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獄到期仍遭迫害 劉慶富老人不得不流落在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齊齊哈爾市老年法輪功學員劉慶富三年冤獄期滿,哈爾濱市道裏區政法委、新發派出所等不法人員再逼劉慶富放棄信仰法輪大法。儘管劉慶富老人被迫害得老態龍鍾、身體虛弱,他不得不流離失所,躲避迫害,有家難回。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哈爾濱市道裏區新發鎮四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劉慶富、朱千功、高雨林、劉淑華在新發鎮五星村楊家屯,向世人派發真相光盤時,被新發派出所警察綁架。後來高雨林和劉淑華被誣判四年,朱千功和劉慶富被誣判三年。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是年近七十歲的劉慶富從齊齊哈爾馮屯監獄出獄的日子,他艱難熬過三年冤獄迫害。當劉慶富被獄警攙扶出來,家人看到劉慶富被迫害得老態龍鍾,背也駝了、眼也花了、牙也掉了、臉色蒼白,身體虛弱,走路也不穩。

劉慶富本來以為可以和家人團聚了,可是在監獄外,哈爾濱市道裏區政法委、道裏區新發派出所、當地村幹部,千里迢迢來了兩車人,他們不許劉慶富回家,要強制劫持劉慶富到新發派出所。

一開始,這幫人哄騙家屬說:只是到派出所採集個信息、走個程序,就讓回家,其實真實目的是為了逼迫劉慶富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四書」,當眾卻不敢光明正大的說出來。

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劉慶富被輾轉三個監獄遭受迫害──呼蘭監獄、泰來監獄、齊齊哈爾馮屯監獄。

在呼蘭監獄集訓隊,劉慶富被迫害了三個月,每晚都是七個人在一張床上,立著碼刀魚的姿勢睡覺,互相擠得都上不來氣。

因衛生條件太差,老人全身被感染了疥瘡,卻不給醫治,犯人互相交叉感染,同時被犯人連踢帶打,強制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 「四書」。

家屬給劉慶富老人存的一千元錢,基本都被犯人霸佔搶去,供給獄警吃喝拿用了。

劉慶富被轉到泰來監獄集訓隊時,正值寒冬時節,三個月被強迫睡在水泥地磚上,由於受涼,導致雙腿浮腫,監獄不給救治,被幾個犯人一起暴力圍毆,打耳光,強制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四書」。

在十六監區,劉慶富被指導員鄭輝用手銬背銬後,雙手被吊起來,用蒼蠅拍的硬膠皮把(監獄特製)專門往劉慶富老人臉上使勁抽,逼迫寫「四書」。劉慶富整個面部包括眼皮被抽的膀腫,獄警逼迫老人長期打掃車間、大廁所。

最後,劉慶富被轉到齊齊哈爾馮屯監獄。對法輪功學員來說,哪個監獄都一樣,都要用軟硬兼施的手段逼迫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四書」。

因劉慶富老人遭受三年冤獄,家屬擔心老人身體狀況,在回來的路上,直接將他送到醫院檢查,由於老人身體虛弱,胃鏡、腸鏡一些檢查都做不了,先回去調養。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道裏區薛家新發派出所出動多個警察到劉慶富家,一群警察對著劉慶富老伴,一個七十歲、患有多種疾病的農村老太太,連吼帶叫,威脅恐嚇,逼問老太太說出劉慶富和女兒劉文茹的下落。因老太太不知道人在哪裏,警察未得到信息。

當時老太太一個人在家,受到了警察的過度驚嚇。

目前,劉慶富老人害怕警察騷擾,流落在外,有家卻難回。

网址转载: