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難 救度世人、昇華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我從小就是一個比較愛面子的人,結婚後,和丈夫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遇到問題向內找,家庭非常和睦,婆婆來我家,我們就一起學法。

丈夫特別精進,夜間十二點鐘發完正念,就開始煉五套功法,然後背起一大包真相資料就出去發,早晨六點之前準到家,不耽誤發正念。看到他這麼精進,我想我也應該像他那樣,可是我做不到。當時學法不深,學人不學法,以他為榮,覺的自己特別幸福。我只是從表面理解法,沒有從法中昇華上來。周圍的同修也在捧他,他那自我膨脹的心越來越大。

後來我倆一起背誦師父的《洪吟》,我家西屋裏出現好大一個炸球,但是我倆誰也沒有害怕,繼續背誦。後來再也沒有其它事情出現,是師父幫助清理了家裏的環境。

走出丈夫被迫害的魔難

二零零六年丈夫出外去發放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遭綁架,當時我不知所措,先把大法書等都存放起來,然後跑了一整夜,到處打聽他被關押的地點。直到轉天早上八點多,來了兩個警察才告訴我他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了。

當時我家是大型資料點,家裏設備耗材很多,我租車搬了一個晚上,還沒有完全搬完。我敲了幾個同修家的門,都不讓放。我坐在馬路上哭了,不知能放到誰家去。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該怎麼辦呢?」我漫無目地的往前走,突然看到一個同修的家,我就問他能把東西存放在他家嗎,他爽快的答應了。現在想想看,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當把一切都安頓好,我全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當時我沒有放下對丈夫的情,覺的全身無力,不知道該怎麼辦,也沒想到用正念加持被迫害的丈夫。我躺在床上,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突然看見一張臉,是魔鬼撒旦的臉,身穿黑色大外衣。這時我一下子驚醒過來,趕快起來給丈夫發正念。

後來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我每天上班無精打采,完全沒有了正念,就被邪惡鑽了空子,在經濟上迫害我,我被原單位辭退了,這一下子給我的打擊更大。當時的心情非常不好,不知道怎樣度過今後的日子。白天夜間出去還有人跟蹤,周圍的同修也不敢到家裏來了,沒有一個同修能說上話的,我真的感到很苦。

我哭著拿起大法書,看著師父的像我就想,丈夫不在我身邊了,我就不修煉了,那我是為誰修呢?我開始認真的讀法,這時就有不好的念頭打過來,「丈夫都被抓了,你還煉,你就不怕嗎?」

由於學法不深和怕心,我又把大法書存放起來了。我對自己說為甚麼丈夫那麼精進,你自己就帶修不修的呢?我一定要認真學法,用心學法,只有大法師父才能給我智慧。就這一念,我突然發現了自己學法的心態是多麼不純潔,只想從大法中索取,不想多付出,我不就是個常人嗎?常人就想佔便宜。

法理清晰了,身體也有力氣了,我也精神起來了,這點難算甚麼,繼續找工作,和孩子一起面對。孩子也經常鼓勵我,等爸爸回家了,我們家還像以前一樣,不就幾年的時間嗎?這點難打不倒咱們。

走過自己遭七年判刑的魔難

二零零九年丈夫還沒有回來,我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家裏只有孩子一個人,婆婆搬過來和孩子一起住,相依為命,後來婆婆把腿摔腫了,就被孩子姑姑接走了。只剩孩子一人在家,期間孩子不知吃了多少苦,飢一頓飽一頓的,寒冷的冬天,水龍頭被凍住了,孩子下班回來連口涼水都沒有的喝,這樣苦熬著等待父母回家。

在監獄的七年裏,每當我想到家裏的情況時,師父的法就打到我的腦子裏「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1]。人各有命啊,修煉的人都有師父在管。包夾說三道四時,我不聽,就是背法,背誦《洪吟》、《洪吟二》和《轉法輪》第一講,能背多少我就背多少。

從那時起我就求師父,我要學法,一步步走出邪惡的黑窩。七年中惡警強行給我吃藥,有時就起了爭鬥心,恨她們,有時善心的和她們交流。在那個黑窩裏,往前走一步都很難。有一點不在法上的,就加重迫害,人心一出來,就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邪惡利用那些有壞思想的人罵你打你。

最常記住的就是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師父講不承認舊勢力,我們為甚麼承認呢,有時就不配合邪惡寫東西,她們就對我體罰,當我爭鬥心放下時,邪惡就滅了,她們就不怎麼管我了。

七年後出獄時,有個大隊長對我說,你和其他的法輪功不一樣,你家的條件不怎麼樂觀,我當時就明白了她話的意思了,我說我有準備,甚麼樣的環境我都能面對,沒有能難倒我的事情。她冷笑著對我說,你回家就知道了。

其實在二零一三年我就知道了,一個包夾對我說,你還這麼堅強,難道你和你丈夫一樣的精神不正常了?我就明白家裏有事了,當時就有一念,家裏誰都一樣,有師父了我們不怕。

利用對惡人的控告救世人、修自己

二零一六年我回家了,家裏的情況比我想像的更糟,家裏一片雜亂,丈夫已經被監獄迫害的精神恍惚幻聽幻覺。在監獄裏他被迫害的非常嚴重,惡警給他吃不明藥物,還給他打針。

面對丈夫的不正常狀態,我查找自己的不足,自從結婚那天起,就想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這是我骨子裏的執著,邪惡就是對著我的心來的,愛面子的心,怕人說的心,親朋好友不斷的在指責說,看你這個家。

那時我剛剛從監獄回來,面對一些事 我就是向內找,多學法和丈夫交流,指出他根本的心結。可是他說不了三句話,思維就混亂了,沒法正常交流。我給他收拾東西時,有的東西我拿不動讓他幫忙時,他就說我才不管呢,你願意幹就幹。我一邊幹著一邊在想,這房子再破我也要收拾的乾乾淨淨的,讓丈夫一點點的恢復到原來的樣子,我抱著這個有求之心逼著丈夫學法,可是呢,結果卻越來越壞了。

我就問自己,修煉是向內找,他所表現的不就是放不下長期執著的心嗎,盼望他早點好起來,怕別人說對大法不利的話,這不正是該講真相了嗎,丈夫被迫害的事實,不正可以利用來揭露邪惡嗎?!

在師父的加持下,丈夫身上負的因素全部解體掉了,他像正常人一樣和同修們交流,表現出來的就是一個正常人,一點失態的表現都沒有。我真正的體會到了法的巨大威力,整體配合的力量。

在師父的加持和同修們的整體配合下,我順利的把控告信寄送到公檢法相關部門,其中遇到的人我就用丈夫被迫害的實例,揭露邪黨的邪惡本質,講清法輪功的真相,救度有緣人。

同時在控告的過程中也是修自己的過程,找到並去掉了很多的人心,如著急的心,怕心、利益之心、怨恨心等,真是去根本執著的好機會。我體會到要抓緊時間真修,珍惜師父延續來的時間,嚴肅的對待修煉,不能有半點含糊。

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有很多感想收穫,一直想寫出來和同修們分享,可總是有顆心在擋著,覺的自己只上過幾年學,沒認識幾個字怕寫不好。正法到了最後了,我應該向師父交出答卷了。

不對的地方,請同修們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13/走出魔難-救度世人、昇華自己-361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