也難受過,但我明白失與得的關係,師父法中講的清楚。雖然當初給他房時也沒寫甚麼正式的字據,但我既說出就不能反悔,古人還講「一諾千金」、「一言九鼎」,何況我是法輪大法的修煉人,是師尊教導出的弟子!

對以上一個問題,就是他往出趕我,對這個我久久不能釋懷。想不到這人是如此壞!東西到手了就翻臉不認人,我感到了一種被騙被利用的恥辱,所以對他產生了深深的怨恨。為甚麼會這樣?我向內找自己的心,發現對這個家情很濃,想做好了,來證實法,但由於摻雜著私心,想得到家人說句好,從而跟家人搞好人的關係,以後還能有「娘家」,最後名、利、情都沒得到。勸他退黨他也不退,特別是房到手之後,又勸他退黨,他不退。由於自己修心不夠好,使眾生不能得救,愧對師尊。我不能再有怨恨心,應該感謝哥給我的提高心性的機會,我會繼續做下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